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兵种文谷是《重生1992:我的黄金年代》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艳阳高赵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普通人重生》+《无系统不玄幻》+《主角杀伐果断》+《全程智商在线》+《精彩商战》
一场车祸,让赵兵穿越到了1992年,前世作为小区保安的赵兵,梦回1992年
赵兵睁开眼睛,看着四面铁网,以及周围回荡的那首歌曲《铁窗泪》,不禁一脸问号
赵兵:“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但是你开局给我复活在监狱是什么鬼???”
通过脑子里的记忆,赵兵得知在监狱里还有一个师傅
赵兵信心十足,大喊道:“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我的黄金年代它来了!”
管教:“赵兵!还想不想吃饭了?赶紧把操场收拾干净!”
赵兵:“得嘞!”
PS:本书无毒点不种码,剧情慢热,环环相扣,将为人处世,商场潜规则,哲学思想贯彻到商道之中,且看主角如何一步一步依靠信息差与老师傅给他的经验人脉,走上商道巅峰,成为天道!

重生1992:我的黄金年代

《重生1992:我的黄金年代》在线阅读

第4章 选择

将目光放在办公桌上,赵兵的呼吸一滞。

这是一个怎么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啊…

瓜子脸,双眼皮,梳着马尾,穿着那个时代特有的牛仔服,喇叭裤,显得特有青春活力。

身材凹凸有致,肤若凝雪,那双如同蕴藏了星河一样的眸子,像是能够将人的魂给勾走一样。

她属于那种没有人间烟火味的女人。

男人看一眼,就会下意识觉得自己配不上她,从而产生一股深深的自卑感。

种思婷抬起头,与赵兵四目相对,发现这男人竟然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禁俏脸一红,有些嗔怒的说道:“你…你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咳咳…”赵兵差点被自己的唾沫给呛死,连忙挠了挠头,讪笑道:“不好意思啊,看你这么美,看的有些入迷了。”

不说还好,一说出这句话,种思婷的小脸更红了,就像是熟透的苹果一样。

“你就是赵兵吗?怎么跟我父亲说的完全不同呢?”种思婷瞥了赵兵一眼,心中有些不满。

之前她没少去江城监狱探监,去看自己的父亲。

每个月去探监,他父亲都没少说关于赵兵的事情。

他的父亲对赵兵的评价很高。

以至于在她的印象之中,赵兵是一个不逊色于她父亲的智者。

如今来看,不仅让她大失所望。

这家伙那直勾勾的眼神,未免也太…

“当然了,如假包换。”

赵兵笑道,随后很自然的坐在那红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

种思婷撇了撇嘴,虽说不满,但作为这里的主人,出于礼节还是为赵兵沏了一壶茶。

“在我探监的时候,我父亲没少跟我说你的事情。”

种思婷的茶道很熟练,一番行云流水的动作,就给赵兵倒了一杯茶。

刚好八分满。

赵兵笑着拿起茶杯,小口抿了一口,接着正色道:“是吗?师傅隐藏的也算是够深的了,直到我出狱的前一天,他也没有告诉我你的存在。”

赵兵上下打量着种思婷,心中不禁感慨。

比起后世的那些医美怪与PS怪,还是这个时代的天然美女好!

种思婷微微一笑,脸上露出让人窒息的酒窝。

她缓缓道:“我父亲之前交代过我,在你出狱之后,会来这里找我的。”

赵兵饶有兴致的挑起眉头,询问道:“是吗?那你不妨说说你父亲当年到底是被谁给陷害的。”

种思婷说道:“这个先不急,我父亲让我先给你讲讲当年文谷集团的事情。”

“既然你来到了这里,我相信你就是为了解当年事情所来的。”

赵兵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种思婷为赵兵倒了一杯茶,在一旁讲了起来。

听完,赵兵的疑惑也算是消除了不少。

当年种文谷在那个年代大学毕业之后,跟普通人一样娶妻生子。

在机缘巧合之下,他选择了经商,赶上八几年的浪潮,事业扶摇直上。

京城的文谷粮食集团,就是种文谷一手创建成立的。

后来虽说变成国有制,但种文谷的股份不变,种文谷也没有什么意见。

再后来,文谷集团内部股东发生了一些争斗,里忧外患一同爆发。

一些贪心不足蛇吞象的人,将目标放在了种文谷的股份上,经过一系列的阴谋阳谋斗争。

最终,让种文谷从原来的绝对控股,变成了如今只剩下的百分之十的股份。

种文谷输了,而且输的很惨,不光输了公司,最后还被竞争对手陷害。

因为偷税漏税,被1986年被判刑八年,在监狱已经度过七个年头了,明年的年初就会出狱。

听完一切,赵兵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种文谷,这个哪怕身处监狱,还被外面那些高层敬仰的人物,竟然会输得这么惨?

赵兵的心中有震惊,错愕,甚至是…恐惧。

到底是谁,竟然能够让种文谷输得一败涂地?

而且当时,八几年,应该是种文谷正值辉煌的时候,那个时候在京城坐拥市值上亿的公司是什么概念?

赵兵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流了一身的冷汗。

他的喉咙动了动,缓缓说道:“事情我了解了,我有几个问题。”

“你说。”种思婷看着赵兵。

“当初陷害你父亲的那个人,或者说那群人是谁?”

“你父亲要做的,是什么,他是在下一盘怎样的棋?”

“而我,在这盘棋当中,又是一种什么样的身份?”

赵兵一口气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种思婷摇了摇头:“这些我不能回答你,准确的说我也不太清楚当年我父亲遭遇的事情,以及他正在进行的计划。”

“我父亲给了你两条路,第一条路是给你十万块钱,算是这几年在监狱当中你对他老人家的照顾,领了钱之后,从此之后,你跟我们种家就没有关系了…”

闻言,赵兵苦笑一声,问道:“第二条路呢?”

种思婷目光一变,问了一句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你难道不怕吗?”

赵兵一怔,不过也很快明白了种思婷的言外之意。

怕谁?应该就是当年陷害老师傅的那些人了吧?

赵兵摇了摇头,目光坚定的说道:“种师傅对我不薄,而且人活一世,不应该潇潇洒洒走一回吗?畏手畏脚的,算什么男人?”

赵兵这番话让种思婷一怔,随后摇了摇头,颇为欣赏的看了一眼赵兵。

这个青年,还真跟父亲说的那样,与众不同…

“这第二条路,就是复仇之路,也是我正在走的一条路。”种思婷说到这里,自嘲的笑了一声。

“原本我以为你会选择第一条路领钱走人的,毕竟你跟我们种家也没有什么关系…”

“当年,到底是谁陷害了你父亲呢?”赵兵若有所思的问道。。

“直到现在我也不清楚。”种思婷摇了摇头,长叹口气:“事实上,在我父亲入狱的这些年,我在大学时期,就已经开始调查这件事情了,可是…一无所获。”

“而且,当年的事情,哪怕是我现在这个位置,也是难以触碰了解的。”

种思婷缓缓说着,随后抿了一口茶:“我父亲说,当你成为江城首富的时候,不过只是得到了调查这件事情的入场券而已,当年我父亲所在的位置不低,以你现在的条件…”

种思婷最后一句话没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