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坑爹系统:农门泥腿子赖上我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沉三愿

角色:姜妩娄柯言

评论专区

[综名著]民国名著里做文豪:民国名著同人+文抄流。属于小众佳作那种风格,不那么主流,但有一些动人的部分。ps因为版权,这本是不v的。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马克

名侦探柯南之混吃等死:柯南同人里面能看的,原创主角,杀手穿,单女主,当初的粮草,现在。。看在哀殿的份上给个干粮吧。

坑爹系统:农门泥腿子赖上我了

《坑爹系统:农门泥腿子赖上我了》精彩片段

第6章 你不要过来啊

在原来的世界,姜妩和男友,啊呸!前男友王辉确立关系没几天,两人最亲密的关系不过是拉拉小手,在感情方面,她还是个小白。

当初若非王辉不厌其烦地腆着脸求她求了好久,求得她心软了,她也不会答应那货的追求。

和王辉那个贱人比起来,眼前这个乡下糙汉子反倒顺眼多了。想到这里,阿妩攀着娄柯言脖子的手紧了紧。

男人被姜妩无辜的小模样勾起了人类最原始的悸动,步伐愈发的快,堪称脚下生风。

娄柯言勤劳能干,较之姜妩低矮破旧的土坯房,他家房子修得宽敞气派多了。

姜妩一路上都被他抱着,直到走进了他们的洞房,她的脚才沾地。

“我的两个弟弟呢?”

“我让几个兄弟先哄他们睡觉,这会子没有动静,应该已经睡着了。”

姜妩既尴尬又紧张,若非穿了鞋,她都能在地上抠出三室一厅了。

“我……我去看看他们。”

她扶着头顶的红盖头,准备往外走。不料却被娄柯言直接扛在肩上,放到了炕头。

男人闷声道:“我去瞧,你好生待着。”

男人已走出了屋子,姜妩却心绪不定。

男女之事,生理课上她都学过,道理她都懂,可要真正实战,她就发怵。更何况还是和一个只有几面之缘的农门泥腿子“实战”,这多难为情啊!

经过这两天的观察,她算是发现了,娄柯言这厮虽然糙,但粗中有细,并不好糊弄。

——

“两个小鬼在西屋的炕上睡得可香了。”

说话间,男人已经揭下了她的红盖头。他微喘着,眼神迷离。

霎时,姜妩仿佛从空气中嗅到了一丝危险。

“那……那就好。”

男人从桌上拿过合卺酒,坐在她的身侧,道:“桂花嫂子说,今晚应该喝合卺酒。”

“唔~?”

她方才没注意,抬眼一看,才发现身处的这间屋子被拾掇得有模有样,炕上的被子换成了大红喜被,桌上燃起了红烛,仅有的一小块发黄窗纱上也贴了喜字,除了合卺酒,桌上还放了一小碗吃食。

“愣着做什么?怎么,你这是瞧不上老子这间屋子吗?”

娄柯言的语气有点凶,阿妩顿时心存不满,反驳道:“你这人怎么动不动就瞎猜别人的心思?”

“这么说,你很满意咯?”

男人端着酒,别过了脸,那张古铜色的脸庞上闪过了一抹不自然的神色。

“噗嗤——”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糙汉子这是害羞了吗?姜妩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你笑什么?”

阿妩并不作答,反问道:“桌上的吃食是什么?”

男人又耐着性子放下酒杯,将那小碗拿了过来。

他拿筷子夹起了一个饺子,伸到姜妩面前道:“我托桂花嫂子给你做的饺子,你尝尝味道如何?”

“竟然还有饺子吃!”

姜妩早就饿了,凑过去直接就着娄柯言的筷子咬了一口,登时呼出声:“唔~”

“生吗?”

姜妩脱口而出:“生!”

话说出口,她才明白过来。

这糙汉子花样可真多,她羞红了脸,不看他。

一问一答间,两个人之间逐渐生出了些许暧昧。

糙汉放下碗筷,腆着脸凑近了问:“说话算话?”

生什么生?生你个大头鬼啊。

被眼前这个糙汉子套路了,姜妩很不服气。

“不是要喝合卺酒吗?”她起身拿过酒杯示意,直接跳过了男人的问题。

即便在这穷乡僻壤,男女之间朦胧的爱意、含蓄的誓言亦动人无比。

他们两个人明明什么誓言都没说出口,可交叉着手臂喝下合卺酒的瞬间,仿佛又什么都说了。

姜妩的心不安分的怦怦直跳,仿佛里面燃起了一束小火苗,越烧越旺,越烧越旺。

娄柯言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绞着手指,时不时看一眼娇妻,又很快移开目光。

“夜……夜深了,该歇息了。”男人闷声道。

火红色的烛光下,男人额角的汗珠时隐时现,姜妩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娄柯言干咳了两声,揽住了娇妻的纤腰。

一时间,男人如狼似虎、如饥似渴,女人如坐针毡、如鲠在喉。

“啧啧,怎么这么瘦?”

男人摩挲着姜妩的腰肢,打破了沉默。

她微微挣扎了下,怎奈何男人力道极大,她那挣扎的小动作倒成了欲擒故纵。

“娄……娄柯言,能不能再等等,我……我有点怕。”

姜妩觉得自己好失败,穿越的第二天就在这乡下泥腿子的炕上,成了待宰的羔羊,真是屈辱!

男人的身子像个大火炉一般,烫的可怕,她挣脱不开,感觉整个人都快贴在男人身上了。

“你信我。”

男人闷哼一声,抬手将她抱上了炕,自己也爬了上去。

“你不要过来啊!”姜妩急忙蹿到了一旁,缩着身子,分外惹人怜惜。

不料娄柯言拽着她的玉足一拉,她便被困在了男人的怀中。

“别闹~”

男人粗犷的声音难得带了几分柔情,姜妩心里一阵悸动,竟忘了反抗……

姜妩觉得她大抵是醉了,迷迷糊糊间就这么和那乡下糙汉子滚在了一起。

腰间传来阵阵凉意时,她才发现自己竟未着寸缕。

“你……你要做什么?我们没洗澡啊!”

“洗什么澡,你浑身这么香!”

呃,这是什么虎狼之辞?。

姜妩双手抵在胸前,打断了男人下一步的行动:“那……那你洗了吗?”

“就知道你事儿多,老子来你家之前就洗过了。”

想起之前找里正请教经验时的尴尬,娄柯言登时没了好脸色。

天知道听里正说有关同房的种种时,他有多难为情!

“我现在如果让你停下来——”姜妩试着沟通,不料直接被男人打断了。

“那比杀了我还难受!”

“我……我——唔唔~”

阿妩絮絮叨叨个不停,娄柯言索性封住了那张叽叽喳喳的嘴。

“乖~”

男人的声音十分沙哑,他的隐忍姜妩不是不知道,可他那魁梧壮硕的身板岂是常人受得了的?

“嘤嘤嘤……我,我怕疼。”

“相信我,不疼的。”男人耐心地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好一阵顺毛,颇似她之前在家撸猫的手法。

真的躲不掉了吗?来自21世纪的她并非刻板之人,你情我愿之下和男人交欢,是再平常不过之事。况且她和娄柯言业已成婚,即便眼下两人尚未产生太多情愫,同房也是迟早的事……

“红烛太亮堂了,我……我——”

她故作羞涩,拖延时间。

眼下明明和娄柯言交欢乃天经地义之事,可……可她就是害怕。要怪就怪这个糙汉过于魁梧健壮,她怕疼啊。

“嘶!”

娄柯言面露愠色,闷哼着松开她,起身吹灭了红烛。早早流至下颌处的汗珠在他起身的瞬间落在了姜妩的锁骨处,惹得她一阵颤栗。

“老子忍不了了!”

男人话音刚落,就开始......

——

姜妩似一叶扁舟,在漫无边际的海面上迷失了方向,不知何去何从。

她眼眶发酸,眼泪缓缓自眼角滑落。

果然,她的担心害怕不无道理,男人那体格能要了她半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