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法医狂妻护娇夫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伊芙

角色:伊芙蒋氏

简介:上一世,伊芙是才名远播的天才名法医,游走在尸骨间屡破奇案,格斗、医术、射击……样样精通,让大佬们闻风丧胆
这一世,她的执念只有他,只想弥补上一世对他的伤害,好好护他、宠他、爱他!
且看智商超群情商负数的冰美人如何自修恋爱宝典,在征服某人的时候,顺便虐该虐的渣,打该打的脸
本文1vs1,甜宠无虐,爽文,坑品良好,欢迎入坑!...

法医狂妻护娇夫

《法医狂妻护娇夫》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7章 我好想你

  “这绝对是一起谋杀案!”

  此言一出,在人群中引起一阵哗然,不管伊芙有没有真本领,在校园这样的地方突然出现一副骸骨,还是凶杀案,这都足以引起恐慌。

  一直没有说话的刘警官面色一变,快步走向伊芙。

  在他的辖区之类出了这样的事,要是处理不好,他就只能等着被上级处分了。

  刘警官半蹲着身子凑过去拧眉看着那堆他都分不清名字的骨头,神情凝重地问道:“你确定这是一起凶杀案?”

  伊芙点头,还未开口,那边的苏倾悦似是自言自语道:“只是从骨头上的痕迹就能看出来是死前还是死后留下的,小师妹果然很厉害呢!可是,轻扬,怎么知道那些痕迹不是湖里的沙石划到留下的呢?”

  说到后面,她拉了拉宋轻扬,一脸天真地问道。

  这句话一出,周围的气氛就变了。

  首先,众人反应过来,只是这么一看就能看出来这么多线索,就是那些经验丰富的法医都未必能做到,眼前这少女也就只有17、8岁,还不会是乱说的吧?

  其次,就如苏倾悦所说,就算骨头上有痕迹,又怎么能看出来是死前还是死后留下的?也有可能是湖里的沙石磨损留下的啊!

  苏倾悦扫视一眼周围,没有任何意外地看到所有人看向伊芙的目光重新变化了一下。

  就连刘警官,都无可避免的眸底划过一丝不耐和厌恶。

  主要是觉得伊芙这种拿死人来为自己造势的做法太过恶心。人都死了,怎么能这么随便乱说呢!

  刘警官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伊芙,一脸的厌恶,“小姑娘,我不管你是不是EH的特约法医,可是你再这样乱来,我是可以控告你侮辱尸体罪和妨碍公务的!”

  伊芙摘下橡胶手套,慢慢站起身来,面无表情地迎视着刘警官,“桡骨上的伤痕有修复痕迹,虽然只是很短暂的过程,但也能证明这是在受害人生前造成的,这些只要有过专业验骨经验的法医都能看得出来,你若是不相信可以去请法医系的教授过来看一下。”

  说罢,她又转向苏倾悦,淡淡地说道:“我不知道苏师姐四年专业课里都学了些什么,只是,这么浅显的法医知识都不懂,我建议你从大一的课程再重新学一遍。毕竟,法医是一项很精深绝不容出错的工作,受害人能不能申冤,凶手能不能落网,法医所给出的判断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关键,一个细微的疏忽很可能就会导致凶手逃脱甚至是造成冤案错案。”

  一番话说得义正言辞,周围瞬间安静下来,寂静无声。

  苏倾悦一张脸就像调色盘一样千变万化着,精彩纷呈,再也没办法维持着前一瞬的天真。

  这脸打得不要太干脆!

  李浩看了一眼苏倾悦,再看了看就算被众人所质疑,却始终保持着云淡风轻的伊芙,即使嘴里没说什么,心里却已经相信了她说的是真的。他因为家里的原因在大三就兼修了法医学,对于伊芙所说的确实在书上看到过。

  当尸体腐烂到不能依靠组织检验时,验骨是最好的方法。甚至很多时候,组织会说谎,可是骨头不会。

  想到这里,李浩看向伊芙,对方站的笔直,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自信的光芒,让人移不开视线。

  而本来已经断定了伊芙是在胡说的刘警官,此时又不那么确定了,犹豫了一下,一脸严肃地问道:“那好,既然你说的如此肯定,我就暂且先相信你,你还从这些尸骨里看出了什么?”

  伊芙:“就这些了,没有仪器,尸骨也不全,死亡时间没办法确定,要等到打捞完所有的尸骨,运回实验室才能得出进一步的结果。”

  刘警官有些失望,可很快又打起了精神,“我们需要做些什么?”

  伊芙指了指人工湖,“整个湖纵深三米都要挖掘打捞。”

  纵深三米?

  刘警官面露难色,这恐怕要出动整个辖区的警力才行啊!

  “这……有这个必要吗?”刘警官将信将疑地问道。

  “有没有这个必要我们说了算!”伊芙皱了皱眉还没说话,人群外就响起了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

  伊芙听到这声音,浑身一震,猛地回头看过去。

  人群中,几个穿着墨绿色工作服的男人分开人群开出一条路来,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迎光而立,轮廓深刻分明的脸上冷峻淡漠,身上散发出的迫人睥睨的气势硬生生地压了众人一头,犹如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气势浑然天成。

  初秋的风轻轻扫过,周围鸦雀无声,四目相对。

  蒋煦瀚!

  伊芙脑海中快速回闪过两人以往相处时的分分秒秒,嘴角动了动,看着他,却不敢迈步,就怕这一切都只是个梦。

  对面的蒋煦瀚面上一派镇定,只有他边上的徐博宇知道,这一位早就看呆了,心里还不知道紧张成什么样,没看他浑身肌肉紧绷得就像钢铁一样么。

  三年不见,日思夜想的人儿就这么出现在眼前,蒋煦瀚脑中一片空白,在来的路上想好的那些说辞现在一个字都想不起来了。

  她还是那么漂亮。

  好像瘦了一些,却更显高挑了,那双在最初的最初就吸引了他的湛蓝眸子,正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

  他是不是该过去抱抱她,对她说他很想她?

  可是她向来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她的男朋友,私底下对他的碰触都有所抵触,眼下到处都是人,自己这么贸然过去只怕又要惹她生气。

  或许可以酷酷地过去打声招呼,就说:嗨,好久不见。

  还没打定主意,就见对面的人儿突然动了,一步一步慢慢走向他,然后步子突然加快。

  蒋煦瀚插在兜里的手紧张得冒出汗来,就在他手足无措不知该不该伸手抱住她时,伊芙停在了他的面前。

  “阿瀚,”伊芙仰起小脸低低唤了一声,就在他愣神的瞬间突然伸出手紧紧抱住了他,“我好想你!”

  周围看见这动静的一众人,表情复杂,说好的惊悚悬疑查案剧情呢?怎么一转眼就变成爱人久别重逢的温情剧码了?

  至于蒋煦瀚,面上依旧是一片淡漠,只是那目视前方的双眼早已迷离,整个人如坠梦中。

  天哪!

  小芙抱他了!他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继续阅读《法医狂妻护娇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