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神:禁区与规则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偶是神

角色:殇偶是神

评论专区

银狐:前一百章我没反应过来,后面突然发觉这毒草太恐怖了,无形无色,实在隐蔽。其实我没在乎作者屁股正不正,但是这不错文笔下,隐藏的屎实在让人防不胜防,强行减2星剧毒。

骑砍风云录:罕见的骑砍同人,作者鲜花和辣椒,是不是老作者的新马甲我就不知道了,讲述一个开拓贵族的故事,关键是文笔尚可,剧情流畅,水平不下于凋猪脸,对了,主角叫李察~

无限流传染病:被偏见和脑残毁掉的一本好书

原神:禁区与规则

《原神:禁区与规则》精彩片段

第5章 大战的变数,终焉

巴巴托斯看了眼战局和外面的三人,向娲斯莎葛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不过现在似乎不是叙旧的好时机。”

“卖唱的,事成之后,给你喝不完的蒲公英酒怎么可能样?以后你在迪卢克姥爷那喝酒的账都算我和荧头上!”普瑞欧蒙向巴巴托斯传音道。

“你是……派蒙?好,契约已成,食言者当受食岩之罚!”巴巴托斯眼睛一亮,这是衣食父母啊,这不帮她都愧对于伊斯塔露消失后诞生了我(顶级白眼狼)。

看到巴巴托斯站在自己一方,普瑞欧蒙当即向荧传音:“把时间晶碎给他!”

荧稍一愣神,巴巴托斯已经化为一道风出现在荧面前,荧藏起的时间晶碎尽数飞出,融入巴巴托斯体内,在巴巴托斯体内凝聚出一枚神之心。

随后一道光芒从提瓦特上飞来,没入巴巴托斯体内,顿时另一道意识降临。

“伊斯塔露,好久不见啊~”巴巴托斯身形变幻,化作一位身着绿衣的白发女子,“要不要咱先把身体换回来?”

“巴馨雅娜?!怎么可能,你明明……”

“诶呀呀,你看普瑞欧蒙和安洛赛斯都站到你面前了,多一个我又有什么好惊讶的呢?”

“也对……不对!那你们人也太多了吧,玩不起啊!”占据巴馨雅娜身体成为空间之执政的伊斯塔露惊叫道。

巴馨雅娜也尝试了一下时间之执政所拥有的力量,不禁赞叹开口:“不愧是和天理最接近的力量,在这方面空间实在无法和时间相比。”

“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咱立场不同,对不住了。”巴馨雅娜突然释放力量,伊斯塔露和维系者顿时动作一缓,而普瑞欧蒙和安洛赛斯两人则速度加快,几次对碰之后,伊斯塔露一方迅速落入下风。

伊斯塔露和维系者对视一眼,同时看向天空岛的中心区域,随后各自双手结印。

天空岛顿时一阵颤动,提瓦特虚影像是信号受到干扰一般,扰动遍布整个虚影,然后就消失了,中间的平台也沉了下去,猩红的力量飘散而出,显得十分邪恶而又高贵,并且似乎具有影响心智的能力,让人下意识想到圣洁这个词。

随后一个无相缓缓升起,和维系者气息相互交织,维系者的气息立刻提升了数倍。

“冠理之无相?怎么可能!这玩意怎么可能存在?!”安塞洛斯的面瘫瞬间被打破,惊呼出声。

冠理之无相依旧继承了无相的无脑风格,但冠理之无相是个法炮台,和其他物理手段偏多的无相完全不一样啊!

猩红的力量完全笼罩天空岛四周,形成一个领域,巴馨雅娜这一方顿时感到力量遭到压制,身体出现滞涩感,不分出大半力量去抵御,很快就会被禁锢住。

不过幸运的是,冠理之无相依旧是中立生物,而且将领域内最强者作为最优先目标,维系者顿时就受到了来自冠理之无相的力量轰炸,陷入苦苦抵御之中。

伊斯塔露暗骂一声,迅速向巴馨雅娜攻去,因为这位是真爱。

巴馨雅娜愈发适应时间之力,勉强挡住了伊斯塔露的攻势,普瑞欧蒙和安塞洛斯也没闲着,向伊斯塔露联手攻来,伊斯塔露顿时陷入颓势。

伊斯塔露在心中叫苦不迭,冠理之无相给整这么一手老六,真是服了啊!

实在打不过三人联手,原本维系者之间的战力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就算这三人都被压制了实力,只要还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战力就完全可以把她吊起来打,毕竟1+1+1远大于3。

维系者见伊斯塔露陷入危机,一发狠,硬挨了几发冠理之无相的攻击,直接攻向巴馨雅娜,同时将冠理之无相引向了四神所在。

四神还未反应过来,巴馨雅娜便被维系者打飞,差点都维持不住身形变回风精灵了。

然后冠理之无相的攻击也到了,维系者拉上伊斯塔露躲开了攻击,普瑞欧蒙和安塞洛斯就没那么幸运了,瞬间遭到重创,向天空岛跌落而去。

冠理之无相忽然调转方向,向着三神飞了过去,眨眼间吞噬掉了三神,维系者的冷笑瞬间僵住,饶是她也被冠理之无相的操作惊到了,同时而来的则是一阵恶寒,天理为何会对应如此邪恶的造物?!

维系者和伊斯塔露忽然都是浑身一颤,因为她们感受到了来自冠理之无相目光,明明没有这种器官,但冠理之无相就是给她们一种盯着食物的感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下一刻,冠理之无相动了,领域的边界凝成实质,收缩过来,对维系者的增幅也解除了,两神都受到了压制。

“拼了!”伊斯塔露和维系者对视一眼,瞬间把剩下的力量全部榨出体外,向冠理之无相砸去。

爆炸过后,冠理之无相消失了,一个黑洞浮现,从气息上看,集合了四位原初执政以及天理的力量,看样子那三位被吞掉之后也没有坐以待毙。

黑洞缓缓跃动着,散发着极其不祥的气息,两人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总有种大恐怖即将出世的感觉,寒毛直竖。

忽然,伊斯塔露感受到了极致的威胁,死亡的感觉瞬间临近,下一刻,黑洞中闪过一抹亮光,只有伊斯塔露捕捉到,然后她就直挺挺地坠入了黑洞之中。

维系者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觉头皮一阵发麻,下意识想远离这个未知的存在。

只是她刚一转身,一道黑线立刻贯入她的体内,维系者瞬间失去了生机,被黑线拖入黑洞之中。

荧、空和娲斯莎葛看得心惊肉跳,刚刚瞬间G了的几人,随便一个可都是能吊锤他们的存在,就这么随意的陨落了,这黑洞到底是什么啊!

世界突然陷入了禁止,所有生灵都在脑海中发表疑惑,却无人能够为其解答,然后所有人的意识同时一黑。

在黑洞处一个旋涡形成,整个世界缓缓被吸入其中,最后一刻散发出的气息中,莫属时间最为剧烈,或许是最后的挣扎吧,世界的终焉竟来的如此迅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