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破解多维语言之路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拾荒客

角色:谢宇西王亚楠

简介:我们可以简单地认为:世间万物,只要它有质量,就会对周围物体产生影响,而这周围物体不在于它质量大小,也不在于它离得多远或多近,它们始终逃不出“万有引力”这一定律
因此,世间万物就彼此都有了联系
有三个人,也许是受“万有引力”的作用,他们相互影响,通过艰辛努力与不懈追求,终于成功解决了困扰人类几万年的难题:他们破解了“多维语言”这一谜底,把人类引向更加美好的未来,而谢宇西与王亚楠的爱情故事将成就经典

书评专区

无敌黑拳:当年看的时候还是很热血的,和龙蛇是两种风格的书,粮草。

从全球穿越开始:看开头,文笔一般,但还读的下去

鬼吹灯(盗墓者的经历):盗墓流开山之作,经典无需多言。

破解多维语言之路

《破解多维语言之路》免费试读

第6章 反常的谢坤

冷者老人和他的徒弟们行“念经”之术已经快两个小时了,但没有停下来进行下一步程序的意思。

按照惯例,行到此时,早已应该进行杀猪宰羊了,因为等这些肉煮熟后,还有繁琐的仪式要做。

看来今天这场“毕摩”与魔鬼的较量还是很激烈的,要不然也不会耗上冷者老人这么多时间,而且他每进行一个步骤都像是很艰难的样子。

村民们在这种场合等着蹭上一顿饭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了,但再艰难也不能提前离开,因为只要这仪式一开始,就不允许有人进出了,否则就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

村里有一个哑巴,他原名叫谢雷同,是谢坤他们的同族人,现在人们都直接叫他哑巴。

他有一身好力气,只是没有固定的家,平时村里哪家人缺人手,就会把他喊去帮忙,只要管他吃好喝好住好就行了。

这家伙今天不知从哪家喝了两口“猫尿”,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闯进谢坤家来了。

他衣着破烂,勉强遮住该遮住的部分,蓬头垢面,走路摇摇晃晃,闯入谢坤家院子后,径直朝主屋里走来了,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到堂屋门口了,本来谢坤是亲自在门口守着的,可他被这哑巴用力一推,没控制好重心,竟踉踉跄跄地跑到冷者老人面前,差点把手撑到了他老人家的脸上。

冷者老人被吓得后退了半个身子,差点把右手上的“法器”掉落在地上。

他的左手顺势拿起烟杆,差点砸向谢坤,谢坤下意识地缩着脑袋退向了门口。

这时刚反应过来的几个小伙已把这哑巴按倒在地,将其制服了,哑巴被压得透不过气来,嘴里只管“哦,哦......”地叫着。

看样子冷者老人已经很不高兴了,他的忍耐似乎已经到了极限,他脸色铁青的坐着抽旱烟,没有接着“念经”的意思了。

谢坤家整个院落陷入一片寂静,似乎连一根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人们只能安静地坐着,嘴里什么都不敢说,但心里还是希望冷者老人能继续进行他的“法事”,好让谢坤家平平安安,同时,他们自己也能早点离开。

同村的一些老人上前向冷者老人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这事出突然,只怪那不知好歹的哑巴,不怪谢坤一家人,让他想办法补救一下这突如其来状况。

他们还不忘溜须拍马地说:像你这样的大“毕摩”什么大世面没见过?肯定有补救的办法!

就这样过了很久,冷者老人方才稍稍平静下来,但他仍没有继续下一步程序的意思,只管坐着抽烟,看样子,在谢坤这样的人家里,他老人家的普是越摆越大了。

谢坤静下心来回顾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首先,他认为这事主要是怪这哑巴,但他毕竟是个哑巴,过多的指责也于事无补;其次,这事跟自己守卫不严也有一定的关系,但他又反过来想了想,这事也只能算是个意外,谁也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冷者老人没必要这么对这事耿耿于怀。

如果不是考虑到这么多邻居朋友们在这里耗着,他是不会去求这个自以为是的冷者老人的,反正自谢宇西出生以来,他就对冷者老人十分反感的了,只是现在有这么多人耗在这里,他还是尽量放低身段,去求一下这个冷者老人。

谢坤双手作揖,蹑手蹑脚地来到冷者老人的面前,轻声细语地说:“冷者老人,刚才的事实在对不起,是我没守好门,破了你的规矩”,“但你是我们村里最德高望重的毕摩,是救苍生于水火中的大能人,看在村里这么多人求您的份上,还是好好地做完剩下的法事再说吧”。

冷者老人双眼直勾勾盯着谢坤,半天没说话,突然,他嘴里含着一口刚酝酿好的大痰,“呸!”一声吐到了谢坤的脸上,接着骂道:“你个没用的家伙,三天前如果听了我的话,按我的意思去做,也不会生出这么多事来!”,“你个没用的家伙!无能的家伙!滚!”。

乡亲们不知道谢坤竟与这冷者老人有瓜葛,被冷者老人的失态所迷惑着。王瑛知道,这几天谢坤是有点反感冷者老人,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丈夫已惹怒了这位德高望重的“毕摩”,因此,她准备对谢坤破口大骂,以此来消去冷者老人的怒火,这是王瑛惯用的伎俩。

只是没等王瑛开口,谢坤竟率先发起飙来,“没用”、“无能”、“滚!”等词语像一把把利剑,早已刺穿了他那脆弱的心,他再也受不了这窝囊气了。

“你个到处骗吃骗喝的丧门星,居然骗到我家里来了!”谢坤开始指着冷者老人破口大骂起来,

“面子已经给够了,竟然给脸你不要脸,那就跟我滚!”谢坤接着骂道。

谢坤见冷者老人一伙人没有要走的意思,便接着吼道:“滚!,再不滚,我就一刀砍死你这个老不死的家伙!”,于是他冲向门背后挂着的一把砍刀,准备用这把刀来砍死他们。

几个小伙冲上前夺掉了谢坤手里的刀。

眼看谢坤已情绪失控,冷者老人一伙人只有识趣地狼狈撤退了。

留下谢坤的亲人们和一些邻居们,他们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谢坤,开始七嘴八舌地责怪起谢坤来。

谢坤没有理会他们,自己一人跑去猪圈,抓来一头50多斤重的小猪儿,杀来招待这些在这个时候还敢留下来的亲友们。

吃完饭时已是三更半夜了,众人慢慢散去,谢宇西在王瑛的怀里呼呼大睡着,王瑛盯着自己这个平日里有些胆怯懦弱的丈夫,心里很多话,真想一股脑儿喷向他。

只是他今天很反常,还是忍忍吧,王瑛可不想第一次被丈夫实施家庭暴力。

可谢坤和王瑛虽然嘴里没说什么,但心里还是对自己一家人今后的命运担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