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纤尘不染创作的《明烛》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民国二十八年秋,因为一起磺胺走私案,腹黑青年季敬之被迫卷入风云诡谲的暗战中,也因此遇到了自己的爱情,靠着缜密的思绪和步步为营的计谋,一次次冲破迷阵,收获爱情,成为一方枭雄
穆悦心!我想看你眼里有星辰,笑如春日暖阳的样子,但是,你我相识以来,因为我你已经受了太多委屈和伤害,接下来我要走的注定不是太平之路,我不想在自私的拉你陪我陷入黑暗了,我希望你每一天都是开心平安的,等我摆脱阴霾的那一天,再来寻你,可好?你,会忘了我吗?

明烛

《明烛》在线阅读

第6章 各怀鬼胎

来到**局报到的季敬之,才拿出了自己的任职通知书,那些原本对自己不闻不问的警员,就立刻转变了嘴脸,一个个十分客气殷勤,还安排了专人帮助自己办理入职手续,一路畅通无阻。

季敬之没想到这个穆御庭威力如此巨大,仅凭一个签名就能让这些人巴结如此,现在自己倒有些能够理解穆悦心的任性妄为了。

“你好,我叫徐风。”一个警员走过来伸出手向季敬之自我介绍。

“你就是徐风?”想起穆夫人曾说过,没想到就见到了真人,果然仪表不凡,器宇轩昂,和前面那些巴结的自己的人明显不同,看上去眼神真诚,态度不阿,季敬之笑着伸出手握了上去“你好,季敬之。”

“穆伯伯亲荐,想来你一定有过人之处。”徐风意味深长的打趣道“没被大家的热情吓到吧。”

“哈哈哈哈”季敬之会意的笑了笑。

“来吧,以后我是你的搭档了。”说着徐风带着季敬之走进一间办公室,将一叠资料摆在季敬之面前说道“这个年代,磺胺的价值堪比黄金,更是重要的战略物资,这批磺胺是从咱们法租界内一家日本诊所流出的,已经有部分从咱们租界运送到南虞城去了,所以这个事情····有些复杂了····报纸你都看了吗?”

季敬之看着眼前一堆资料,陷入沉思,眉头微蹙。

“你不会看?不识字?”

“认识字,只是这么多,都要看完吗?”

“来来来,我来教你怎么在这些线索中找到有用线索···”说着,徐风毫不客气的拉了一把椅子,紧靠在季敬之身边坐下,伸出手示意季敬之也坐下。

回到家中的李暖暖打通了那个一直记在心里的电话号码,在无限忐忑中,电话通了,一个苍老且慈祥的女声响起“是暖暖吧?你还记得家里呀?”

“嗯,是我。”

“好,家里马上安排。”电话就这样挂了······

这句话和这个号码在李暖暖脑海里无数次被演练,她的新身份一旦启动,就意味着他们的“捕鼠行动”开始了,李暖暖独自静静的坐着,忽然又想起了安德烈·····

法租界**局内。

徐风伸了个懒腰,起身在屋内来回踱步,问道“明天咱们就出发吧?今天我还有些事没处理完。”

“这么快?”季敬之翻着手中的资料问道。

“快吗?”徐风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追问道“悦心最近怎么样?”

“穆悦心?”季敬之漫不经心的翻着资料,有意问道“你们很熟吗?”

“很熟啊,从小长大的。小时候还说要长大要嫁给我呢。”徐风起身翻着桌上的资料,漫不经心的回道。

果然到处留情··季敬之心里暗叹道。脑子里又闪过穆悦心的红唇和她光洁的脖颈···

“哎!”徐风拍了季敬之一下,疑惑不解的问道“这个案件很有意思吗,能看的发懵。来我在研究研究。”说着,徐风将季敬之手里的资料接了过去,看了几眼后,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没啥意思啊···你果然是奇人一个,穆叔叔真是眼光不俗啊。”

“呵呵呵!”

季敬之又从徐风手里将资料接过来,重新坐下再次认真的看了起来。

二人又讨论了一阵子案情,之后约定明日上午九点火车站见面后,便各自回家去了,当然季敬之是回到了穆府。

季敬之乘坐黄包车刚到穆府门外,就看到铁门内,伸头向外张望的穆悦心,自忖道,难怪今天没见她追来,竟是被困在家里了,她能安心呆在家里也是罕见。

季敬之进屋后,先和穆夫人打了招呼,又陪穆悦霖玩了一会,穆悦心全程安静的坐在一旁,都未搭话,事出反常必有妖,季敬之不时的用眼睛余光观察穆悦心,脑海中闪过无数个猜想,又都被自己一一否决。

好不容易等着穆夫人带着穆悦霖去了后院玩耍,季敬之凑到穆悦心身旁,忍不住想到发问。穆悦心却像见了怪物般,躲开了。季敬之更加疑惑不解了···

此时,一个下人过来喊道“季先生,我家先生有请。”

季敬之只好放弃追问穆悦心,先跟着下人去了二楼,在书房见到了刚刚回来的穆御庭,方才穆御庭进门时只是简单的和季敬之打了招呼,季敬之还以为,他不会追问自己今天的情况了。

“刚才我还有点事处理,这会没事了,你今天怎么样?和徐风相处还愉快吗?”穆御庭一边整理手里的资料,一边平静的问道。

“很好,徐风人很好,热情,能力强,年轻有为,我觉得他··很厉害。”季敬之真的觉得徐风很厉害,尤其向自己讲授分析案件时,思路清晰,有理有据。

“那就好,他确实很不错。”穆御庭笑道“看你自信的神情,这次重返南虞城查案一定会旗开得胜了。哈哈”

第一次见穆御庭面部表情这么丰富,竟然还对着自己笑了,季敬之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穆御庭回道“穆先生,今日是有什么开心的事?”

“是有点事,小事,去见了一个多年未见得好友,喝了两杯。”穆御庭嘴角仍旧挂着笑,追问道“你们是明日出发去南虞城吧?我就不去送了,你是我法租界委派的特别警员,还有徐风做你的搭档,你们二人一起做事,多磨合磨合,未来一定是我警界的之光啊。”

“未来?警界之光?”季敬之狐疑的看着穆御庭。

接过下人端来的醒酒茶,饮了一口,穆御庭慢悠悠说道“对,好好干,前途无量,我觉得你很有天赋,有没有想过加入警局?”

“加入警局?”季敬之只想到借助身份帮助义父昭雪,以报答他的抚养之恩,对穆御庭说的事根本没想过,确切的说,是不敢想,他还没有想到自己未来应该怎么走。

“没想过?”看出季敬之的犹豫,穆御庭笑道“现在想来得及。这个机会你好好把握。”

“先谢谢穆先生的器重。”

“所以,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如果这次你办理的好,以后前途无量。”穆御庭眼中满是欣赏的望着季敬之。

“好的,你回去早点休息吧,我今天也有点累,想早点休息了。”

夜晚,漆黑的夜空看不到颗星星,只有厚重的云层,季敬之站在窗前望着天空,思考着日本女人今村英子带着这封信要去见谁呢?

原来信上是这样的内容啊,如此看来对方是不会轻易放手的,季敬之又开始忧虑起自己的安危来,他不知道该不该将信的事说出来,确切的说季敬之在犹豫这件事是不是应该让法租界的**署长知道。

就在季敬之迷茫犹豫之际,眼睛余光又扫了那把熟悉的木梯。

季敬之眼睛一转,又想逗弄穆悦心了,于是快速将窗户关起,等到穆悦心奋力爬到窗外时,才发现进不来了,焦急的拍着窗户怒斥季敬之。

担心穆悦心跌下去,季敬之打开窗户笑道“你这又是唱的哪出啊,白日里像躲瘟神一般躲着我,夜里又来私会我?这么想我的吗?”

“···”

坐在窗户上摇摇欲坠的穆悦心斜着眼,静静的看着季敬之。

季敬之抬手直接将穆悦心抱了下来。

“哎哎哎,你又占我便宜呀。”穆悦心惊慌的小声说道“快放我下来。”

确定穆悦心安稳的站在地上后,季敬之指着穆悦心打趣道“你不是半夜约我陪你骑马去吧?你这不是···骑马装?”

“想得美,骑马也不约你啊,我这是防狼装备,防你这个色狼的。昨晚被你占了便宜啊。”

“昨晚明明都是你自己搞出来得事情,还怪起我来了···”

“你还说,我本来好好的梯子怎么倒了的?”

时间回到昨夜此时,季敬之发现窗外有人时,在将白影拽进屋内按到的同时,另一只手就将竖在窗外的木梯推倒了。

看着穆悦心严肃的神情,季敬之忍不住笑道“这就是你今天爬上来的意义?”

“····”穆悦心气鼓鼓的看着季敬之咬牙说道“对~的。”紧接着穆悦心面色阴沉的问道“你还说你什么都没看到。”

季敬之低头嘴角上扬,笑道“你自己穿着蕾丝裙过来,我也不知

道你会湿透···是看见了··但是也等于啥也没看到,因为你毕竟还是穿着衣服吗,所以根本没看清。”坐在椅子上的季敬之将头微微后仰上下打量起穆悦心说道“其实也没看到什么,毕竟你还是穿了衣服的。”

“流氓,闭嘴···”穆悦心怒视着季敬之,抬起手作势就要对着季敬之打下来。季敬之起身一把握住穆悦心扬起的手,反问道“大小姐,今天来无理取闹的吗?”

“我要你发誓,永远不许说出去。”穆悦心昂起头,眼神满是杀气的看着季敬之。

“···”看到穆悦心是真的生气了,季敬之立刻松开穆悦心的手,退后一步,没有说话,坚定的点了点头。

见穆悦心低头揉着自己的手腕,季敬之有些心疼,犹豫一下问道“你手疼吗?”

穆悦心略带挑衅的看着季敬之说道“不疼,把我项链给我。”说着,穆悦心伸出手向季敬之讨要自己的项链。

季敬之从裤袋里拿出项链放在穆悦心手上,握住穆悦心准备收回的手问道“明天~”

穆悦心狐疑的看着季敬之,抽回了自己的手,推开季敬之径直走向门口走去。

季敬之在身后小声说道“好吧,再见了。”

翌日清晨,穆府门口。

穆悦霖依依不舍的拉着季敬之的手嘱咐哥哥要记得回来看他,穆夫人贴心的给季敬之准备了衣物,穆御庭满脸慈爱的看着季敬之,唯独不见穆悦心的身影。

听穆夫人说,一大早穆悦心的闺蜜就来约了她去逛街。

穆父就斥责了夫人几句,总是惯着这个宝贝女儿,看来真的是得早点嫁人才能收心了,于是又督促夫人尽快处理穆悦心的婚事。

季敬之神情落寞的站在穆府门外向穆府众人告别后,上了早就等在等在门外的福特轿车里,神情黯淡的靠着座椅上自忖道“看来穆悦心是真的生气了,今日一别,也不知何时再见了。”

身边突然没有呱噪且傻乎乎的穆悦心找麻烦,季敬之竟然觉得心里空唠唠的。

熙攘的火车站。

看到姗姗来迟的季敬之后,徐风赶忙挥手示意,但看到走近的季敬之一脸落寞后,忍不住打趣道“呀,你这是··舍不得谁啊?”

“没有,想着这次南虞城之行,希望不负所托。”季敬之嘴里解释着,但眼睛还是没忍住向四周环视了一圈。

徐风凑到季敬之耳边说道“我其实刑侦方面也还不错··”

季敬之皱眉看着徐风,抿嘴苦笑道“你想说什么呀~”

“其实我这个悦心妹妹呢,脑子傻了点,可是长得美,性格呱噪了点,但是心地善良,总体是个不错的姑娘,人见人爱夸张了点,但追她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啊。何况穆御庭是她老爹是不?就这点就吸引多少人啊,喜欢就早点下手,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季敬之一时语塞,跟在徐风后面上了一等车厢,心想,还真是有个铁路部长的叔叔呢,这一等车厢就跟自己家似的,想当初自己买个二等车厢的票都不知道费了多少工夫呢。

进到车厢里,徐风倒头就睡了,说是昨夜处理手中未完的案件到了凌晨,这会子就困得不行。

火车才缓缓启动,徐风就睡得鼾声大作了。

本就心情欠佳的季敬之看着眼前呼呼大睡的徐风,觉得甚煞风景,更觉得有些烦闷,起身走出包厢,站在走廊里透气。

列车疾驰在轨道上,车厢走廊内那对年轻小夫妻,如胶似漆的搂在一起,旁若无人的说着情话,时不时指点着窗外的景色,也不知道是窗外的景色迷人,还是身边的佳人迷人。

季敬之瞪大眼睛再次看向窗外,除了雾蒙蒙的天空,偶尔闪过的高耸树木,实在没什么美感可言,心里疑惑道,真不知道他们两人对着如此凄凉的景色傻笑什么。

就在此时,季敬之隐约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左右环顾又不见人影,狐疑之际,假意看向窗外,透过窗户的倒影,季敬之看到走廊不远处,隔着那对年轻夫妻的另一边,确实有一个看上去乘客模样的男人在目不转睛盯着自己。

季敬之静静的回头,谨慎的看向那人,那人竟然慌忙半真半假的看向窗外,他刻意掩饰的举动,更加确定了季敬之的猜测。

思考片刻,季敬之从容的从怀里掏出烟盒,默默取出一支烟,又极其缓慢的将烟盒收进怀里,假意在身上摸索一番,之后走到那对年轻夫妻身旁,对着男士问道“兄弟有火吗?”

“不好意思先生,我不抽烟,那个抽烟对身体不好的呀,这里都是人,空间小,你还是····”

“嗯嗯。”季敬之实在懒得听年轻男人啰嗦,皮笑肉不笑的应付一声后,径直向那个乘客走去,那名假模假样额乘客,此刻更是专注的望向车窗外,但明显感觉到他眼睛的余光还是在关注着季敬之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