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惊悚】
“纸人不点睛,纸马不扬鬃

这是爷爷临终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可是开业第一单,我就犯了大忌!
当天午夜,一个妙龄女子敲开了我的屋门
“张禾,我的眼睛漂亮吗?”
.............
谨慎阅读,怕你停不下
胆小慎入!

惊悚:最后的纸扎店

《惊悚:最后的纸扎店》在线阅读

第六章 乱葬坟

不过这些都只是猜测,但是有一点我是可以笃定的,这个梁志超,绝对不是活人!

至于他为什么要做这些东西,我也没兴趣知道,当然了也不会给他做,毕竟谁会用体力赚冥币啊。

想到这里,我一把把他给我的钱丢到了角落中,便回屋里睡觉去了,自从有了方牌,这两天的店铺格外安静,没有敲门声,也没看到那个东西,或许老张真的有两下子。

...........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来了,因为我想看看梁志超会不会来拿这些东西,可是等了一上午,不仅他没来,就连那个女人也消失了。

察觉到事情不对,我找到了昨晚被我丢弃的钱,它们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变成冥币,居然是红彤彤的真钱!

突然一个大肥手落在了我的肩膀上。

“小伙子,我要的货准备齐了吗?”

我回头看去,是昨天那个女人,不过现在的她看起来好像十分疲惫,与昨天的状态截然不同。

我点了点头,收起那沓钱带她来到了纸扎前。“都在这里了,你点点。”

那个女人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就开始把东西往车上搬,期间我忍不住开口问道。

“大姐,冒昧的问一下,你这是做什么用啊。”

女人的脚步停了一下,随即说道“我老公走了。”

闻言我心中大惊,试探的问道:“你...老公是不是叫梁志超?”

谁知那女人听后直接愣住了,手中抱着的东西也摔在了地上,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是,你认识我老公?”

得了,他这一句话彻底坐实了我的想法,不过我总不能和他说我见过梁志超的鬼魂吧。

“算是认识吧,节哀顺变大姐。”说着我开始帮她把东西拿上车,甚至还站在门口送了送,虽然之前挺讨厌她的,可是现在看来,也是一个可怜人。

女人离开之后,一直到晚上店里再也没有来过一个人,梁志超也没有出现,这才是问题所在,他明明说天亮就来拿的,结果给了钱就没动静了。

这让我一度怀疑,此人是不是另有所图,或者是有什么目的,可是还没等我多想,梁志超就来了!

“小兄弟,东西做好了吗?”

我没回答他,而是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反问道:

“哎呀梁哥,你昨天说白天来拿,中午有个女人说是你老婆我就给他了,怎么了她没拿回去吗?”说罢,我还把那些钱塞到了他的手中。

“对了,嫂子微信转给我了,不用这么多的,你拿回去吧大哥。”

梁志超听后一脸疑惑。

“可是,我没老婆啊,我这是买给我母亲的。”

而我看着他的表情,心里不禁冷笑:还特么装,你媳妇都承认了。

“哎呀,那可能是同名吧,要不你看我明天再给你做呢?”

“不用了,我还要上班就先走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心里突然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便匆匆关上了店门跟了出去。

也不知道是我太久不锻炼了,还是他走的太快,好几次我都差点跟丢,很快我就追随他的脚步,来到了镇东边的那个超市旁。

可是那个超市里面一片漆黑,根本不像营业的样子,就当我以为梁志超要进去时,他却方向一拐,来到了小破屋前敲了敲门。

看到这里,我意识到事情不太对,便蹲在一个角落偷偷观察,片刻后小破屋的门打开了,一双干枯的手伸了出来,虽然没看到人,但是我可以确定,那双手的主人就是张海生!

由于距离有些远,两人的谈话内容我也听不清,但是看梁志超的身体动作,好像很害怕老张,过了一会儿梁志超从兜里拿出了一样东西,递到了那双手上,就转头离开了。

我没有去找老张,而是继续跟着梁志超,看看他究竟要去哪里,可是走着走着我发现我们已经出了小镇了,这里十分荒凉,周围一眼望去没有任何建筑物,有的只有几颗已经枯死的老树。

随着他越走越深,我感觉这里的温度都明显低了几分,树上不时还有几只乌鸦飞过,诡异到了极点。

突然我一个不小心踩断了地上的一根树杈,咔嚓一声的脆响在这里显得尤为刺耳,眼见梁志超停下了脚步,缓缓朝这边走来。

我只好躲在树后面,屏住呼吸,祈祷他不要过来,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心脏飞速跳动,身体都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

这可是荒郊野外,自己又是孤家寡人,就算被他杀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梁志超的脚步声越来越重,我顺手拿起地上的一根木棍,准备和他拼命,就在我拿起棍子的一瞬间,一只黑猫从我旁边窜了出去,吓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好在梁志超的脚步也停下了,过了几分钟后脚步声再次响起,并且越来越轻,应该是走了,我连忙起身跟了上去。

此时我隐隐感觉,他的背后肯定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不然刚才踩断树枝,他为什么要过来查看。

就这样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的梁志超突然停下了脚步,只见在他周围的空中,竟然漂浮着幽绿的火光,还有一个个冒尖的小土包!

并且他的行为也开始变得怀疑,整个人趴在地上,双手还在不断挖着什么东西,于是我小心翼翼的朝他走去,才发现这里是一片乱葬坟!

“啊!”

我不小心叫出了声,当即捂着嘴就开始狂奔,因为恐慌,中途还被树枝绊倒一回,强忍着疼痛跑到小镇后,确定他没追过来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路过小破屋时,我越想越生气,很明显老张和梁志超认识,甚至我店的地址很可能就是老张告诉他的,怪不得他让我继续开店,原来是要坑我。

气急之下,我对着小破屋的墙就开闸放水,看着墙上生动的山水画,心里才舒服一点。

提上裤子以后我边走边骂老张,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店铺前,不过此时店门口的场景,却让我不敢再上前一步。

因为那里正站着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