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五年了,伍条依旧没有觉醒属于自己的金手指……
“这是系统不在的第1825天,想它!”
各种方法尝试无果后,伍条接受了现实
不料,在伍条遭遇生死危机时,锄大地系统及时救场,挽救伍条于水火之中
本以为伍条会对自己这位救命金大腿毕恭毕敬,岂料……
“五年!我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世界五年了!你知道我这五年过得有多么苦逼吗?你知道吗!”(自行脑补颜艺)
锄大地系统:“……”(我只是个金手指,这个时候应该接话吗?算了还是直接用好处打发这个宿主好了
)
至此,一位平平无奇的咒术师诞生了!
“有什么问题是一发赫解决不了的?有的话,那就两发!”——伍条
锄大地系统:“合着你就真的拿着新手奖励打天下啊?”
伍条:“有什么问题吗?你看除了新手之外锄到都是个啥?”
锄大地系统:我看你不挺喜欢锄到的雷电将军等身手办的嘛?
伍条:咳咳……这个不算

无限世界:开局锄到咒术之力

《无限世界:开局锄到咒术之力》在线阅读

第3章 真实的极星城

推开公司的大门,伍条完成了每日打卡,身为三好员工,他上班期间可是从不迟到的。当然今天算是个例外,遭遇了a级禁区生物的袭击,导致他成功的迟到了。

“哟哟哟,想不到咱们的三好员工也会迟到啊,这可真是个稀罕事呢。装了这么久的好好员工的人设终于要兜不住了是吗?”

伍条并没有理会某只野狗的叫嚣,身为主角总会遇到那么几个笨比,不是啥奇怪的事情。对于这种故意找茬的人士,不予理会就好,这样一来能够规避99.99%的麻烦事。

“林浩,你要是工作忙完了,今天工作量给你翻一倍如何?哪怕多上一倍的工作量对于一个刚上班就完成当天工作的优秀员工来说绝对不在话下。”

办公室内传来一道沉稳且沧桑的声音。

林浩,也就是前来挑衅伍条的人闻言也不再说话,他虽然很不爽伍条,但也不想拿自己的饭碗开玩笑。伍条的来头只要是有点资历的老员工都清楚,是罗仓老板五年前破例带进来的。虽然不能说是关系户,但明眼人都看得出罗仓老板和伍条的关系不一般。

“切,算你走运。”林浩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伍条也懒得去搭理林浩,这个人多多少少带着点大病,他寻思自己也没有哪里惹到过林浩,林浩却总是对自己带着巨大的敌意。

望着林浩离开的背影,伍条缓缓伸出右手将小拇指和无名指往内蜷缩,指尖瞄准了离去的林浩。

“嘛,有了力量也不是这么用的,他可能只是个嫉妒心稍微强一些的家伙罢了。仔细想想,我也不是什么魔鬼啊......”

将手重新插入口袋中,伍条缓缓走到办公室内。

办公室走的是简约风格,坐在办公桌前的中年大叔正端着一杯咖啡惬意地品尝着。

“早上好罗仓大叔,今天的精神状态不错啊,是遇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了吗?”

办公室内只有伍条和罗仓两个人,伍条也很是随意地坐在了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

“嗯,的确是有个好消息。不过在此之前,我倒是想问问你这边的情况?你今天早上好像迟到了。”

“是啊,迟到了。”伍条也懒得找理由,特别是在罗仓面前,也没有找理由的必要。

“因为刚才新闻上播报的那件禁区生物袭击事件对吧?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罗仓看向伍条的眼神带着浓浓的关心之意。

伍条活动着手臂笑着说:“大叔,你觉得我这样像是受伤的样子吗?说是真受伤了,今天我就不只是迟到了,翘班都有可能。”

“我也不好劝你,总之你自己不要太勉强就好。今天你是遭遇了意外,迟到情况就帮你划掉了。虽然咱们这行收益不咋样,但好歹基础工资得拿到。”

伍条没有说话,只是冲罗仓大叔微微一笑。

“好了好了,那么接下来就是正经事了。伍条,你来咱们这工作的时间也不短了,你觉得咱们这个小公司的前景如何?”

伍条其实对经营公司方面并不了解,但罗仓如此认真地寻求他的看法,他也不介意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罗仓。

“大叔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都行。”

伍条深呼一口气,双手环扣,缓缓道:“恕我直言,如果按照这样的趋势经营下去,咱们公司最多再坚持半年吧。”

虽然伍条不想打击罗仓,但目前公司的处境就是惨淡到连他这个外行人都看不到希望。

“你还真是直接啊......嗯,当然我也不讨厌就是了,与其被那些不怀好意之人糊弄,我更愿意有人能直接点醒我。”罗仓大叔感慨一声,整个人似乎苍老了十岁一样。

“隔壁公司的野心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只希望整个极星城只有他们一家拾荒公司。之前那几家和咱们有合作的公司全被他们吞并了。”

“唉,这就是这个世道的残酷之处啊,没有能力就会被别人肆意掌控。我也预料到了这一天的到来,发生这种事情并不奇怪。说到底拾荒者这个职业也已经卷起来了,不是随便一个普通人就能够担任的了。”

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言语有些锐利,罗仓向伍条道了歉。

“别往心里去啊伍条,我只是随口说一说而已。”

先不说金手指到来之前的伍条没有受到打击,现在都有了金手指辅佐,伍条更加不会往心里去。

罗仓大叔的话直指他们公司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没错那就是高水平拾荒者太少了。伍条所在的拾荒公司名叫星辰,是罗仓大叔一手创办起来的。创办公司的初衷并不是罗仓想要从中获取多大利益,就凭勤勤恳恳工作五年的伍条的工资只能买一个小公寓房就看得出公司的盈收情况。

罗仓创建星辰拾荒公司的目的只是收留那些找不到工作的可怜人,他在极星城摸爬滚打20多年了,早就见证了这个残酷城市的真相。弱者根本无法在这里生存,这里处处充满着冷漠与无情,想要在极星城这里生存,就必须要有过硬的实力才行。

这个科技程度远超前世的世界在拥有超高科技的同时还拥有着特殊的超凡力量。这种力量是随着禁区一同出现的,被称为觉醒之力。罗仓就是一位实力达到a级的标准觉醒者。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能够觉醒的天赋各不相同,根据觉醒的不同天赋,人们将觉醒者划归为很多分类。最为常见的几种觉醒者标准系、兽系、元素系、机械系、辅助系等等。天资一般的人觉醒后的系别就是普普通通的标准系,这类觉醒者的下限低,上限也不高。

哪怕罗仓达到了a级的水准,也只能算的上是稍有实力而已。觉醒者的实力排名从低到高分别为d级、c级、b级、a级、s级、ss级、sss级以及目前已知最强的传说级。

当然,世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觉醒出天赋的,就比如伍条。想成为禁区猎人,首先就要成为觉醒者,很不巧伍条刚好就卡在门槛了。

不只是伍条,大部分在星辰拾荒公司的员工都是些没有觉醒出天赋的普通人,就连d级觉醒者都少的可怜。

这些年如果不是罗仓大叔的守护,星辰中的大部分员工包括伍条都过不了安稳日子。而现在,星辰拾荒公司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他们缺少市场的竞争力,导致在拾荒这一行越来越难办。隔壁蒸蒸日上的寰宇企业正是导致星辰拾荒公司走向灭亡的元凶。

当然,罗仓和伍条都没有理由谴责对方,毕竟缺乏市场竞争力又不是寰宇企业导致的。只是星辰拾荒公司的初衷不在利益,只是想给可怜人一些帮助。无奈,他们也是吃拾荒这口饭的,自然少不了被寰宇企业针对。

星辰拾荒公司原先的员工足足有五百多人,最近半年的时间里大部人都投入了寰宇企业的怀抱。

罗仓并没有阻止这些怀揣理想的年轻人追求梦想,毕竟这是在入职星辰拾荒公司时他做出的承诺。他不会干涉任何人的规划,想离开的,或是有更好目标的员工随时可以离开。

如今星辰拾荒公司内剩余的员工数量包括伍条在内仅有20位,留下的都是对星辰拾荒公司有最深刻感情的员工。

不过,伍条倒是很怀疑林浩留下的理由,按照他的性格没理由放着大好的寰宇企业不去,非得留在星辰这里当个受气包。

这种明显违反人设性格的事情很让人怀疑,再加上林浩对于自己的敌意,伍条有理由怀疑对方用心不良。

“罗仓大叔,你说的好消息是什么?”

“年纪大了啊,说着说着就容易跑题,明明是要说好消息来着。我的一位老友经营着一家私营的猎人协会,他问我需不需要和他们合作?分成方面倒不会让员工吃亏,只是咱们以后不能在私自收留没有觉醒天赋的同胞了。他能接受的,只是现在还留在星辰的这20位员工。”

“嗯......”

望着陷入沉思的伍条,罗仓好奇地问:“对于这个条件,你有什么看法?”

“我倒是无所谓,主要还是看大叔你能否接受不能收留普通人的条件了。”

“.......”

“伍条,我决定答应这个条件。通过这次事件我也看透了不少人的内心,真正会感恩的人并不多,特别是在极星城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能有20个对我不离不弃的员工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善良的人在这地方无法生存啊。”

“那我也没意见了。”伍条尊重罗仓的决定。

和伍条交换意见后,罗仓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简单地沟通之后,双方达成了协定。

“办妥了,从明天开始星辰拾荒公司就划归到白狼猎人协会旗下了。唉,也不知道这个决定我会不会后悔。”

伍条一脸淡然地劝慰道:“看开一些就好,只要是自己做出的决定,就不要往后悔这方面想就好。”

“这倒也是。不过啊,经历了一次危险事件后你似乎成长了不少啊,伍条。”

伍条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笑了笑,就当是这样吧。成长不成长伍条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现在有能力保护自己和他人了。

“大叔,其他人都去哪里了?”

“他们啊,都去拾荒了,大家都想为星辰出一份力。可惜我却一声不吭地将公司交付了出去。不知道那些孩子会不会记恨我。”

伍条摆了摆手笑着说:“怎么会呢,大家对大叔感激都来不及,肯定会尊重您的意愿的。”

“说起来,伍条你要去接一份委托吗?这可能是最后一份星辰自己接下的拾荒委托了。”

“嗯,我也正有这个想法,别人都出去干活了,我也不能闲着无事做啊。”

罗仓打开抽屉,从中掏出了几份委托表递给伍条,“这是仅剩的几份委托,你挑选一份,剩下的我就退回去了。”

伍条微微颔首,虽然他有能力全部完成,但这样不好和罗仓大叔解释。尽管知道自己如今的实力可以轻松秒掉a级的禁区生物,但a级等级并不算高,还是尽量低调一些。

“这份委托的内容是认真的吗?竟然要捡一颗禁区生物的蛋回来,还规定是a级的?大叔你确定委托人有了解过咱们公司的实力吗?”

“哦,你说这个任务啊,我也不想接的。按理说这个任务应该挂在猎人协会,但他们说不想引人注意就挂到我们这里了。这个任务你完成不了,重新换一个吧。”

看着毫无反应的伍条,罗仓心里咯噔一下,这小子莫不是想接下这个任务?虽然上面的报酬的确很诱人,达到了200w觉醒点数,但咱们就恰最后一口饭而已啊,冒这个险大可不必啊。

“伍条,你不会真的想接这个委托吧?咱们拾荒者虽然说业务范围比较广,但这任务属实有些冒险了。”

伍条扶了扶墨镜,咧着嘴角笑着说:“我对点数根本没兴趣,就是喜欢冒点险。大叔,我这五年做委托可都是小心翼翼的,好不容易遇到个大单子,我怎么能放过。”

罗仓盯着伍条的眼睛,最终还是放弃了劝说。这个任务的难度虽然是高一些,但是依靠道具的话难度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高。

“行吧,既然你想接那就接吧,完不成也不要逞强。”

“放心吧,我不会拿自己小命开玩笑的大叔。”

伍条正准备离开之际,罗仓再度叫住了他,“我还没说完呢,你小子倒是很急啊,掉钱眼里了?手机打开,我给你扫点点数。”

“额?大叔你这是干啥?”

罗仓没好气地白了伍条一眼,无奈道:“你啊你还说对点数不感兴趣,你是打算什么准备都不做直接蛮干吗?”

巧了,伍条正有此意!只是他不能当面告诉罗仓。

“出发前买几瓶隐身药剂,再提醒你一遍,你小子少逞强啊。感觉你经历一次进去生物袭击,胆子大了不少。”

伍条打着哈哈解释:“哪能呢,我可是很惜命的!(锄大地系统:你放p!我没来之前你都开摆成啥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