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携带提瓦特

《随身携带提瓦特》精彩片段

第4章 惊悚医院:你杀人了

嗯,不能浪费。

她大大咧咧的到了杂物间,然后挑了一个没人观察的时间,打开了杂物间的门。

杂物间没有上大概是因为觉得没有那个必要。

毕竟这些东西都是没什么用的东西,没有人会去在意。

宋时进了杂物间后上下打量着,企图用眼睛找到要找的东西。

不过可惜了,没什么用,还是要动手。

于是宋时瞬间化身勤奋搬运工。

在最后两分钟的时候,在一个箱子里找到了一箱子的书。

她随手拿起了一本和其他书籍不同的笔记本。

然后随手打开。

与此同时,脑海里传来声音。

【滴,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获得游戏币500,可以切西瓜的刀1X,经验值50。】

虽然有些失望,毕竟没有生命值,但是宋时也没时间去关注了。

她收起了笔记本,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脱下了隐形斗篷,然后就若无其事的回到了自由活动区。

几分钟后,众人回到病房。

少年长的不错,俊美的侧脸给人一种很阴冷的感觉,只是双眸有些无神,偏偏他还生了一双桃花眼。

他瞥了一眼宋时,没说话,回到了自己的床位上。

宋时也没有主动开口。

谁知道这个病房里面的人,会不会随时都对她动手?

再说了,原主宋时平时就很少说话。

这个病房里面的人,几乎都没有交流过。

她正打算躲到卫生间看笔记的时候。

少年突然开口,声音清冷,冷的掉渣:“你杀人了。”

仅仅只是一句话,又让宋时成为了整个病房的焦点。

宋时:“……”有句草泥马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她嘴角抽了抽,让自己尽量看起来像个正常人:“没有,只是经过了那里。”

豁,就你厉害,属狗的吗?

鼻子这么灵?

少年不再说话,收回了视线。

也不知道是信了,还是不想揭穿她。

其他两人也没什么表情,看了一眼宋时后就没再说什么了。

宋时直接躲到了卫生间,关上门后还进行了反锁,随后拿出了笔记本看了起来。

但是奇怪的是,笔记本上面没有任何东西,宋时翻开完了也没看见一个字。

宋时:“……”

笔记本上不写字,拿来当个屁的线索?

来搞笑的吗?

她收起了笔记本,还是要留着,万一哪天说不定就用到了。

要是她给扔了,搞不好就要再找一次。

她视线无意间瞥见地上的东西,微微一愣。

这东西是刚刚笔记本里面掉出来的?

随后拿了起来仔细的观察了两眼,随后打开了,在看见里面的字时,宋时双眸猛的紧缩,有些不可置信。

但是仅仅只是沉默了两秒,她就把纸条扔进了马桶,然后按下了冲水键。

在出去时,她忍不住看了一眼少年。

少年坐在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

宋时也跟着看了两眼,没毛病,和之前一样吓人,阴森森的。

宋时发现,他好像很喜欢盯着什么东西看。

犹豫了两秒,宋时还是决定上去和他打个招呼。

最起码她的任务以后恐怕……

“你在看什么?”

宋时想来想去也不知道开口。

她本来就不怎么会和别人聊天。

更别说现在这个少年还不一定是人了。

在亚利大精神病院里,没有几个是正常的。

包括宋时也一样。

少年没搭理他,就好像没有听见她的询问一样。

见他不说话,宋时摸了摸鼻子,也不好再继续缠着他问些什么。

毕竟人家好像不怎么想搭理她。

然而就在宋时准备回自己的床位时,少年突然开口。

“看外面。”

宋时:“啊?”

是看外面还是看外面?

这两个虽然字一样,但是意思可不一样。

宋时有些不解,外面有什么好看的。

但是她也没多问。

晚上六点半。

他们的晚餐准时送到了病房。

宋时看了一眼就没有食欲了。

这踏马哪里是饭?

和喂猪有什么区别?

但是病房里面的三人却面无表情的吃着,宋时没说话。

沉默的看着面前的饭。

黏糊糊的,乳白色,上面还很人性的放了葱花当点缀。

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怪味。

宋时记得这个,这个东西,在原主的记忆里,她的一日三餐都是这个。

从来没有改变过。

并且如果不吃,还会受到惩罚。

宋时没打算吃,但是也没打算受罚。

她看了一眼病房里面的三人。

“……我不饿,你们要吃吗?”

病房里面沉默良久,三人的视线却都看向了她。

宋时:系统你出来,我害怕。

最后宋时隔壁的男人接过了餐盘,一声不吭的往嘴里塞。

那个女人也分到了一些。

宋时和几人关系虽然说不上好,但是因为她的那一盘饭,两人对她的态度倒是温,一些。

虽然他们没说过话。

任务的第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然而,等第二天清晨醒过来的时候。

宋时才听见了游戏里的播报。

【游戏倒计时还有六天,大家今天也要加油哦~】

【游戏玩家状态播报:昨日共淘汰5名玩家,剩余玩家十五人,请各位玩家继续努力,早日回到现实世界。】

【温馨提示:夜晚不要外出,更不要去招惹患者和护工哦~】

【祝格外玩家好运。】

宋时听着游戏播报有些愣。

淘汰了五个人?

虽然正常,但是这人数是不是有点多。

按照这个人数来,不到四天他们这些人就死绝了。

他们玩家的身份都是随机的。

所以那些玩家里,不仅有和宋时一样的精神病患者。

还有可能是护工,护士,以及医生和保安。

都有可能。

不过宋时并没有在意这些。

因为昨天那个喂药的今天又来了。

药已经被分配好了,放在了桌子上面。

护工有些刚想要强迫宋时吃药,就见宋时乖巧的接过药,然后一口吃了。

护工也没怀疑什么,只是眼神有些古怪的看了宋时一眼。

似乎是没有想到,宋时今天会这么挺好乖巧。

毕竟这个病房里,喂药的时候最难的就是她。

“嘴张开!你不会是把药藏嘴里了吧?”护工说着就要伸手去掰宋时的嘴,宋时有些厌恶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后退,张开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