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霍少专宠:小作精,甜炸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月落星河

角色:夏如槿卜夏

简介:嚣张跋扈,水性杨花的夏大小姐跟流量明星私奔了?  隔天回归,整个人画风突变
  不喜欢鲜花,喜欢养虫子
解散储备后宫,一心讨好有活阎王之称的塑料老公
  花瓶大小姐突然表忠心,霍言深笃定她没安好心,这坏女人不是他的钱,就是他的命
  “这是离婚协议和一个亿,签了它,滚出霍家大门
”  夏如槿美眸微转,柔弱的扑进他的怀里,“人家不要钱,只要你啦
”  男人眸色一沉,箍紧她的腰,“选好了?不后悔?”  “再加点钱,我考虑一下?”  第二天,“不考虑了!离,马上离!”  “乖,晚了
”  

霍少专宠:小作精,甜炸了

《霍少专宠:小作精,甜炸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你喜欢受委屈?

第4章 你喜欢受委屈?

摇摇头,脑仁儿有点疼。

这对狗男女,都不是什么好货色,活该......

等等,她现在是夏如槿!

不能骂自己!

卜夏很快打住,专心致志的在一堆五彩绚烂的白里面挑颜色。

手机铃声适时的响起。

她吓了一跳,不可思议的将手机从裙子兜里掏出来。

被水浸泡的手机屏幕闪着锃亮的光,画面清晰如常,比她以前用的老人机清晰无数倍。

果然,有钱人手机质量都好。

屏幕上显示着‘诗茜姐姐’四个字,让卜夏心里一恶。

余诗茜比她大不了几岁,凭借善解人意又忍辱负重的性子,爬到夏家夫人的位置。

又想当她后妈,又不愿意被叫老了,哄骗着以前的夏如槿跟她姐妹相称。

偏偏夏如槿这花瓶顶着夏彦淮的反对,欣然同意了......

点了接听键,“喂?”

她声音懒散,没有平时的咋咋呼呼。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小槿?”

“是我。”

“你现在在哪儿?”

余诗茜欣喜,扮演了好姐妹的角色,“还跟你艺鸣哥哥腻在一起吗?有个好消息保准你开心!”

“是离婚协议吗?”

她漫不经心的问道,挑中了角落里一件粉色的睡裙。

那头一顿,“你知道了?”

“知道了啊,霍言深刚告诉我了。”

“你在霍家别墅?是被那霍阎王抓回去的?天杀的,这可怎么办啊!需不需要我派人帮你......”

“不用。”

卜夏声音慢悠悠的,“白艺鸣那傻缺,看什么自然风景,害我掉水里不说,自己还被毒蛇咬,太蠢了,我现在想到他那一副蠢样就犯恶心,我移情别恋了。”

“什,什么?移情别恋?”

这花瓶追白艺鸣,追了一年之久,还说白艺鸣是她见一个爱一个里,最后一个。

她好不容易将白艺鸣收为自己的裙下之臣,将这花瓶哄得团团转,只差最后一步就要成功了。

她现在移情别恋?

“不是,小槿你听我说......”

“说什么说!我都说我移情别恋了你还劝,什么居心?”她不耐烦,模仿着以前夏如槿趾高气昂的语气。

余诗茜忙陪着笑脸哄,“好好好,你又移情别恋了谁?姐姐永远支持你!”

“我啊,”卜夏环视了一圈,卧室里空空如也,眼底闪过几丝狡黠,“我有点喜欢霍言深了,怎么办?”

“什么?!”

“对,我喜欢霍言深。”

卜夏自顾自的肯定,然后继续吹,“我今晚上才突然发现,他长得比白艺鸣好看百倍呢。而且身材好,脾气也好,最重要的是有钱啊!我上哪儿再找这么一个镶金的......”

她越说越起劲,都能听到余诗茜脸上笑容裂掉的声音。

然后一扭头,就对上一双幽深沉寂的眸子。

咽了咽口水,最后两个字艰难的出口,“老公。”

“小槿,你怎么了!你以前不是最讨厌他的吗?是不是霍言深对你做了什么?别怕,我们夏家还没倒呢,你不用委屈自己!”

衣帽间里安静,余诗茜声音又很大,透过听筒清晰的传递出来。

四目相对,卜夏看着那张冷冰冰的阎王脸,背脊阵阵发寒。

“无妨,我喜欢受委屈。”

话落,平静的按下了挂机键。

强大的心理让她死了又活过来都接受了,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刚准备说点什么打破尴尬,视线就定格在手机屏幕上。

2020年3月26号,农历三月初三。

卜夏手一顿。

对,就是上巳节这天。

苗地少与外人往来,也因为这样,传承下来的蛊术和巫术依旧盛行。

现如今,巫王和蛊王各掌控一半大权。

井水不犯河水。

更有历代圣女巫蛊皆修,用以制衡两边权利。

这一代的圣女出在她卜家。

也就是在今年的祭祀大典上,巫王腾其家族挑起战争,企图夺权,将大权独揽。

卜家和原家措手不及。

她实力有限,最后引爆了本命蛊也没能挽回局面......

“你喜欢受委屈?”

男人森冷的嗓音,拉回了她的思绪。

卜夏一抬头,就对上一双深邃的黑眸,里面透着居高临下的讽刺。

干笑两声,将手机凑到她面前,“今天三月初三呢。”

霍言深脸色阴沉,看她耍什么花样。

女孩子眸光璀璨,声音鬼气森森的。

“传说三月初三的时候,阴阳生死之间的界限会宽松。当天晚上,阴间会开放街市,张灯结彩堪比人间的春节。所以这天晚上,有不少人间的魂魄到阴间串门,也有不少阴间的魂魄会到人间晃荡......”

“你想说你是鬼附身了?”

卜夏一噎,差点被口水呛住,“你怎么知道!”

“等到雄鸡报晓,鬼市收市的时候,麻烦你带着你的躯壳一起滚出我霍家大门。”男人声音冷冰冰的,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衣帽间取了套睡袍离开。

“还有,一分冥币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

霍言深转身,后背紧实的肌肉动了动,随即被浴袍不动声色的遮住,只留给她一个冷酷的背影。

继续阅读《霍少专宠:小作精,甜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