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神医狂妃狠嚣张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君陌烟

角色:君陌烟南宫流清

简介:她君陌烟本是特工组织有名的顶级医师,武道双修,却意外死于一场小小的实验
可她命不该绝,一朝穿越至一个落魄小姐身上,背负血仇却身陷囹圄,且看她如何力挽狂澜,纵横天下
嚣张?我有嚣张的资本
你配吗?

神医狂妃狠嚣张

《神医狂妃狠嚣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英雄救美太俗套
南宫流清停下脚步,虽然有些不明白君陌烟的用意,但还是想听听她的说辞。
他的确是带着母体的毒素出生,当今的皇帝为了保住他的性命,暗中请了无数神医圣手,最终得出的结论也只是保他至今,二十五岁大限,是除了医师之间他和皇帝共同的秘密。
见南宫流清沉默不语,君陌烟只能继续上前。
“身体讲究阴阳调和,你身患热毒,所以你所练功法一定是至阴至寒,只有这样你才能保证你的身体保持在一个平衡的维度。

君陌烟是一个医者,虽然双修了武道,可是对古代的内功心法一类了解还是有些欠缺,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南宫流清身上的清冷气质,一定和他练得功法有关。
南宫流清眯了眯眼,转身面向君陌烟,朝她缓步走来。
到现在君陌烟也没机会收拾自己,依然是原先那个破败样子,可南宫流清并不介意,他与她的父亲君博文,还有一些事情没能了结。
曾经的君陌烟懦弱无能,君博文出事后没有任何能力能堪大任,就连最后保存证据也会被人抓到把柄,他甚至想过直接放弃这枚棋子。
君陌烟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一旦靠近这个男人,她的心跳就会莫名加速,可是在她的印象中,她好像是第一次见这位大人物。
难道原主认识逸皇叔?
还没等君陌烟想出缘由,便有路过的侍卫竟直接拔剑冲向南宫流清。
刺客还有第二波?
君陌烟眉头一紧,条件反射地扑向南宫流清,原本可以轻易躲过的南宫流清被君陌烟突如其来的一扑反而拖慢了速度,南宫流清皱了皱眉,还是伸手将君陌烟接下。
长剑刺破了布片划过稚嫩的皮肤,新伤加旧伤痛的君陌烟倒吸了一口凉气,在南宫流清怀中却微微有些发愣。
她这算是美救英雄了?
随即想到南宫流清也许有的深不可测的内功根本不需要她救,加上自己现在的狼狈样子也实在是算不得美人。
南宫流清却没有给君陌烟胡思乱想的机会,直接一把将她靠着马车坐下,贴身侍卫文耀则是一开始就迎上刚才的刺客,正打得热火朝天。
南宫流清很显然已经不想再耽搁下去,直接一个暗器便将想要逃跑的刺客半路截下。
只见原本轻功飞到半空的刺客竟直接落地,口吐鲜血,已经半死不活。
好凶狠的手法。
君陌烟忍不住感叹,立刻想到先前她与杨氏和君可儿二人纠缠时,有人高呼抓刺客,以南宫流清这样的身手,除非是故意防水,否则刺客绝对没有逃跑的机会。
“带回去,交给皇兄吧。
”南宫流清的话说得慢条斯理,完全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君陌烟这下觉得自己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偿失。
南宫流清的目光移向君陌烟,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文耀,”
“属下在。

“告诉皇兄,君小姐本王带走了。

“是。

君陌烟就这样云里雾里地被南宫流清装进马车,从未与这样的人独处过,久违地让君陌烟有些难以适从。
“你做的很好。
”南宫流清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的确,原主做的很好,从一开始她临危受命,尽管软弱无能,但就算到了最后,她也愿意以生命守住他们的秘密,对他的这份情谊,南宫流清不是不知道。
君陌烟没能在继承这部分的记忆,所以对南宫流清的话,有些迷惑。
她只觉得南宫流清和别人不太一样,君可儿看见她的样子一直都是不屑又恶心,南宫轩与她周旋,心里也充满鄙夷。
唯独他,从始至终都是一样。
“皇叔患病多年,想必也清楚自己的身体,所以,皇叔愿意相信我了吗?”
君陌烟撕下一块布条,将已经止血的伤口包住,这个时代如果伤口感染是非常危险的事。
“陌烟从未学过医术,你到底是谁。

南宫流清的话让君陌烟心头一跳,看来面前这位逸皇叔确实深藏不露。
“我不是说了吗?以前的君陌烟已经死了,我是重生的君陌烟。

君陌烟说的半点不心虚,因为她就是君陌烟,身体属于原主,原主已死,她说的都是事实。
原来南宫流清一直在怀疑她的身份,既然他怀疑,为什么还要带自己回府?君陌烟衣袖下的手微微握紧,在思索要不要先想办法将他放倒。
“不用白费心思,你逃不出去。

君陌烟撇了撇嘴,感觉自己惹上了一个不能惹的人物。
南宫流清一看就比杨氏和南宫轩难对付多了,至少她是这么觉得。
“你......你想怎么样?”
“既然你想代替陌烟,本王就成全你。

什么意思?君陌烟往后退了退,直觉也告诉她这个男人非常危险。
“在老七跟前不是挺厉害的吗?现在怎么害怕了?”
君陌烟的样子有些好笑,南宫流清莫名生出一些调侃的兴致。
“有对应的筹码,才有谈判的资格,于皇叔而言,陌烟手中的医治方法,价值几何?”
她可是连特工都能搞定的医师,对面这个男人都命不久矣了,有什么可怕的?君陌烟努力提醒自己这一点,来平复自己紧张的心情。
看来她猜的也没错,原主以前确实见过逸皇叔,甚至还对这位皇叔产生了别样的情愫。
难道原主当初被冤枉的罪名,也有他的参与?所以这才是原主真正不愿承认的记忆?
君陌烟这时候才觉得自己如梦方醒,逸皇叔的手段,她还是要好好领教一番。
“你的命和药方,你觉得哪个更值得?”
“我死了没关系啊,反正人微言轻,如果我死了随后就能有一个像您这么优秀好看的皇叔一起陪葬的话,那可真是我的福气。

君陌烟毫不畏惧地与南宫流清对视,反正她死猪不怕开水烫,她才不信堂堂皇叔这样的权位会舍得死呢。
“有底气,方法奏效,自然不会亏待你。

“皇叔这句不会亏待指的是......”
君陌烟还想继续刨根问底,而此时南宫流清却已经闭上了眼睛。
今天他说的话已经够多了。

继续阅读《神医狂妃狠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