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秘术:鲁班咒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秘术:鲁班咒

角色:李狗子陈国栋

简介:扶鸾秘术断生死,鲁班咒下无完魂
三魂不聚亦斩鬼,七魄不稳敢通神
金身成就无量法,看我神通百鬼魂

秘术:鲁班咒

《秘术:鲁班咒》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九章 陈广寿

“啥?你听谁说的?是那娘们儿不!她血口喷人……”话虽这么说,但陈老五这口气,怎么听怎么觉得虚。他们家老三是啥人,他可比别人清楚,那是脱了裤子就只认娘们儿,爹都靠边站的主儿,这事儿他还真就做的出来。

“你可拉倒吧。那半夜三更的往人家寡妇屋里钻,还死人家灵堂棺材里了,你说你清白?谁信呐!”老李鄙夷的看着陈老五,他那兄弟丢人,都连带着他们家。

“放屁!就算他去了!怎么滴!调戏个娘们儿就该死咋滴!我哥死的多惨!你不会不知道吧!”实在说不过,陈老五只能来横的。

直到陈老五瞪眼睛,老李才反应过来,妈滴老子还欠他钱呢!不能这么和他说话。于是立刻变脸。

“五哥、五哥,我滴五哥呦……”老李拉了个长音。

“怎么滴你还要给你五哥唱一段儿是怎么滴!有话快说,有屁快特么放!”

“唉~”老李叹了口气,接茬儿说:“实不相瞒呐,那女人的老爷们儿咋死的,我们心里都有数。你们家花钱找人顶了,而且还是个斗殴、过失杀人。这李狗子算是白死了吧!”老李眯着眼睛看着陈国强。

“这话……你一个**可不敢乱说……自家兄弟……自家兄弟……”提到这个,陈国强心里更虚。

“哼……这事儿,本来也不该我们管这个闲事儿!他李狗子挡人家财路,三个鼻孔出气——他非要多出那么一口气。没有金钢钻他非要揽这瓷器活儿,那是自找的,怪他自己想不开!”

“是、是、是……唉?那你们心里都这么想的,咋还不收俺家钱呢?让那女人给俺三哥偿命啊!俺家有钱!两万不够我再管俺爹要!”听这话,陈国强真有些蒙了。

“唉~关键不是钱的事儿,是这件事儿本身就邪性!!!”老李拽着陈国强的衣领子,凑到他面前小声儿的说,差点儿就脸贴脸了。

“滚犊子,邪性个屁!你听谁说啥了?”陈国强厌恶的推开老李。

“咋?你还不信?你家老三死的时候你可是亲眼得见的吧!那叫一个惨!”老李对陈国强推开自己的举动挺不满的。

“是挺惨……”一说这事儿,陈老五这心里还有点儿酸。虽说兄弟几个经常因为分钱不均口角,但那也是自家兄弟不是。

“五哥我可跟你说啊,我们局里的法医可都说了,能把人弄成哪样儿的,除非用现代化工具!而且还得是比较大型的那种,不然成不了!”老李再一次压低了声音,仿佛声音大一点儿,自己就要跟着倒霉一样。

“五哥你自己琢磨琢磨,李狗子家里就一个娘们儿,更是不可能有啥大型机械。再看你哥哥死的那个时间、地点……我说啊,十有八九是那李狗子本来就含恨死的,你再去人家眼前想上人家媳妇儿,这不特么诈尸还算个老爷们儿?搁谁不都得返阳啊!”

说到这里,老李似乎也是后背发凉,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我们初审的时候,那女人可说了啊,她亲眼看见她们家男人从棺材里坐起来抱住你们家老三的。虽然局里领导说不信,但那都是嘴硬!这些事儿全攒到一块儿,由不得你不信呐!”

“啥?!!!真有这事儿?!”经老李这么一说,陈国强好像也觉得事情不对劲儿了。

“我滴个五哥呀,都这时候了我骗你干嘛呀。谁不知道钱好啊!可是这事儿太邪性,大家都怕惹祸上身,所以才都躲着你呐。都是老中医了,谁还不知道你找俺们开啥药方子!可是这次,咱们不敢呐!!!”

老李说完话,一连周了五六杯白酒,这才压下了自己心头的不适。

“那……那俺们咋整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陈家老五心里也有点儿打怵。暗算李狗子他也有份儿,而且关键要命的一刀确实也是他捅的。刀子现在还在他怀里别着呢!

要说有仇,他那个只会瞎嚷嚷的三哥怎么比的上他啊!那李狗子要真诈尸了,第一个就应该找他!

“咋整?我知道您要咋整啊。我又不是大仙儿……”老李这时候已经滋喽一口酒、啪嗒一口菜的吃上了。本来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陈国强死不死管他屁事儿。死了更好,赌账就黄了。

不过他这一句话可惊醒了梦中人。就见陈国强一拍大腿,大喊一声:“你说的对啊!”

这一下子给老李干愣了。

“咋滴了五哥?吓傻了?啥啊?我说滴就对了?”

“大仙儿啊!这事儿不就得大仙儿出马吗!”这神神鬼鬼的事儿,必须得找专业人员处理不是。

“我擦,五哥你疯了?啥大仙儿啊?跳大神儿滴啊。你快拉到吧,那都是骗人的。就我们以前就抓了好几波儿了,都特么骗钱的。有的连吃喝都骗。”老李撇了撇嘴。骗子混到骗吃骗喝的地步了,也是挺给行业丢脸的一件事儿了。

“擦,跳什么大神儿跳大神儿。我不跟你扯了。急,我先走了,你慢慢喝吧。”说着话,陈家老五转身一路小跑就出了饭店,开上车一溜烟儿跑回了家里。

“哎?咋走了呢?五哥,要走先把账结一下啊?五哥……五哥……”

那么难道这个陈老五是真的吓疯了吗?不是。要说这大仙儿、鬼魂之类的事情,大家伙儿都没见过。虽然说是害怕,但多半儿都是心理作用。没见过的东西都是半信半疑的。

不过在这一点上,陈国强不一样。他们家对这“大仙儿”的事儿都是相当笃定的!而且并非普通迷信那么简单。怎么回事儿呢?您且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陈家曾祖那一辈儿,也并非是“背朝黄土面朝天”那老实巴交的庄稼人。那个年月正好赶上龙国前朝末年闹和义团。

陈家曾祖陈广寿当时岁数还不大,是个孤儿。实在活不起了就干了把脑袋别裤腰带上的营生,也跟着加入了一个叫和义团的组织。

当时这小子机灵,虽然瘦小,身子板儿不行,但从小就会看人颜色。俗话说就是眼皮子活份,懂得人情世故。

虽然文不成武不就,但靠着平时殷勤,做事勤快、不计较吃亏这些个优点,傍上了和义团大师兄,也就是各地坛口负责人的统称的大粗腿,成为了他手下专职小弟。

其实也就是铺床叠被,照顾饮食,相当于警卫员儿一样的角色。

继续阅读《秘术:鲁班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