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快穿太阳打西边了,宿主她开窍了

主角:凌念肖墨伊羽

简介:[1v1女强][爽文大女主][搞笑系统]
纪元老妖怪凌念,突然就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兴趣,突发奇想,要不毁灭世界?
而01系统不小心掉入时空裂痕中,系统不由自主的绑定了一个黑化表爆满的人
好巧不巧,刚好赶上了这位大疯批要毁灭世界的时刻
系统为了小命,声情并茂的劝小姐姐迷途知返,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
说到最后,女子只是淡淡道了一句:
“你知道快乐是什么吗?”
啊!这……
系统表示,这还不简单

快穿太阳打西边了,宿主她开窍了

《快穿太阳打西边了,宿主她开窍了》在线阅读

第4章 修仙:徒弟养肥记4

凌念:“你是哪座峰的弟子?”

墨羽语气恭敬的回话道,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晚辈名墨羽,是今年刚入宗门不久的外门弟子。”

说完话后,眼角偷偷瞄了一眼凌念,又垂下眸,他以为自己的小动作很隐晦了,却不知道凌念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从今日起,你就入住云山峰吧!现在就可以回去收拾东西搬过来住了!”

凌念随意的从衣袖下拿出了一块令牌,将令牌递给了墨羽。

“这是本尊给你的弟子令牌,你收好了。”

丢了可没有第二块了。

将弟子令牌交给墨羽后,凌念就没再管他是个什么心情,自己该干嘛干嘛。

他能收留这小东西都是看在任务的份上了,其他的就别想了。

墨羽接过令牌,当看到令牌上刻着的字后,脑子一下子空白一片。

“怦!”的一声,墨羽朝着凌念离开的地方跪下,朝着那个方向“怦怦”磕了几个响头。

走远的凌念神识看到了那一幕,嘴角微微扬了扬,没转身回去,而是径自出了门。

自己都收他为弟子了,磕几个头是应该的。

墨羽脑子里乱的像是一团浆糊,怎么都理不清今天发生的事?

他回到了外院房子里,精神恍惚的收拾着东西。

他来外院也才不到几个月,所以他的东西也就一床被褥和几件换洗衣物,最后他只是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被褥这些的他不带上带走。

没几分钟他就收拾好了,提着一个小包袱就出了门,从生活的地方走出了几大段距离后,他也没从老祖收他为徒的惊喜下,回过神。

走到半路,面前就盖上了一片阴影,他疑惑的抬头看去,却看见了几个熟面孔,眼孔睁大,身体下意识的抖了抖。

竟是那几个经常欺负他的弟子。

青石山的路上,几个面色不善的弟子将一个瘦弱的少年团团围在了中间。

人群里的一个胖子像是领头的,一双三角眼的眼睛在墨羽身上上上下下打量过,最后视线注意到了他手上包袱。

“小子,你手里的是什么?还不拿出来。”嘴上说着话,作势伸手就要抢,墨羽急忙将包袱藏在身后,低着头不发一言。

朱师兄这一下心里串出了火,一双大的跟铜铃的眼睛一瞪。

“臭小子你还躲,是不是在里面藏东西了?还不快将东西交出来,等会我们还可以对你下手轻点。”语气像是施舍,最后还带上了威胁。

“小子,别不知好歹,我们老大能看上你的东西,是你脸上冒青烟了,识相的还不快将东西双手奉上。”

其他弟子跟着奉承,群人其中一个不起眼的矮瘦男人,眼睛转了转。

突然趁墨羽一个不注意,一把将他手里的包袱抢了过来,屁颠颠的走向祝师兄,谄媚的将包袱献给了朱师兄。

突然手上一空,手里的包袱被抢走了,墨羽还是不发一语,样子一点慌张都没有。

朱师兄傲慢的哼了声,看了一眼墨羽,手上却未停,包袱打开后,里面却只有几个破烂衣服,这下朱师兄不高兴了,脑子突然一转,又想到了什么,三角眼微眯的看向他。

“你收拾东西这是要去哪?”

矮瘦子男人又出来插嘴了:“你还不快说,信不信我们揍死你。”

一边去,朱师兄一把将说话的人拍到一边,眼神狐疑的再次仔细打量墨羽。

那个想法又忍不住升起,又被否决了。

这不可能,墨羽不过就是个杂灵根,不会有长老看上他的。

其他人看老大这个样子,心里也有些怵,大家都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又否定了心中的想法,果然有什么老大就有什么样的小弟,这几个人都想一块去了。

他们可能都没想到过,不能的却成真了。

朱师兄再看墨羽,只见他一副木讷不说话的样子,心里就串起了火,这人是怎么回事啊!他们都这么欺负他了,这人怎么就不知道吭一声。

朱师兄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恶意的伸手推了一下他,语气嘲讽。

“咋了哑巴了?老子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啊?”

墨羽被推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他稳定好脚步,眼睛冰冷的看着朱师兄。

心里暗暗决定,早晚有一天,他会让这些人为今天的做的事而后悔。

被挤出去的矮瘦男人,又挤到了朱师兄跟前,急忙安抚胖子的情绪。

“朱师兄你别生气!可别气坏身体了!他就是个小哑巴,从他进宗门这么久,我都没见过他开口说过一句话,等会我们狠狠揍他一顿,看他说不说话!”

其他几人也跟着附和,你一句我一句说着恶毒的贬低墨羽,话语里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他们像是要将他贬入淤泥,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他,看墨羽的眼神都像是在看什么恶心的东西。

墨羽紧抿着唇,脸色苍白的听着一句句的嘲讽或恶毒的话,衣袖下的手指甲已经深深嵌进肉里。

心里的暴力因子缓缓生长。

“你们在做什么?”

剑拔弩张的气氛里,响起了一声清冷的声音,就像原地炸起惊雷,炸在每个人的耳边。

话语戛然而止,众人被这声音吓得的一激灵,齐齐转头看向来人。

青翠绿竹拐角处,不知何时站了一人,墨羽站在人群中,透过人群看到了那人熟悉的身影。

……

金刚球心里突然很烦躁,它左等右等都没等到墨羽回来,一看时间都过了半天了,主主人都还没回来,它心里突然有些不安起来。

[小哥哥,主主人都去那么久了,他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凌念神情自若的端起茶水轻轻抿了口,语气淡淡的说道。

“系统不是可以观看视角的吗?”

金刚球懊恼的拍了拍头,它这是担心过头了都忘了系统有视角功能了,金刚球又好奇,小哥哥是怎么知道系统有这个功能的。

不过它也没空去问了,肉手在光屏上点点戳戳,下一秒光屏上就出现了墨羽的视角。

看清楚墨羽现在的情况后,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心也开始慌了。

[小哥哥,你快去救我家主人,他被人欺负了,你快点去!]

金刚球急忙催促凌念。

凌念放下手中喝到了一半的茶杯,起身慢悠悠的出了门,记下了光屏上的小地图红点后,沿路就走了过去。

他倒要去看看,是谁肚子这么大竟然欺负他养的小崽子。

一到现场,凌念就看见了金刚球说的那群人,人群中间围着的就是他家的小崽子,隐约间听还能到了那群人辱骂的声音。

凌念是脸色一瞬间就沉了下来,心里也升起了怒气。

人群里那些恶毒的话还在持续,突然间除了墨羽以外,所有人石海中都传来了一声音。

话语戛然而止,不过是一瞬间,那些人都抱住了头在地上打滚,两眼一翻就这样晕倒了。

要不是有系统拦着,这些人不只是晕了这么简单了。

墨羽两眼茫然的看着七窍流血的人。

“墨羽,你过来。”

凌念努力缓和声音,尽量让声音温柔不要吓得他,最后声音没啥区别,还是一样冷冰冰的。

墨羽眨了眨眼睛,愣愣的看着朝他招手的男人。

眼睛突然有些发酸,没忍住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冰冷的心也缓缓漫出热意。

这是他被欺负时,多少次幻想过场景。

这次的他义无反顾的跑向那束光,尽管他是假得,是地狱,他也甘之如饴。

凌念猝不及防的被抱个满怀,他有些不适应的想要推开墨羽,手贴近身体刚要使劲,却听到了怀里的啜泣声。

这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

最后手的动作才推,换成了轻拍。

这一拍不要紧,越拍哭声越大了。

凌念这下有些手足无措了。

他的本意就是想安抚他一下,可这…咋越哭越来劲了呢!

墨羽像是找到了依靠了般,像个在外受了委屈的孩子,整个人缩在凌念怀里,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流,明明他不想哭的,可是他实在忍不住啊!

凌念这下是真的有点慌了,这还是他头一次慌了。

他没带过小孩,不知道怎么哄,嘴里干巴巴的哄道。

“你别哭了,等会本尊给你报仇,保证让他们一溜烟的滚蛋。”

这么一哄,墨羽的哭声越大了,他像是能找到了倾诉的人,述说这从小到大的委屈。

“他们欺负我,不给我饭吃,还打我,真的好痛好痛!他们还喜欢还往我睡觉的被子泼水,晚上睡觉真的好冷。”

凌念认真的听完他的所受的遭遇,离家出走多年的良心突然回来,心里对他突然有了点怜惜。

心里感叹!这娃能活这么大也不容易啊!

凌念视线扫过那群人,心想着怎么快速处理掉这些人,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快点的办法。

这算了不想了。

还是把这些人交给专门这种事的人处理。

等墨羽稳定好情绪,脸红扭捏的从凌念怀里出来,低着头不敢看他。

心里已经心慌意乱了,师尊会不会觉得他太小家子气了。

凌念没管墨羽在想什么,他拿出了一条绳子将这群人串成一串,一大一小高调的走在宗门里,身后还拖着一群人。

这一路上引来了不少好事的弟子围观,大家都好奇发生了什么事。

凌念拖着人到了戒律堂,戒律堂门外也围满来吃瓜的弟子,大家都窃窃私语都好奇凌念是什么人。

原主以前不常出门的原因,宗门里的弟子大多少都不知道云忧璃的长相。

凌念将人扔在了地上,朱师兄几人也都被疼醒了,哎呦哎呦叫唤着,当看到门外的人后都吓傻眼了。

这是哪啊!他们在哪?

凌念坐在高座上,没过半盏茶的时间,宗主这才姗姗来迟。

宗主看到了高座上的人后,摸了摸额头不存在的汗,语气谦卑恭敬的拱手,看也没看地上那群人一眼。

“拜见老祖,老祖您老人家怎么来这了?”

半个时辰前,他在宗峰上就收到了消息,只是一直磨磨蹭蹭,然后装作一副姗姗来迟的样子。

凌念看到宗主来了,随便客套几句,然后直接正题。

他将一旁没回过神的墨羽拉到身前,给宗主介绍道。

“这是本尊刚收的弟子,本尊听闻,他之前在外门时,经常遭到其他弟子的欺压,本尊倒有些好奇,这些弟子是不把宗门的规定放在眼里了,戒律堂又是怎么管教弟子的。”

这下宗主终于明白了,这是兴师问罪来了。

宗主脸上的笑容未变,眼神慈爱的看了一眼墨羽,看清楚了他的灵根后,眼神更慈爱了。

[老祖您老人家是什么时候收的徒啊!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跟晚辈商量一下,晚辈们也好为你操办大典啊!不过晚辈也在这先恭喜老祖收到爱徒了。]

“老祖您老人家放心,晚辈会查清此事,会给师叔祖一个交代的,绝不姑息那些弟子。”

戒律堂堂主脸色难看的站在宗主身边,一言不发的听着宗主在那说。

其他过来看戏的弟子们听到这爆炸般的消息,都炸开了。

“这就是传说的老祖嘛!好年轻啊!没有传闻中说的老那么老啊!”

“啊啊啊!老祖好帅啊!”

“这就是那个修为尽废的老祖。”

“也不过如此嘛!不就是长了张脸,还不是废物一个。”

“只有我听到了老祖收徒弟这事。”

“收就收呗,收回去了就放那养着,他又没修为怎么教。”

大部分弟子们跟着附和,只有一小部分的弟子没加入谈论。

他们眼神嫉妒的看宗主脸上的笑容未变,眼神慈爱的看了一眼墨羽,看清楚了他的灵根后,眼神更慈爱了。

[老祖您老人家是什么时候收的徒啊!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跟晚辈商量一下,晚辈们也好为你操办大典啊!不过晚辈也在这先恭喜老祖收到爱徒了。]

“老祖您老人家放心,晚辈会查清此事,会给师叔祖一个交代的,绝不姑息那些弟子。”

戒律堂堂主脸色难看的站在宗主身边,一言不发的听着宗主在那说。

其他过来看戏的弟子们听到这爆炸般的消息,都炸开了。

“这就是传说的老祖嘛!好年轻啊!没有传闻中说的老那么老啊!”

“啊啊啊!老祖好帅啊!”

“这就是那个修为尽废的老祖。”

“也不过如此嘛!不就是长了张脸,还不是废物一个。”

“只有我听到了老祖收徒弟这事。”

“收就收呗,收回去了就放那养着,他又没修为怎么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