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席掠爱,香软娇妻心尖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白缨

角色:白缨刘思言

简介:

“嘶——”

一夜宿醉,洛白缨猛地一拍脑门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脑袋里还不断的嗡鸣

思绪不清,她摸索着从床上翻身下来,听到了从卫生间内传来的哗哗水声

仅是一瞬....

首席掠爱,香软娇妻心尖宠

《首席掠爱,香软娇妻心尖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9章 你别难受

在他的吻落在洛白缨的脖子上时,洛白缨猛地回神,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将他推开,捂着自己的脖子。

“你疯了吗?”

嘴上的刺痛让洛白缨觉得自己刚刚也一定是疯了,不然的话怎么刚刚没有推开他?

“我是疯了。”

沈蓦低声笑了出来,可不是么,为了一个女人找了那么多年,若不是因为她,他现在也不是这个样子。

一句话将洛白缨气得不行,不仅在生气沈蓦的骚扰,还因为自己的沉迷,明知道和这个男人不适合再有纠缠,却没想到沉浸在那个吻当中无法自拔。

真的是要没脸见人了!

说起来这个,洛白缨下意识往外面看了一眼,心脏紧了几分。

茶水间的构造很奇怪,和总裁办公室用的玻璃材料是一样的,从里面能看得到外面,但是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也不知道原本这样设计的初衷是什么。

而此时的茶水间外面,零零散散的站了几个人,正对着茶水间指指点点。

洛白缨面上多了几分慌张,一天之内和他们这位新上任的总裁有那么两次亲密接触,还都被人看到了,虽然第一次人多一点,之后就只有一个人看到。

胡思乱想了许久,洛白缨眸子下垂,忽然一脸无精打采,让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出门踩了狗屎。

沈蓦看着她准备逃跑的身影顿在那里,还以为面前的小女人又要怪他,往前走了一步,面上多了几分慌乱。

没有之前的平静和镇定,沈蓦赶紧将她抱在怀里,声音轻柔:“怎么眼睛这么红?”

洛白缨像是委屈找到了地方发泄,小手在沈蓦怀里捶打,想让他放开自己,心里却难过的不行。

事实上,洛白缨在转身的时候已经想到很多的事情。

比如……这些流言真的传出去之后,别人会怎么说她……

她本就不是什么特别特别没心没肺的人,偶尔也在意别人的目光,大概是……因为姐姐的原因。

洛丝淼从被人包·养之后,一直过的是那种金丝雀的生活,对方好像真的很喜欢洛丝淼一样,但是只有洛白缨知道,大家都是通过金钱来维持交流的。

洛白缨痛恨这样的自己,不仅帮不了姐姐,还有些任性,更不喜欢那种拿着权势来压人的……比如沈蓦。

在洛白缨自己的脑补中,沈蓦就是抓住她只是个小员工,没什么话语权,就可以肆意威胁,任意揉捏。

这几天的委屈累积到一起,洛白缨就忍不住了,之前只是在卫生间里红了眼,现在却真真实实的有些想掉眼泪。

而她这幅小模样,沈蓦看着便有些心疼了,若是在某个场景里哭的话倒是能够刺激到沈蓦,现在他只有满满的心疼。

“好了……”

男人很少和别的女性接触,更别说这种要哄着女生别哭了的事情,他根本就没碰到过。

闻言,洛白缨哭得更厉害了。

虽然她没有发出来任何声音,眼泪却比刚刚掉的更多了,和沈蓦拉开一些距离之后,脸上的表情看得更加明显了。

洛白缨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现在这个狼狈的样子,却被抬起来了头,男人面上带着几分无奈:“哭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呢!”

说起来这个,洛白缨就气不打一处来,还没做什么呢!都被那么多人看到了,她以后怎么在公司里生存?

即便是再不在意别人的眼神和谈论,但是真的能做到无动于衷吗?人家不敢在背后说上司的事情,但是不代表不会在背后嚼舌根。

沈蓦不停的给她擦眼泪,大手都被泪珠打**。

眼睛微眯,男人很自然的认为不止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还有其他的事情惹的她哭成这个样子。

洛白缨猛地打开他的手:“沈总是不是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这样随便骚扰别人也没关系?”

“没有。”

男人假装委屈,自己还被当成骚扰了?

“还没有?那么多人在电梯里看到就算了,刚刚有人过来了,你也不知道解释一下吗?我和沈总除了上下属的关系根本没有其他的关系!”

“洛小姐,是忘了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沈蓦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和那天穿的衣服有几分相似,还是同一个色系。

洛白缨也是一瞬间想起来,脸色刷白,口不择言:“那天的事情就是个意外!沈总完全可以当做没有发生!我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这话的潜意思就是你当时根本没做出来什么,所以他们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这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以后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比如小说中女主带着孩子找上门。

闻言,沈蓦额角青筋直跳,抓住她的手腕,手上不由得用力了几分:“你这么不想和我扯上关系?”

“和沈总只能是上下属的关系!你这样一直骚扰我,让我在公司里怎么办?我还想好好工作!”

洛白缨终于忍不住说出来自己的心里话,一旦开了口,之后的事情就好说了:“在别人那里,沈总你是钻石王老五,是高岭之花,是很多女性向往并且想嫁的男人,我呢?我是什么?我只是个公司的小员工,长得不好身材不好家庭不好,没什么本事!跟沈总扯在一起,流言蜚语全部都朝着我这边!”

“即便我不是攀高枝,也是会被别人说成麻雀想变凤凰!”

洛白缨一口气说完,气息有些不稳定,面上多了几分气呼呼,但说完之后心情就好了很多。

沈蓦饶有兴趣的看着她这个模样,再次想起来很久之前的丫头,面上带着几分笑意:“我以后不会让你经历这些事情。”

忽的,洛白缨冷笑:“以后是不会,我现在可已经经历全部了。”

卫生间里的那几个人是因为不知道洛白缨在里面,所以说的话不堪入耳,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呢?洛白缨觉得自己真惨,先不说之前的那些事情,就光在这个公司,名誉上就已经有了很大的污点!

继续阅读《首席掠爱,香软娇妻心尖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