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娇宠农家太子妃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庄思盈

角色:庄思盈梁宸睿

简介:医学天才一朝穿越到古代,变成寄人篱下的面目丑陋的孤女,面目丑陋不说,结果年纪还是这么的小,小到都有些让她自己怀疑在古代能不能存活了
为了生活自请出族,得还得替原主斗恶毒的婶子和奶奶,生活真是充满乐趣啊纳尼?这个美男子是怎么回事?

娇宠农家太子妃

《娇宠农家太子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0章 玉佩
“那个……七爷,我这庙小容不下你们两个大神,打个商量明天你们能不能换个地?”庄思盈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问着。
梁宸睿看着哈欠连天的庄思盈,应声道:“好。

听见他这么干脆的回答,庄思盈挑眉的看着梁宸睿嘴角带着笑表示很是满意这答案。
“那我先睡了,至于七爷你的毒也不是一日两日就能解决掉的,一会喝了药也早些休息吧。

他见庄思盈说完这句话后就走到庙内铺放着堪堪能看出是一个铺盖的地方,和衣钻入其中,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不过她却因为左手的伤睡的不是很安稳。
夜已恢复之前以往的那样,偶尔会有一些蟋蟀嬉戏的叫声打破它的寂静之美。
庄承海心里总觉得今天这些事情和小五有一定的关系,在他爹娘休息后就悄悄的往破庙这边赶来。
但他来到破庙的目的不是为了指责小五,而是怕他三叔一家又会过来害了她。
站在土地庙前,只见原本漆黑的庙堂之中此时却隐约有着烛火,而且还从内往外散发着浓浓的中药味。
他想到小五之前在土地神像面前那神神叨叨的样子,他不得不多想一些鬼神之说,瞬间有些毛骨悚然整个人的心神都提了起来。
“谁?”隐杀悄无声息的出现庄承海的背后冷声的询问着。
借着微弱的月光,他只能感觉到身后有个朦胧看不清面目的黑影,这黑影还特像老人口中的黑无常。
他吞了吞口水双腿有些不听使唤了:“那个……鬼差大人,我家小五还年幼,求你放过她就好不好?你要勾魂就勾我吧。

隐杀看着虽然很无厘头但却对小五姑娘的关心那是不假的庄承海,想了想后伸手就把他拎到了破庙之中。
庄承海他被隐杀碰的一下扔在了地上,烛火在眼前闪动的刹那他发现庙堂内还有个身着白衣的人。
这夜黑风高的自己这是遇见鬼差来抓人了啊,想到这一边作势要往地上磕头一边求饶道;“两位鬼差大人,我求求你们放我这可怜的妹子吧!”
隐杀一把拉起要磕头的庄承海,“主子,这是小五姑娘的大哥庄承海。

梁宸睿抬头打量一下丫头这看似忠老实的大哥,“她睡下了。

庄承海听后,才知道这二人不是来勾人的黑白无常,而且还应和小五是认识的,他的原本一颗紧悬着的心稍稍的放了下来。
“这位公子,不知这么晚你们来舍妹这临时居所有何贵干?可知男女有别……这庙堂内药味……是不是舍妹受了什么重伤?”
隐杀见他嗅到他出去之前放在香案上的药味,眉头微蹙,手轻轻的放在了长剑之上。
他无声的询问梁宸睿这人要不要处理了,主子的毒发,还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生死线上还不知走了几个来回的庄承海,此时整个人都在担心那个呼呼大睡小丫头是否安好,别的根本无作他想。
梁宸睿轻移一步,越过隐杀直接端起香案上的药碗咕咚的喝了一大口,那特殊的苦涩之味瞬间在口中扩散,苦到舌头都有些失去了知觉。
他端着药碗看了一眼那边睡梦中不知道梦见什么好吃的了正在直吧嗒嘴的庄思盈,勾起嘴角有些无奈。
心道,这丫头真是有仇必报而且还不带隔夜的性子。
既然先前就答应了这丫头要另寻去处,那今晚走和明天走都是一样的。
想到这的梁宸睿把剩下的药一次饮尽后,随手扯下腰间的玉佩,“这个给她,明天可来百善堂寻我。

庄承海把玉佩拿在手中有些微微发愣,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若不是手中还有玉佩及庙堂中药香味他真的会怀疑他刚刚遇见的是鬼。
次日,都快要日晒三竿了,庄思盈因为翻身碰到了左臂,因手臂上传来的痛感才慢慢醒来。
睁开眼睛就看见大哥庄承海手不知道捧着什么,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蹲坐在土地公公的香案前,那样子明显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她小声的嘀咕着,“大哥这样肯定和那主仆二人有关,真是学不乖。

远在县城百善堂的梁宸睿打了一个响亮的大喷嚏,他还不知道她又被惦记上了,只不过这个惦记可不是白惦记的啊。
庄思盈她连忙起身来到大哥前面,伸出小手指在他前面晃动着,“大哥,回神了,看看这是几?”
一声大哥让庄承海瞬间回过了神,“小五别闹!”
之后他紧拉着庄思盈的右手,把玉佩递给她说:“妹,这玉佩你收好,万不可轻易见人,否则会有杀身之祸。

“哥,你净会吓我,只不过一个玉佩而已,哪来的杀身之祸。

庄思盈不以为然的反驳着,之后低头把玩着手中的只有半个巴掌的玉佩,整体通灵剔透,莹润光泽,上有精美的龙纹雕刻,很是漂亮。
“玉佩上的龙纹那是皇家的标志……哎,我说你这丫头快别玩了,仔细点收起来,别摔碎了。

庄承海心惊胆战的看着庄思盈把玉佩在空中抛着玩,特别是她单手接着玉佩,他的那小心脏也随之上上下下的坎坷不安。
好说歹说他看着她终于把玉佩贴身收着的时候,那悬着的心也跟着落地了。
他长吁了一口,问着她醒来之时就该问的话,“小五,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
庄思盈灵机一动说谎不打草稿的说,“昨天不是肚子饿么,我去上山采点野菜啥的,一不小心掉到村子打猎的陷阱了,摔伤了手臂,然后他们救了我,就这样。

庄承海听着妹妹的叙述,又看了一眼被她吊在胸前的左臂,脑海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这事肯定没有她说的那么简单。
“你这妮子,瞎编都不知道编的圆一点,这龙纹玉佩的主人能这么凑巧出现在我们的小山村?而且又恰巧的救了你?”
庄思盈见这些疑问他没有藏着掖着而是直接问了出来,心道:这个便宜哥哥也太聪明了。
可她嘴巴却口是心非的说:“大哥,你这是不相信我啊!他能帮我接骨,又让我去百善堂寻人,我觉得肯定是百善堂的少东家啥的,”
“可是那玉佩……”

继续阅读《娇宠农家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