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赤脚归途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灵于你

角色:张权灵于你

评论专区

重活之肆意人生:这月票三万是什么情况?

无头学姐异闻录:小圆脸同人里的仙草,和海猫以及现实结合得都相当不错。

帝国的崛起:俄国现在是伪装成国家的加油站,当年确实是欧洲压路机;德国现在是人道和科技德艺双馨,当年可是伪装成国家的军队(先有条顿骑士团,后有普鲁士)。这个穿越回去把德国变成人畜无害小白兔的计划,脑洞不错。

赤脚归途

《赤脚归途》精彩片段

第3章 与它对视

也许,我唱的情况下过于用劲嘶喊,也许,这里的全是有故事的人,结束这首歌曲,当场十分的清静,我就沉默无言的一小会。“是的,日常生活在这里**所造的世界以内,没人可以不相同,挣脱,声嘶力竭,祈祷,痛楚,最终发麻,以前由于彼此之间,因此对以后的日常生活满怀期待,最终却只有自己走入这灯红酒绿的房子里,奢求的用乙醇抑制这一躁动不安的夜里,无论效果如何。因此今晚我想多唱几首歌也许感伤的歌,可不可以,诸位?”

“没有起色了,兄弟唱的能够,前几天刚分了,这会正烦闷着呢!”一位长得还可以的靓妹握着啤洒说

……

“行呀,小帅哥,今日便是刻意来听音乐的,哪一位长的挺漂亮小姐姐如何没有来唱啊,她唱的也挺好听的”说话的是一位扎着双马尾辫的女孩

“近几天哪一位漂亮小姐姐有急事每天都不会唱很久,你如果想要得话可以来尽早,否则你也就只有听到我这胡子大叔唱咯”

“好吧”

“那诸位我便逐渐献丑咯”

boyz的《红眼馆》伴奏音乐传来:

“爱过的来演唱与数万人拍掌

光棒正闪耀追忆却更光亮

想起那一夜

内场两个斗过安哥最响

……”

一连唱了大约四五首,观众席忽然有一位腰部挂着玛莎拉蒂钥匙的中年男性站了起来冲我吼到“唱的什么东西?我掏钱来这是寻开心的,一进门十分钟就听你这唱的跟家里死人一样,会不会唱,能否唱啊?还都唱广东话,看你这吊丝样真认为自己是广东省人啊?赶快帮我切歌换别人,昨天晚上那姑娘就非常好!”

“腰上挂着把昨天你爸刚死时留给你的锁匙真认为自己是东海龙王啊?或许汽车标志或是自身贴好的。”孙翔正想冲过来拦下握着吧凳的我,奇奇就咬牙切齿的走进去!

“你怎么回来了?并不是约会去了麽?”孙翔一呆呆地的看见霸气外露的奇奇

“阿辉他妈妈过来了,看她有一些难受我就找借口溜过来了!”品牌包往桌子狠摔了一下后又龇牙面对那暴发户“多听就听,不听带上你身边的**走,小翔子,你这安全保卫不行啊,下一次招些大爷,招的这两个货破事不明白,漂亮有什么作用?”

“听一听听,漂亮美女得话我如何不听?漂亮美女明天有没有空?一起去打高尔夫球啊?”暴发户的面色转的极快,一脸猥亵。不容置疑,奇奇回复了她一个没什么神情的表情,整好那货难堪的坐了出来。

“OK,没什么问题,明天就招2个9块腹部肌肉的安保给姑奶奶您护眼。”

“滚……”

“行呀,沙琪玛,一下把这暴发户弄蔫了”

“???爱吃高跟鞋子底就说嘛,小权子,我是不会抠门的。”奇奇一脸阴笑的望着我

“姑奶奶,姑奶奶,活美人行了吧!”吓得我双手体毛直竖扭头向边上的孙翔说“这个人的确不应该叫沙琪玛,应当叫杀琪玛,行凶的杀”孙翔不断点点头完全同意

“多说我闲话,小权子,来我们俩演唱一首你前几天教我的那首粤语歌曲,老妈我现在想唱嗨的”

“行呗”

“小翔子,调伴奏音乐,我补个唇膏!”

“嗻。。。”

伴奏音乐想到陈慧娴的《反叛》

“老师很在意的说

不温书怎去为人处事

父亲很在意的说

禁止穿超短裤热裙

母亲每天训到说美少女要留意

……”

一首唱完,这姑娘说心情不爽让她自己继续唱我便迈向观众席帮着整理一些橱柜台面,类似后便向门口走着吸烟。进入门口,看到孙翔取出了他那包家传的红河州在马路边蹲了出来,我就凑了以往。

“怎么出来了?”

“有点儿闷”

“行了你?还惦记着抽那暴发户呢?”

“那倒并不是,你觉得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些坐享其成的人呢?她们乃至会过得理所当然,是否真像他人所说,‘公平’在这世界上是给这些中低收入或者贫穷的奢侈品牌?”接到他递来的烟问起

“如何?经别人这一严厉打击仇富心理内心跑出来了?别乱想了,想的太多头痛。”讲完便又低着头然后吸烟,我就选择沉默。不一会孙翔忽然开口说到“很有可能公平实际上一直都存有吧!就如同那里那一个环境卫生老大爷再拿他与他背后的那座高级写字楼里的上班族对比一个是投入体力活而获得他得到的对应的薪水,一个是有着技术性所需投入的脑力劳动而获得他所劳动所得的薪水,这便是相对性的‘公平’在这个社会,技术性、大脑才算是流行,你不可能说把它们所劳动所得的酬劳给替换过来吧,那才叫不公平,终究人家是通过持续的向自身项目投资学习培训才具有的这一份技术性,自然我并非说做精力的员工就低人一等啥的,我妈妈她也是在做清洁工人啊,每一份工作中都值得人重视,仅仅每一份工作中你所需投入的物品不一样相对应的酬劳工资待遇还会不一样这便是在目前这个社会对‘公平’的一种完美诠释,非么?”

“那背后的那一个暴发户怎么讲?”

“誒,那类人生在世不久,早晚精尽人亡,这就是公平”孙翔阴险毒辣的笑着

“文化教育呢?贫困地区跟发达地区的教育是基本上不太可能公平吧?并且教育是能直接危害一个人的往后面一生的,有一些地区由于穷没可以读奏疏,学不上好的技术性,更优秀的逻辑思维,观念一代代这般。听说过一个丛贵州省贫困地区出去的人曾经说过,没有谁不希望自己一夜暴富,而我一个只了解劈柴养猪的人又没读过书的人能怎么办呢?”又问到

“哪来那么多难题,一天到晚想这种奇奇怪怪的物品干什么,你头不疼么?你如今该想的是怎么能让你姐活得不可以么累,二愣子!”孙翔吓着从地面上站了起来转过身便往后面的店内走着。我就把烟蒂灭掉丢弃后跟随走进去。

进去后顾客也没几个了,奇奇并没有再唱反而是坐到一张桌子那愁眉不展

“怎么啦?晨末最靓姑奶奶?那一个不要脸的惹你生气了?我打电话叫你未来的家婆来恰好你刚说她来这里了”孙翔两手撑在台面对奇奇问

“张权这货”奇奇偏向我

“???”我板着脸

“什么样???”孙翔都是一脸疑问

“刚摔品牌包的过程中忘记了手机上还在里边,把手机钢化膜给摔坏了,张权你说怎么办吧?”美眸恶狠狠的瞪着我

“不是你摔碎的嘛?这都可以赖?”我装着一脸可怜

“孙翔,高跟鞋子让你,往他脑门上敲”说着便把她那长五六cm的高跟鞋砸在桌上

“停,侠女饶命,侠女想怎么样还并说于小的听,小的定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哟?说的一套一套的还挺好听哈?好吧,我也不是蛮横无理的人,明日帮我做一个四菜一汤来帮我跟小翔子吃,快餐外卖吃多了我觉得换个口感”方案成功后阴险毒辣的笑着

结束今天的工作中原路返回,中途又看到了那一个暴发户艳遇人生的走入了酒店餐厅,在夜店见到的或是一个女的很有可能还是个在校大学生,如今又多了一个,要我禁不住又想,这种女的在他们眼中难道说就仅有钱或是奢侈品牌麽,为了能这种居然能够连最起码的自尊贞节都能够随便踩踏,想着想着,头便开始疼了下去,最终来到那颗木瓜树那时候也是要我立即跪在地上,不清楚过去了多长时间拥有一丝减轻,站立起来后发觉竟然立在木瓜树的前边,而它背后却站了本人,我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人是以前遇到的那几个大娘中由于摘不上番木瓜而骂木瓜树的哪一个,然后头又进行强烈的疼了下去,眼睛一模糊不清那大娘又变成了另一个大娘然后又转眼间变成了另一个大娘,头痛又进行强烈我又再度跪在草地上,想站立起来又发觉前边的大娘脸又变成了那一个暴发户的脸,阴险毒辣的向我笑着。我视野越来越若隐若现,最终睁开眼睛时发现我躺在了自身的出租屋里,屋子一地杂乱,窗户外面一只黑猫逃了出来,边跳边叫着,像个婴儿的哭声,声嘶力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