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诸天:开局破了珍珑棋局

主角:楚惊龙王语嫣

简介:穿越到一介书生身上,得知在前方的聋哑谷中,苏星河摆下了珍珑棋局,楚惊龙还考个锤子的进士,直接破了珍珑棋局,得到了无崖子70年的北冥神功真传
  从此以后,少林寺少了一位旷世奇才,江湖中多了一位毒手书生
  毒手书生打破了天地桎梏,一路飞升,从低武世界到中武,高武,仙侠,洪荒……
  一剑在手,天地我有!
  至尊强者,谁与争锋?

诸天:开局破了珍珑棋局

《诸天:开局破了珍珑棋局》在线阅读

第6章 千万不要杀段公子

“你根本就不会武功,你娘难道没有教过你吗?”

“我娘不想让我招惹江湖中的是是非非,她想让我读书识字,将来考取一名状元,为国效力。”

“我明白你娘得心思,她也许对我太失望了,她不想让你在江湖中遇到我。”

段延庆似乎已经把楚惊龙当成了他的儿子。

也难怪,知道当年那个秘密的人,除了段延庆就是那名仙女。

段延庆没有把这个秘密说出去,自然是神仙美女说的。

她为什么要把这个秘密告诉自己的“儿子”,他们母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秘密,段延庆非常想知道,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段延庆心想,如果你真是我和长发观音的儿子,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段前辈,我娘也时常想念你,她说那个大雨漂泊的雨夜是她最幸福的时刻……”

楚惊龙心想,既然你误会我的身份了,那干脆就做得逼真一点,至于我娘最幸福的时刻是不是那天雨夜,已经不重要了。

“你娘还好吗?”

楚惊龙摇摇头,道:“我娘不好。”

“那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段前辈,关于我娘之事,等珍珑棋局过了,晚辈一定会如实相告。眼下,咱们还是专心看棋局吧!”

“你也喜欢珍珑棋局?”

“晚辈痴爱如命。”

段延庆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很特别的笑容。

没想到我还有这么一个儿子,段家后继有人了。

只是他的武功太差,有点中看不中用。

不过,武功也是可以修炼的。

我段延庆的儿子怎么可能不会武功?

你若真的是我段延庆的儿子,我会让你继承大理王位。

此时,虚竹扶着玄难大师,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

原来玄难大师受伤了,虚竹和几个少林弟子把玄难扶着坐在了一块石凳子上,待丁春秋来了以后,几名少林弟子都摆出了架势,要和丁春秋的人动手。

还好玄难发话,让他们稍安勿躁,一切等珍珑棋局结束以后再说。

楚惊龙看了看呆头呆脑的虚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心想,这珍珑棋局本该虚竹误打误撞破解,今日我来到了这里,我会夺了他的机缘,这看上去有点不可思议,但细想之下也在情理之中。

如果虚竹已经破解了珍珑棋局,他的命运没人能夺走,眼下,珍珑棋局并没有被任何人破解,我若是破解了,那机缘自然是我的。

你也可以理解为这个天龙八部发生的故事就是平行世界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里,虚竹的命运被改变了。

至于为何会被改变?

因为这个世界多了一个楚惊龙。

多一个楚惊龙不要紧,很多事情都会改变,这天龙八部的剧情自然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有任何人的命运是被安排好的,只要你努力,你的命运就会改变。

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一个班里有60名学生,最后一次模拟考试,有个考生得了第一名,完全可以进一所名校,可是最后,他被第二名超越,他落榜了。

这人的命运自然就发生改变了。

楚惊龙想着这些事情,眼睛却盯着面前的棋局,心跳加速异常。

段誉第一个上阵,走了不到十步,竟然被逼得满头大汗,差点走火入魔。

楚惊龙知道他的弱点。

他是因为太珍惜自己的棋子,不肯舍弃一个,所以最后被逼入了死角。

就好像他喜欢美女,见一个爱一个,像他爹一样花心。

开始是钟灵,爱得死去活来,要不是他知道钟灵是他的妹妹,他估计都能把钟灵娶回家了。

接下来是木婉清。

木婉清的美也让他心动,用一见钟情都不为过。

就因为木婉清也是他妹妹,所以他放弃了。

如今,他又爱上了王语嫣。

王语嫣的美又让他如痴如迷,哪怕王语嫣心有所属,他依然不知退缩。

这家伙天生的情痴,对女人过敏,后来得知,钟灵,木婉清,王语嫣都不是他的亲妹妹,他可以随意娶的时候,段誉娶了钟灵,木婉清,还有梦姑的婢女晓蕾,甚至连虚竹送给他的梅兰竹菊四个婢女他都想据为己有。

至于王语嫣,据说是不愿意让别人分享段誉,她离开了段誉,回到了姑苏燕子坞。

但天龙八部的剧情好像没有提及段誉回到大理之后的情况。

不过,根据王语嫣的性格,楚惊龙认为,王语嫣离开段誉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楚惊龙想到这里,就觉得段誉根本就配不上王语嫣。

这么漂亮的姑娘,你爱一个还不够,还要三妻四妾,真是太过分了。

说他钟情,那都是骗鬼的话。

这些都是之前剧情走向,如今的剧情会走到哪一步,谁也不知道。

也许珍珑棋局过后,楚惊龙被段延庆一拐杖打死了,这个世界就结束了。

现在的虚竹还是一个呆头呆脑的和尚,与世无争,心平气和。

不过这个和尚在楚惊龙的心中却没有好印象。

这个和尚没有守住清规戒律,屡屡破戒。

虽说每次都是被逼破戒,但是每次他都心安理得。

荤戒,酒戒,杀戒,最后连色戒也破了。

一个和尚在没有还俗之前做这些事就是不对。

如果每个和尚都像虚竹那样,少林寺就不用再传承下去了。

楚惊龙把眼光从虚竹的身上移开以后,他就看到慕容复上阵了。

慕容复是典型的事业狂,只要是能让他光复大燕的事,他就会拼命去做。

他一心想招揽江湖人才,不愿意舍弃到嘴的鸭子,所以,他在棋盘上输得是一塌糊涂,最后还陷入到了光复大燕的美梦当中,差点拔剑自刎。

还好,段誉用少商剑打掉了他的长剑,他才躲过一劫。

慕容复晃动几下脑袋,这才清醒了过来。

“表哥,你这是怎么了?刚才差点把我吓死了。”

慕容复觉得自己失态了,心中一肚子怒火,但是又不敢发泄,他怕坏了自己南慕容的形象。

“我没事,你不用为我担心,只是这棋局未破,我心有不甘呀!”

段誉在旁边说道:“慕容公子,这胜败乃兵家常事,你又何必如此看重呢?破不了就破不了。”

“你懂什么?你根本就不知道这棋局对我有多重要。”

“在下怎会不知?你若破了珍珑棋局,这逍遥派掌门之位自然是你的,到时候你兴兵起事……”

慕容复气得伸手就掐住了段誉的咽喉……

“表哥,你别冲动,千万不要杀段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