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失忆后他只忘了我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进酒

角色:钟沫夕顾维

简介:为了调查母亲的死因,她接近他,利用他,然后,爱上他
一年的时间,两人从互相利用发展到情比金坚谈婚论嫁,她决定坦白,他却忽然忘记了和她有关的所有记忆,还扬言绝对不会爱上她?“打个赌怎么样?”她张扬桀骜又自信满满,“就一年,你要是不能爱上我,随你想旧情复燃还是另觅新欢
”“……成交

失忆后他只忘了我

《失忆后他只忘了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9章 柳暗花明
“别扣高帽,”钟沫夕面无表情地放下水瓶,“言尽于此了,你自己看着办,挂了。”
“等一下,别急着挂。”
电话那头的人语气又开始透着股子漫不经心的玩味,很欠打。
钟沫夕依言停了挂断电话的动作,静候对方的下文。
“钟小姐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我得回报你。”
钟沫夕:“不必,该给录像的时候麻烦痛快点就成。”
她的答复似乎是让段云深感到意外了,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沉默,钟沫夕的耐心被彻底耗光了,“还有事吗?”
“你不想知道顾均雅到桐城查什么吗?”
一句话成功抓住了钟沫夕的心,就在她恨不得拿个小本子把他知道的一切都记下来时,他又来了一句:“其实我也不知道。”
钟沫夕:“……”
她有一种平地摔跟头的感觉,恨不得顺着通话冲到这人面前去,敲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装了多少病。
段云深见自己成功噎得对方说不出话来,顿觉身心愉悦,情不自禁笑出了声,他没敢太放肆,笑了两声就停了下来,清了清嗓子努力让自己正经起来,“不过我调查起来肯定比顾维的助理方便,而且他只会怀疑我的目的,却绝对想不到你身上。”
不得不说,钟沫夕心动了,很心动的那种。
然而跟顾维在一起久了,学到最有用的就是喜怒不显于形,就算再心动,只要不被对方看出来,对方就吃不准自己是否真的掌握主动权。
“先前不是说好了,我帮你找证据,你给我录像吗?
突然给我赠品……段先生,我不敢收啊。”
这女人真是不好糊弄!
段云深腹诽着,语调中笑意不减,“友情赠送也不行吗?
钟小姐,我很欣赏你的,拿这点小礼物来换,交个朋友嘛!”
“谢谢,不交。”
钟沫夕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心里却有些忐忑,她不了解段云深的为人,有些拿捏不清分寸,因而这样的欲擒故纵其实是很没有把握的。
可是她没办法,只能这样,上赶子不是买卖,跟这种人打交道,一个不小心是要被他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的,宁可放弃一些想要的东西,也绝对不能处于完全被动的境地。
平静了心绪,钟沫夕开始收拾行李箱,替换干净的衣物,脏衣服会有人来收,这阵子顾维住院,她也没精力做家务,统统丢给钟点工,饶是如此,她还是觉得累得要命,主要是心累。
顾维失忆的事,知道的就那么几个,陈真和她自然都不会乱说,杜晶揣着不可告人的心思,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往外传的,就算真有那么个幕后人,她如今也不一定就真的跟对方同一条心。
一面之缘,一通电话,钟沫夕确定了段云深肯定也毫不知情,如果他知道了,根本不用来找她,直接把消息捅进京城,顾维肯定自顾不暇没空理会杜晶。
钟沫夕很快收拾好了要带的东西,出门时,她忍不住回头环顾着空荡荡的公寓,曾经她真的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每一处都透着温馨,即使顾维出差好几天不回家,她也不觉得孤单,可如今站在这里,她真的觉得又冷又无助。
顾维……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我啊?
回到医院已经是下午了,钟沫夕拾掇好情绪,将所有负面的心情都按死在肚子里,只让顾维看到她的笑脸,“午饭吃的什么呀?
合不合胃口?”
顾维理都不理她,目光始终停留在膝头的笔记本电脑上,不用看也知道又在看股线了。
钟沫夕也不气恼,“医生说了你要多休息,一会儿来查房看到了,他是不会说你什么,但是回头就骂我啊。
对了,你下午想不想吃点什么?
我中午都没吃饭,一会儿要出去觅食了,你要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终于,顾维的视线从电脑转移到她身上,还未开口,就让人感受到浓浓的寒气,“我还不至于连个保姆都请不起,不用你这么亲力亲为的折腾自己。”
钟沫夕挑了挑眉,眼底似笑非笑道:“哟!
顾大总裁这是关心我吗?”
顾维收回了视线,面无表情,“你想多了。”
切!
我还不了解你么?
口嫌体正直!
钟沫夕暗自腹诽着,面上笑意更浓了,“你呀,就算把我忘了,跟我在一起养成的习惯却都没变,别不承认啊,你就是会忍不住关心我!”
她这番话多少有点撒娇的意味,换个人跟顾维这么腻歪,他只怕是早就让对方有多远滚多远了,可是面对眼前这个……他每每想要说些保持距离的话,到了嘴边都变了味道。
而且,一发现她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心情就情不自禁地变得糟糕。
上次她淋了雨是这样,这次她没有好好吃饭也是这样……她早上就吃了那么点儿东西,一直到现在都没吃?
她身体受得了吗?
她……
得!
越想越远了,他这是怎么了?
顾大总裁的心如同被猫抓得乱做一团的毛线,每当他想捋清,想试着去了解钟沫夕时,又会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跳出来一个感觉——不能相信她!
钟沫夕才不晓得他心里弯弯绕绕了这么一大圈,她从早上到现在就吃了那么点儿东西,这会儿是真的有点饿。
医院外头有几家快餐店,味道一般,但好在离得近,钟沫夕也不挑这个,正想着顾维要是没什么想吃的,自己就去对付一口时,顾维发话了,“去凤栖路给我带一份老鸭汤,我晚饭要吃。”
钟沫夕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哥哥,凤栖路在城南,咱们在城北,你图什么非要喝那里的老鸭汤?
带回来还能是热的吗?”
“那家口味清淡,最出名的就是汤,你可以吃完了再回来,”说着,顾维余光瞥向床头柜上护工没来得及收走的保温壶,“带着它去,汤就不会冷掉了,早去早回,就当锻炼身体了。”
钟沫夕拎着保温壶,今天第三次坐上了出租车,车子行驶了一段路后,她才明白过来他们家顾大总裁的用意。
不就是让她对自己好点别糊弄嘛!
直接说能死啊?
钟沫夕心里又感动又生气,失忆后的顾维好懂又不好懂,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她不用这么提心吊胆,顾维心里还是有她的,潜意识的东西做不得假!
有了这个发现,钟沫夕觉得前路一切险阻都不能称之为险阻了,人也变得更加自信了起来。

继续阅读《失忆后他只忘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