小说:田妻秀色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萧亦明

角色:萧亦明罗蔓蔓

简介:“快追,你们几个大男人连一个小丫头都抓不住,丢大发了
”耳边有聒噪的声音叫嚣着,罗蔓蔓恍惚中觉得屁股给人踹了一脚,有硬物落地的声音
“贱蹄子,还敢跑,看老娘这次抓到了....

田妻秀色

《田妻秀色》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6章 不耐烦

“这可是下蛋的母鸡,你怎么就……”

“蔓蔓,你太瘦了,需要补补。”见萧亦明如此说道,罗蔓蔓也不再反驳什么,心里更是多了一层感动。

收完衣服一件件的叠整齐分别放好娘俩的睡炕上。

来到厨房,将蘑菇洗干净切好,又切了葱和姜待用。

这时萧亦明已经清理好了这只母鸡,鸡肚子里的东西也清理的十分干净。

“我来吧。”罗蔓蔓接过来,用刀将母鸡切成几块。

“那我去烧火。”萧亦明在灶洞里加了几块干柴,火苗旺盛的烧着。

罗蔓蔓在锅里放了些油,又放了些葱花和姜片,翻炒着差不多,然后翻炒了蘑菇,差不多时,从水缸里舀适量的水到锅里。

将锅盖盖上后,罗蔓蔓看了萧亦明一眼,就见他目光灼热的盯着自己。

脸上一热,避开他的目光,就见他说道:“媳妇,你真能干。”

见媳妇害羞,萧亦明也不再打趣,这炖鸡需要些时辰,于是又往灶洞里添了几根木柴,拉了几下风箱,好让火苗燃烧的更旺。

罗蔓蔓见差不多,加了盐,然后又开始淘米做饭。

这会萧亦明过来帮忙,罗蔓蔓忙推开他道:“我来吧,你都忙了一天了,肯定累了。”

说着推了推他,萧亦明刚开始不动,后来猛的一起身,让罗蔓蔓没有准备,一个重心不稳,脚踩到一根木柴,就要往地上倒去,就见一双大手将她揽入了怀里。

萧亦明的怀抱宽阔,让她很有安全感,他身上的汗味也没让罗蔓蔓邹眉,反而觉得这是勤劳的味道。

两人一直保持这姿势有片刻,萧亦明似乎十分享受这样的亲密接触,然后在罗蔓蔓的轻咳中回神:“蔓蔓,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还是我来煮饭吧。”

“也好,我把前院的木头收拾下,待会灶洞里烧柴变成木炭后,你夹到这个罐子里。”

“好。”萧亦明交代完,摸了摸罗蔓蔓的秀发,笑呵呵去前院收拾东西。

小鸡炖蘑菇差不多炖了一个时辰,才让香味飘满小屋,灶洞里有星星火火的木炭,罗蔓蔓都一一的夹到了那个罐子里。

“大娘,亦明吃饭了。”

“来了,媳妇。”很快,一家三口就围在桌上吃着美味又奢侈的鸡肉炖蘑菇了。

锅里的鸡肉和汤盛了满满三大碗。香味四溢,看的人饥肠辘辘的。

萧亦明更是捏着筷子给罗蔓蔓夹了块肥美的鸡肉说道:“蔓蔓,在家里别这么客气,饿了吧,快吃吧。”

说完顺着一道视线望去,见萧大娘看着他,一愣后也赶紧夹了块肉递到母亲碗里:“娘,您吃,我刚尝了一口,味道可好了。”

见萧大娘没有吭声,一定是在心里惦记着他的自作主张。

毕竟家里这几只母鸡挺能下蛋的,这鸡蛋卖的又贵,每次拿到集市上也能卖些钱,这少了一只鸡,自然是一天少几文钱。

可媳妇实在太瘦了,一看就是营养不良,家里有现成的,肯定要补补了。

“蔓蔓,来喝碗鸡汤,太瘦了,多吃点,补补。”萧大娘笑的盛了一碗汤递到罗蔓蔓面前,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恩,那个大娘您也吃,我自己来。”罗蔓蔓的食欲很好,破例的多吃了一碗饭。

萧大娘一直呵呵笑着,似乎能看到胖孙子呱呱落地了。

吃完饭,依旧是罗蔓蔓抢着收拾碗筷,多余的小鸡炖蘑菇放在木厨柜子里。

好在现在是初夏,还没有到特别热的地步,食物多吃几顿倒也不会坏。

夜幕降临,整个山村都是静悄悄的,山头那边挂着几颗星星,眨呀眨。

要是以前,萧亦明会到村口的大榕树下听村民唠唠嗑。这会他只想去河边洗个澡,然后早些回来陪罗蔓蔓聊会天。

罗蔓蔓出院子时就看见萧亦明拿着木桶和汗巾出来,他的上衣已经脱掉,露出小麦色的精装腰肢。

标准的六块腹肌,看不出这家伙身材这么有料,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衣有型,脱衣有肉吧。

“你……”罗蔓蔓一个不设防,看到面前的这一副男色,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呸呸呸,罗蔓蔓你的脑子里想些什么?

萧亦明见她低头羞答答的模样,忍不住想瞧个仔细。

经过这几天的恶补,媳妇的皮肤虽然黑,但是脸上有些油光了,不过这脸上貌似一层红红的东西是什么?

他走进唤道:“媳妇,在想什么?”

见罗蔓蔓没有吭声,音量又大了些:“媳妇……”

“啊……”罗蔓蔓一抬头就看见眼前这张放大的俊脸,不由的大叫。

“我……”她绝对不会承认她是在想入非非走神的。

“媳妇儿,我现在要去河边洗澡,你要一起去吗?”萧亦明瞧出她的囧样,打趣道。

“你,你要去洗就去,我在家洗就好了。”罗蔓蔓羞的一跺脚,说完逃也似得,去厨房烧热水准备洗洗。

萧亦明笑了笑,提着木桶走远了,今天干了一天的活,浑身都是汗,溪水清凉,到是洗起来舒服。

萧亦明踩着乡间的小路上,迎着凉爽的晚风,心情惬意。

沿着田边蜿蜒直下,来到娟娟溪流的小溪边。

天色有些暗,看不太清周围的**,不过倒是能看到有三三两两光着膀子的村民在溪边洗身。

“亦明,哟,今儿这么早就来了啊。”有村民打趣道。

“嗯,刚吃完饭,心想这会人不多就早点来洗洗了。”萧亦明应道。

长得贼眉鼠眼的王二狗咧嘴:“刘山哥这你就不知道了,早洗早回家可以和媳妇上炕……”

哈哈哈……众人一阵哄笑。

萧亦明脸色僵硬:“瞎说什么呢?”

“我瞎说,哎呦,亦明啊,你就别装了,这里都是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你装什么,都当了二十多年的光棍了,这下终于解放了,怎么样,你那媳妇虽然长得不好看,但滋味应该可以吧?”王二狗继续大笑,笑的那个叫暧昧。

“王二狗,这是别人两口子的事情,你就不要议论了。”刘山一本正经的说道,一副我们懂的样子。

这新婚夫妇吗?总少不了如胶似漆的。

“好了,你们别在议论了,洗好了就给我腾个位置。”萧亦明依旧僵脸。

“呦,还开不起玩笑了,我说萧亦明,你该不会还没搞定你媳妇吧。”王二狗见他脸色涨红,猜说道。

“亦明啊,我洗好了,你来我这个位置洗吧。”刘山将上衣系在腰间,就穿了个大裤衩,又打了桶水转身走了。

刘山一走,这河边就剩下王二狗和萧亦明两个人,王二狗问话更是肆无忌惮来了:

“我说萧亦明,你真的没有搞定啊,你这个木头喂,怎么了?是你不主动还是不想主动啊。”

说实话,他家那媳妇换成他还真下不了口,不过必要的时候灯一吹,还是可以将就滴。

这新媳妇到萧家也有三四天了,这萧亦明也不碰?是他有毛病?还是后悔买丑媳妇了?

“这和你有关系吗?”萧亦明没搭理他,腿迈入溪流中,开始自顾自的搓洗起来。

“我还不是关心你嘛?亦明啊,你是不是后悔买了。”王二狗不死心的问,谁让他这个人好奇呢?

后悔买了可以转手卖啊?

“不是。”溪流中有哗哗流水声。

“还是你不行?”王二狗语不惊人死不休。

“都不是,我说王二狗你烦不烦,洗好了就滚蛋,洗个身子都磨磨唧唧的,怪不得娶不到媳妇。”萧亦明有些不耐烦了。

“呦呵,生气了,我娶不到媳妇?我媳妇不知道有多少哩?

我说萧亦明既然娶了媳妇就赶紧下手吧,免费夜长梦多,这村里买来的媳妇,跑的也不是没有,你好之为之吧。”

王二狗摇摇头,无语的提着木桶,吹着口哨吊儿郎当的走远了。

这王二狗嘴真碎,不过听他一说,再想起媳妇晚上看她羞答答的样子,说不定媳妇也等着他主动哩。

萧亦明想到这里心里美滋滋的,刚洗完后就听到这边的草丛边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谁?”听着脚步不像是男人的?萧亦明这会已经站在岸边了,提着打好水的木桶正想往回走,就见一道纤细的人影闪过。

“是我,亦明哥。”

“你来做什么?难不成你刚才一直躲在这里看男人洗澡,一个大姑娘家害不害臊。”萧亦明语气冰冷可没好脸色。

“哎,亦明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是刚路过村口,王二狗说你在这,我才……”秋菊不停的搓着双手,又羞又气的辩解道。

萧亦明才懒得听她解释,提着木桶就要过去时,就见秋菊张开双臂拦住去路:“亦明哥,别急着走,我有话和你说。”

“让开,别挡路。我媳妇儿还在家等着我。”萧亦明将媳妇儿三个字咬的特重。

不想和她有过多的交集,等下被别的村民看到,明天又少不了流言蜚语。

他到是没事,破坏了姑娘家的名誉那可就罪过了。

继续阅读《田妻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