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名:鬼神乱世

小说叫做《鬼神乱世》,是作者张传奇写的小说,主角是张传奇肥龙。本书精彩片段:“臭蛋,你看,又下雪了
” “臭蛋,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还会记得我吗?” 鬼神出,天下乱
小人物在一场遮天黑幕中苦苦挣扎,不为名利,不为权势,没有霸世野心,没有长生之愿,只求伊人相伴,共话桑麻,可老天却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鬼神乱世

《鬼神乱世》在线阅读

第三章 血衣

    一个世界用道家的话来说,那就是有阴阳之分,既然有阴阳,那便有合有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此言古已有之,在如今太平安乐盛世之下,想必没有几人会预料得到即将到来的乱世纷争吧。

  “小张,来帮忙拉下缆绳!”三副曹二宝在船位高声叫道。

  “来了!!”张传奇穿好衣服,慢吞吞的晃到甲板上。在船上无论做什么工作都要不急不躁,不然你肯定会搞得遍体鳞伤。

  张传奇,船上的“外地人”之一,小时候因体弱多病,家中为了好养活,给他取名叫张五病。因为身体不太好,所以不能和其他的同龄孩童一起玩耍,便独自在家看一些书籍。慢慢的,他也喜欢上了这种生活,应该说是喜欢上了那些书中的奇闻怪谈。

  如果有丧葬庙会,迁坟动土之类的事情,他都会偷偷的从家中跑出,学习那些他认为有趣的事情,有时候还会在家里捣鼓祭天行礼的东西。因为这事,他可没少挨父亲的板子,不过小孩嘛!好了伤疤忘了疼。最后他父亲本着眼不见为净的原则,将他送到了外地上学,这也让他养成了独立自主的性格。但张五病这名字确实叫不出口,按家谱辈分来说,他这一辈正是传字辈,后来族中老爷子做主,又给了个奇字,张传奇这名字也就定了下来。

  “又动船,今天晚上都动了三次了,还让不让人睡觉。”王小欢叼着香烟一脸不爽的说道。

  王小欢,船上的“外地人”之一,说是刚结婚不久,家里以往的积蓄都花的差不多了,所以出来跑船。不过也正是结婚之后,出了很多问题,搞得焦头烂额,总以为自己有了忧郁症,每天阴沉沉的,说话还讽刺带挖苦的,弄得不是很被人待见。

  “行了,别抱怨了。差不多过两天就开航了。”曹二宝接过王小欢递来的香烟说道。

  “这次怎么回事,以前不是很快就能装货吗!”王小欢将烟蒂扔在甲板上,狠狠的踩了一脚。

  曹二宝的脸色变了变,只是不停的抽着烟,没有再说什么。

  拉完缆绳,大家又各自回去睡觉了。夜晚的海风很大,船舶被海浪拍打的“啪啪”作响,缆绳也是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用指甲在破旧的木门上使劲地刮着木屑,异常的刺耳。

  熟睡的船员并没有被打扰到,可凡事也总会有例外。张传奇睡不着,就下了一碗泡面,正准备美美的吃上一口,但听到那“咯吱,咯吱”的响声,心里不知为什么很是烦躁。

  突然“嘭”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了船尾的甲板上。厨房离船尾很近,好奇心驱使着张传奇要去看一看。

  借着手电筒的微弱光亮,张传奇只看到甲板上留有一滩水迹,再四处打量却没有别的发现。正当张传奇挠着头发不明所以的时候,一滴水珠恰好落在了他的手上,抬头向上看去,一双好似幽灵般的眼睛正死死的注视着自己。张传奇吓得急忙后撤,因为慌张没有注意脚下,被缆绳一下绊倒。

  一只山羊大小的黑影从二层生活区飞落下来,张传奇下意识抓起掉落一旁的手电筒向那黑影扔去。也不知砸没砸到,只是拼命的向厨房跑去。

  中途,张传奇还听到身后传来好似声声犬吠,那是更加不敢停留,直接冲进自己的房间,赶紧将房门反锁,又将舷窗锁紧,缩在床角,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精神过于紧绷,或是熬夜太久,慢慢的招架不住那股一直袭来的困意,竟然就那样睡着了。

  一夜无事,当第一缕阳光透过舷窗,落到张传奇的脸上,张传奇就像被人泼了冷水一般的从床上跳了起来。慌忙的检查着自己的身体,让他庆幸的是自己依然好好的活着。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只感叹可能是最近太累,眼花了吧!以后还是要多注意休息,不然多出几次这样的事,自己可真的要被搞成精神病了。

  照常的洗漱之后,张传奇就想去吃早饭。前脚刚迈进餐厅,就听到杀猪般的惨叫声,连忙跑到船尾,只看到大厨那肥胖的身躯在甲板上痛苦的蠕动着。

   大厨,大家都叫他肥龙,真名叫什么,张传奇也不知道。是船上的“自家人”之一。因为一直在跑船,人又长得太对不起观众,也就单身很久了,是船上的老人。

  “肥龙,你怎么了?没事吧?”张传奇连忙跑过去,扶起肥龙问道。

  “快把我弄到餐厅里去,妈的,疼死我了…”肥龙是想大声喊叫,不过却没了力气。

张传奇一阵手忙脚乱的,他哪见过这阵势,只见肥龙捂住脑袋的双手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一脸的横肉,在血光的映衬下也越发的狰狞。

  幸好以前学过的急救课程没有全部还给老师,急忙按住了肥龙的左颈动脉,将他拖到餐厅的座位上平躺着。

  这时候船上的人也差不多都准备下来吃早饭了,一看到这情形,三副曹二宝赶紧去拿急救箱,一番包扎之后,肥龙的血也止住了。

  船长曹力恶狠狠的说道:“肥龙,你他娘的搞什么鬼!”

  “我…我看厕所有人,就跑到船尾去方便一下。谁知道缆绳突然断了,我为了躲开缆绳,向左边一跳,正巧撞到了围栏上。”肥龙虚弱的回答道。

  “真他娘的晦气!留两个人看着肥龙。”曹力的眉头不由的挤在一起了。

  不知为什么,张传奇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昨晚的怪事,心里忍不住的一颤,连忙摇头,想把这件事忘掉,心不在焉的跟随着大部队走到了船尾。

  一行人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小片血迹,那血色异常的刺眼,像是一朵绽放的红色玫瑰花,淡淡的血腥味,让它显得更加“妖艳”。

  “左边的缆绳断了。”大幅吕乐转身说到。

  “吕乐,二宝,去再拿根缆绳。”曹力很是烦躁的挥了挥手,之后又小声嘀咕道:“妈的,没完没了。”

  张传奇因为离曹力比较近,所以就他听到了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肥龙,没死就到我房间来!”曹力向着餐厅大声的喊到,而后独自离开了。

  耐不住好奇心,张传奇走近缆绳,拿起断掉的一头仔细的琢磨着。他发现缆绳断开的地方不像是被磨断的,更像是用锯齿之类的东西弄断的。再者说,一个晚上想要磨断一根直径十多公分的缆绳,实在有些困难吧!

  距离那断口处大概十五公分有一个黑黑的爪印。说是爪印,是因为只有三条像人类手指的印记和一个比成人手掌还要大一点的掌印。远远望去在码头上飘荡的另一头缆绳,上面好像也有一个类似的爪印。

 张传奇回过头来看着其他人,仿佛只有他看到了那奇怪的爪印。烈日高悬,可是张传奇此时的心里就像腊月寒冬一般。他不敢告诉别人爪印的事情,也不敢告诉别人昨晚的怪事,生怕他们会像儿时的那些人,只当他是个哗众取宠的白痴而已。

  没过多久,肥龙笑呵呵的从船长房间走出来,屁股后面的口袋鼓鼓的,想来是得了一笔不少的“精神损失费”和“医药费”。可是看到他那大脑袋上一圈圈的白纱布,再配上好像刚从窑子里出来的嫖客般的猥琐笑容,怎么看怎么显得怪异。

  张传奇跟着几个人一起去油漆间拖出一根新的缆绳,中途他发现每个人都好像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哥,咱俩钱也挣的差不多了,跑完这次我们就回家吧。”说话的这个人是二副吕梁,是大副吕乐的亲弟弟,两个人也是船上的老人了。张传奇和他俩的关系还算不错,喜欢听他们讲一些船上发生的趣闻,正想打听打听这中间到底有什么问题时,却听到吕乐说:“别多话,好好干活!”

  “可是…”吕梁刚想辩解,吕乐立马黑着脸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张传奇敏锐的察觉到吕乐在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向自己这边瞟了一眼。吕梁闷头拉着缆绳没有再多言,张传奇算是个明白人,懂得一点察言观色,知道这时候装傻充楞才是最好的选择,也就没有开口询问,但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浓重。

  旧的缆绳被直接扔掉了,吕乐和曹二宝两人交头接耳的嘀咕了一会,曹二宝跑回生活区拿了几条肥硕的大鱼和几打黄纸,一股脑的倒进了海里,嘴里好像还念念有词。做完这一切,吕乐只是说是为了祛除晦气,让大家不用担心,该干嘛干嘛。

  跑船的人一般都比较信这个,特别是这条船上的人,每逢初一十五都要上香摆祭品,拜的大部分都是妈祖娘娘和龙王爷,还有几个张传奇也不认识的神像。说话也有讲究,吃鱼的时候不能说翻,搬东西的时候不能说沉。所以也算是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吧。

  事情解决了,一切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原来那波澜不惊的日子。但张传奇可不这么认为,昨晚的黑影,船长曹力的话,还有船上那些“自家人”的反应,都好像在预示着这只是一个故事的开始而已。

  “又是面条,还让不让人活了!”一声声野兽般的嚎叫在餐厅里回荡着。

  “他娘的,肥龙这是仗着受伤,天天糊弄我们。”阿伟骂骂咧咧地说道。

  阿伟,船上的“外地人”之一,为人死板,不懂变通,遇到看不过去的事都要挺身而出,仗义执言。在社会那个大染缸里实在混不下去了,才找到了跑船这条路子。和张传奇,王小欢一样,都刚来这条船没多久,这三个人也就是这条船上所谓的外地人。

  三人都来到这条船,也不是偶然,因为这条船相比其他的船来说工资要高出很多,而且对于证书、职业技能要求还不怎么严格,但是工作和别的船几乎一样,所以他们三人都选择了这条船。

  “今天晚上出去喝点怎么样?”阿伟提议道。

  “好!”其余两人同时附和道。换好行头,三人出了码头好不容易才拦到一辆小三轮,准备跑到闹市区打打牙祭。

  男人是种很特殊的动物,只要有酒,那便很快能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在酒桌上喝多了,大家都不免的打开了话匣子,谈话的内容也基本是赚钱太难,日子不好过,或是隔壁桌的哪个美女长得不错之类的。

  张传奇看到两人喝的差不多了,便借着酒意,旁敲侧击的问道:“最近肥龙不太对劲呀!自从出了事,天天没事傻笑,有时候别人和他说话都不知道。”

  “他那是撞到狗屎运了,也不知道曹力那老头儿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就那一点破伤,竟然给他这么多钱!”王小欢阴沉沉的说道。

  张传奇听出王小欢的话里明显带着嫉妒的味道,想来给的数目应该不小,便追问道:“给了很多?不可能吧?”

  王小欢一口喝完杯子里的啤酒,气急败坏的说道:“曹力就一傻叉,白白便宜了那肥猪五万美金!”

  “什么!”张传奇确实被吓到了,同时也更加认定这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这些钱给他买棺材都够了!”阿伟显然很是眼红,但这种咒人早死的话实在不应该。别看张传奇平时老实巴交,还有点蔫蔫的,但遇事能冷静分析问题,这也是他日后能屡次化险为夷的凭仗。

  “就算差点要了肥龙的命,但毕竟也只是撞伤而已,不可能给这么多钱,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事。”张传奇心中默默的想着,却没有像另外两人眼红那五万美金,只是感觉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

  一番唏嘘不已之后,张传奇说是不能再喝了,不然都醉了,可就回不去了。阿伟起身说是去趟厕所,过了好久才晃晃悠悠的回来,看来是真的喝多了。

  三人东倒西歪的出了饭店,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码头而去。

  回到船上后,因为口渴,三人晃到厨房想看看还有没有剩下的稀饭可以喝。

  奇怪的是餐厅没有开灯,只有厨房还亮着昏暗的灯光。张传奇走在最后,鼻子不由的嗅了嗅,一股淡淡的腥味让他感觉很不舒服。但是看到王小欢和阿伟两人大步的向前走去,没有丝毫的异象,便以为是自己喝多了。

  阿伟在电饭锅里找到了剩下的稀饭,弄热之后,三人都多少喝了一些。

  从厨房出来,张传奇还在想着那有些刺鼻的腥味,打开餐厅的灯,却只看到异常干净的餐厅,是那种一尘不染的干净。

  王小欢和阿伟回过头来看了看张传奇,也没说什么,之后便各自回房间睡觉去了。

  “也许这两天太累了吧!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张传奇低声嘀咕到。

  “哗啦啦”的流水声,还有张传奇那五音不全的歌声,这是他让自己放松的一种方式。

  “那钱不能动!你怎么能给肥龙呢!你应该知道后果的!”一个苍劲的声音传到了张传奇的耳朵里,听着好像是老轨黄石。

  “反正他又带不走,你急什么?这样的事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先把他留住再说,不然更麻烦。”船长曹力反驳到。

  张传奇好奇的把耳朵贴近浴室门,想要听的更清楚一点。

  “那是死人钱!”黄石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暴厉。死人钱!张传奇听后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难道他们要害死肥龙?不可能,不可能,他们再傻也不会干这种事。可是死人钱又是怎么回事?”想到这里,张传奇又把耳朵在浴室门上贴了贴,却什么也听不到了,猜想着两人应该是去房间谈话了。

  张传奇此时也没了洗澡的心思,随便擦了擦身子,慌忙的穿好衣服就往自己的房间跑。

  正巧黄石从楼上下来,看到了神情恍惚的张传奇,张传奇自然也看到了黄石,不过下意识的避开了黄石的目光。

  黄石皱了下眉头,没有说话,转头看了看敞开的浴室门,又看了看张传奇,好像知道了什么,转身又上楼去了。

  张传奇提到嗓子眼的心虽然落回了肚子里,但实在没办法再平静下来了。好奇心害死猫呀!

  “出人命了!出人命了!…”惊恐的尖叫声将所有人都惊醒了。很快,所有人都聚集到了二层甲板上。

  张传奇左右观望了一下,好像唯独大厨没有来,而后顺着大家的目光看去。原本雪白的厨师装,就像在血水里浸泡过一样,鲜红的厨师装挂在桅杆上,被风吹的在空中来回摇摆,不时的还会滴下几滴血水。

  船上的“自家人”目光昏暗,都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三个“外地人”此时聚在一起,惊悚不安的望着四周,同时也下意识的和那些“自家人”拉开了距离。

  正如张传奇之前想的一样,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也注定了一个不眠夜晚的来临…

    “谁先发现的?”曹力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看着众人问道。

  船员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后阿伟咬着牙站了出来道:“是我。”

  曹力仔细打量了一番阿伟后又问道:“你?那你看到肥龙的人影了吗?”

  “没有。”阿伟摇头道。

  “所有人,两人一组,去船上各个地方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曹力说完要走,但又转身道:“老黄,我们去船舱找。”

  黄石低头思索一会,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

  “船长!我们现在不是应该报警吗?这样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乱找,万一耽误了救肥龙的时间,那…”张传奇考虑再三,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够了!我是船长,我有责任和权利维护全船的安全和有效航行,同时我也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曹力对着张传奇一阵呵斥,张传奇刚要反驳,却被王小欢及时拉住,示意在这种峰尖浪头上还是少惹事为妙。

  张传奇看到那些“自家人”都开始按着曹力的安排行事,对自己的话根本没有反应,应该说对肥龙的生死似乎毫不在意,只给人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在张传奇看来,这些人根本就是一群没有情感的行尸走肉。大家在一起生活,工作这么久了,不是亲人也胜似亲人了,但凡一个正常人怎么都不会如此淡漠吧!正当张传奇还在义愤填膺的时候,王小欢已经将他拉到机舱里去了。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刚才你确实不应该阻止我。”张传奇缓过神后对着王小欢说道。

  “呼…兄弟,我想你也看出来了,这条船并不是像我们所想的那么简单,如果你不想变成肥龙那样,最好还是不要强出头。”王小欢点着了一支烟,又递给张传奇一支,但看到张传奇没有接,耸了耸肩,又把香烟插回了烟盒。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还有你为什么帮我,我觉得你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

  王小欢并没有在意张传奇那戒备的眼神,无所谓的说道:“第一,我并不知道这船上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我知道有人的地方必然会有争执,有时候当一个旁观者会更好一些。你应该是第一次跑船吧,以后你就明白了。”

  王小欢抽了口烟,接着说道:“至于你说我帮你的事也没什么原因,只是感觉你比较亲切而已,就像我们认识了好久一样。呵呵。”

  张传奇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相信这个认识不到半年之久的“朋友”,但他那所谓的明哲保身的理论,自己是实在不敢苟同。

  “那按你的想法,这件事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张传奇还是不死心,他认为这并不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争执所能引发的问题。

  “还能怎么办,找不到人以后,报警,立案侦查,船舶停航检验…安啦!我们什么都不用操心,天天等着发工资就行了。”王小欢说完就从机舱走了出去。但张传奇总感觉哪里不对,如果真像王小欢所说,那曹力早就应该报警,何必安排那种形式上的救援?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所有人都在艇甲板上集合,汇报了自己一组的情况,结论就是毫无线索。

  “老黄,你怎么看?”曹力这次倒学会开始征取意见了。

  “报警吧,不管怎么样,事情总要有个交代。”王小欢听到黄石的话,很是得意的看向张传奇,好像在说自己之前的判断一点没错。

  “嗯,吕乐。打电话报警,对了,报警之前先给公司打个电话。所有人都先回自己的房间老实的待着,等**来了再处理。”曹力安排好后,和黄石一起离开了。

  剩下的船员互相看了看,也都各自散开,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回到房间后的张传奇心里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最近发生的怪事就像玻璃碎片一样散乱在自己的脑海里,似乎他们之间有着一条看不见的丝线可以将它们串联在一起,但自己却怎么也找不到那根丝线的源头,看来也只能等着事件进一步的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