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只求浮生不相逢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桃宝

角色:安然王总

简介:安然第一次见到陆城璟,他对她说,“多少钱一晚?”
她错愕,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彻底的吃干抹净……
安然最后一次见到陆城璟,他对她说,“安然,我真的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
因误会而相遇,又因误会而分开,前尘往事如过眼云烟,只求浮生不相逢

只求浮生不相逢

《只求浮生不相逢》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做个交易

  天空泛起鱼肚白。

  微弱的阳光照进盛庭酒店的总统套房,整个套间超过两百平米,主人房、夫人房、会客厅、餐厅、私人按摩室等等不下十个开间,所有的摆设,甚至小小的吧台都做得优雅脱俗,没有一点俗气。

  如此这般,更显得沙发上的那一堆凌乱的衣服突兀,不和谐。

  暧昧的气息仍旧清晰的停留在这个极大的空间内。

  昨晚一夜,陆城璟没有停止过对安然的索求,像是积压了许多年的**,遇到她,便悉数撒到了她的身上。

  主人房内。

  窗口纱帘前,陆城璟身上披着纯白的浴袍,身子慵懒往沙发上靠去,修剪整齐干净的手指夹着抽了一半的烟,他面前的黑色琉璃桌上,赫然摆着装了几个烟头的烟灰缸。

  烦躁的时候,他抽起烟来,便没有节制。

  安然是被烟雾呛醒的。

  “咳咳。”

  咳了几声,嗓子已经半哑,等到她艰难睁开双眸,登时吓得坐了起来!

  变态狂正拿着烟头对着她的脸!

  安然吓得不轻,胸口上下起伏着,抱着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她怒道:“你要干嘛?”

  “别担心,毁了你的容我还要背上法律责任,我没那么傻。”

  陆城璟看着安然露在被子外面的肌肤上,布满了吻痕,眼神渐渐变得幽冷深邃。他从床上坐回到琉璃桌前的小沙发里,五官如铸,疏冷的眉眼微挑,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支票。

  “我还以为长了这样一张魅惑人的脸,床上的技术能够有多好,安然,你还得去锻炼一下。”

  让她去锻炼一下床上技术?

  安然的脸黑透。

  “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看着恶心。”陆城璟坐在窗前,半张脸隐入昏暗,只看着见棱角分明的轮廓和一双亮如星子的眼睛,薄唇无情又锋利,说出来的话让安然无处可躲。

  安然想要反驳,被**的人明明是她,他却表现出一副他被占了便宜的样子,对她羞辱嘲讽,让她好不愤怒。可是她完全也不是他的对手,现在发火惹恼了他,吃亏的可真的是她自己了。

  不但失了身,兴许还拿不到钱。

  她很缺钱。

  想清楚后,安然嘴角升起来一抹淡漠疏离的笑意,裹着被角,长腿一伸站到地上,大方的接过陆城璟手里的支票,看了看数目:“二十万,**赔偿。”

  原以为她会哭哭啼啼要他负责,他昨晚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安然是处女,所以今天写支票的时候才会多写了十万块。现在她这种泰然自若理所当然的态度,又有点让他冒火。

  安然拿了支票,裹着被子的她看起来有些滑稽,美艳的脸事后有着一层淡淡的粉色的光,同身上裹着的厚重的被子形成了反差萌。

  陆城璟没有笑,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安然裹着被子开了门出去。

  他刚从国外回来,迅速接管了陆氏财团旗下的lunius公司,成为陆家最年轻的总裁。昨晚有一桩生意要谈,合作方王总是圈子里众所周知的爱好玩**的变态,经常在酒店**来玩。这次也不例外,于是有了这次的盛庭之行。

  昨晚安然一直骂他变态,会不会是把以为他才是那个玩**的变态了?

  又想到安然,陆城璟烦躁的捏了捏眉心,对自己把安然赶走的决定感到满意。

  手机响了。

  陆城璟看到是王总打来的电话,接通。

  那头的王总兴致勃勃的样子,语气猥琐的问道:“陆总,滋味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听王总的口吻,难道安然是他故意安排过来的?陆城璟并不喜欢被人拿捏的感觉,很快,他轻笑一声,又说:“王总,应该是我问你昨晚过得怎么样?”

  “嘿嘿,还得感谢陆总,这盛庭的总统套房就是不一样,我昨晚啊,哈,可是每个房间都玩了一遍。”

  陆城璟勾了勾唇角,王总年近五十,真的有那个精力一晚上十几个房间都玩一遍?

  但是他没说破,只说:“王总好兴致。”

  “陆总太客套了,我可是听说昨晚有个长得不错的美人去了你那里就没出来过,还以为外头说你不近女色是真的,就没有给你**,原来陆总是早有准备啊。”

  长得不错的美人?

  陆城璟看了一眼没有被子的大床,床上一抹嫣红刺目,他不置可否,声音薄凉,不欲同王总多说无用的话,正色起来,“合同的事,王总打算什么时候签?”

  昨晚王总在盛庭的所有费用都是陆城璟出的,加上他给王总找了一波不错的小姐,王总自然高兴,这合同是跑不掉了。

  挂完电话,陆城璟再度看到了安然。

  她已经穿好了自己的衣服,脖子上扎着一条短丝巾,头发利落的挽了个发髻,漂亮的脸蛋儿水灵灵的,只是神色有些冷,还有些傲。这样的女人,多半独来独往惯了,才养了一身的骄矜倔强。

  “不是让你别再出现么?”

  陆城璟问道。

  安然抱着被子放回床上,嘴里说道:“酒店有规定,在客人离开之前要检查房间,我只是让同事少点麻烦而已。”

  “嗯。”

  陆城璟说着,人已经走出了房间。

  安然随后出来。

  沙发已经被整理过一番,全然看不出先前凌乱的模样,陆城璟的衣物已经被挂在了衣帽架上。

  见他的目光在扫视沙发,安然面无表情解释道:“顺便理了一下,不收钱。”

  陆城璟轻笑了一声,黑眸辨不出喜怒,“既然服务那么周到,走的时候,麻烦把你碰过的东西都扔掉,谢谢。”

  他坐到沙发前,拿起桌上的合同,扫了安然一眼。

  “两张沙发我都碰过,待会儿你让清洁阿姨给你扔吧,或者保安也行,我力气小,扔不动。”

  安然表情淡漠,人已经走到了门前。

  不管陆城璟是不是生气,忽然嫣然一笑,回头扬了扬手机,“对了,还有一件事。”

  “说。”

  陆城璟相当炸毛,这个女人简直不想活了,拿了钱,尾巴就翘了起来。

  “昨晚你睡着后,我已经拍了照片。”

  她话音刚落,陆城璟一记冷眼,刀锋似的刮了过来。

  可他仍旧那副从容不迫的姿态,双腿微分往后靠着,睨着她,“你信不信我动一动手指头,你今后的人生都将覆灭?”

  “我信。”安然笑起来的样子很是漂亮,远远的站在那里,晨光洒在她精致的侧脸,诱人采撷。眉眼里渐渐生出些许狠辣,安然继续道:“可是陆少觉得,你的人生,跟我的人生,共同毁灭,谁会更划算一些?”

  陆城璟真是低估了这个女人,她在他身下木讷不懂取悦,即便**了还在企图挣扎,性子烈得很,可即便这样,他也没有想到她会玩这么一招。

  她知道他是谁了?

  他只评价一句,“你的胆子不小啊。”

  “做个交易怎么样?”

  “你说。”陆城璟眯了眯眸子,放下了手中的合同。

  “昨晚我跟你发生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

  这女人真会想事,他花钱睡了一个女人,并不是值得宣扬的事。

  见他不说话,安然急忙道:“我只要能保住我的工作,照片决不外传。否则的话,陆少恐怕要在各大媒体报刊上露露脸了。”

  安然能够看清楚陆城璟的眼里蹿着阴森森的火,即使隔得远,仍然能够感受到陆城璟身上迸发出来的凌厉气势,有着与生俱来的帝王般的霸道凛冽。

  两人的视线胶着着,陆城璟缓缓起身,步子沉稳朝安然走去。

  他恨不得现在就宰了她!

继续阅读《只求浮生不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