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我靠一人之力养活整个地府》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凌妖妖霍渊,《末世,我靠一人之力养活整个地府》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同样是末日,人家队伍要年轻力壮的异灵者,她要老头老太扎纸人烧纸人……
人家小队拼命收集物资,她的小队拼命收集冥币、印刷机、打印机……
找不到,没事那就开始重启制纸术……
不行,她想罢工……
凌妖妖为了为了摆脱被压榨的命运,只能想办法让世界恢复原来的秩序
呜呜……她的咸鱼的生活,离她越来越远

末世,我靠一人之力养活整个地府

《末世,我靠一人之力养活整个地府》在线阅读

第4章 生死相随

联系不上百科全书,凌妖妖也不执着,直接放弃同它对话。

身上黏黏腻腻的,很不舒服,干脆利落的给自己放了水,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

她都已经忘记了,自己多久没有痛痛快快洗一个澡了。

末世后几年,放水对于水异能者而言,都是小事一桩,随手就能来上几桶。

当然这也是要用晶核换取。

一点点晶核对她而言不是什么奢侈的享受,但是她还是舍不得。

只因为裴介告诉她,他需要很多很多的晶核来升级技能。

她便日日为他攒晶核,就是不舍得用上一颗半颗。

以至于她身上永远散发着和丧尸可以比拟的恶臭味。

不过她不在乎,只要她瞧见裴介一脸温柔对她说:“妖妖,待我成为基地里数一数二的强者时,我一定会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你。”

呵,她就这样傻傻的相信他的承诺,相信她是被爱的。

上辈子的自己还真是傻的彻底,明明她早就隐约察觉到裴介和她堂妹凌落落在末世前就已经勾勾搭搭。

她还单纯的相信,他是因为她才对凌落落多一些关怀。

真是谎话连篇。

这一切的根源就是自己有一个愚蠢至极的恋爱脑。

她懊恼的将头埋入浴缸中,水将自己淹没住。

洗洗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呼——”一声从水中冒出头,真的舒服,心中忍不住喟叹一声。

真的好久没洗过这样舒服的热水澡了。

整整泡了一个小时,泡到皮肤发红变皱,水也变凉了,才恋恋不舍的从浴缸中起身。

上辈子她为了裴介将自己一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硬着蹉跎成连路边的流浪汉都要嫌弃的女人。

今生,她要做自己,再也不为任何人改变。

她伸手拿过挂在墙上的浴巾,仔仔细细的将身上的水渍擦干。

泡过澡后,身上的印子更加明显了。

好家伙,那只千年老妖怪是属狗的吗?

啃得她全身上下就没一块好肉,左一片青青,右一片紫紫。

突然,目光落在胸前一个一指长的红色印记上,红得深紫。

瞧着不像是啃咬过后的痕迹。

她记得她上辈子胸前并没有什么胎记,也没有刺青过。

这到底是什么时候有的,瞧着就像是一个棺材盒子,诡异的横在她白皙的胸脯上,实在怪异得很。

她好奇的伸手去抠了几下,突然胸前的红印发出刺眼的光芒,向四面八方辐射开来。

凌妖妖反射性的抡起胳膊,遮住刺眼的光芒。

光芒过后,放下胳膊,一睁眼,她竟然就这样一丝不挂的站在霍渊的陵墓跟前。

“啊……”她忍不住发出惊呼声,索幸的是,她另外一只手还拿着条浴巾。

手忙脚乱的围上浴巾。

猛然发现她的面前蹲着一只火红色的狮子,错了,不是狮子,是凶兽。

难不成刚刚它就这样眼都不眨的盯着她围浴巾,果真有什么兽就有什么主人。这兽就跟他墓主人一个样都是个色胚。

等一下……

凌妖妖后知后觉的发现眼前火红色的赤炎金猊兽,竟然是只活体。

它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你……你别过来,我无意冒犯。”她可不想刚穿回来,仇都还没报就先葬身于凶兽口中。

赤炎金猊兽没有理她,只是在她面前慢慢的成人的姿势站立。

前肢就像画皮般从胸腔撕开,先是胸膛,后是四肢和头颅。

凌妖妖看得目瞪口呆,这是活生生的剥皮现场。

那兽皮一点点撕至后背,自己就消失不见了,唯剩下一片光滑坚挺的背脊。

一个身材高大,赤身**的男人,健壮有力的躯体,就这样站在她的眼前。

这场景好生猛……

凌妖妖吞了吞口水,目光从他的脚趾甲慢慢往上游移动。

健壮修长的双腿,嗯嗯,待看到那生猛之外,咽了咽口水,快速将目光瞥向一旁。

老天爷,这一睁眼就瞧见这么……儿童不宜的画面,合适吗?

她现在十分的想念百科全书,谁来告诉她,这算什么事情。

突然,耳畔听见一个熟悉的打响指声。

凌妖妖寻着声音望去,男子已经穿上一身白衣,乌黑的长发用一根古朴的白玉簪子固定住。

狭长的眼眸如春水般温柔,一张薄唇唇色偏淡,嘴角微微勾起,整个人散发着仙人般柔和洁净。

让人瞧见也忍受不住微微扯动唇瓣。

等等,他身上穿的竟然是古代的衣服?

而且这装扮瞧着怎么那么熟悉。

这不是那千年老妖怪吗?

“霍渊?”凌妖妖轻声唤道。

霍渊含笑的点头,将她揽进怀中,紧接着,男人的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她的脸颊紧贴他胸膛,一片平静,没有心跳声。

他低而轻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怎么了,可是想我了?”

耳边的声音,很是熟悉,在梦中听过。

她有一瞬的呆滞,惊愣。然后很快反应过来,猛地把身前的人推开,后退一步。

抬头,霍渊依旧一身白衣的站在她的面前

凌妖妖的两辈子,都没见过比霍渊气质更仙气飘飘的人。

他长得很好看,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浅褐色的瞳孔流动柔光,眼底却好似漆黑的夜,浑身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味的混合。

这个人像朵罂粟,迷人且危险,一沾必死。

“你想干什么?”凌妖妖不自觉的退后两步。

“你是本王的夫人,本王疼你都来不及。”霍渊的笑很干净,像是不谙世事的大学生。

若是不知道他是千年前杀戮成性的杀人狂魔,凌妖妖也会会被这样的表像所蒙骗。

她抗议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夫人?”她根本没有答应过。

“在你与我签订契约的那一刻,我们便生死相随了。”他笑得很暧昧。

生死相随?

凌妖妖将围在身上的浴巾拢紧,长睫低垂,眸光暗淡,一抹悔恨从她眼底划过。

上一世,裴介也跟她说过这句话。

她信了,可是他却仗着她对他的爱,肆无忌惮的挥霍。

挥霍她给的爱,她给的信任。

甚至为了活命,不惜将自己推入丧尸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