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的神奇室友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阿拉斯幻

角色:千星阿拉斯幻

评论专区

黑科技教学直播间:太幼看不出好坏,但内容挺新颖,养 +我错了,作者真的应该重新学习下如何写作了,节奏烂的一笔

后武侠时代:好书,现实部分可以不看。

耕田巫师和他的海岛:后宫文。很有意思的一本书,有着奇特的风格,主线主要是种田发展。前几章比较劝退,熬过去就行了。

我的神奇室友

《我的神奇室友》精彩片段

第3章 笔仙

这一顿饭吃的很是曲折,等到四人回到寝室时,已经是皓月当空了,因为四人都是已经铺好床铺了的,所以回到寝室后洗洗就可以直接躺下睡觉,王富贵率先脱掉衣服只穿了一条裤头就拿着自己的洗漱用品进了盥洗室,李青阳和罗战坐在各自的椅子上李青阳看着罗战,罗战则在他的桌子上摆弄着一堆的小零件。

夜半月黑风高,睡梦中的千星挠了挠自己的面颊,翻个身继续睡,不多时那种瘙痒的感觉再次出现,半梦半醒之间千星以为是有什么蚊虫,随手一挥,一股无形波动扩散,紧接着便是尖锐的女声响起。

一瞬间,李青阳的手中就多了一柄飞剑、王富贵的床前也有一根木杖漂浮、罗战的床头十数个拳头大小的浮游炮漂浮在他的身周严防死守,只有千星的反应最慢,不过他却是伸手对着黑暗中的那一抹白色身影虚抓,那漂浮在空快速后退就要消失在天花板的白色虚影顿时被禁锢当场。

距离电灯最近的罗战打开开关,原本黑暗的寝室瞬间变得明亮,千星的眼睛适应了光亮后,抬头看向那半空中被他禁锢的虚幻白影怔愣住了,不光是千星愣了,另外三人也都愣了。

那白影赫然是一个女生,女生很漂亮至少是生前很漂亮,一袭白色长裙乌黑长发,不过此时被禁锢的她却在奋力挣扎,想要挣脱千星的禁锢。

“这东西...”千星看向李青阳,另外两人也看向他,千星是超能力者说白了只不过是有一些奇妙能力、力量的普通人,王富贵师承西方传承于魔法师体系,虽然西方有关于恶鬼灵异的传说,但治理这方面却不是魔法师的专场,严格来讲对西方教廷而言,魔法师与魔鬼恶灵是同一种概念,罗战就更不用说了,他是来自更高等的文明,始终都是科学至上所以对这种情况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做,四人之中对这种情况最了解的恐怕也就是李青阳了。

李青阳与三人对视了几眼,又看向那被禁锢在半空的女鬼尝试性问道:“我们试试能不能灭了她?”

女鬼闻言吓得哆嗦了一下,让她的灵体都变得虚幻了一些赶忙用她那好听的声音:“大哥饶命!我上有老下有小,求大哥别杀我。”

这特喵上有老下有小都出来了,你可是鬼呀,能不能不要跪的这么果断,就算果断了点也不要这么接地气吧。

此时那本是姿色出众虽是灵魄鬼身但也无法掩盖其原本美貌的女鬼此时正奄奄一息的趴在地板上,时不时低声**几声,而她的身体已经满是白色,恩,没错,她原本就是白色调的。

女鬼的身体已经有些虚幻了,完全没了开始时的凝实真切,至于她为什么是如今这幅容易让人误会的模样,这事还要从李青阳说出那句:我们试试能不能灭了她说起。

事实上,现在已经是临近清晨的黎明之前了,是光与暗交替之时最黑暗的时刻,当然这里指的黑暗是外界的环境以及这女鬼的鬼生。

从她午夜露面骚扰千星到现在,中间已经隔了几个小时的时间,试想一下,一只娇滴滴美美哒的女鬼夜半三更出现在男生寝室,接下来的事情我想大家懂得都懂,首先是有学习研究精神年龄最小的罗战,他从自己的睡衣裤里掏出了他的大宝贝对着被千星禁锢的女鬼就来了一发,当然寝室中这么大的动静,难免会被人发现,所以千星在抓住女鬼的同一时间,就用能力隔离了寝室与外界的联系,无论寝室中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可能影响到外界,千星的这个能力严格来讲是创立一个与所在位置相同的异空间出来并根据自己的需要将人或物拉进自己的空间。

罗战从自己的睡裤中掏出了一把如手枪一般的武器,外貌与手枪的形状无异只是表面上时不时会有蓝色光晕在上流转,且这手枪的枪口也比那些千星在网上、影视里见过的枪械要大很多,与其说是手枪,倒不如说这是一柄手炮,掏出大宝贝的罗战二话不讲对着女鬼就射了一发,蓝色拳头大小由纯粹能量汇聚的球体一瞬间就丝毫没有阻碍的穿过了女鬼的身体。

“恩,看样子,灵体是有免疫高热粒子炮这个先天能力的。”罗战自顾自的说着丝毫没在意另外三人懵比的表情,并在三人懵比的目光中抬起自己的左手,那原本普普通通的手表在罗战右手一挥之下变成了一块蓝色的虚拟荧幕,同时罗战在虚拟荧幕上不断点击,看的众人更加懵比。

最先回过神的是千星,不过他没有做什么而是在心里吐槽:你特么是怎么把那么大一把抢塞进裤裆的?而且你特么那块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还可以这样若无其事的做研究探讨?

紧接着从震惊中恢复的就是李青阳了,李青阳说起来也是个狼人,所谓狼人就是比狠人多一点所以李青阳,一手抄起在旁悬浮的飞剑对着女鬼就是一剑,如果是在游戏中的话,李青阳这一剑女鬼的头上应该会出现红色的减零字符。

李青阳见自己的这一剑没效果,竟是在剑上附着了一层在千星看来淡淡的紫色气息,随后就是第二剑,本来身体就哆哆嗦嗦的女鬼被这一剑砍下,就是陡然发出一声非人且凄厉异常的哀嚎,显然这一次李青阳的攻击奏效了。

“以前只是在典籍上看过鬼物之流,未曾想现世竟真有鬼物。”李青阳这一剑砍完见自己的攻击奏效也就没再次出剑,而是走到了一旁陷入了沉思,似是在思考考虑着什么。

王富贵凑到千星身边:“星哥,如果把她放开,她能跑掉吗?”

“跑不掉。”

王富贵顿时面露兴奋且略显猥琐的笑容:“星哥,你把她放开吧。”

千星一脸狐疑的放开了女鬼,女鬼在被放开的刹那就想要穿墙逃走,结果一头狠狠的撞在了天花板上,他眼尖的发现这女鬼的头都撞红了一小片。

王富贵嘿嘿的猥琐笑着,向着女鬼那边一点点的靠近,此时的女鬼揉了揉自己撞的有些红的脑门儿惊恐的回头看向王富贵色厉内荏的吼道:“你不要过来,我警告你不要过来,我超凶的!”说着还比划了一个张嘴吐舌头的鬼脸动作。

女鬼一边吼,一边后退到墙角,那弱小可怜无助的模样让人心生不忍,千星还在犹豫是不是应该阻止王富贵的禽兽行为时,只见王富贵伸手一招,那柄木杖出现在他的手中,紧接着王富贵就诵念起了他完全听不懂的话语,而且这诵念速度极快,就像是被烫了嘴一样,随着王富贵宛如烫嘴一般的诵念,一圈圈的玄奥小法阵出现在他木杖的顶端,紧接着就是各式各样的光球出现在他的周身,大光球分裂成无数小光球向女鬼激射而去,一些穿过了女鬼的身体射在墙上,一些则在还未触碰到女鬼时便发生了爆炸,场面异常的混乱。

等到硝烟散去后,女鬼已经如同兔子一般双手抱着自己的头蹲在破破烂烂、坑坑洼洼的墙角,而这寝室仅剩完好的就只有四处地方,千星、李青阳、罗战、王富贵。

千星坐在原本是自己床前的位置没有动,他脚下的地面与外界形成了一个宛如蛋壳保护一般的鲜明对比,李青阳则依旧站在哪里思考似乎并没有被这波及整个寝室的爆炸打断只有他身前的飞剑悬浮发出嗡嗡的剑鸣,罗战依旧在自己的虚拟荧幕上点点画画,抬头看了眼周围的惨状就接着他那让人看不懂的操作,而他那十数个浮游炮却在他身周如有生命的小精灵一般不断飞舞交织,作为罪魁祸首的王富贵此时正满脸兴奋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只是他的面色却没有刚刚那么红润,显然这样的魔法对他也是一种消耗。

“哈哈哈哈,太爽了,之前老妈一直不让我用魔法,现在老妈管不到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王富贵大笑着或许是因为他吸了一口灰尘,笑到一半就开始咳嗽了起来。

之后的事情在千星看来,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李青阳始终站在原地思考事情,罗战时不时的用各种各样的大宝贝对女鬼来上一发,有些对女鬼造成了伤害,有些则丝毫不起作用,虽然他实在是想不通罗战的裤裆里到底藏了多少东西,但这并不妨碍罗战每次从裤裆掏东西时的那种震撼,即使这震撼重复了很多次,也依旧能够震撼到。

毕竟一个能从裤裆里掏出各种各样大宝贝的男人,谁会不震撼呢?然后便是王富贵了,王富贵虽是对着女鬼释放魔法,实际上他也确实是对女鬼放的,只不过他特么放的全是AOE的范围伤害技能,每次魔法放完王富贵都要喘几口气休息一下,也就这个时候,罗战会无缝衔接对着女鬼来几发,鬼知道这一晚千星都经历了什么,事实上也确实只有鬼知道。

女鬼奄奄一息的的趴在地板上,此时千星已经撤销了自己的能力,他们回到了原本自己的宿舍,王富贵不知疲倦的玩了一晚上的AOE,回来之后就乐啊啊的去洗了洗身上的灰尘,爬到自己的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李青阳也回到自己的床铺上盘膝坐下,他的那柄飞剑就横放在他盘着的双膝上,罗战则用那些浮游炮构建了一层透明但不透光的神奇幕布将自己罩在床铺上,同时随着他双臂一挥,数十虚拟荧幕出现将他包围在内,罗战还时不时的在那些荧幕上敲敲画画。

千星同情的看着地上的女鬼,走上前,蹲下身尽量放低自己的身体,实际上除了最开始抓住她和隔离外,他一直都是旁观者,女鬼身上最大的伤害或许就是李青阳的一剑,后续罗战、王富贵对她造成的伤害在千星看来,加起来也没有李青阳的一剑伤害高,只不过那一次次的摧残让她欲哭无泪。

“喂,还活着吗?”

这话说出口,千星的头微微歪了一下:“抱歉抱歉,我重新问,还死着吗?”

“恩...好像也不太对。”

女鬼抬头看了眼面前的青年,身体都开始哆嗦了,她也是在这混了好多年的鬼了,这才出来就被人抓住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此时那些人显然都放弃折磨她了,这个抓住她的恶魔此来和自己搭话,尤其是那温和和善的笑容在此时的女鬼看来,简直比地狱的恶魔微笑还要恐怖。

“你不要过来啊!”

千星本打算怜香惜玉一下的,奈何女鬼的这个样子,正常的交流是指望不上了,所以只好收起笑容:“正常点,老实回答问题,不然...”千星学着电视里那些反派露出一个危险的假笑。

女鬼见状赶忙蜷缩起身子双手抱头,双膝跪地团成了一团儿她虽然不知道千星有什么样的能力,但就开始时候随手那么一抓就把她禁锢,她也知道自己绝对打不过,绝对绝对绝对打不过,千星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你叫什么?”

“笔仙。”

千星:???

“笔仙?我问你的名字,还是活人时候的名字。”

“忘记了。”

“怎么能忘记的?”

“死了太久了。”

“你死了多久?”

“忘记了。”女鬼笔仙底气不足的偷瞄了千星一眼,而后快速的再次抱头蜷缩。

千星:你这个样子真是丢鬼脸啊!你身为鬼、身为笔仙的脸面呢?不要像个鸵鸟一样啊!虽然心里吐槽无数,但面上却也是丝毫不显。

“你之前在哪里?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的寝室?”

“我之前在一个好像是什么基地里,帮人计算两弹一星什么的,最近两年才找到机会从那些人手里跑出来,然后就在这个屋子住下了,我晚上回自己的屋子就发现你们,本想着把你们都吓走的...”笔仙再次偷偷的看了看千星。

千星:神特么两弹一星,合着先贤们抓了个笔仙帮他们演算计数了吗?用招笔仙的方式解答数学难题?先贤们玩的这么花哨吗?而且那特么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这苦比笔仙不但打白工还被关了几十年吗?

千星看着笔仙的目光越发蛋疼了,同时也越发开始同情她了。

“她怎么办?”

“你抓到的,你安排。”李青阳清淡的声音传出。

“数据资料我已经都记录了,你随意。”罗战的声音传出,手却在荧幕上飞快敲打。

王富贵:“呼噜....呼噜....呼噜....ZZZZZZ”

“你...走....”

千星的话没说完,笔仙已经有一半的身体穿墙在外了,就在笔仙完全穿墙消失前,千星的声音传到她的耳中:“回来,没让你走。”

原本千星是打算放这个可怜的笔仙走的,不过他突然想起,他们寝室要自己收拾厕所、卫生之类的事情,李青阳、罗战显然都是不愿意也不会管这些事的人,王富贵一看便是刚刚脱离父母掌控的模样,不在考虑范围,也就是说这些事最后可能都会落在他的头上,思念到此,他看向笔仙的目光就越发柔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