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周先生的心上人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星星和海洋

角色:沈烟湄周锐泽

简介:婚礼上,新郎的他没有出席婚礼,她成为了被人嘲笑的新娘,她的心跟着冰冷
当她踏进家门,他出现了,带着一个女人,并丢给她一份离婚协议书
她要签字,他却不同意了
“留下,你只是一个让我取乐的木偶
”他冷酷的出声
可是——“你要去哪里?”“这与你无关
”“当然有关系,我是你的丈夫
”当她要对他残酷的时候,她不能仁慈,除非她对他还有感情
“不许找别的男人,你的心里只能有我一个人

周先生的心上人

《周先生的心上人》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她和别的男人
鲜血从她的嘴角流出。
“爸爸。”
沈烟湄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过去,无论他多么生气,她只是感到沮丧,但是现在——
旁边的蒋雨竹和她的女儿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你是一个无耻的女人,在这里做什么?
我沈和韵没有像你这样的女儿。”
让她和周锐泽结婚,是为了让周家和沈家合作生意,现在新闻却报道结婚的晚上,她的房间是另一个男人,而不是周锐泽。
“爸爸,你让妈妈到哪里去了。”
“沈烟湄你不要这么的无知。”
沈恬雅笑了起来,空气里充满了火药味。
沈烟湄的心里全都是泪水,她知道即使她解释,他们也不会相信她。
但是她仍然忍不住说,“爸爸,相信我,我没有做任何的事情,没有让沈家丢脸。”
“你这是在解释吗?
生活混乱的人都说自己是无辜的,别人也无法相信。”
沈恬雅的声音显得刺耳。
沈烟湄立即转过身来,凝视着沈恬雅,“我的生活很正常。”
“我有污蔑你吗?
在报纸和杂志上非常清楚,全世界每个人都知道,一个新婚之夜,让别的男人在你的房间,这和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有什么区别?
尽管如此,你仍然可以天真无邪的说,这和你没有关系,真是有趣。”
蒋雨竹出声。
“姐姐,不知道那个男人长得什么样,有没有让你满意?”
沈恬雅继续开玩笑。
沈烟湄感到头晕,沈恬雅的语气,她了解这个人吗?
如果没有,她怎么知道这个男人在她的房间做什么。
她突然摇了摇头,立即将头转向沈恬雅,“你认识那个男人吗?”
沈恬雅立即捂住了嘴,发现了自己说话没有留意,笑容很快在她的脸上停止了。
她的脸假装轻松,“我怎么会认识那个男人。”
“如果你不认识他,怎么知道他在我的房间想做什么。”
沈烟湄越来越感到奇怪,她凝视着她,仿佛想将她看穿。
沈恬雅的眼睛显得不安,“那是因为几乎每个人都知道男人和女人在房间里面会发生什么,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不会和别的男人做一些什么呢?
请不要在我的面前假装纯洁,你想告诉我,你没有和这个男人见面吗?”
沈恬雅的质问沈烟湄无法回答,但是沈烟湄刚才看沈恬雅的表情判断,这个男人可能与她有关。
他们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是沈恬雅指使这个男人到她的房间?
考虑到这一点,沈烟湄的身体很快变得冰冷,像沈恬雅这样的女人,什么事情会做不了。
但是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她讨厌她还是其他原因。
毕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的猜测。
现在她最想知道的是妈妈在哪里,她和男人这件事情的真相以后再寻找。
沈烟湄看着沈和韵说,“爸爸,你能告诉我妈妈在哪里吗?”
“你让沈家的面子都丢掉了,你认为我有理由保护你的妈妈吗?”
“你让妈妈离开了?”
沈烟湄盯着沈和韵。
沈和韵没有觉得一点歉意,“是的,我把她赶走了,那又怎么样。”
他说了这句话,他的脸不红,为什么这个人这么残忍?
当时他抛弃自己的母亲,和蒋雨竹结婚,让蒋雨竹住在这栋房子里。
他从来没有照顾过自己的母亲,哪怕母亲把她生下,也是母亲一个人把她抚养长大。
妈妈在他的心里,真的一文不值。
沈烟湄不想表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所以她望着他,拒绝流泪,“你答应我,只要我嫁给周锐泽,你就一定会好好照顾我的母亲。
她现在得了重病,为什么不能体谅一下她。”
“是的,我以前答应过你,但前提是周家必须和沈家公司合作,让沈家公司收益。
但是你做了所有这一切吗?
不,你不仅失败了,还让沈家丢脸,你现在有资格这样质问我吗?”
沈烟湄呆呆的站着。
她不知道周锐泽不会参加婚礼,而且新婚的晚上,在酒店的房间里醒来,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她的房间。
她只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并没有看得清楚那个男人是谁,甚至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不知道。
然而外面的报纸和杂志已经铺天盖地,她和一个男人在房间的新闻被刊登了。
这在背后是谁指使?
沈和韵看着她说,“你现在可以离开沈家,从这之后,你不能再来这里了。”
沈烟湄的心像是碎了,虽然她从来不渴求父爱,以前沈家对她的羞辱她也可以忍受,但是沈和韵亲自告诉她,她还是觉得心痛。
母亲为什么会和这样一个冷血的男人在一起,把这个男人当作自己一生的挚爱。
也许最亲的人,伤害也是最深,就像刀一样锋利,刺穿她脆弱的心。
妈妈,这是你深爱的男人,在他的眼中,我们两个人只不过是他们的棋子,他对我们根本没有一点怜悯。
最后,沈烟湄深吸了一口气,对沈和韵说,“你会后悔的,会为今天做的事情感到后悔。”
说完之后,沈烟湄把脸转开。
沈和韵的身体突然颤抖,她的话让他气愤。
后悔吗?
他已经度过了半生,他的人生里没有后悔两个字。
在沈家的房子,沈烟湄不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走,这里没有她的地方。
妈妈在哪里?
母亲到沈家以来,很少离开。
沈烟湄在繁华的街上,茫然的走了一条又一条街,一直在寻找母亲曾去过的所有地方。
但直到天空又开始下起小雨,她也没有找到母亲。
她很累,脚上都长了泡泡。
妈妈,你在哪里?
不是告诉我不要让我独自一个人吗?
但是现在——
眼泪再次从她的视线中溢出,随着天空的雨水,流进她的嘴里。
味道酸酸的,涩涩的,就像是她的心情。
这时候,她靠着旁边的树木咳嗽了几次。
一个声音响起,沈烟湄转过身,“妈妈。”
太累了,又担心了一天,终于找到了母亲,她非常激动,哭了起来。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
她认错人了吗?
那个女人跑了起来。
这不可能,她是自己的母亲,她怎么会认错她呢。
她很熟悉那个身影,但是如果真的是自己的母亲,为什么她见到她会跑。
“妈妈,等等我。”
沈烟湄朝她追过去,哪怕她的脚上都起了两个泡泡。
她在后面追赶,女人跑得更快。
为什么?
连母亲也不要她了吗?
“妈妈。”
沈烟湄终于赶上了,抓住了女人的手,“你为什么要离开。”
女人把她的手挥开,沈烟湄还没来及看见她的脸,女人的声音就说,“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把她推开后,她就跑走了。
她认错人了吗?
沈烟湄没想到妈妈会对她说这样的话,当她反应过来时,女人已经跑到她的前面了。
“妈妈。”
尽管脚受伤了,她还是想跑得尽可能快一点。
突然一个轰的声音,她倒在了地上。
“沈烟湄。”
这次,女人终于转过身来,向她走来,“你受伤了吗?
把你的脚给我看一下。”
不管陈俨雅假装多么残酷,都无法看着女儿跌倒。
陈俨雅拿起了沈烟湄的手,检查她的手是不是受伤。
当母亲抬起头,看到她脸上的伤疤,沈烟湄感到惊讶。
母亲的脸上都是淤青,嘴角也有伤痕,如果不是她的声音,沈烟湄不会认为面前的女人是她的母亲。
也许,母亲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你的脸怎么了?
谁这样打你。”
是爸爸吗,还是蒋雨竹。
沈烟湄张了张嘴,发现说不出话。
陈俨雅立即用一只手捂住了脸,犹豫了一下,“不关他们的事,是我把自己弄伤了。”

继续阅读《周先生的心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