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诡画尸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仓慈

角色:仓慈马先生

简介:一支白骨笔,画出人间百态
一张人皮纸,写明尘世清浊
爷爷是个画师,但是,他画的却不是你能看到的……扶摇新作,请各位书友多多支持!每天保底三更,早上八点,中午十点和十二点,请期待!扶摇新书开书啦,《化生劫》敬请关注!...

诡画尸

《诡画尸》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9章 磨花的照片

  看着幽深狭小的暗格,我的好奇心被完全提起,只是不知怎么的,看着这黑洞洞的口子,我竟然感觉这并不是个普通的暗格,而是一个隐藏着毒蛇猛兽的洞穴一般,甚至我有都有种抯止爷爷,让他不再以身犯险的冲动了。

  我暗自捏了把汗水,轻叹口气,心想着或许这只是自己想多了,这暗格无缘无故打开,或许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但是爷爷却没我这么多的顾忌,非常自然的将手伸了进去,看他样子像是从自己车里拿件东西一样。

  我扭头看了那女人一眼,只见她轻咬着嘴唇,两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爷爷那伸进暗格里面的手,似乎和我一样紧张似的。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女人旁边站着的男人再次开起了口,冲上前来一把拦住了爷爷,沉声道:“马大师,这里面可是放着我的私人物品,你这么乱翻,不太好吧?”

  这男人声音有些低沉,两眼死死的盯着爷爷,那只粗壮的胳膊死死的抓住了爷爷的手,甚至因为过于用力,他的指节都微微有些发白起来。

  “是你的东西自然会还你,老汉是不会要的”,爷爷头也没回,沙哑着声音道。

  “你…”,男人这番话被爷爷堵了个严严实实,干瞪了爷爷一眼又回头回那女人:“秀芹,这是哪里来的师傅,怎么这么没规矩?”

  我听了眉头一皱,心想着这是哪里来的男人,怎么这么没教养,于是也回头瞥了他一眼,却见那女人脸色微微一变,对着这男人摆了摆手,显然是示意他别再出声。

  看女人这样,我才稍稍好想了一些,于是又转过头去看向爷爷,却见他此时手里拿着一个牛皮信封,鼓鼓囊囊的,里面像是装了不少的东西。

  我本以为爷爷看上一眼就会把这东西放回去的,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爷爷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打开了信封,而与此同时,那男人也是眉头一皱,作势又要拦住爷爷,最终却被这叫秀芹的女人给拦住了。

  原来,这个信封里面竟然满满当当装了一大匝照片,背景各式各样都有,有大街,有商场等等,林岚满目,但是,照片中的主角却只有两人,一男一女,那女人一直低着个头,穿着一袭红衣,从身材上看应该是个非常不错的女人,但是,那男人我只是看了一眼便心中大大的吃了一惊。

  因为,这男人骇然是这次的死者,跟那遗像上面几乎一模一样。

  而且,更让我疑惑的是,这拍照之人的手法相当一般,歪歪扭扭的,越看越是奇怪。

  只不过,等到我稍稍一想顿时明白过来,这照片,竟然全都是偷拍得来的。

  我看了这叫秀芹的女人一眼,只见她面色倘然,任由爷爷一张一张的翻看着照片,从头到尾一言未发。

  爷爷奇怪,这女人更怪,为什么要偷拍她死去的丈夫这么多照片呢?

  不过,我只是将这念头埋在心底,是断然不会不分轻重的说出来的。

  这时爷爷不觉间忆将这匝相片看了大半,最后又一脸疑惑的将相片重新装入信封,“啪”的一下重新装回了那暗格里,连声摇头低叹:“奇怪,真是奇怪!”

  “爷爷,怎么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冒着再被爷爷喝斥一次的风险问了出来。

  “正位上公,你这到底是何意思啊?”爷爷没理会我,抬头看了看天,像神经质似的叹道。

  就在这时,“嘭”的一声轻响传来,却是那点在铜碗里的蜡烛烛火突然爆了一下,一颗粗大的火星顿时溅起,最后竟然不偏不倚的掉在了那男人脖子里。

  “哎哟”,这男人惊叫一声,触电似的连跳带窜,一不小心撞到了打开着的车门上面,顿时又“嘶”的一声,气急败坏的将车门重重一关,指着爷爷道:“你弄完了没有,弄完了赶紧走!”

  我一看急眼了,立马冲上前去正要与那男人理论,却被爷爷拉住。

  “你也不要急,老汉也只是做份内之事,做完了就走”,爷爷嘿嘿一笑,根本不在意这男人态度,拉着我就要向大殿走去。

  但就在这时,“哗”的一声轻响传来,我本能的扭头一看,却见车里那放着相片的暗格不知什么时候又打开了,信封里面的相片顿时掉了一地,而与此同时,刚才还关得好好的车门竟然又再次打开了。

  “哼,装神弄鬼”,男人冷哼了一声,怒气冲冲的瞪了爷爷一眼,没好气的进到车里收拾起照片来。

  就在这时,“呼”的一声刮起一道邪风,也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竟然卷得掉在车里的照片狂乱飞舞,使得正收拾照片的男人又是一阵手忙脚忙。

  我看了嘿嘿冷笑,心想叫你没素质,这不,老天爷都为难你了。

  只不过,我这声冷笑还没落地,就听到“啪”的一声两眼一黑,一张冰凉凉滑溜溜的东西贴在了我的脸上,我伸手一抓,原来是张照片。

  我捏着照片正准备朝那男人扔过去的时候顺眼看了一下,顿时那才稍稍扬起的手顿时僵在了半空,再也收不回来!

  只见这照片上面一男一女并肩而立,男人长得不怎么帅,连鼻子都是歪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手上牵着一个红衣女人走在大街上,正是秀芹的丈夫。而那女人身材窈窕,满脸宠溺,小鸟依人的靠在男人肩膀,甚至隔着照片我都能感觉到那股子幸福。

  但是,真正让我惊骇的是,这女人竟然就是之前那跟着我一道进入大厅的女人!

  我立马反应过来,原来,秀芹的丈夫有了外遇,这所有的照片,都是她跟踪两人所得。

  “怎么了?”爷爷发现了我的异常,粗声粗气的问我。

  “这女人,我见过”,我低声回答爷爷。

  “见过就见过呗,有什么大不了的”,爷爷没太在意,低头收拾着他这些吃饭的家伙什。

  我听爷爷这么一说,心想也是,这照片上的女人与死者有一段情,死者死了之后她来一下也算是人之常情,确实不是什么大事,想来是我太过大惊小怪了些,于是我摇了摇头,准备着将照片还给他们,但偏偏这个时候一不小心手滑了一下,照片一下子掉到了地上,而且还被我一不小心踩了一脚。

  “有怪不怪,不要见怪”,我一个哆嗦,心想着在这里踩死者的照片可真是大忌,于是连忙哆哆嗦嗦的说了起来。

  水泥地非常粗糙,我这一脚踩上去将照片磨花了大片,还沾了不少的泥,于是我又急急忙忙的将照片上的泥擦干净,正准备着还给两人的时候看了一眼,一下子怪叫一声坐在了地上。

  只见被磨花之后的照片上,男人的脸红白相间,已然完全变了形,模糊的脸庞像木雕似的,这模样,竟然和他躺冰棺里的一模一样。

  至于那女人的脸,此时竟然不偏不倚的全部消失了,但是,奇怪的是她身上鲜红的长裙竟然丝毫无损,这样子,就好像她从来就没出现在这照片上一般。

  “爷爷,你看”,爷爷在我这一声怪叫之下早就靠了过来,于是我哆哆嗦嗦的将手中已经完全变了样的照片递给了他。

  “秀芹,秀芹,你快让马大师过来看看”,声音之中说不出的惊骇,远远的传来,让我的心再次咯噔一下,紧张得就要喘不过气来。

继续阅读《诡画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