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弃女太野太轻狂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艾米同学

角色:莫晚君无寂

评论专区

从1935到2020:一星有些少,二星又觉得多了,几无进步,唯一赞赏的是作者还算有自己的坚持,虽然流俗难免还是想努力写出点自己的东西。

龙鹰:有生之年系列(谁看谁知道)\u003C(`^´)\u003E

星际传奇:不停地回忆杀,实在是很影响阅读。

弃女太野太轻狂

《弃女太野太轻狂》精彩片段

第4章 当真是扶不起的废物?

他早有将姜柔抬为平妻之意,奈何一直被莫沧澜给压着。

现在莫如霜拥有帝凰之心,莫如霜就是莫家的未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让莫如霜受一点点的委屈,哪怕是忤逆莫沧澜!

莫沧澜看出莫雁归的决心,知道这回压不住莫雁归将姜氏抬为平妻的念头,没办法只好由了他,松口道,“我管你要立谁当主母,反正不许欺负我的小晚晚。”

莫如霜终于松了口气,但心里对莫沧澜的记恨有增无减。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莫晚明明只是个废物,为什么莫沧澜那么维护莫晚。

莫晚半岁时,莫晚的母亲就失踪了。

莫沧澜担心莫晚被人欺负,将莫晚留在自己身边抚养长大。

屁滚尿流,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及笄而立,十五岁之前的每个不同阶段,莫沧澜都不曾缺席。

哪怕莫晚丑,哪怕莫晚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莫沧澜也从未抱怨过一句。

在莫沧澜看来,除了他,谁都不可以欺负他的小晚晚。

他哪里晓得,不过是远行一趟回来,他的小晚晚就命丧莫如霜和莫如纯之手,从而迎来了新生的莫晚。

担心莫晚在府里受欺负,莫沧澜给她撑腰说,“放心,不管谁当主母,都欺不到晚晚头上来,那些蝇营狗苟哪里比得上我的小晚晚,只要老头儿我活着的一天,小晚晚就是莫家最尊贵的嫡小姐,谁都不得造次!”

姜氏,莫如霜,莫如纯母女三人鼻子都快气歪了。

她们可是活生生的人,怎能被比作蝇营狗苟?

姜氏知道莫雁归耳根子软,尤其是在面对莫沧澜的时候,更是不堪一击,不过她闷得慌,不吐不快,“霜儿和纯儿也是您的孙女,父亲怎能厚此薄彼。”

莫沧澜知道她们个个心怀鬼胎,也知道她们趁他不在的时候,在府里没少欺负莫晚,哼了声,“我莫沧澜只有一个孙女儿,那就是小晚晚!”

姜氏不服,还想与莫沧澜争辩个高低时,却被莫雁归呵住,“怎能对父亲无礼!”

“老爷……”看出莫雁归有生气的趋势,姜氏不甘心的闭了嘴。

莫沧澜嘀咕一句,“晦气东西。”

姜氏,“……”

听不见!

她听不见!

莫沧澜回头对上莫晚眼睛时,立刻切换成笑脸的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匣子,放到了莫晚手里,“乖乖,我给你买了颗糖豆,你尝尝。”

宾客们听完,全当笑料看。

还以为莫老爷子有多宠爱莫晚,结果就这?

还有一个月,莫晚就满十五了,这么大还吃糖豆,难怪是个扶不起的废物!

唯有莫如霜和莫如纯知道,莫沧澜嘴里所说的糖豆没那么简单。

莫如霜见多识广,能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莫如纯可控制不了。

莫如纯平复下来看出莫晚不是厉鬼而是人后,心里对莫晚的厌恶愈发的深入骨髓。却抵不住好奇心,踮着脚探着脖子想看看木匣子里装的是什么宝贝。

莫晚故意找了个角度,只让莫如纯一个人看清楚木匣子里装的是什么,然后迅速的关上木匣子对着莫沧澜抿唇一笑,“爷爷带的糖豆,我很喜欢。待我回到房间漱个口后,再慢慢品尝它。”

得到她的肯定,莫沧澜跟个老小孩儿似的,高兴的手舞足蹈,全无对对待其他人的威严荏色,“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莫如纯馋的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她就知道,莫沧澜送给莫晚的礼物不会那么简单!

哪里是什么糖豆!

分明是中品的归元丹!

归元丹啊!

为什么要给莫晚这个废物!

给她不好吗?

她只需一颗归元丹就可以冲破瓶颈,由灵者踏入灵士之列了!

虽说与莫如霜仍有不小的差距,但灵者与灵士得到的资源是不一样的!

她想得到更多的资源,就必须加入到灵士的行列之中!

那颗归元丹,她势在必得!

莫晚仿佛不知莫如纯快要馋哭的模样,打了个哈欠,跟莫沧澜告别,“爷爷我有些困了。”

莫沧澜挥挥手,“回屋歇着吧,我出去再寻些糖豆给乖乖吃。”

莫晚,“……不用了,够吃。”

服下饕餮果的缘故,她现在暂时不能吃归元丹这类大补的丹药。

否则,她会筋脉尽断,体爆而亡的。

宾客们都觉得莫沧澜可笑的很,碍于莫沧澜修为比他们高,只能心里偷着嘲笑莫沧澜和莫晚。

莫晚回到华清园,一刻多钟的样子,莫如纯就带着丫鬟来敲响了她的门,“五妹妹,你睡没?”

清婉空灵的声音由屋里传出来,“没有。”

莫如纯立刻带着丫鬟推门直入,目光搜寻一圈没看到想看的木匣子,不由的问,“五妹妹,爷爷给你的那颗糖豆,你吃了没?”

低头研究着医书的莫晚,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没吃。”

莫如纯习惯了从莫晚这里索要东西,“能给我吃吗?”

“好啊。”莫晚抬头,指尖轻轻一弹,一颗糖豆准确无误的弹到了莫如纯的手里。

莫如纯心中窃喜。

小贱人的脑子果然不太好使,被她踹下谷底,九死一生回来还这么的好说话!

一阵激动的莫如纯,看清莫晚给她的真的不过是一颗糖豆时,脸色骤变,“这是什么?”

莫晚语气轻松的耸耸肩,“糖豆啊。”

莫如纯抓狂道,“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

莫晚故作不懂,“那四姐姐指的什么。”

“谁要吃你那破糖豆!”莫如纯沉不住气了,“你别跟我装蒜!我指的是归元丹!”

莫晚坏心肠的想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歪着脑袋问,“归元丹是什么。”

莫如纯发现莫晚在戏弄她,眼底沉了沉。

既然莫晚不肯老实交出来,她只好送莫晚一程,“五妹妹刚才在前院什么都没吃,想来已经饿了吧,我让丫鬟带了碗鸽子汤过来给你填填肚子。”

睨了眼鸽子汤,莫晚没说喝也没说不喝,“放着吧。”

莫如纯假惺惺的劝说,“鸽子汤凉了就不好喝了,五妹妹还是趁热喝吧。”

莫晚知道汤里被动了手脚,“我现在不太想喝。”

她油盐不进的模样,终于激怒了莫如纯,“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莫晚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哟呵,狗叫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