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修仙:我体内有座不周山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皮皮鲲鲲

角色:萧青魏子衿

评论专区

网游之奥术至高:普普通通的无敌流网游,为了爽而爽,只要不细看,还是很有意思的6.5分

穿越宁采臣:设定党的灾难,书虫的天敌!!毒毒毒!

名侦探柯南之混吃等死:不错的柯南同人...拥有成年人体力的小学生杀手...至少后来看过好几本模仿这本写主角重生成毛利家的小孩子

修仙:我体内有座不周山

《修仙:我体内有座不周山》精彩片段

第6章 这叫水龙弹

有幸参加了这天飞云山收徒大典的人们,直到多年以后,仍然对当时发生在广场上的“神迹”津津乐道。

蓝光乍起,平地一声惊雷。

天边仿佛撕开了一道口子,怒涛巨浪犹如洪荒猛兽,自那个缺口倾泻而出。

冲在最前列的几个少年,来不及做出任何应对,自信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他们惊骇欲绝地看着滔天大水当头浇下,身体不受控制地被巨龙般的水流裹挟着冲向远方。

初元境的修为,在大自然的伟力面前,脆弱得如同纸糊一般。

大水仿佛有了灵性,刻意避开四周围观的平民百姓,只把广场上的三十多名少年少女尽数卷起,一股脑冲出了山门之外。

萧青拍了拍手,“打扫卫生还是得用水冲,一个一个捡也太费事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匪夷所思的一幕,震撼得目瞪口呆。

任谁也无法想到,三十多位气势汹汹的天才少年联手,竟没能做出任何有效的抵抗,就被一波突如其来的巨浪直接带走。

关键他们的对手,还是一个修为仅有始元境中期的“弱者”。

凑热闹的百姓或许看不出其中的门道,但那些修士可不同,刚刚广场中发生的一切,都在他们的密切感知和监视中。

就算如此,也没有一个人能解释,滔天大水究竟从何而来。

此时正站在广场**向着围观的众人招手示意的青年男子,在整个战斗过程中,浑身上下竟无一丝灵力波动。

难道真是白日见鬼了不成?

“师兄,你刚刚干了什么?”

第一个回过神来的洛小九,目光呆滞地来到萧青的身边。

“什么也没干啊,你看到我干什么了吗?”

萧青随手从小九一直端在手上忘记放下的果盘里拿了一颗脆枣丢进嘴里,嘎嘣嘎嘣,真甜。

“什么也没干,那大水是从哪里来的?”

“我不造啊。”

“你觉着这话说出去,会有人信吗?”

“好了好了,不要纠结这件事了,赶紧把最后一个流程走完,我要回翠地峰,家里的菜地都两天没浇水了。”

萧青从果盘里挑出一块苹果塞进小师妹的嘴里,总算是暂时止住了她刨根问底的冲动。

除去刚才被萧青赶下山的那三十来人,还剩下十几个孩子,正焦急地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萧青借着整理衣袍的由头返回了大殿里面。

“咱们必须得做出决定了,我打算替师傅收下风沐雪,你怎么看。”

“师傅把这次收徒交由你全权负责,你看着办就行,我没啥意见。”洛小九啃着苹果,蛮不在意地说道。

“能有个小师妹在山上陪我,我也挺高兴的。”

“那就这么定了。”

换了一身衣服的萧青,重新回到广场上。

他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缓缓开口。

“风沐雪,你可愿加入我飞云峰,拜在牧云真人的门下,成为他的亲传六弟子?”

被点到名字的小姑娘愣了一瞬,随即便反应了过来,冷冰冰的小脸上第一次肉眼可见的出现了几分欣喜的神色。

她上前一步,纳头便拜。

“我愿意。”

萧青赶紧冲过去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停停停,丫头你先别拜,我又不是你师父,拜我就差辈分了,等师傅来了再拜不迟。”

他转身扯着嗓子向金銮殿的后面喊道。

“老头子,徒弟给你挑好了,大典也要结束了,你要是再不现身,咱们飞云山可就要被大家看笑话啦。”

话音未落,天边的云彩便开始向着一处聚拢。

“来喽来喽~”

一位身着皂白道袍,留着五缕长髯仙风道骨的清瘦老人,脚踏五色祥云,缓缓从天而降。

围观的人群顿时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

他落在小姑娘的身边,轻轻抚了抚她的头顶,“你就是风沐雪?”

“是。”

“你可愿拜在老夫门下,为六弟子?”

“弟子愿意。”

“好,那从现在开始,风沐雪便作为我牧云真人的亲传弟子,正式加入飞云山。”

此言既出,这次的收徒大典也算是一锤定音,正式落下了帷幕。

当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位飞云山的新成员身上时,萧青的关注点却有些不同,他有些奇怪地盯着牧云真人的下巴。

“老头子,你这胡子不是让小九薅秃了嘛,怎么一夜之间又长出来了?”

牧云真人的脸色有些尴尬,他把萧青拽到一边。

“看不见这么多外人在呢,能不能别老揭你师父的短!”

“哦哦,我知道了。”

“知道就少说两句,给师傅留点儿面子”

“你这绝对是用胶粘上的假胡子!!”

牧云真人:“???”

你小子该知道的是这个吗?

牧云真人把风沐雪小丫头拉到自己的身旁,指着萧青和洛小九介绍道。

“这位叫萧青,这次收徒大典的主考官,也是我的大徒弟,你的大师兄,平时自己住在距离这里不远的翠地峰,主业是种菜,你要是平时想打打牙祭可以去找他。”

“师兄好。”

“这位比你大不了几岁的少女叫洛小九,是我的五弟子,也就是你的五师姐,你刚入门,还不了解山上的情况,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去找她。”

小九拉起了风沐雪的小手。

“师妹好啊,不用太紧张,山上的大家都是好人,以后有我罩着你,保证你在飞云山上横着走。”

“嗯嗯,师姐好。”

风沐雪还是一如既往地话少,她的小脸微微有些泛红,似乎有点不太习惯被大家这么热情地对待。

来大典观礼的人们都已经下山,两个女孩也手拉着手不知道跑到哪里玩去了。

不久前还人声鼎沸的广场上,现在只剩下了萧青和牧云真人这一对师徒,静静地站在这里。

师徒两人都有很多话想说,又都有些不知怎么开口。

“你既然已经可以正常修炼,要不要考虑重新搬回潋滟峰来住。”

“这几年你师娘总是跟我提起,把你接回来的事。但我了解你的性子,要是迈不过去自己心里那道坎儿,人接回来也是没有用的。”

萧青笑了笑。

“师父呀,我当年那么毅然决然地离开山门,就是不想再继续拖累你们。我很清楚,只要我一天还在您的身边,您就永远不会放弃寻找解决我不能修炼这个问题的办法。”

“所以我必须证明给你看,就算真的一辈子不能修炼,我一样可以过的有声有色。”

“养花种菜,春耕秋收的小日子,也挺好的,不是吗?起码还能让您喝上新鲜萝卜煲的汤。”

牧云真人点了点头,“现在呢?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现在我明白了,其实我从来都无需向您证明什么,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无论我走到哪里,我们都是一家人。”

“回不回来其实根本不重要,因为飞云山在哪,我的家就在哪。师父师娘在哪,我的根就在哪。”

“臭小子,本事没见长,油嘴滑舌的能耐倒是大了不少,这么会说话,怎么也没见你骗个小姑娘回来。”

“切,您老人家骗小姑娘的本事倒是不小,问题是您敢吗。”

牧云真人赶紧比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嘘,你小子可别乱说话,你师娘的顺风耳有多变态你又不是不知道。”

萧青哈哈一乐,自己家师傅面对外人的时候威风八面,在师娘面前就是个怂炮。

“对了师父,还有一件事你得知道,沐雪那丫头是有仇家的。”

“仇家?”

“嗯,面试的时候她提到过,自己修炼变强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报仇。”

“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早说?”

“难道我早说你就不收她了?”萧青挑了挑眉。

“这叫什么屁话,入了我飞云山的门,就是我飞云山的人。你要是早点告诉我,老夫今天就带着她报仇雪恨。”

“桀桀桀桀桀桀......”

诡异的笑声突然从师徒二人的头顶传来。

异变突生。

十几道黑影从远方飞掠而至,悬停在飞云山的上空。

“让我看看是哪个老匹夫,敢如此大言不惭。”

一位黑袍老者落在二人面前,他抬起头,露出了苍白的面孔和狰狞的笑容。

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