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神起君创作的《长剑孤影任我行》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玄幻+剧情、剧情、还是剧情,没有无脑的舔狗,无脑的系统,无脑的装逼

“哎呀,瞧你猴急那样儿


美妇人嘴上说着,身子却没半点反抗,依在男人的臂膀之中

皎洁的月光映衬在她微红的脸颊上,
紧闭的双眸中细长的睫毛弯弯翘起,
还有高挺的鼻梁下那樱桃般的红唇小嘴,
一时间,易小龙竟然看得如痴如醉

长剑孤影任我行

《长剑孤影任我行》在线阅读

第004章 初次见面

想罢,扫视了一眼屏风上的瓶子。数了数,一共十一瓶。说多不多,少也不少。

心一横,反正偷一样诛神丹也是偷,倒不如给他来个大扫荡,全部没收了,回去慢慢细品,岂不美哉!

随即从怀中摸出一个早已准备好的小布袋,把十一瓶丹药全部装进布袋之中,接着把布袋绑在了自己的腰间,又生怕没有系结实,特用手扯了扯,这才放心。

他又在房间的其他地方看了看,看是否还有其他的丹药遗漏了,非得一瓶不留的给全部偷走。

又跨进另一个房间,见到一张硕大的床。易小龙自漂泊后就再也没有睡过一次好觉,即使当下在“美味轩”的工人房里也是如此。

世上再也没有那些曾经疼他爱他的家人、族兄了。

人没有了温暖的港湾,哪还有一张睡得踏实的床呢?

易小龙一个懒腰躺在床上,思绪万千。

突觉得枕头下有什么硬的东西,便觉得好奇。

掀开枕头,见是一青铜小鼎。

易小龙拿起小鼎仔细端详。奈何自己对这些稀奇古怪的器具知晓甚微,除了外表精致好看之外,瞧不出其他门道来。

他轻轻摇了摇,小鼎内发出“嗑嗑”声响。拧开鼎盖,里面装着一粒樱桃般大小的球体,一阵一阵的闪烁着蓝色荧光。

易小龙的第一反应是这小小的球体大概是夜明珠之类的宝贝,相传在北方灵异世界才有。

但当他取出来发光的小球体的时候才发现,那并不是夜明珠,而是一粒上品的丹药。心道:“难道这才是诛神丹?当真是极品啊。”

心中大喜,把丹药放进怀中。

“诛神丹”到手,当下也不敢再在太宗门内逗留,太宗殿上的刺客说不定已早被抓住或者杀死,自己还是尽快离开。

走出炼丹房时,易小龙还不忘把那精致的青铜小鼎也一起收入怀中。

出来殿前门口,抬头向那太宗殿望去,些许厮杀的声音传入耳中。

叹道:“虽然不知道你们是谁,今晚或生或死,我易小龙能如此顺利拿到诛神丹还多亏你们的协助。日后江湖再见”说着深深一鞠。

“何人在此说话?”

只听黑暗中,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喝道!

易小龙惊慌失色,转身便跑。

“刺客,休想逃!”

话音刚落,黑暗中掠出一个粉色身影。正是邱凌儿。

原来,邱凌儿听从了赤长风的话回到自己闺房,心中依旧忐忑不安。

思来想去便提了剑走出房门,就要往太宗殿去支援。走到邱扶子的炼丹殿门不远,发现易小龙鬼鬼祟祟的从爹爹的炼丹殿内出来。

刚才听他对着太宗殿说的一番话,误以为是刺客的同伙。

邱凌儿毕竟是太宗门掌门之女,想来绝非泛泛之辈。

见易小龙转身逃窜,立即提剑追赶。

喝道:“束手就擒吧!”

易小龙听得出声音好生熟悉,便知是邱凌儿。

他毕竟是做贼心虚,当下只顾着能逃脱追击。眼前乌漆嘛黑,根本无法辨认刚刚跟着赤长风来时的方向。

当下如此紧要关头,也不分所在,只顾着向前飞奔。

一跑一追,一前一后,不一会两人来到了太宗门后山院落。

“你休要再跑,要不抓到你定把你剁成肉泥!”

此话易小龙听得异常清晰,感觉邱凌儿马上就要追上自己。心下更加惊慌。

奈何自己的剑境修为尚浅,一晚上潜水翻墙消耗了大部分体力,这时已是体力透支。脚步渐渐地开始慢了下来。

“嗤”一声,剑光闪烁。邱凌儿纵身一跃,手中之剑直直向易小龙脑后刺去。

易小龙顿觉脑后冷风飕飕,急忙斜身闪避。再想跑时,又一剑在自己的脖子跟前削来。易小龙连忙退后数步。

幸好反应灵敏,这两招如果闪避不及时,已然横尸当场了。

貌美如花的倩倩女子,出手竟然如此狠毒。

易小龙心中当真不悦,道:“姑娘美貌无双,倾国倾城。我虽然夜闯太宗门,实属不该。但是姑娘你招招致命,未免也太过阴毒了吧?”

邱凌儿凝视了易小龙一眼,冷笑道:“对付刺客哪有心慈手软的道理。你这人说话真是可笑至极。”话音未落,提剑又向易小龙面门刺来。

易小龙嘿嘿两声,笑道:“姑娘你为何说我是刺客呢?”

他嘴上说着,身体却丝毫不敢怠慢,左闪右避,节节后退。

被他这么一问,邱凌儿连攻数招后,收住长剑,上下打量了一眼易小龙。

见他身穿一件粗布衣衫,显然是一副端茶倒水的下人打扮。面部沾满灰尘,肮脏至极。

目光扫到易小龙腰间,冷冷笑道:“可能你不是刺客,但你鬼鬼祟祟的定也是个贼无疑。”

“嘿嘿,竟然被姑娘猜中了。”

易小龙见腰间的布袋被她发现,也不隐瞒。

“姑娘你不仅人面桃花,还聪明伶俐,不知道能不能行个方便,放在下离开呢?”

邱凌儿见对方左一句夸奖右一句赞美的,少女之心有了些许莫名的开心。道:“放你走倒也可以,得把身上偷的东西留下。”

易小龙指着自己的腰间,问道:“姑娘怎么料定我这胯上之物是你这偷的呢?”

“适才我见你鬼鬼祟祟从我爹爹的炼丹房中出来,难道你还想抵赖不成。如果当真不是,你可敢打开让我瞧瞧?”

“姑娘真想瞧我这跨上之物?”

“有何不妥?”

“好吧,姑娘好奇,我便让姑娘瞧个够。”

易小龙说着开始宽衣解带,解去了腰带,双手又要往裤带解去。

邱凌儿连忙背过脸去,用左手臂挡住了玉眼,骂道:“哎呀!打住!你怎么脱裤子?原来你还是个无赖,好生无礼。”

易小龙哈哈大笑,道:“不是姑娘想瞧我这跨上之物吗?”

邱凌儿这才知道对方言语间竟然戏弄了自己。不觉脸颊微红,不知是娇羞还是恼怒。

易小龙见邱凌儿不敢再瞧自己,连忙系回腰带,撒腿再逃。

邱凌儿顿足大声骂道:“真是个无赖!抓住你定要把你的腿砍下来。”

说完纵身追去。

易小龙飞奔而逃,哪里理会她说什么。

又跑过几条蜿蜒小道,他忽地感觉自己脚下踩在软软的草地上。

衣衫带起朵朵花瓣。身形掠过之处,草丛之中闪出无数的星星点点,受了惊吓的萤火虫漫天飞舞。

漆黑中,竟然演绎出一幅美妙的画面。

此时景象,画中两人更似两个追逐玩耍的儿童,天真无邪!

忽然,易小龙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住,一个踉跄栽倒在地,嘴上吃了一簇青草,好生狼狈。

正当转身要爬起,邱凌儿的身子已重重压在他的身上,两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密吓得措手不及,四目瞪望,尴尬万分。

就要相互推开,哪知忽然间身子均失去重心,都已没有力气挣脱对方的身体。

原来,邱凌儿正在易小龙身后提剑发力追赶,不料对方却突然刹车摔倒,自己根本收不住,一下子就跟在他身后扑去。

手中的剑正好插在易小龙脑袋左侧些许,吓得他魂飞魄散。但听,剑尖深处,“卡卡”几声,疑似碰到了什么机关锁拧,两人周围地壳忽然开始往下坠落。

邱凌儿一时间哪里应付得了这般变故情形。不禁“啊”的一声,紧闭双眸,双手下意识的抱紧身下的易小龙。

“蹦”一声巨响,两人一上一下,重重砸在地上。

只见易小龙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正好洒在邱凌儿**的脸上。

邱凌儿顿时被吓破了胆,“啊”一声惊叫破嗓而出,甚是悠长尖锐。

良久,回过神来,发现压在自己身下的贼人一动不动,方才挣脱起身,缩在一旁。

“喂,喂......”朝着贼人叫了两声。

“你不会真死了吧?你可不要吓我。”说着又用右脚撩了撩对方的小腿。却见易小龙依旧没丝毫反应。

邱凌儿突然有些害怕起来,道:“虽然你在我家偷东西,但我也不是一定要杀你。见你衣衫褴褛的,说不定进来偷吃的,你说出缘由,我也会考虑放你走。”

“我适才只是吓吓你的。我长这么大,还从未杀过人。”

她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擦去脸上的血迹。刚刚从高处坠落,眼前少年用自己的身体扛住了着地的冲击,才使得自己没受到伤害。

邱凌儿心想,对方是为自己而死。就等同于是自己所杀。

她年纪轻轻,平常被邱扶子视为掌上明珠,疼爱有加,江湖中的杀戮经历甚少,此时自己压死了一个人,当真心感害怕。

想着想着便伤心起来。眼珠中泪水滚滚,楚楚可怜。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