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青衫之恋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李浏誉

角色:李浏誉云琉云

简介:北辽国,此国处在陆地的东部之中,繁华异常,百姓们生活安定,但却流传着许多鬼神妖怪之说
只不过,这一切都把人们当作是虚无的流言而不受重视,比起那些传扬,人们反而更担心自己能不能生活好
北辽国最近和南尘两国战争连连,后来通过一系列的谈判手段终于是稳定下来

青衫之恋

《青衫之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 发生问题

北辽国,此国处在陆地的东部之中,繁华异常,百姓们生活安定,但却流传着许多鬼神妖怪之说。

只不过,这一切都把人们当作是虚无的流言而不受重视,比起那些传扬,人们反而更担心自己能不能生活好。

北辽国最近和南尘两国战争连连,后来通过一系列的谈判手段终于是稳定下来。

此刻,在北辽王宫之中的一处侧殿里面,一名身穿着琉漓玉裙的女子正坐在椅子之上,她有着一双大而明亮的双眼,可惜眼神之中却夹带着一丝愁思,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一样。

女子面容憔悴,神绪不宁,轻张朱唇,像是要说些什么,但最后却是沉默了下来。

女子名字叫云琉云,是北辽王的王妃,号为云妃,长得柔若如水,美丽而倾城。

而在云琉云的对面,正是北辽王妃,北辽王妃原名叫艾圆,穿着红色的华服曳地裙,裙摆微长,配合着一张颜色而美丽的容颜显得很是富贵威严。

可惜,站在云琉云的面前,北辽王妃却是无论如何也是笑不出来,云琉云是与自己争宠的女人,可惜,此刻北辽王妃的脸上却是做不出任何的表情。

看向云琉云,很是无奈地问道,“留哀到底怎么样了……”

“他,已经死了。”

“不,他没有。”北辽王妃的情绪有些崩溃,尤其是说道留哀的时候几乎是说不出话,留哀对于她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云琉云也是知道,留哀并不是人类,而是一个妖族之人,因为受了北辽王妃祖先的照顾而前来帮助北辽王妃的。

不过,留哀现在却是消失不见了。

看向云琉云,北辽王妃脸容上显得无比担心,轻甩的袖袍坐在石椅之上,微风吹起,寒气之入心房。

“他没有死的,留哀是不会死的。”

“他为了帮助你巩固后宫的实力,不惜对付我,可惜,最后他却是败了,身受了重伤……”

“我知道……”

“既然你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你应该不会怪我,比起你的伤心,我更伤心,我的好姐妹灵月和留哀一起消失!”

云琉云想起自己的好姐妹灵月,心中无比的难过,如刀片切割在心中一样,阵阵痛苦的滋味响彻在心头之上。

“留哀受了重伤,我与灵月打算帮他治疗,但他却遭遇了妖族的天劫,为了帮助他抵御天劫,灵月现在也不知踪。”

回想到昨日发生的事情,云琉云便是泣不成声,一直坚强独立的她根本就没有哭过。灵月是狐族的一员,妖族之中修为不错的小狐,可惜却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消失了。

之前,灵月的兄长,李蓝裳,李浏誉两人曾经委托过自己好好照顾着灵月,可惜云琉云最后却没有做成。若是李浏誉和李蓝裳知道的话,一定会怪罪自己。

正当云琉云感觉到绝望的时候,北辽王妃却忽然说道,“我先祖留给我的仙家宝物让我有特殊异能召唤知晓世事的人形迷雾,我问它得知,灵月,留哀两人并没有死,只不过是去到了一个脱离三界的地方,他们还是有救的。”

北辽王妃说着这话的时候是那样的宁静,可惜,双眼依旧闪烁着焦虑的神色。

但是,听到北辽王妃说出这话的时候,云琉云心中却是迎来了希望。

她需要拯救灵月,留哀两人,将他们带回凡间。

另外一边,狐山之中,灵月,李蓝裳两位狐族的青年站于山偷之上。李蓝裳身穿着一袭紫色的清衣服,配上白净的脸,像一副书生模样,手执一长扇,眉眼狭长。

站在李蓝裳对面的是李浏誉,穿着白衣,外面搭着一套黑色的熊毛制服装,头发微长,高挺鼻子,身材挺拔,阳光而英俊,只不过,现在李浏誉,李蓝裳两人却是沉浸在伤痛之中。

因为狐族的第一任大长老不久之浅已经离开世界,两人正要为狐族大长老进行悼念。

自那天狐长老仙逝之际,一位神秘女子突然出现,狐长老见到此人,脸上突然现出很惊喜的神情,屏退众人,道:“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们不得有任何的违令之举。”转向李蓝裳,“别忘记好好善待灵月。”

见李蓝裳流泪点头答应,狐长老的脸上现出很欣慰的神情,屏退众人道:“现在,我想和仙子呆一会。我走后,元神交由她带走,躯壳烧掉,将灰烬撒落山谷。届时灰烬中如果有一粒七彩元石,蓝裳,你且小心收藏了,他日会有所用途。”

李蓝裳含泪点头。狐长老微笑道:“修行万年,再次涅磐,得见仙子,幸何如是。”

挥手让众人全部退下。李蓝裳只得含泪庇率众在外守候,见长老的修烧室突然间异香扑鼻,有霞光在室内三映三耀,然后,一切归于沉寂。

李蓝裳不敢造次,直到一个时辰后,方才敢率众入室。室内,清香犹存,那个女子已不见踪影,室内,狐长老跌坐蒲团上,居然是修炼的姿势,面带笑容,但显然已经化去。

李蓝裳在狐长老面前宣誓成为新一任的长老,按狐长老的吩咐,用檀木将长老的真身焚化,七天七夜后,果然在灰烬中看到一粒鸽蛋大小的七彩石,李蓝裳用衣袖轻轻擦拭,看着这块七彩石,又仿佛看到狐长老慧黠而睿智的面容,不由得又是一阵伤感,小心地将这块宝贝贴身放好。

按狐族的规矩,李蓝裳是唯一获准进入并拾取前任长老遗骨者。他小心地收好这玫七彩石,按照狐长老的遗嘱,料理了狐长老的后事后,然后正式接任长老一职。

等这一切按步就班地完成,已经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此时,李浏誉的身体也在慢慢回复之中。

这个月夜,月色满满,朗朗地自天际如银色的瀑布一样倾泻下来,玉宇澄清,纤毫毕现。

李蓝裳心情完事情,来到李浏誉的房间,却见房中空无一人。他心下明白,于是向山顶走去,远远地看见,悬崖顶的一块石头上,李浏誉静静地坐着,任凭山风吹动他的衣襟。

“浏誉,在想什么呢?”李蓝裳轻声问道。

李浏誉回过头来。“大哥。”叫了一声,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李蓝裳道:“这段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所能掌控的。”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李浏誉道:“大哥,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李蓝裳摇了摇头。“也许是刚继任,就象是突然被推上前台,还有些不适应呢。”

说着,淡淡地笑了一下。

李浏誉道:“大哥,一直以来,狐长老都很看重你,你成为继任的长老,这点是没有多大悬念的事情。应该是很顺理成章的啊。难道是灵月?”

李浏誉突然回过头来看着他。“大哥,真的,这丫头居然连她爷爷的葬礼都没有来参加。难怪我这些天一直感到心里不踏实的。她那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哥,你应该知道。告诉我!”

李蓝裳叹道:“我确实知道一点,但是,对她的下落,我真的是一无所知啊。我比你更迫切地想知道她现在的下落,她现在的安危。你以为啊。”

李蓝裳的语气,流露出他内心的牵挂与焦急。一直以来,对灵月,他的内心都有一份难以言述的牵挂,就算狐长老不临终托孤,他也会照顾她一生一世的。如果她愿意更好;如果她不乐意,哪怕是远远在一边守候着她的幸福,他也是开心的呵。

李浏誉道:“那么,大哥,发生了什么事?”

李蓝裳看了他一眼,道:“玉介,你不要再冲动。上次你的冲动,付出的代价太过惨痛。你一定要吸取教训。”

李浏誉低下头,轻声道:“对不起,大哥。”

李蓝裳站起身来,拍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你是我唯一的弟弟,是我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的亲人。虽然父母去世时你还小,但是,父母对我的叮嘱,我却一直记着。兄弟啊,你要记住,第一,你现在还没有完全复原,不要轻易下山;第二,你偿还的都偿还了,你不再欠谁的什么了,别再犯傻了。好好修行,才是王道啊。”

“是,大哥。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李浏誉听李蓝裳提起过世的双亲,真情流露,心下也不由得动容。

李蓝裳看着他,半晌,道:“过两天,有个神秘客人要来,你到时候也来见一见吧,希望对你的修行有帮助。”

李浏誉听李蓝裳这样说,不由得问道:“神秘的客人?大哥,这人是谁?我以前见过他吗?”

李蓝裳微微一笑,道:“也许见过,也许没见过。如果告诉了你,就不能称之为神秘的客人了。好了,浏誉,别想太多了,这位客人什么时候来,实话说,我也不是很清楚。等他来了,我自然会通知你的。”

李浏誉感到很奇怪,什么神秘的客人,居然能令李蓝裳都不能很清楚地知道他的行踪。不过,从李蓝裳的神情来,他也知道此事不宜多问。

李蓝裳关切地看着他,道:“浏誉,这阵子,你感觉好些了吗?”

李浏誉点了点头,道:“不过,大哥,我总是感觉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但却是说不出来。”

“哪里不对劲?”

李浏誉皱起眉头,摇了摇头,道:“大哥,我好象忘记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对我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不过,有时在睡梦里,一些记忆中的残片就象烟火一样在脑海里飞快闪过,它好象在提醒我,我经历过这些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不管我怎么样努力,却也是记不起来。大哥,我这是怎么了?”

李蓝裳看着他,心想:“难道真的由于长老的功力在他体内融和的过程中产生了异化,使得他先前的一些经历被冲散,甚至淡化。如果真是这样,对他来讲,也许不见得是件坏事呢。”

李浏誉见他一逼若有所思的样子,问道:“大哥,你在想什么?”

李蓝裳笑了笑,伸手拍拍他肩膀,道:“没事,你不用太想多了。现在你所做的,就是抓紧时间练功,尽快回复原来的状态。客人来了,我会第一时间让你们见面的。我相信,你们的见面是件大有益处的事情。”

正说话间,外面有人敲门,李蓝裳道声“进来。”

守卫进来,悄声在李蓝裳耳边说了几句话,李蓝裳不由得脸色大变,一转眼看到李浏誉,脸色和缓下来,轻声道:“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守卫退下后,李蓝裳对李浏誉微笑道:“浏誉,你看,大哥刚一上任,族中就出了点事情,得我亲自去处理。我让弥衡带你去修练室,你赶快恢复功力再说吧。”

弥衡,是他的亲信。让自己的亲信陪伴李浏誉,显然,李蓝裳正在处理的事情不愿意让李浏誉知道。不过,李蓝裳身为狐族的长老,他有权决定任何事情。

说着,李蓝裳让人唤来弥衡,吩咐他好生陪同李浏誉,等俩人离去后,李蓝裳的脸上露出很复杂的神情。

他唤来刚才的守卫,道:“你让他进来吧。守在外面,别让任何人靠近。”

守卫答应着去了,片刻,带着一人前来,此人一身锦衣已有些污秽,神情疲惫不堪。一见到李蓝裳,疲惫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李蓝裳道:“怎么回事?灵月到底怎么了?我不是让你去暗地保护她的呢?发生了什么事?”

锦衣人自责地低下了头,轻声道:“是属下的失职。当时属下没想到,灵月姑娘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情形的变化太快,太出于人的意料之外了……”

李蓝裳有些恼怒地举起手,打断了他的话语。

“我不想听到任何无谓的解释。我希望你达成的任务没完成,就是失职,没有任何理由。作为一个好的执行者,你应该能想到任何可能的意料之外的情形。我不希望听到这样的辩解。我现在,也只是想知道,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了?”

锦衣人头垂得更下了,道:“属下无能。灵月姑娘落下后,属下第一时间伸手去抓她,可惜却没有抓住,眼看着她尾随着那位留哀直堕下高台而去,这时天雷大作,属下本来以为,这下完蛋了,灵月姑娘会成为留哀的陪葬者了。可是,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说到这里,抬起头,悄悄地看了一眼李蓝裳。

李蓝裳道:“说下去!”

“是。”锦衣人舔舔有些干裂的嘴唇,轻声道,“就在这时,属下看见,虽然云妃一行人看不见,但是,属下亲眼看到,那个惊雷直击下来,居然形成了一道类似水中旋涡一样的气团,气团的**,好象是有只眼睛一样的东西在飞速是旋转,而留哀和灵月就身不由己地被卷着直向这个气团的**而去,隐隐地,属下似乎还看见了气团**,那只眼睛冲我眨了一下,等属下反映过来,也准备飞身扑入的时候,气团突然封闭,一股巨大的弹力将属下弹到远处的一株大树顶上,等属下爬起来,再向那边看去时,只见适才恶劣异常的天气恢复了常态,而高台之上,云妃一行人也离去了。”

“然后呢?”李蓝裳冷冷问道。

锦衣人垂头道:“属下自知罪孽深重,起初,不敢见来主人。想到留哀是北辽王妃的爱宠,所以就隐身去了北辽王妃的宫室,听到了她和云妃的谈话。果然,北辽王妃也在为留哀的离奇失踪而感到忧心和不可思议。主上,那北辽王妃居然能召唤神秘的雾形人……”

“什么?此话可当真?”李蓝裳大吃了一惊。

“这是属下亲眼所见。北辽王妃屏退所有从人,在自己的密室呼唤出了雾形人,试图从他那里得知留哀的下落,结果,雾形人也无法知道留哀现在在哪里,他只是告诉北辽王妃,可以确定的是,留哀现在是和灵月姑娘在一起。”

李蓝裳沉吟道:“北辽王妃如何能召唤雾形人呢?她不过是一介凡间女子,生长在宝贵王室之家,她能有什么法力,居然能够进行这样的召唤……”

锦衣人道:“主上。北辽王妃不但能召唤雾形人,还能和他对话,而且那雾形人显然对她是相当地依顺啊。而且……”

李蓝裳道:“不要有任何顾忌,说吧。”

锦衣人咬了咬牙,道:“听雾形人的语气,虽然不知道留哀和灵月姑娘的下落,但他推断他们是落入了一个三界五行之外,不受任何管辖的所在,而且,而且,而且这个所在,听那雾形人的口气,是生不如死的地方。”

李蓝裳下意识地重复一句:“生不如死的地方?”他深深地皱起眉头。

锦衣人道:“是。属下听那雾形人的口气,这个地方,数千年来只掉进去过几位,而且,那几位至今还困在那里,生不如死。”

李蓝裳深深地叹了口气,道:“行,我知道了。这事,非常事关重大,除非我有决定,你不得擅自外传。”

“是。属下明白。”

李蓝裳点头。“好,你先下去休息一下吧。”

“是,属下告退。”

锦衣人退下后,李蓝裳突然感到胸口的那块七彩石跳动了一下,他不由得低声道:“长老,是您的灵性要与我对话吗?您也听到了刚才的话,担心您的孙女的安危吗?”

胸前的灼热感越来越强,李蓝裳也随即跌坐练功蒲团之上,眼观鼻,鼻观心,配合七彩石的召唤,默运功力。片刻之后,只见他胸前隐隐霞光闪烁,蒲团底开始涌出白雾,渐渐地笼罩了他整个身子。

就在这一片云遮雾罩里,李蓝裳听到了狐长老隐隐传来的声音。

“蓝裳,你能感应到我的召唤太好了。”

李蓝裳的心音在回答。“长老,这个地方怎么到达?我要怎样做,才能救出灵月?”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似佛非佛,假道非道,修真修仙,似真似幻。蓝裳,你可明白?”

李蓝裳:“长老,我还没参悟您话语的意思。长老,请指示一下。”

但狐长老的声音却象被一阵风吹散了,李蓝裳功力所凝虽然竭力想捕捉狐长老的信息,但是,他能感觉到胸前的七彩石的光彩渐渐地淡了下来,回复到平静。

蒲团下,大团的白团也漫卷回去,一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李蓝裳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睁开眼睛。竭力想弄明白狐长老所给的启示。

只是,此际,他胸海里一片乱麻。确实,太多的事情他弄不明白。灵月不是明明和那南尘王爱得要死要活,而且为了他的健康,甚至不惜要废去她的修行,看她当时的表现,恨不得不要修行了,只和南尘王做一对平凡人的夫妻,享受一下人间的情感,于愿已足。

他放手让她去爱,希望时间能让她最终明白一切。可是,这才只多长时间,这次,甚至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她居然现身云妃寝宫的高台之上,在留哀雷击的刹那,伸手相救,和他一起堕入这个非常态的所在。

李蓝裳不由得喃喃道:“灵月啊,我真是越来越无法明白你的想法了。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你的心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李蓝裳觉得这阵子他的事情真是太多了。刚刚继任,原本繁文缛事一大堆,但自己唯一的弟弟现在虽然得前任长老之助,身子在回复,但由于元气消耗过重,记忆方面,似乎出现了一些空白,这令他担忧不已;偏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这节骨眼上,又出了灵月这码子事。

于亲于情于理,这都是他不能不管不顾的事情。

夜色很深了。李蓝裳依然没能入睡,他还在考虑着灵月的事情。灵月这次的举动,确实是太让李蓝裳感到难以捉摸了。

不知什么时候,李蓝裳的耳边,突然听到外间传来的轻微的声响,似乎是落叶自树梢飘零的声音,只有听在李蓝裳的耳中,他才知道,那不是落叶飘落,那是他希望见到的人来了。

一声轻笑,在李蓝裳身后响起。

李蓝裳并不回头,只是说道:“我知道,你肯定会来的。”

来人笑道:“这种情况下,我能不来吗?”

李蓝裳道:“你知道现在的情况了吗?”

来人的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

“听过,不过,这事相当棘手啊。灵月姑娘,这次完全是闹大了。”

“如果她不是闹大了,我也不会这么急着找你啊。”李蓝裳说着,回过头来,看着来人。

来人看上去和李蓝裳年纪相仿,只是眼眸更为灵动,眼波流转间,慧黠之色油然而生,但却丝毫不掩他的俊美之气,相反,却平添一股子亲近可人的感觉。

他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膀,道:“老大,我服了你了。你不要什么事难办就想到我了,好不好?就算你兄弟情深,也得有好处的事,优先考虑下我啊。”

李蓝裳道:“这事就是难办,才想到你啊,太容易办的事交给你,岂不是显得我太不够意思了?实话说吧,兄弟,我都为这事急得几天没怎么睡了。”

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人笑道:“没想到一向老成稳重的你居然也有不知所措的时候。”

李蓝裳道:“就算我交友不慎,你也不要这样笑我啊。老弟啊,哥哥我这次是真的遇上大麻烦了。”

来人道:“能有什么大麻烦?别说得夸张了。李浏誉的事我也听说了,不是正在好转中吗?关于这个灵月,虽然让人太不省心了,但是,毕竟是长老所托,加上,嘿嘿,你本人对她又是情有独钟……”

话刚说到这,李蓝裳打断了:“你怎么在说话呢?什么叫对她情有独钟啊?”

来人笑道:“喜欢一个人不叫罪过。对她一往情深也不是错啊,这正说明你是真汉子,真性情男儿,我这点是很佩服你的。”

李蓝裳苦笑一声。“你说别取笑了行不行?我们谈正事,别开玩笑。”

来人收起笑容,正色道:“我真的是说正经的。既然你这样认为,好吧,我不提了。灵月姑娘这次做事虽然在我们看来欠妥,但是在她,或许有她觉得非这样不可的理由。”

李蓝裳苦笑:“什么非这样不可啊,哎,她就是上天派来折磨人的。说真的,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好办法真没有。因为在这件事上,到目前为止,她所去的那个地方,还真的没有人去过。这几千年来,堕入那个地方的也有上十个精怪之流,到现在,没有一个能回来。谁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的下落,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形。”

李蓝裳点了点头,沉吟道:“再怎么着,也不能不管,更不能不去。”

来人微微一怔,看着他:“你是真的决心去那个地方?”

李蓝裳道:“我现在发愁的是如何去?如何才能找到那个地方的入口。叶一炎,你得帮我!”

叶一炎苦笑一声:“老大,你不觉得你的要求太高了吗?”

叶蓝裳轻笑一声,道:“不高。你觉得高了,而且还是太高了?那么,就让浏誉跟你谈谈?如何?”

叶一炎怪啸一声,道:“如果先前觉得你只是过份,现在,我真的觉得你是太过份了!老大,你拿我当什么啊?”

“当然是拿你当好朋友啊,割头换颈的好朋友。要不,这个时候,我怎么谁也不找,独独找来了你呢?还有啊,浏誉可是我唯一的亲弟弟了,他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我不说,你也不会袖手旁观的是吧?老弟!”

继续阅读《青衫之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