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成女配后我罢工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张迟迟

角色:张迟迟墨染

简介:张迟迟作为某游戏的设计者,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若不是领导的责令,她断不会再打开“一梦紫金”这个游戏
想起那攻略之路——
第一次,她是别国送来的质子,长于大魏,与墨染为青梅竹马
第二次,她是京城乡下的农家女,在栖霞山脚捡到了身受重伤的墨染
第三次,她是青楼歌姬,于一日外出游湖中与墨染相识
第四次,她是丞相千金,与墨染有缘无分
第五次,她是江湖赫赫有名女匪,在剿匪中与墨染不打不相识
第六次......
第六次还未开始便已结束
更是在阴差阳错下,她直接穿越到了游戏的平行世界,遇见了温暖的,有血有肉的墨染,却也因此让她胆怯了
可是就是这本着安心讨生活的心思,却偏偏惹着墨染起了心思
墨染挑眉:“我看你倒是挺闲的,要不要本王给你找点事做?”
张迟迟发誓,她真的不闲,她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穿成女配后我罢工了

《穿成女配后我罢工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八章 闻伤
  是长刀断裂落地的声音。
张迟迟站在原地看着眼前不规则的断刀,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整张脸都被吓得煞白。

  张迟迟的双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一滴冷汗从额头缓慢流下。

  “退后,找个地方躲起来。”
坚毅的男声自耳边传来,而后再入耳的就是刀剑碰撞的声音。

  张迟迟快被吓傻了,听到这句话后木木地点了点头,却是不曾抬一下脚步。

  在守城官兵的疏散下,百姓们已经散的差不多了,现下只余站在原地的张迟迟,在不远处瘫倒的绿蚁,以及在高台上争斗的四人。

  三个黑衣人似乎就是冲着张迟迟而来的,每一次总有在争斗中脱身的人想杀到张迟迟身边,最后都被那个救下张迟迟的人给拦住了。

  看着被吓到的张迟迟,那个男人对着随后赶来的守城官兵喊道:“快带她走!”

  赶来的守城领将听到这句话后,赶紧跑到了张迟迟身边,看了一眼张迟迟后,对那个男人说道:“宋义大人,你一个人可以吗?”

  宋义!
听到这个名字,张迟迟心神有了些许波动,她记得这只是她随意设计的一个npc,各项数据都不是很好,怎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并且来接救自己。

  不容她多想,强撑着站起来的绿蚁踉跄着走到了张迟迟身边,与那位领将打了个照面就扶着张迟迟往着安全的地方走去。

  看着张迟迟与绿蚁走远了,那位领将也加入到了争斗之中。
三个黑衣人武功并不弱,且招招致命,宋义虽武艺高超,但是招架起来还是很吃力,好在在领将的助力下能勉强打个平手。

  黑衣人看着张迟迟越走越远,开始急切了起来,手中的招式更加凌厉了起来,而那个被宋义斩断长刀的黑衣人也顺势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一个回旋间便割伤了宋义的手臂。

  宋义捂上冒血的伤口,眼神暗暗沉了几分,张开掌心看着鲜红的血,啐了一口后,将手中的长剑换到了左手,以防因血液湿滑而使剑掉落。

  当宋义在打斗中微微走神之际,最先下手的黑衣人一掌将领将打伤,而后向宋义扔出几枚飞镖,随即立马飞身出了高台,向张迟迟走的那条路追了去。

  宋义不知张迟迟是何身份,更不知这几个黑衣人为何要追杀她,但是天子脚下,繁华花朝,他不允许自己守护的安宁被打破。
躲过飞镖后,宋义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直接用剑抹过这两个黑衣人的脖子,使其当场死亡。
挣扎着坐起来的领将看着脚边倒下的尸体,一下子慌了神,心中生出了几分胆怯。

  听闻这边有刺客的墨染怕张迟迟会出事,赶忙从另一边赶了过来。
轻功了得的苏恪来的早一些,当墨染赶到的时候,正看见苏恪从地上捡起一块儿玉佩。

  墨染跑到苏恪身边,见苏恪神色紧张,问道:“如何?”

  苏恪年纪虽小,但轻功,武力皆上佳,除去这二样,苏恪过目不忘的能力更能为人称道,苏恪将手中的玉佩翻弄看了几眼,确定道:“是她的。”

  听到这三个字,墨染瞬间慌了神,只是并未在面上表现出来:“她能去哪?”

  一直在查看黑衣人的宋义看到急匆匆赶来的墨染后,心生一丝疑惑,但还是上前去行了个礼:“宸王。”

  墨染事先注意到了宋义手上的血迹,抬眼问道:“宋义,你可见到王妃了?”

  “王妃?”
宋义稍稍思考了一番,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是不是穿着粉色衣裳,身边还带着一个穿绿色衣服小丫鬟?”

  闻言,墨染点了点头:“是,是王妃,你可知她们去哪了?”

  知道了身份的宋义嘟囔道:“竟是王妃,难怪会被人盯上。”

  “宋义!
宋义!”

  被墨染喊得回过神的宋义说道:“王妃已经走远了,不过也有一个刺客追了上去,不知......”

  “你说什么!”
墨染现下已经方寸大乱了起来,只是一会儿不在身边,怎么就会被人盯上?

  未等墨染吩咐,苏恪已经动起了身,朝着那个领将手指的方向探去。

  无法冷静的墨染紧紧握着玉佩,一旁的温如意看了一眼,说道:“王爷,只是猜测而已,王妃不一定会有事的。”

  墨染喉结上下滚动:“若她出事,怕是皇上和镇国将军都不会放过本王。”

  “啊!”

  是绿蚁的惨叫声,苏恪蹲在房顶上,确定了一下声音从哪个方向传过来之后,立马飞身前去,在他稳稳落地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被黑衣人挟持的张迟迟。

  嘴角噙着血的绿蚁被一个小官兵搀扶着,而几个手拿长剑的官兵在听过绿蚁的话后也不敢随便动手,因为他们不敢确定绿蚁说的是不是真的。
若是随意动手导致张迟迟丢了性命,被宸王府和将军府追责,怕是一个军营的脑袋都不够砍的。

  冷冷的匕首横在脖颈间,张迟迟连咽口水都要想着会不会被割到。
看着苏恪落地在众官兵前,张迟迟突然想到墨染是不是也来了,那么,温如意也是在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她根本也脱身不了啊,更重要的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竟然被人这样追杀着,一次不成还来第二次。

  黑衣人押着她一步一步往后退着,苏恪和那些官兵也步步往前紧逼着。

  随后赶到的墨染与温如意站到了众人前,墨染冷冷地看着那个黑衣人,冷声道:“你想干什么?”

  黑衣人将匕首更加贴近张迟迟的颈边,冷笑一声:“干什么,还不明显吗?”

  “你......”

  “你可知道你手上的人是谁?”
温如意打断了墨染的话,用余光瞥了一眼墨染后,继续说道:“她可是宸王妃,更是镇国将军的掌上明珠,你放了她还有生路,若真拼个鱼死网破,只有死路一条。”

  张迟迟无比冷静地听温如意说完了这些话,每一句都在给她身后的黑衣人提醒着自己的身份,若不是无意,只怕是真心想让她死了,除去王妃的身上,光是镇国将军府这一条,就足够这个黑衣人不放人了。
张迟迟实在是打心底对温如意这个人生出了厌恶之心,同时也质疑起了墨染的眼光,怎么就看上了这样一个女子。

  听出了几分言外之意的宋义将眼神放在了温如意的身上,看着前面这个女子弱不禁风的样子,却是怎么都没想到她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急切的墨染听完之后更是咬紧了后槽牙,气愤担忧之余硬生生挤出一句话:“你放了她,本王保你无事。”

  “哈哈哈哈哈哈”黑衣人听完后笑的无比大声,并且将匕首直接贴上了张迟迟脖颈,锋利的刀刃莆一碰上柔嫩的肌肤变生出了一道红痕,已有几道细血从匕首下慢慢流出,张迟迟也感受到了些许刺痛。

  黑衣人冷声说道:“放了她,王爷你觉得可能吗,怕是我一放人就会被立即击杀吧,不瞒您说,有人出重金要我们来取王妃的命。”

  张迟迟脑袋已经混乱地想不出来什么了,此刻她只想回到一个时辰前,无论看到什么都不下车,睁开眼睛的时候,张迟迟的眼里已经氤氲上了一层水雾,看着对面担忧急切的墨染与绿蚁,她恨不得现在打几下自己。
匕首稍稍割开了皮肉,张迟迟痛的微微抬了一下头。

  “不要。”

  “住手。”

  张迟迟现在混乱的不成样子,已经分不清是谁说的话了。
在一番角逐间,张迟迟慢慢冷静了下来,随着黑衣人的脚步,她也慢慢往后退着。
张迟迟看了一眼墨染,用眼神示意动手,就在墨染接收到的那一瞬间,张迟迟重重一脚踩在了黑衣人的脚背上,就在黑衣人因疼痛分神的刹那,苏恪立即出手,当场将人击杀。

  而张迟迟也因为躲避不及被锋利的匕首划到了手臂,鲜血映染,粉色的衣裳瞬时晕成红色。
许是惊吓过度,张迟迟双腿一软,就这样倒了下去。

  落在墨染怀里的张迟迟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这样晕了过去。
墨染抚过张迟迟颈间的伤口,摸到一手的血腥,从眼底透上股心疼的意味。
墨染揽过张迟迟的肩膀,一手抄过膝弯,将人打横抱了起来,一路走回了王府。

  站在原地的温如意看了一眼地上死去的黑衣人,而后又转过头将目光定格在了抱人离去的墨染身上,垂在身侧的双手渐渐握成个拳,眼神里亦是意味不明。

  墨染将人送回了碧春院,着人请了城中的柳逢春大夫来给张迟迟瞧了瞧,知晓无事之后也算是放下了心。
看着绿蚁毫无血色的面容,墨染让柳大夫顺便也给绿蚁看了一眼。
墨染停了绿蚁的事情,让她好好休息着,而张迟迟这边,他则要亲自照看着。

  墨染上了折子给皇上,只是说着自己身体不适,这几天里不能去上朝,对于张迟迟受伤这件事只字未提,第二天更是单独见了宋义,让他将事情暂时压下来,并且要宋义亲自去查这几个黑衣人是什么来头。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纵使墨染与宋义遮掩的再好,却还是有人将事情透露了出去。
张父与张夫人知道这个消息之时,事情已经过去两天了。
这天下了朝,张父就带着夫人匆忙地赶到了王府。

  

继续阅读《穿成女配后我罢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