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我的右眼穿梭万界

主角:扬谷陆三佰

简介:天地大动,万界齐鸣!
邪神们的触须开始穿透时间和空间的界限,一片鳞也能压垮世界!
而我们的主角!
扬谷!
钓鱼上钩的那一刻!
看着地球炸了...

我的右眼穿梭万界

《我的右眼穿梭万界》在线阅读

第4章 盗贼

今日是月初第五日,距离刘螂来还有二十天。

而想要得到那把家传匕首,这二十天的时间就必须利用起来。

打开悬挂着木板的破洞,扬谷看见太阳已经从赤红变为了深蓝,而周围漆黑一片也寂静无声,看来已经是深夜里了。

这个世界的娱乐项目很匮乏,加上那位伯鲁君子的压榨,深夜中每个人都贪婪得恢复着消耗一空的精力,所以没有人四处乱窜。

除了...

盗贼!

不才,扬谷耕田之余正好有着这个兼职。

他始终是相信自己不会用永远沉沦的,成为一个劳作至死的良民,或者说农奴是他所不能忍受。

天知道他为了逆天改命这一天筹备了多久。折腾才是他活着的唯一动力!

如今万事俱备,就差启动资金,而村子里最有钱的人他早就探听了个清楚!

就是“村宰”,他今天要借点钱!

扬谷一身黑衣,顺着自己早就踩点过一万遍的路线去了村宰的房子,几次闪身躲开巡逻的村壮,顺着村宰家的围墙就翻了进去,落地就好像一只猫儿。

幸好地下没什么狗血的枯叶或者瓦片,没有人注意到他。

翻墙不是个轻松的动作,其实他原本准备了一个洞,正适合那时候瘦弱的他,现在却是容不下了。

所幸身体暴增的各项素质在他赶来这里的时候已经适应完毕,所以他身形一展,直接几个闪身就钻进了村宰的那栋明显华丽很多的木头房子。

“五倍于常人的‘速度’,神经反应敏感到了极点啊!”

原本竭尽全力才做到的事情,如今已经是不费吹灰之力了。

村宰叫戍归,之前是附近城池城卫军的卒子,也是庶人,也就是那些国人老爷走狗的走狗的走狗。

受伤退下来后卖了女儿老婆花钱买了个小官,自此鱼肉乡里,唯一值得称道的一点就是他能够石头榨油一般凑上去国人老爷们要求缴纳的税款。

国人老爷们不全是恶人,却很喜欢安稳,并且极度讨厌各种变化,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个老家伙就这样不声不响当了村宰足足五十年!

这五十年里哪怕他清廉如水也定然攒下来了不菲的家财啊,更何况这个老家伙贪婪得如同饕餮!

“天谴的老家伙,那牛兽分明是那费城的国人免费发下来的,你居然都能当自己的向外租出去?那田明明是庶民自己的,怎么成了对你租的?”

扬谷来村子的时间不长,但也被这老家伙一视同仁盘剥了。

嘴中碎碎念着,他手上动作确实不慢,搜刮了几间屋子后就寻找到了被两个小妾拥着的的老东西。

年近八十的戍归一脸浓密胡须,**的身上的肌肉不仅没枯萎,甚至随着年龄的增加而愈发强壮,甚至前日又娶了一房小妾。

“系统,鉴定‘戍归’!”扬谷心念。

【检测完毕,义眼鉴定为“人类”!】

【‘戍归’, 能级:9】

【能级大于目标,获得目标信息。】

【阶位:无】

【属性:生命力:2,耐力:1,智力:2,力量:2,速度:1,幸运:1】

【天赋:无】

【功法:《锤桩》】

【描述:有才干却贪婪的官吏,梦想成为国人的家仆,但胆小如鼠,怎么会有大作为呢?】

力气,智力和生命力是常人的五倍,难怪年老却强壮且头脑不昏聩。

正所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祸害们的身体素质通常不错,这得益于那些坏蛋勒索来的酒肉和补药,且欺负人会使得心情舒缓,二者结合,活的比那些被压榨的人再正常不过。

这个老家伙更进一步,还拥有强身健体的法门,这是出乎扬谷意料的。

原本扬谷不想招惹这些蠹虫,但现在就必须招待一下了!所以这个老家伙也就合该倒霉!

他轻柔的拿起戍归藏在深头下的青铜短剑,先把那两个小妾弄晕,然后拿起一个碗就砸到了老家伙脸上。

力气用的不小,陶碗直接被碎裂,这老家伙鼻子被砸出血,双眼一睁,顺手就要从枕头底下拔剑,却摸了个空。

扬谷直接把这家伙的手钉在了床上,听着这老家伙的惨叫张嘴呲出一口白牙。

“老猪狗,我在这呢!钱在哪?”

戍归的惨嚎戛然而止,眼睛适应了黑暗,看见了扬谷,怒骂起来。

“小兔崽子,你怎么敢...啊!”

扬谷把他的手指头就被切去了一根,鲜血顿时喷涌。

老家伙年老,自然是怕死,刚才不过是平日里跋扈惯了,现在已经认清了形势。

他看了一眼晕厥的小妾和被关死的门,直接在床上跪了下来,一边磕头一边捂着流血的手哀嚎。

“好汉莫砍了,好汉莫砍了,老儿积攒了的家私都送予好汉,只求好汉饶老儿这颗狗头!”

扬谷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戍归掀开了棉被,把那两个小妾也滚到地上,敲敲打打,那床居然显现出了一个暗格,格子里面有着一个小盒子。

强忍着疼痛,戍归跪下捧起盒子给了扬谷,血水已经染红了他的一大片袖子。

盒子有锁,老家伙连忙把钥匙从脖子上摘下递给了扬谷,嘴里也半个字也不敢多说了。

扬谷却不用那么麻烦,捏着锁就直接拽了下来。

打开盒子一看,却是足足一整盒子的钱,看着数量不下两百!

这方世界的铜很珍贵,钱就是用铜铸造的,不知什么方法和其他金属一同铸造,刀型,足有半两,性质和寻常的铜已经是不同,就连颜色也不是青绿而是赤红发紫!

这钱的购买力惊人,一个钱够一户五口之家半月的花销,是以庶民多是以物易物,但这里却足足六百钱!

一把中等的青铜剑也不过是百钱罢了!

除了之前筑墙时见过国人交易外,扬谷也是第一回见到如此巨额的钱财,不由得震惊了一小把。

跪在地上的戍归依旧在喋喋不休得求饶,但身子却轻微的移动,完好的右手悄悄探进被子里...

好歹人!

只见他身体陡然绷紧,嘴上不停,右手就攥住了一柄尖锐的铜削,冲着还在对着钱“陶醉”的扬谷的脖子就狠命攮去。

速度极快,只感觉是一道隐晦的光掠过,看那暴起的青筋和泛着血丝的眼,这一下中了哪里还会留的扬谷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