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的大剑40米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普普通通平平无奇

角色:张择一普普通通平平无奇

评论专区

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女主综穿文,人物很聪慧,解迷,爱情两条线都写的很不错,超级喜欢女主三观,第一篇和达西恋人未满的情节写的很有感觉,综合A-

哈利波特的防御术课教授:生在中国真是难为你了作者

九一之小作家:推崇儒家文化的书,都是垃圾。

我的大剑40米

《我的大剑40米》精彩片段

第5章 怎么说那也是神剑啊!闪一下不过分吧?

不得不说,人生啊,真是一场又一场的大起大落落落落落

“人物信息!”

人物基础信息

姓名:张择一

年龄:16

基础数值:

#&‖~✘「」^◎!

插件缺失,数据无法正常显示。

武器:神剑叁(1/3)(已激活)

功法:无

张择一很忧伤,武器激活了,但又仿佛没有激活

“系统,你会说话吗?我问你一个问题啊?请问如何运用一把剑柄当武器?来,告诉我,它要怎么用??是这样吗?”张择一拿起剑柄向自己的后脑勺上比划比划

“是要我偷偷的潜入人的背后进行背刺吗?那么,他最重要的部分呢?他的剑刃呢?他没有剑刃吗?为什么没有剑刃?没有剑刃的剑,那叫剑嘛?他还不如一块板砖!!!”张择一在咆哮,他很生气,很气很气,但他没有一点办法。

他能怎么样呢,拉不长它,也搓不扁它。碰都碰不到!

好气哦!

人生啊,最让人生气的事情就是,明明我一切安好,你非要带我去见更好的世界,见了,你特喵的又一脚把我踹了回来,你想干什么?!神经病啊!

手一甩用力的将剑柄扔了出去,砸到了墙上后掉了下来!

我辛辛苦苦吃了那么多东西,你说你激活了,好嘛,你是激活了,一个破剑柄,有个毛用啊!你这激活有个毛用啊!

掉在地上的剑柄突然赤橙黄绿青蓝紫,跑马灯似的闪烁了一下,然后消失了。

张择一知道自己的脸色很难看,但是他真的忍不了,这破玩意怎么回事?你以为你是鬼火少年吗?鬼火一亮?爹妈白养?

要不是剑柄消失了,说不得要把它埋在土里,滋它一泡童子尿!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庆幸的是,张择一这六年来并没有什么不如意的事情,除了昨天他爹跟他说的李家母女,就是今天这个破系统了,他感觉他生了有一年份的气了。

但日子还得过,虽然是这样的系统,虽然是这样的神剑。他还有他纨绔子弟的身份不是!

打开房门,叫上阿彪阿查,带着阿大阿二,今天,我张小恶霸要去清水县里作威作福!!张择一心里暗狠狠的想到!

人嘛,既然把气撒不到根本原因上,那就转移仇恨呗!

今天的清水县,还是那么的平静,车水马龙,大家都和和气气,礼让三分,卖水果的向小龙对于这样的清水县很是喜欢,毕竟是他长大的地方,有他向小龙生活的地方怎么会乌烟瘴气呢,毕竟他向小龙是这么的有礼貌,这么的有魅力,这么的让人喜欢。

嗯,你看张家的少爷都被我帅气的相貌吸引了,可惜,我向小龙没有龙阳之好,你再怎么看着我,我也是你得不到的人!

…………………………………………

那边那个脸上长了颗痣的臭小子为什么那么自信?为什么那么臭屁?看得我好烦啊!张择一越看越烦。

“臭小子!你看什么看!少爷我这帅气的脸庞是你能看的吗?!卖你的臭水果去!”

“那个谁,你怎么不把你那摊位放到街中间去啊,你特么挡着小爷走路了!”

“你这招牌还要不要了,放那么大的招牌,也不怕砸死你!”

“臭卖鱼佬,上一边去,没见熏着少爷我了吗?!”

“小二,叫你们掌柜的出来,这菜特么的是给人吃的吗?这么难吃!吐!”

有张小恶霸的地方,就有鸡飞狗跳,不得安生。张小恶霸,没事找事起来,还真是,让人头大!

“老远就听到张兄你的声音了,怎么了张兄,谁又惹着你了?”王家的二公子,王吾明从楼梯口一脸笑意的走了上来。

王家,没有张家的实力,但因王家主处事圆滑,有很多朋友,也算是清水县的一大家。而王吾明也算是继承了家里的优点,在张择一看来,这小子为人处世都让人挺舒服的,所以他也就没摆长辈的谱,让王吾明称呼自己为兄长即可,虽说年龄上王吾明其实比张择一还要大一个月,但,张择一觉得,我都自降辈分了,你叫我一声哥哥不过分吧?毕竟公开关系中,王吾明可是要叫张择一张爷爷的。。。。

“害,别提了,过来陪我喝酒!”张择一看王吾明上来了,心情稍微收敛了一点。

“掌柜的,再上盘野味,拿两壶酒过来,今天我要与张兄不醉不归!”王吾明说道。

“你小子喝酒又喝不过我,今天可别指望我能手下留情啊!”张择一觉得今天确实该好好喝点,这糟心的事,可真是太多了。

“嚯,这还瞧不上小弟我的酒量啊?今天就让张兄你见识见识,咱们走着?!”

酒过三巡之后。

“张兄,今天这可是因为家里要给你张罗亲事?”王吾明明显听到过些什么。

“害,别提了,我爹啊,昨天跟我说这两天家里要来个什么小柒,看样子是给我找的娘子,说什么她娘也要一起来,你说这!”张择一说起这事就觉得委屈。自己还是个宝宝啊,就不能再等几年嘛!

“这不是好事吗?我家里可是上两个月就给我把亲事定下了,下半年我可就成亲了。而且成亲也有成亲的好处,最起码这也多个人惦记你不是!”王吾明觉得挺好的,不就是成亲嘛,大哥比他就大了两岁,现在孩子都三岁了,那叫一个可爱,讨人喜欢啊!

“什么好事啊,就举个最简单的栗子,成了亲以后,你还能去青楼嘛?你去,你娘不把你腿给你打断?而且啊,大丈夫,处世,不能建功建业,几与草木同腐乎?嗯,好像不太对,是‘风且歌兮月且吟,男儿岂可坠青云’,嗯,反正就这意思吧,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整天想着儿女私情呢?”张择一觉得今天的酒有些醉人,最直观的反应就是,他怎么还乱咬文嚼字起来了!要不得,实在是要不得啊,这要是被他爹知道了,还不得赶他去读书??

“好诗啊张兄,小弟不曾想,张兄还有这等文采,失敬失敬!”王吾明胡乱拍着彩虹屁。

“低调,低调,千万别让我爹知道了!”张择一觉得这小子可能都没听懂,在这乱拍马屁。不过现在也确实挺好的,不愁吃不愁穿,读那个书干嘛,那不是浪费时间!

“这,其实张祖爷爷让你读书也没什么吧,反正张兄你肯定也是手到擒来!”王吾明觉得那两句的意思好像跟他表达出来的不太搭,但也没说,反正他也听懂了。只是觉得这人有些幼稚,跟个小孩一样。张家可就他一个独苗了!

张择一是觉得上辈子书早就读够了。反正他不想读书,有什么读的,见鬼去吧!

“喝酒喝酒!说那么多糟心事干嘛!陪哥哥我多喝几杯比什么都好!”张择一不想想这些事了,他现在就想来个不醉不归!

“好,今天就依张兄你!我们不醉不归!”王吾明看着张择一已经有些微醺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鄙夷,心里不屑的想到,张家的独子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什么城府,什么心计,一点都看不到,还是那么让人讨厌!让人。。有些羡慕。。。

……………………………………………………

张择一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家床上,难受,头晕,各种不舒服,其实张择一六年前刚来的时候,对于这个像是古代的酒,有一种看不起的架势,在他心里,古代的酒有个什么喝的,跟果汁似的,都不醉人,直到他十五岁生日时,偷偷的跟王吾明去了一趟青楼后,才发现,这个世界虽然看起来跟蓝星古代差不多,但有些东西差的还是比较多的,比如这个酒,原来在这个世界,酿酒师们早就研究出了蒸馏酒,所以普遍度数都还挺高,毕竟武者多,一高兴,就都喜欢喝酒,有了需求,就有了供应。

“下次再不能喝这么多了。”张择一暗自对自己说道。

看向外面的天色,发现又到了晚上。

“阿查,阿查!”张择一喊道

“少爷,有什么吩咐吗,阿查不在,需要小人去叫阿查吗?”阿大应声道,原来今天外面由阿大阿二守门。

“不用,去帮我倒些水来!”张择一感觉很渴,嗓子很不舒服,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是,少爷!”阿大回复道。

阿大将水壶拿进来后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张择一,张择一一口喝下。

“行了,你去守门吧。”张择一说道

“少爷,小人下去了!”阿大一步一步的退了出去,带上了房门。

起身又喝了两杯水,这不舒服的感觉才好了点。

张择一觉得这两天不太对劲,怎么总是白天睡觉晚上起,这大晚上的,我能干什么去?月黑风高?杀人?夜?

我也不是那块料啊,张择一很是无聊的想到。

“人物信息”

张择一看了看上面毫无变化的列表内容,想了想

“嗯,明天去书房看看,顺便问问功法秘籍什么的在哪”

虽然是这样的系统,但好歹也能查看功法不是。

暂时这个系统里只有武器显示,虽然那东西张择一觉得有辱武器之名,但好歹是有个把啊,毕竟那小括号里是1/3,没猜错的话这个剑柄应该是三分之一里头的一。

那剩下的三分之二,铁定就是剑刃了!就是不知道那剩下的三分之二怎么获得,也没个说明书啥的,武器介绍按理来说不是标配嘛?为什么到他这,啥介绍都没有?

这阉割版就是坑。

张择一其实对于系统的出现还是有些疑惑的,毕竟从那俩个孩子那里就能看出来,这盒子肯定不止经过一个人的手,算上那俩孩子,还有他们爹,就已经三个人了,还不知道有没有别人也拿到过,那系统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冒出来?那又为什么没有在那俩孩子那里出现?

张择一的好奇心突然冒了出来。

让我好好捋一捋,找一找是什么原因,张择一心里想到。

首先是那两个小孩,盒子是他们卖给我的。

其次是在柴房的时候,斧子被盒子吃了。

然后是我回来休息,梦到了坠机。

再然后,盒子不见了,出现了系统。

插件失败,只留下了残次品。

在之后我很饿,胡吃海吃,然后系统提示,武器已激活。

这么说来,是斧子激活了盒子从而变成了系统?而吃了很多东西后又激活了武器?

可是为什么啊?为什么斧子会激活盒子?吃东西还能想来可能是补充能量。可斧子??这有什么关联吗?为什么只吃了一把,而不是另外两把也吃了呢?

张择一心里满是疑问,难道说斧子材质不一样?不应该啊,这不都是制式斧子吗?它有什么特殊的,想着想着张择一突然想到。

那把斧子是不是过于锋利了?张择一回想起来,当时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手就破了,现在想来,那把斧子跟其他制式武器锋利度不太一样!

“阿大,阿大”张择一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他想问问劈柴工,那把斧子是从哪来的。

“少爷,您叫我?”阿大推门恭敬的走了进来。

“去把家里的劈柴工叫来,我问他些事情!”张择一记得当时是把劈柴工手中的斧头直接拿了过来。

“好的,少爷,请您稍等!”阿大去找劈柴工了。

张择一觉得一定有哪里不太对劲,但又说不上来,最终,他等来了阿大与另一个人。

??“劈柴工呢?”张择一有些疑惑?你给我叫的人呢?

“少爷,刚才小人去找人的时候听他同一个房间的伙计说,劈柴工家里出了些急事儿,今天早上的时候找了另一个伙计来顶替他,所以管事给了他三天假期,后天下午才会回来,他就是批假的管事。”阿大指了指身旁的人,回答道。

“少爷,小人赵如海,为杂物管事,今天早上,杨乘风,也就是劈柴工跟小人说,家里出了急事,需要请几天假,本来新进伙计做工未满一月是不得请假的,但小人见他面像老实,满脸焦急之色,不像是说谎之人,而且杨乘风告诉小人,他已找好了顶替他的伙计,小人问了问跟他在一个房间谁家的伙计,伙计也说他这些日子做工,比较细致,而且也非常本分,勤快,所以也没多想,就给他批假三日,少爷,可是那杨乘风哪里得罪了少爷?改日他回来了,我定叫他来少爷门前谢罪!”赵如海不知道杨乘风哪里得罪了少爷,但看少爷勃然变色的样子,赵如海决定,不为杨乘风说话了,毕竟吃的就是张家的这碗饭,哪怕没得罪,也要让他过来跪下认错!

坏了!这个劈柴工有问题!昨天在柴房那一斧子下去,可没什么响声,而且斧子也不见了。看来这一幕被瞧见了,而且,这个杨乘风,可能知道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