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阳间鬼差不好当

作者:聆音阁主

角色:白泽谢必安

简介:一个是冥界地府响当当的拘魂使者白无常谢必安......
一个是摆烂无能却身世成谜的英俊少年白泽......
鬼差为冥界阴差的契人,协助枉死的鬼魂完成遗愿
可摆烂少年白泽竟然是上古灵兽的化身,与谢必安在灵异事件中不断成长,也意外与上古凶兽穷奇展开了斗争

评论专区

女权世界的真汉子:意外的带感,接受设定的人看得挺爽的。就是一本女权设定的软饭后宫暧昧文。

这个沙盒游戏不靠谱:剧情一直重复着在不同世界掠夺资源供养己身,翻来覆去就一个套路,一百章后就没兴趣看了

[综]无面女王:夹带私货较多 脑电波对上会很喜欢确实是爽文 不过这频繁堆砌的知识点,感觉我是在听作者开讲座?前期仙草 后期冷感

阳间鬼差不好当

《阳间鬼差不好当》免费试读

第3章 回乡怪事

自白慕过世已有三个月有余,白泽整日里如同行尸走肉一般,随便报了个大学就这样庸庸碌碌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谢必安也在那之后没有出现过。

寒风有些刺骨,白泽裹了裹自己的外衣,从学校回小酒馆的路也就三十分钟左右,可是白泽却走了足足一个小时。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这个感觉他好像似曾相识,他把手伸进口袋里,紧紧攥着柳枝。

手机铃声在此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把白泽吓了一大跳。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着“女神”两个字。

“喂,青青。”

“喂~阿泽,我有件事想和你说。”娇媚的声音传来,语气有一丝委屈。

“你说吧。”

“我......想......”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信号不良,呲呲的声音。

“青青?你说什么?青青?”白泽疑惑地看了看手机,电话那头一直传来频率不一的呲呲声,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电话也因信号不良而中断了。

白泽把手机揣回口袋里,抬头一看,不知何时竟然走回了小酒馆。拿出钥匙打开大门,正欲开灯之时一阵阴风刮来,小酒馆的灯好似坏了一样,忽明忽暗怎么也打不开。白泽汗毛不自觉立了起来。

“谁?”

“白泽。”一个轻柔的声音传来。“这灯好像坏了。”

白泽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总算是放下了心。“唐玖,你回来啦。”白泽找出蜡烛点上,又拿出一坛酒为唐玖斟满。

小的时候唐玖就是白泽最好的玩伴,邻居家的小男孩,后来一场大火将他一家送走,留下他一根独苗。白慕可怜他的身世,一直供他读书,这小子也十分争气,年年都拿奖学金,高中毕业以后就去了老家祭祖。

“我回来了,一直都没时间来探望白爷爷,谁知刚回来就听说他老人家已经......”唐玖有些愧疚的说道。

“没事,爷爷不会怪你的,事发突然,怎么能怪你呢。”白泽拍了拍他的肩膀。

“其实我这次来,还有一件事想请白爷爷帮忙,可是如今白爷爷不在了......”唐玖十分遗憾的说道,感觉有些绝望。

“什么事啊,或许我能帮你呢?”白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续上了一杯。

“你?这事儿你可帮不了我,白爷爷教给你的口诀你都背不利索,我怕到时候咱俩一起送命。”唐玖有些惊恐的谢绝了白泽。他可太了解白泽了,这家伙正经事儿一件也没有,天天不是聊猫逗狗就是通宵打游戏,哪敢指望他啊。

听到这话,白泽有些不服气,“怎么说话呢,我和以前不一样了。”说着把袖管子一撩,胳膊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口诀。自从白慕走后,白泽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般,虽然嘴还是很贱,但在学习秘术口诀上确实下了十足的功夫,连睡觉的呓语都是这些。

“你确实不一样了,不过你有把握吗?”唐玖看着他的胳膊,大为震撼,这小子是转性了吗。不过他还是有些怀疑,就算他刻苦三个月,怎么能和白慕几十年的道行相比呢。

“你先说什么事儿。”

“我回乡祭祖的时候,遇到了一些怪事......回了村子以后我就一直在向村民打听我们家的老宅在那儿,可是那些村民好像都看不到我似的,你说奇不奇怪。”唐玖压低了声音,好像怕周围什么人听到似的,“好不容易找到了我爸留给我的照片上的老宅子,谁知道里面已经空无一人,我叔叔一家本该住在那儿的,可是一个人影我也没见着,感觉这房子像是空置好久了,墙头草都有两米高了。”

“会不会是你叔叔出远门了,你们也没有联系方式,说不定早就搬家了呢。”

“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我推开卧室门进去,看见了桌上摆着的牌位,上面的名字是我爷爷,要是搬家了,怎么会把牌位留在这儿。我在村里住了两天,打算离开的时候,我听村里人聊天说,我叔叔一家五年前就在林子里让火烧死了。你说有多邪门,我父母也是葬身火海。你说会不会轮到我啊,难怪那些村民都不和我说话,你说我们家是不是让什么火怪给缠上了。”唐玖有些懊恼地说着,神情也苦涩起来。

“照你这么说,你早就应该回来了,怎么用了这么久的时间啊。”

“这就是更奇怪的事,我回来的时候手机怎么也用不了。回来的火车开的可慢了,隔一个小时就有人下车,感觉和平时的火车不太一样,我还和车上的人聊了几天几夜。”

越听越玄乎,白泽几乎要以为他在胡诌了,可是唐玖一向诚实,他不得不相信确有其事。白泽也没琢磨没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从刚才进门开始就不太对劲的问题,“你没钥匙,是怎么进来的。”

空气一下凝固了,两人四目相对,微弱的烛光肆虐的摇曳着,灯也开始疯狂闪烁,白泽背后发寒的看着面前面容惨白的唐玖,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因为他已经死了。”谢必安在门口突然出现,手上的短笛在月光下显得有些突兀,谢必安一双冰冷的眼睛死死盯着唐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