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星主:从枉矢救妹开始

主角:灵昭幽灵雨柔

简介:看过很多都市小说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星主:从枉矢救妹开始》,这是雅战中写的,人物灵昭幽灵雨柔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仅仅几分钟后。咚隆!!远处听到这震耳隆隆声的灵昭幽和陈笙都是眼神一凝,迅速发动风云遁,朝着声源处跑去。离那里还有数十米的距离时,灵昭幽一怔,带着复杂的语气说道:“陈笙……纪老先生,似乎倒下了。”…………到了纪老的屋子外后,两人看见的是浑身是血的老人,和其胸口上那道明显的刀口状洞穿伤!“纪老先生!”陈笙大喊着,两人匆忙地跑向靠着树上的老人。到了面前,两人首先听到的却是老人想要再次战斗的请求

星主:从枉矢救妹开始

《星主:从枉矢救妹开始》在线阅读

第6章 枉矢夜坠

仅仅几分钟后。

咚隆!!

远处听到这震耳隆隆声的灵昭幽和陈笙都是眼神一凝,迅速发动风云遁,朝着声源处跑去。

离那里还有数十米的距离时,灵昭幽一怔,带着复杂的语气说道:

“陈笙……纪老先生,似乎倒下了。”

…………

到了纪老的屋子外后,两人看见的是浑身是血的老人,和其胸口上那道明显的刀口状洞穿伤!

“纪老先生!”陈笙大喊着,两人匆忙地跑向靠着树上的老人。

到了面前,两人首先听到的却是老人想要再次战斗的请求。

“扶我起来,那小子朝着刘家村方向跑了,千禧那丫头绝对挡不住他!”

陈笙连忙用手压住了老人的身体,说道:

“老前辈,您现在的身体根本撑不住,就由我们来阻止那个骑士长。”

听到后,老人的身体放松,苍白的脸上竟露出一丝像是自嘲的笑容,那只漆黑的左眼看着陈笙:

“我果然还是老了啊,小笙……我竟然连一个后辈都打不过了。”

“先别说这个!您需要赶快治疗!”陈笙查看着老人的受伤情况,焦急地向腰上抓去。

老人轻摇着头,挡住了陈笙递过来的那握着一支竹节的手。

“不需要了,竹拓是有使用限制的……而且你把钱都花在了研究克制界者的各种武器研究上,可没钱买除了日常发放以外的竹拓,就别用在我这个将死的老头子上了,留着对付那个小子去。”

“而且我知道,竹拓对我现在情况的效果微乎其微。”

“那个小子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虽说口中念叨着什么句芒的汁液,肉身不灭这种我这把老骨头都不信的话,但他的恢复能力的确是变得很强 ,连我都不能在短时间内灭掉他。”

“对不起……纪老!是我的习惯……没能提前阻止对方!”陈笙身体有些颤抖,像是在自责着自己的行为。

“不,那不是你的错。”

老人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不过还是转头看向灵昭幽,一双雌雄眼像是要把他看穿一般,吐出几句莫名其妙的话:

“小子,从我最初见到你那一刻,我就知道你非同凡响,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奇特的人了,非黑非白,非善非恶,灵魂就如星空一样深邃又不可名状……”

“可惜我是没时间再观察你了。”

老人看着两人复杂的表情,笑了笑:

“呵呵,你们露出这个表情干什么,尤其是你,灵昭幽,我本来离踏入棺材没几步而且与你只是一面之缘,干嘛这么悲凉。”

“你们快去支援千禧吧……还有,暂且别把我的事儿告诉她。”

老人缓缓闭起了眼睛,心底似乎也陷入了某种静谧的意境。

“碧水涟漪心无溅,云天万里叹流年。”

“东门烟水三千梦……”

“横栏倚笑……览尘寰……”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没了动静——老人随着诗句的念诵,安静的离去了。

陈笙阴沉着脸站起身,手指因握刀太过用力而发白,不顾身上那因之前与赫斯提亚战斗而凌乱的黑衣,提刀就向着刘家村的方向跑去!

而在路程中,他咬着牙,通过耳机朝着灵昭幽说道:

“情报科那群狗娘养的东西!!昭幽,我跟你实话实说,纪老先生是首批界者之一,眼睛因为受伤才觉醒了雌雄眼。”

“他在战斗中出生入死无数次!包括我在内都是老前辈在曾经的一次行动中救下来的!可从来都没出过问题!”

他大吼着,声音愈发嘶哑:

“但是他们却因为错把句芒认成芒果这种可笑的情报谬误而导致没有提前找到教会口中的汁液!!甚至连给我们的预警都没有!!”

“以至于……以至于……!”

灵昭幽听出来对方有些抽泣,但他却想不出任何方式劝说他。

“陈笙……”

“不用安慰我!昭幽……”陈笙打断了对方。

“纪老的嘱托是让我们去帮千禧小姐,对情报科的行为之后我会狠狠地去清算!”

随后他饮了几口酒,待到饮下的酒化作气力后,语气莫名的沉重:

“昭幽……一定要记得要戴好耳机!”

…………

刘家村。

纪千禧喘着气,半跪着将刀杵在地上,抬眉忌惮地看着那个被自己砍了数刀,现在却全部恢复了的怪物。

此时的赫斯提亚身体被一层木制增质皮肤覆盖,似乎只有身上破碎的衣服才能看出曾经受伤的痕迹。

“我劝你别做抵抗了,小丫头,被我当做祭品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赫斯提亚看着完好如初的皮肤,肆意地狂笑着。

纪千禧看着那颗随着此人出现而破土而出的巨大树木,深知那就是对方力量的源泉,可在对方的压制下自己却丝毫靠近不了。

“那我也劝你别高兴的太早!”她提起刀,义无反顾地冲向对方!

铛!

“呃……!”

二者的长刀交锋,已经精疲力尽的她不出意外地被对方击飞了出去,狠狠砸在了地上!

“给我停下!”

不过就当赫斯提亚想要处决对方时,赶来的陈笙一刀也向赫斯提亚劈来,不过两者的攻击却被后者用胳膊挡住!

“你这个酒鬼终于来了!”

陈笙没有说话,腰上刻着遁字的竹拓发出耀眼的光芒!

他不顾一切的挥出数刀,每一次攻击都带有无比强大的威力,在赫斯提亚的身上砍出深可见骨的伤口!

但他的身躯却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陈笙仅仅是下一刀刚刚劈落,上一刀的刀痕就恢复完整,丝毫未损。

“哈哈,小子,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赫斯提亚的脸上满是讥讽之色,他现在完全看不到陈笙的身影,所以他干脆胡乱挥舞着长刀甚至之后直接傲慢地将刀收鞘。

不过他却没有任何胆怯,似乎在嘲笑陈笙不自量力!

“在高质量祭品的支持下,任何人都无法真正伤及我!”

陈笙的挥刀速度越来越快!

他的心中充满了怒火,明明已经用尽了全力,却依旧没有办法将赫斯提亚斩杀,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消耗更大!

知道不能速战速决的陈笙干脆将刀全部劈向一个地方。

“啊啊啊啊!!!”

眼前之人的伤口在自己的攻势下越来越大,他终于是看到了一丝希望,不过这一丝希望很快就被打破!

啪!

一声清响,陈笙瞪大眼睛,腰上的遁竹拓因负荷过大而提前破碎,让他的速度不得不就此慢了下来!

赫斯提亚见此眼神一凝,瞬间拔刀出鞘,直指陈笙的脑袋!

“啧,瞬间移动!”

陈笙的身影出现在对方的身侧!

啪!

又是一声清响,这次连瞬竹拓也破碎成了齑粉。

此时陈笙果真打不过被句芒汁液加持过的赫斯提亚,也被砍飞了出去!

“陈笙!”

“没事儿……昭幽。”他在耳机处按了一下。

随后在远处指导着陈笙作战的灵昭幽身旁便闪烁起蓝色的半透明屏障。

下一刻,一道合成的机器声响起:

【当前传送进度:1%】

“这是……你做了什么?”

灵昭幽用力拍了拍,这屏障却纹丝不动!

“呵呵,对不起昭幽,我骗了你,这其实是一个为了保护平民的传送装置,通讯只是附带的。”

“虽然只是我的一个试验品,还不能瞬间内传送,但把你送到我们戒律所的时间我还是能为你争取到的!”

在远处的陈笙挣扎地爬起身,说道:“在愈竹拓破碎之前的时间,我会尽量阻止对方。”

而此刻,在陈笙与赫斯提亚交战时偷偷靠近那树木的纪千禧发现,隐藏在在树洞里被藤蔓缠绕住不能动弹的所谓祭品,竟然是自己的同伴!

她并没有声张,而是在想办法把灵雨柔解救出来,拼命的砍着藤蔓,但藤蔓丝毫没有断裂的意思。

这一幕还是被昭明给发现了,不知带着什么用意地朝着灵昭幽说道:

“昭幽,很遗憾,你妹妹她已经被当做祭品了,今天连我都没想到如此吉祥的一天……有月蚀。”

“?!”灵昭幽身体一颤,原本用力捶打屏障的力气再次加大,“陈笙!你赶紧把我放出去!”

“来不及了!”

咚!

与赫斯提亚作战的陈笙再次被一刀击飞了出去!

他咳出一口血:

“咳咳!我的竹拓离破碎还有一段时间……等传送到戒律所赶紧叫人来,这样你妹妹还有一丝机会。”

“你出来根本没用,他的力量越来越强了,我的酒力也抵抗不了多久,他应该是照着把你妹妹力量吸干而去的!”

说到此,陈笙关掉了耳机

带着希冀的目光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自己身旁这个灵体上。

“昭明!还有没有有办法?!”

“没有了,星主。”昭明摊开手摇着头。

“可恶!”用力拍打着屏障的灵昭幽并未察觉到昭明对他称呼的变化。

【当前传送进度:80%】

在离被传送走仅剩很短的时间,他用尽自己的浑身解数,脚踢,冲撞,刀砍……

但这一套拳打脚踢下,只能证明陈笙研究的东西的质量相当坚固。

心如乱麻的灵昭幽完全没注意到,在他暴怒的情绪与各种对屏障的攻击下,他的身后出现了和昭明身上一样的星袍,而且越来越浓郁!

【当前传送进度:95%】

“星主……其实有一个办法。”昭明抱着胸,他自己的身体也愈发凝实。

“什么办法?!”

“星图,以我昭明……嗯?”

昭明察觉到了什么,惊愕地抬头,夜空中一抹难以察觉到存在的苍黑流星正极速坠落!

“怎么了?!”灵昭明也随之看去。

“呵呵,星主的运气也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

昭明浅笑着低头,随后又抬头。

“晦朔之后倒霉地遇到月蚀,但又引动了星君降世,说白了就是您又要被陨石砸一次,算了,既然星主您的妹妹得救了,就没我的事了。”

昭明说出了让灵昭幽不明所以的话,但他知道,那流星正朝着他飞速坠落!

当流星离他还有很短的距离时,灵昭明下意识闭上眼睛。

但流星并没有如之前那样砸中他,而是化作一抹黑气钻入他的身体!

【当前传送进度:99%】

【警告!检查到超强能量波动!系统受损!传送终止!】

霎时,灵昭明的身上的星袍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覆盖全身身漆黑的戾甲!屏障也随之破碎!

甲胄棱角分明,寒光闪烁,被手套包裹住的右手一挥,一把长槊就出现在其手中!

祂扭头看向灵体,发出沉闷的声音:

“昭明星?你为何在这?又何化作星主的模样?”

昭明摊开手,表示很无奈:

“枉矢兄,我可是第一个降世的星君,本来打算引导星主觉醒星图,结果没成想几年都没找到契机。”

“不过我现在可是看出来了,契机是星主的义妹,灵雨柔。”

“义妹?不认识的词汇……”枉矢对这个词语感到十分疑惑,“是主母?”

“喂!枉矢兄!话别说的那么明白知道吗!还好星主的意识被送进星图里去了。”

昭明拍拍额头。

“……”

“算了,吾能感受到星主对救主母的意愿十分强烈。”枉矢深邃的目光看向前方。

“景那家伙,不知出了何等问题,要注意其他星君的背叛,尤其是国皇。”

枉矢提醒完昭明,随后留下一道残影,消失而去!

“背叛?哼!以国皇祂的性格确实做的出来。”

…………

“哈哈哈!放弃吧!你的竹拓还能坚持多久?!”

赫斯提亚看着早已因节省竹拓能量而浑身浴血的陈笙,肆意狂笑着。

“剋!只要我还剩一口气,我就会和你死战到底!”

“切!你这个酒鬼说的倒是光明磊落!”

赫斯提亚不耐烦地举起刀:

“那我就给你个痛快的!”

随后一刀向陈笙劈下!后者瞳孔一缩,这种速度他完全躲不开!

铛!

金铁交鸣声过后,一道漆黑的身影挡在了陈笙的身前。

“呵?!”赫斯提亚露出忌惮之色,“你是谁?!”

枉矢那玄甲内的眼睛泛出嗜血的红光,将对方的刀弹开,手中的槊直指赫斯提亚!

“异客!吾名枉矢,此地乃紫薇照耀之大夏,尔若敢侵犯,吾必守社稷降祚之元运,以乱伐乱!槊血满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