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状元郎的小福妻

作者:十里寒棠

角色:丁小锦孟云初

简介:《状元郎的小福妻》内容精彩,十里寒棠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沈清辞宫少宸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状元郎的小福妻》内容概括:[ 女强+男强+甜宠]:穿越第一天,一个神秘声音响起:“加油,把欠你的都拿回来!”
小锦一脸懵逼,拿回什么?
随着剧情发展,她辣手摧花,把绿茶虐成渣渣;生意爆火,挣的金子堆成山;桃花朵朵,绝色状元郎撞进怀……
人生正得意时,神秘声音再次响起:“加油,把欠你的都拿回来!”
小锦再次蒙圈,到底要拿回什么?
很快,她遇到了人生最大的那个渣……
九死一生虐渣成功后,小锦惊叹:拿回来的东西,竟然比天还大!

评论专区

海贼之疾风剑豪:刚开始我以为我找到了一本海贼同人中比较特别的一本,专注于实力的提升和在海贼世界中到处冒险(搞事搞事搞事!!!)可惜出海以后整个画风就变了,变成了作者以为主角在无形装逼,实际上只是煞笔的套路情节。

姑娘你不对劲啊:作者原话【我只是写世家有异能,平民没异能,平民可以通过其他渠道出头而已】---------------------血统论——肮脏、恶臭、作者坚持这样的设定——看着不爽

大漫画帝国:粮草,除了一些大段大段介绍一些大家都知道但是本人并不感兴趣的漫画剧情之外没什么不好。不过作者是哪里觉得妹子看少女漫画是冲女主够萌去的?exm?少女漫不应该是男主长的够帅男主人设够苏才有大票的妹子买账吗?

状元郎的小福妻

《状元郎的小福妻》免费试读

第4章 小相公晕倒了

“这些东西怎么在你手里?”王香草沉声问道。

“银子是我自己拿的,字据和首饰是我问刘媒婆要的。”小锦鼓足勇气道。

王香草一听就动了怒:“我家老三虽是个傻子,可也得娶个品行端庄的好姑娘,就算打一辈子光棍,也绝不要那等偷鸡摸狗、强拿强要的东西!”

她仔细打听过,丁家丫头长得漂亮,乖巧能干,年纪虽小,操持家务却是一把好手,这才高价为儿子求了来,哪成想竟是个小无赖,不知道用什么卑劣手段抢了娘家和媒婆的钱。

小锦一着急更解释不清了,忙弯着腰让婆婆看自己的后脑勺。

只见小锦后脑勺处起了鸡蛋大一个血包,又红又肿,仿佛下一秒殷红的血就会渗出来。

王香草轻轻拨开小锦的头发,对着血包吹气,心疼道:“这又是怎么弄的?”

小顶犹豫道:“娘,我说了你可别生气。我不同意被卖,刘媒婆便让我嫂子用胳膊粗的棍子打我,差点把我打死,我醒来后一气之下就拿走了自己的卖身钱,半道上又用铁叉逼着她给我五十两银子,她没钱,只好用这些首饰抵了债,又写了字据。”

又忙解释:“我嫂子娘家兄弟欠了赌坊十两银子,我嫂子这才要卖了我替他兄弟还债,可是我娘连吃药的钱都没有,一身的病硬熬着,所以我才把银子偷了出来。”

听罢,王香草不由得义愤填膺:“卖了小姑子替自己兄弟还债,你嫂子想得倒美,她娘家不是还有个妹妹吗,怎么不卖了自己亲妹妹给兄弟还债?”

说着起身在柜子里取出一瓶药油,用帕子蘸着给小锦上药。

“刘媒婆也是个狠心的东西,为了谢媒钱竟撺掇着把人往死里打,我孟家是娶媳妇,又不是人牙子买丫头,何至于逼死人命?你嫂子那天来家里相看,我明明白白告诉她我孟家是娶媳妇,不是买媳妇,那十两银子是彩礼钱,也不是卖身钱!”

听了这话,小锦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

王香草想了想,又道:“强扭的瓜不甜,你如果实在不愿意,就走吧。”

听婆婆这么说,小锦有点慌了:“娘,我不是不愿意嫁进来,只是不甘心被卖,买来的媳妇在婆家一辈子都抬不起头,还要被村里人指指点点。既然您说我是孟家堂堂正正娶进门的媳妇,不是买来的丫头,那我、我愿意留下来。”

王香草本就是试探小锦,听她愿意给自己的傻儿子当媳妇,当即乐开了花:“有娘护着,看谁敢说闲话!云初虽摔坏了脑子,可他心眼不坏,我和你爹也会多帮衬你们一点儿,咱们一家子都是勤快人,日子一定差不了!”

小锦心里暖洋洋的,“嗯”了一声,又鼓起勇气道:“娘,我想把这十两银子给我爹,我娘还等着吃药……”

王香草爽快道:“这本来就是给你娘家的彩礼钱,还回去也是应该的。”

小锦的嘴角荡起了笑意,把银首饰和字据往王香草手里一塞:“这些就交给您保管吧。”

王香草不由分说把东西硬塞进小锦怀里:“你自己拿着,不用充公,”又道,“只是别让你两个嫂嫂知道,钱财的事情自己多留个心眼。”推让不过,小锦只得把东西又收了起来。

婆媳两人正在说话,忽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叫骂:“作孽吆!我眼瞎了,给孟家三郎找了个母夜叉、女土匪、母老虎!”是刘媒婆!

接着便是孟云初声音:“疯婆子闯进来了!呜呜,宝宝害怕——!”

王香草的脸色立刻青了,却安慰小锦:“有娘在,别怕。”当先走了出去。

“孟婶儿,丁家那丫头要不得,简直是活土匪,我好心好意给她保媒,她却讹诈我的钱!”刘媒婆气得直翻白眼,看到小锦跟在王香草背后走了出来,怒火“腾”一下窜出几丈高。

“死丫头,把首饰和字据给我,不然就跟我去见官!”

孟云初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却依稀明白自己媳妇遇到麻烦了,牢牢牵住小锦的手道:“媳妇不怕,我帮你打她。”

小锦挠挠他的掌心,反过来安慰:“我不怕,你也别怕。”

王香草黑着脸道:“我正要找你呢!我孟家是娶媳妇,不是买丫头,你为啥撺掇着把我三儿媳妇往死里打?又为啥让她孤身一人来夫家?”

孟云初心里迷迷糊糊的,听说媳妇挨了打,心里一急,眼泪便吧嗒吧嗒掉了下来。

小锦心中一动,看来这小相公傻的也不是很厉害,竟还知道心疼人。用手指头帮他抹着眼泪,小声道:“娘故意那么说的,其实根本没打疼。”

刘媒婆本是来告状的,万没想到王香草竟然质问起她来,指着小锦咬牙切齿道:“你问问,我弹过她一指甲没有?她头上的伤是她娘家嫂子打的,跟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我好心好意送她来婆家,她竟然拿大铁叉顶着我的后脖子,讹诈了我五十两银子,还抢了我的簪子和手镯!这种害人精还留着做什么,趁早交给县衙,判她个秋后问斩!”

听到这婆子要把媳妇送到县衙,孟云初慌忙把小锦护在身后,大眼睛里蓄满愤怒:“不准抢我媳妇!”

一股异样的情愫涌上心头,小锦想起无数次梦到他这样护着自己,甚至在梦里被劫匪截杀时,他也奋不顾身替自己挡了一剑……

小锦握紧孟云初的大手,对刘媒婆道:“分明是你出的主意让我嫂子把我打晕,棍子是你递到我嫂子手上的,我头上现在还有个大血包!字据也是你亲手写的,白纸黑字,你还想耍赖?要去县衙,我奉陪到底!”

王香草也道:“走,咱们现在就去县衙!铁证如山,我倒要看看青天老爷会怎么判!”

大嫂和二嫂听到吵闹也从伙房里走了出来,见刘媒婆跳着脚在院子里闹事,大嫂道:“主家大喜的日子,保媒的却来闹事,这话传出去,看哪家还敢找你做媒!”

二嫂见小锦的后脑勺处的确有个鸡蛋大的血包,惊叫道:“这么大个包,幸亏弟妹命大,换做旁人早就被打死了!”

孟云初比小锦高了一头半,附着身子怔怔看着小锦头上的血包,越看越气,太阳穴一阵抽着疼,忽然眼前一黑,晕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