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头七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马南山

角色:城隍爷陈世祖

简介:我爷爷说,吊死的人最后看到谁,就会找谁索命
我十二岁那年,村里请戏班唱鬼戏,我去戏班玩耍,却没想到我身后的房梁上,吊着戏班的台柱子

头七

《头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八章 吊死鬼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猛地转身,可身后空无一人,只有那乌泱泱一片,挂在房梁上的戏服。

我以为自己看错了,将戏服当成人,便对自己说,不要自己吓自己。

但一股恐惧却从心头开始漫延,心跳加快,那安静的后台让我感到一种压抑,危险的气息。

抓起梳妆台上的毛巾胡乱擦了两把,我决定回家。

可这一次,我真真切切从镜子里看到,我身后的戏服中有一张人脸,大半张隐藏在黑暗中,却被苍白的脸色出卖。

有人偷窥我。

我头皮都要炸了,转身大喝:“你是谁,你出来!”

我的声音消失后,后台再次陷入死寂,没人回答,而我也纳闷了,戏服离地多半米,一目了然,不可能有人藏在那里。

我忍不住想,难道见鬼了?可我明明听到一句哀怨的戏文,唱鬼戏是活人唱给鬼听,又不是鬼给活人唱。

壮着胆子喊一声:“你别吓唬我,我们村有城隍爷。”

城隍爷带给我稍许勇气,我慢慢走向那一片戏服,口中喊着:“我可不怕你,你出来。。。”

不到十二岁,我也就一米出头的身高,垂下来的戏服正好遮住我的脸,我胡乱拨开,要找出那个吓唬我的玩意。

直到额头撞上什么东西,我伸手去抱,不让它再跑。

却抱到一双穿着绣花鞋的小脚。

额头触到的是一双粉色的绣鞋,脚尖缀着绒球,没穿袜子,露在外面的脚背绷得很直,深青色的血管透过白皙的皮肤,格外明显。

抬头望去,那人也低着头,我看到一张毫无血色的脸,以及勒在她细长白皙的脖颈中,红到妖艳的绳。

耳中嗡的一声,头要炸了,我惨叫:“鬼啊!”赶忙向外跑去,却在撞上门帘的那一刻踩住了帘子,门帘蒙眼,我又冲的急,一脑袋栽在地上,幸亏是木板搭的台子才没摔出个血溅七步,但也磕得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睁开眼时,我已经躺在家里,奶奶和我娘坐在床边,听到哼声,我娘转身,抱着我呜呜哭泣,奶奶赶忙拉她:“月红你先撒手,别碰着他的头。”

奶奶一提醒我才察觉到额头仿佛针扎那般疼,我娘将我松开,躲到一旁抹眼泪。

奶奶问我哪里不舒服?

我顾不上体会身子的感觉,张口就是:“戏班闹鬼了,戏班闹鬼了。”

奶奶小心避开我的头,搂着我安慰:“别怕,**进村了,你这倒霉孩子,大半夜还往外跑,咱家就你一根苗,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娘可怎么活呀。。。。。。”

正说着,二叔抱着半个西瓜,边啃边进屋,一见我便说:“醒了?走,二叔带你找**去,人家等你坦白从宽呢。”

奶奶让他把**喊来,二叔不干,抱起我就走,还不让奶奶和我娘跟着,说她们妇道人家等消息就行了,我娘不能说不能问,去了也是干着急。

我脑袋昏昏的,二叔说要带我找**,可出了门却拐进一条死胡同,把我往地上一放,问道:“初一,那丫头爽不爽?”

别说我惊魂未定,就算清醒也不明白他的意思,茫茫然啊了一声。

二叔不满道:“跟你二叔还有啥不能说的,就是戏班的小丫头,耐折腾不?干得过瘾不?”

还是听不懂,而他盯我看了一阵,这才说:“我就说嘛,哪能是你呢,就算你有那念头也打不过人家呀,那你大半夜跑人家戏班干啥?”

一听戏班,我又叫起来:“二叔,戏班闹鬼了。”

“闹个屁鬼,你先说去干嘛了!”

我急忙道:“白天我听陈二才和班主商量,夜里要给鬼唱戏,我就想去看一看,戏班真闹鬼了。。。”

我说得不清楚,二叔追问几次才听明白,随后他告我:“没有闹鬼,你看到的是尸体,有个戏班的丫头被人糟蹋,上吊自杀了,糟蹋就是丫头和男人睡了,就像公狗骑母狗,但人和狗不一样,配种这事吧,丫头比较不愿意。。。也不是不愿意,愿意起来也叫的嗷嗷欢实呢,就是不愿意和她不愿意的男人配种,但那丫头长的漂亮,她不愿意的男人却愿意和她配,配完之后丫头不愿意,就上吊了。”

本来我挺懂的,二叔一解释反而不懂了,脑袋嗡嗡疼,听他又问:“你去的时候有没有看到男人?或者丫头死的时候有没有说凶手是谁?你悄悄告诉二叔,二叔给你赚娶媳妇的钱。”

我都是听他说了才知道有人上吊,怎么会知道凶手是谁。

二叔满脸失望,抱我去大队找**,路上说了点情况。

我昏倒前的一嗓子惊动了戏班的人,他们发现尸体和我,立刻报警,本来有**在我家守着,想等我醒来立刻了解情况,可戏班和村干部发生冲突,**过去调解,临走前叫我二叔有情况立刻通知他们。

能把我送回家就足以证明,没人怀疑我糟蹋了戏班的女人,就连班主都对**说,这娃娃可能是过去当保镖的。

谁会怀疑一个不到十二的小孩?除了二叔这种深入骨髓的流氓。

二叔嘱咐我,就说去听唱鬼戏,看见尸体被吓晕,不要跟**说闹鬼的话,否则又得挨一通教育,被村里人说闲话。

到了大队门口,院里站满了人,陈二才正口若悬河和人吵架,唾沫星子满天飞,爷爷和我爹缩在人群中,见到我们立刻跟**汇报。

**领我到屋里问话,村干部和我家长辈陪着,别看我平时的内心活动比较丰富,终究是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小孩,见了**连话都不敢说,就是看鬼戏看到尸体被吓晕这么简单的破事,结结巴巴说了半小时,审问的**云山雾罩,愣没听懂咋回事。

最后有个年纪大的老**说娃娃被吓坏了。

先回去休息,有需要再找我问话。

还是那句话,没人怀疑我,爷爷给我灌了半斤白酒,晕乎乎睡了一天半,**又问一次,没找到线索就没我事了,本来我爹要揍我一顿,被我那哑巴娘拦住。

戏班是陈老头家请来的,出了人命案子,他的寿宴办不下去,还要配合**破案,一连三天都没有找到凶手,**撤回去研究案情,而那吊死的尸体怎么都不合眼,**便还给戏班,叫他们赶紧处理。

没了**,戏班和村干部扯皮。

听二叔说,死掉的女人是班主自小买来的孩子,不到二十岁,艺名叫小桃花,身段好嗓子亮,麻家班的台柱子,**说她是被糟蹋之后自杀,村里每个男人都有嫌疑,也包括戏班在村里的人。

走南闯北都没事,偏偏死在我们村,村里理亏,和戏班商量私了。

班主提了三个条件,一是村里赔三千,二是小桃花葬进祖坟,三是小桃花的牌位进祠堂。

村长的回答:“滚你妈逼!”

那时候三千块钱是什么概念?

我家在村里是普通人家,八分钱一包的羊群纸烟,我爷爷抽不起,戏班要三千,简直是一百头狮子大开口。

祖坟有五不入的规矩,没出嫁的女人脸向外,打光棍的男人未留后,横死的人怨气重,夭折和自杀的人福分薄,这五种人不能进祖坟,比如我娘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我们娘俩都进不了祖坟,何况是个外乡人,还是被糟蹋的不洁又自缢的不祥之人。

还是个戏子!

进祠堂就更别说了,祠堂里供的是祖宗,把小桃花弄进去算谁家祖宗?

如果只要钱,哪怕一万也能讨价还价,可进祖坟和祠堂就是故意刁难,小桃花的遭遇固然不幸,但有嫌疑的可不仅仅是村里人,还有戏班,还有其他村人跑来作案的可能。

戏班唱鬼戏的事,除了我,只有陈老头和陈二才知道,可即便是这翁婿俩也不确定戏班到底唱不唱,更没人知道夜里登台的是位迷死人的小妖精,难不成我们村人夜里不睡觉,跑去戏台看唱戏人是男是女,男的就算了,女的就糟蹋了?

只有戏班人知道小桃花要唱戏,他们更有嫌疑。

无独有偶,小桃花不和其他人在一楼打地铺,而是睡二楼单间,就是切肚子太君曾经的屋子。

看到漂亮姑娘不糟蹋,那还算是太君嘛?!一定是太君做的。

眼看村干部找出各种荒唐理由,戏班一怒之下,抛下小桃花的尸体,走了。

没了苦主,事情还要处理,村长领着大家去看尸,说小桃花死不瞑目,谁做下这种丧天良的事,赶紧把尸体拉回家,好生下葬当祖宗供着,否则小桃花头七回来索命,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自然没人承认,脑子又没进水。

最后村长让陈老头把尸体领回去,因为戏班是他家请来的。

陈老头不答应,村长说:“丧葬费从村里出,但丧事必须在你家办,一来是你家惹得事,二来你家方便,流水席都是现成的。”

陈老头当场气晕了。

过寿的喜联换成挽联,陈老头家从喜气洋洋变成哀乐绵绵,大家都说村长有远见,这白事办的真方便,现成的桌椅和酒菜,现成的乐班和棺材,人家陈老头给自己准备的棺材,直接拿来装小桃花了。

总管也没换,喊的词从:“老祖宗福如东海。”变成:“小桃花音容宛在。”

负责家属答礼的哭丧人是花钱请的,哭得挺凶却没有悲意,村里人更不会为小桃花伤心,又是大队出钱请吃喝,硬生生把一场丧事办出了欢声笑语。

葬礼头天,爷爷带我去,不是祭拜而是安慰陈老头,我听见爷爷跟陈二才说:“叫他小心些,他偏不,现在。。。哎!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扛过去。”

院里的石榴树和桃树缠在一起,树干粗壮,枝叶茂密,陈二才心疼老丈人病倒在床,就说何道长也是个假货,说好的福寿绵长呢?

爷爷叹息,和陈二才探讨福寿绵长去哪了。

见他不管我,又见二叔从灵堂出来,我也去找二叔探讨,那天夜里到底有没有闹鬼。

他一直说没有闹鬼,有些事小孩子不懂,所以我打破沙锅问到底,二叔告诉我,人死之后要过七天才能变成鬼,没有刚死就闹鬼的道理。

我问他:“可我明明听到小桃花唱戏,难道死人也能唱?”

继续阅读《头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