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豪门前夫别纠缠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凌琪萱

角色:凌琪萱宫铭耀

简介:凌琪萱喜欢了宫铭耀很多年,带球逃了四年,被抓回来后,他继续逼她离婚
这一次,凌琪萱爽快的签字,附加带件:你净身出户,房子归我,孩子归我,你,滚蛋
第二天,某总裁很不要脸的出现在家门口:我无家可归,只能找我的好前妻了

豪门前夫别纠缠

《豪门前夫别纠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人小鬼大
凌琪萱她开了自己的车直奔凯悦酒楼,完全不知道家里两个小鬼偷了她的结婚证找爸爸。
二号包厢里坐了十来个人,个个脸上挂着淡淡的红,显然是喝过酒。
欧阳主管看到凌琪萱大喜,目光落在她身上的职业装上脸色微沉。
“不是叫你穿漂亮点吗?今天来的可是我们公司董事会的人,你穿成这样待会儿怎么喝酒?”
凌琪萱差点想拿手捂鼻子,欧阳主管的酒气快喷到她脸上了。
“我不是来喝酒的,我想辞职。”
她直奔主题。
欧阳主管打了个嗝,两道乱糟糟的眉毛挤成堆:“你开什么玩笑,没喝酒就醉了呢。赶紧给我上桌,今天不把领导陪高兴了扣你工资,你不是还有两个孩子要养吗?在我这里装什么清纯。”
欧阳主管拉了她直接摁在了胖胖的公司股东之一面前。
“秦董,这是我们公司的。”
欧阳主管指着凌琪萱想了想道:“公关部副经理,小凌。”
凌琪萱挑眉,她不过是个小文员,什么时候就成公关部经理了?
“来,快跟秦董喝一杯。”
他凑近凌琪萱的耳根:“喝完了这杯,公关部副经理的位置就是你的。你瞧你身材好,相貌好。干什么每天拼死觅活也不过挣个基本工资,以后哥带着你吃香的喝辣的,酒喝好了,**加提成都能拿到你手发软。”
凌琪萱耐着性子听他说完后脸顿时冷了下来。
看着一桌的中年油腻男,欧阳主管还不是想把她送上某个老总的床,借机升官发财。
她刚想发作,欧阳主管出奇不意的直接托着她的杯子给她灌了酒,一杯白酒下腹,她的胃顿时烧灼得厉害。
“好,凌小姐好酒量。”
色眯眯的董事局的股东们个个盯着凌琪萱。
她是真的怒了,拿起杯子倒扣在桌上,声色厉忍的盯着欧阳主管。
“我是来辞职的,不是来陪酒的。”
说完一封辞职信便直接甩了过来,扭头就走,欧阳主管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人,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
“凌琪萱,你以为你是谁呀。你跟KTV里几百块一晚的女人有什么区别,老子看你长得漂亮让你价格卖高点你还不领情,今天你哪都别想去,给老子回来把酒喝了,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欧阳主管追出来一把抓住凌琪萱的手腕,腥红着双眼。
两个人正在拉拉扯扯,一个浑厚深沉的声音突然响起。
“放开她——”
黑暗中的男人慢慢走进灯光里,头顶流泄的水晶灯光将他的影子拖得老长。
“邵,邵导……”
欧阳主管额头出了细细密密一层汗,今天的饭局就是为他准备的。
凌琪萱也看清楚了来人的脸,眼中泛着惊喜,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邵漠北。
“她是我朋友,你强人所难是不是太过分了。”
邵漠北声音冷到骨头里,欧阳主管不住道歉。
“邵导,我真不知道凌小姐是您朋友……”
如果因为这事邵漠北不答应董事局股东的投资计划,别说晋升,怕连饭碗都保不住了。
邵漠北不再看他,目光落在凌琪萱身上,带着点复杂。
“你怎么在这里,见过铭耀了?”
他将衣服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凌琪萱心中一暖,邵漠北还和以前一样,对她像个大哥哥般暖心。
凌琪萱微微点头,衣服上还带着他的温度。
“饭局别去了,我进去打个招呼就送你回去。”
凌琪萱想起家里两个孩子,邵漠北与宫铭耀是世交,他如果知道了,宫铭耀也就知道了。
“不,不用了,我开了车过来。不耽误你办事,我来也只是想辞职的。”
她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想还给邵漠北,被邵漠北摁住了肩头。
看她严词拒绝的模样,邵漠北的心顿了下。
“衣服你穿回去,改日再还给我好了。”
凌琪萱只好作罢,点头,迅速消失在夜幕里。
邵漠北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若有所思。
…,
凌家公寓。
两个孩子正凑着小脑袋挤在电脑屏幕前,心情紧张又兴奋。
【宫铭耀,宫氏集团继承人,名下产业无数,预估资产超百亿。】
词条搜索马上就出来一行信息,下面还配了图。
铭宝的脑袋都快贴着屏幕了,她仔细看了那张照片很久,还拿来了镜子照照自己,又看了耀宝。
“你确定他就是我们的爹地,可是跟我们长得不像呢。”
她找不到一点大家相似的影子。
“额。”
耀宝的小脸也挤成了堆,结婚证上是这么写的——宫铭耀,身份证是xxxxxxxxxxxxx。他一个个号码核对了,应该没错。
“我们应该长得不像狗男人。”
耀宝脱口而出。
铭宝放下镜子,有些失望。
“那是不是我们弄错了呀?”
心中燃起的希望瞬间被男人的长相浇灭了。
“我们可以去找他求证啊,听说有亲子鉴定之类的。”
耀宝抄着手,一副大人的模样拍了拍铭宝的后背,安慰她:“放心,有你哥哥我在,我一定会弄个水落石出的。”
他在铭宝面前总是一副大人的样子。
铭宝点了点头,重重“嗯”了一声。
房间外忽然传来开门声,陈嫂跟着问好:“凌小姐,您回来了。”
铭宝与耀宝赶紧关了电脑,耀宝将结婚证顺手塞到自己屁股底下。
凌琪萱将房门打开,发现两个孩子正乖乖的玩积木,他们见到她,脸上同时堆起可爱又甜美的笑容。
“妈咪,你回来啦。”
“你们两个有没有乖乖地听话呀?”
见到两个孩子,凌琪萱将晚上的不愉快瞬间抛到了脑后,扬起笑容坐在了两个孩子中间。
耀宝扬了扬手中的积木,一脸求夸:“妈咪,我们有在乖乖地玩积木。”
铭宝跟着重重地点头。
“妈咪,你跟我们一起吗?”
凌琪萱一手揽过一个,坐在她的大腿上,笑道。
“现在已经很晚啦,乖孩子应该上床睡觉啦。今天洗簌,谁先来?”
因为两个孩子都很小,凌琪萱每次只能照顾一个人。
耀宝对铭宝使了个眼色,铭宝马上意会,高高举手:“妈咪,我先!”
凌琪萱笑着点点她的额头:“今天这么听话?行吧,就你先,耀宝现在外面等妈咪一下哦。”
凌琪萱把人抱起来,耀宝见她的身影消失在洗手间,赶紧把屁股底下的结婚照拿出去塞到枕头底下,然后屁颠颠的跟在她身后进去。
洗簌完,好不容易把人哄睡着了,凌琪萱才有了自己的空闲时间。
她收拾了东西,准备去医院看看。
本来这次回来就是因为医院给父亲下了病危通知书,该死的宫铭耀,害她在外面漂泊了几年,连生病的父亲都不管不顾,还好医院后来说病情得到了稳定,没有这么严重,她才松了口气。
只是父亲还不知道自己生了宫铭耀的孩子,她还得考虑要怎么跟他开口说这件事。
医院里到处充斥着浓重的药水味。

继续阅读《豪门前夫别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