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三十岁了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汶河读书

角色:路鸣刘雅兰

简介:路鸣,一个上门女婿,却被妻绿,进而失业......
三十多岁的他,从绝望到希望,一点点崛起,看他邂逅白富美,逐步走向自由的生活......

三十岁了

《三十岁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两天的煎熬后,周六下午,隐形摄像头到货了。

果果跟着她小姨去了潍坊富华游乐园,妻子刘雅兰去了学校辅导。

路鸣趁一个人在家的机会,怀着一份复杂的心情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人生真是搞笑,在自己的卧室里安装摄像头,唉,妻子的背叛,“信任”二字,早已不再重要。

路鸣环顾了下宽敞的主卧室,卧室的西墙是一幅大海的壁画。

一望无际的海洋,浪花朵朵,金黄浪漫的沙滩,都是路鸣和妻子喜欢去的地方。

可此时,那浪花似乎变成了黑洞,仿佛要吞噬了他一般,狰狞恐怖。

在壁画左上角岩石的位置,有一个跟岩石颜色一致的五孔插座。

路鸣搬来了椅子,用螺丝刀打开插座的外壳,将隐形摄像头完美的放了进去。

按照说明书,他用手机调试了一番,无论是角度,还是广度,一切皆为良好。

他搬着椅子走出了卧室,用同样的方式在客厅的一角安装上另一个隐形摄像头。

清理完现场的所有痕迹之后,他长长松了一口气。

家里不是久待的地方,万一被妻子或是岳母发现后,那一切计划将成为泡影。

路鸣手中拿着快递的废纸盒走出了家门,坐电梯的时候,忽然收到了小米来的信息,约他到泰华喝咖啡。

孙大运背叛他之后,公司里平时所谓的“兄弟”,跑的连个影都没有。

退群的退群,拉黑的拉黑。

这就是社会!

美好是有的,只在你强大的时候出现。

一个四五十人的小公司,一夜之间被张斌击得粉碎。

路鸣真想问问他,是如何做到的?

如何如此残酷?

都说毕业后,很少再遇见朋友,可令路鸣心痛的是,曾经大学中的那份美好也已荡然无存。

现在唯一能说上话的是曾经的员工米小米,一个同样来自山村的女大学生。

不知道为什么,路鸣此时想见她。

或许是公司的倒闭,让小米失去了工作,路鸣心里多少有些愧疚。

车子朝繁华的泰华城行驶,在路过汶河大桥时。

路鸣透过车窗看了几眼窗外的风景,远方无边的湖水波光粼粼,两岸的垂柳,树叶早已泛黄。

空中几只孤单的白鸟独自飞行,平安市的深秋,透着一股凄凉。

路鸣迅速将视线收回,驶过桥面后,专心开车。

油表显示还有五格油量,最多还能跑三百公里吧,车子到时候也该休息了。

他目前的经济状况,已经不允许他继续开车。

钱如流水般所剩无几,三线的小县城,平均工资在3000块左右,可物价只涨不降。

车子穿过三马路后,左拐进入了市中心商品路,一路往东,在商品路的尽头,便是平安市豪华的泰华城。

路鸣停好轿车后,在人来人往中,他来到了泰华城十二楼可可咖啡厅。

“两杯青稞拿铁咖啡,谢谢!”

路鸣看了眼手腕上的机械手表,估摸着小米快来了。

“先生你好,共计39元,扫码,还是现金?”

“扫码”

叮咚一声,三十九块硬铮铮的数字从他手机中溜走,他的心里莫名的恐慌了一阵。

查看手机里剩下的几百块钱,路鸣沉默了许久。

人最怕一个字——穷!

没钱的男人,胆子也变小了。

正想着,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老大”

咖啡厅玻璃门口处,一张圆圆的小脸朝路鸣走来。

正是米小米,大学毕业不久的小米,穿着一件浅蓝色的羽绒服,搭配着深色格子长裤。

一米六五六的个子,没有化妆,带着山村的那份自然的纯朴,清清爽爽,十分干净。

看到她,路鸣不免想起了自己的小姨子刘露露,两人的年龄相仿,均是二十三四岁的花季少女。

可性格却完全不同,一个阳光健康野;一个清纯质朴暖。

“你们的咖啡!”

“哼!微信里说好我请客的!”

小米撅着小嘴质问了一句。

头发盘起的服务员托着盘子,将两杯相同的咖啡分别放好。

“哈,习惯了,我点了你喜欢喝的青稞拿铁咖啡。”

“老大,这习惯以后得改!”

小米白皙肉肉的十指交叉,胳膊肘放在黑色带金粉的玻璃桌上说道:

“我知道, 你现在心情不好,经济条件也应该不宽裕。”

路鸣笑了笑,差点笑出泪来,说:

“最后一次!”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以后,小米,喊我路鸣哥吧,我不再是你的老大了。”

对面的米小米点了点头,手中搅拌着咖啡。

路鸣喝了口咖啡继续说道:“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了,你以后什么打算?”

“我想好了,我是学幼教专业的,打算和闺蜜张冉冉一起考编。”

说完,小米明亮的杏眼中闪出了一抹光,“哥,要不,咱们一起考在编教师吧,曾听你说过也是师范毕业的,体育教育专业。”

路鸣苦笑,心想:家里已经有一位出轨的教师了,现在想想心口堵得慌,自己还要去考教师......

“老了,记忆力不好了。”

路鸣说完,微微摆头俯视着窗外的整个平安市,蓝天下远方的楼房鳞次栉比,而他的心情却凌乱不堪。

路鸣收回视线,淡淡地说道:

“谢谢你,小米。”

“这话应该我说,今天约你来,是还你钱。”

“还我钱?什么钱?”

路鸣脸上有些疑惑。

“哥,我欠你的一万块钱,你忘记了,我现在钱也不多,今天先还你1000块,后面的以后有了再给你。”

说着,小米从身边的红色小包里掏出了红艳艳的钱。

“小米,当时给你父亲治病,这是我自愿捐给你的钱,我心甘情愿的,再说公司其他同事也捐款了。”

“不不!路鸣哥,当时同事基本都是50块,敷衍一下;而你一下子给了我10000块,这个钱,我一定要还给你的。”

小米的杏眼中带着决心,起身,把十张硬铮铮的票子塞进了路鸣的西装上衣口袋。

路鸣看着实在是推脱不了,看着小米开心地冲他微笑,眼眸中微微闪着泪光。

他没有再拒绝。

“路鸣哥,你不要过分伤心,我相信你会东山再起的。”

小米回到了座位,举起了咖啡杯:

“囊!我们碰一杯,让不愉快统统滚蛋吧。”

路鸣抬头,恰好四目相对,美丽的眼眸中,给人一股希望的力量。

喝完咖啡,他们又聊了一会儿。

“路鸣哥,那我先走了,闺蜜张冉冉在楼下等我呢!”

“好,你快去吧。”

“有需要帮忙的给我打电话哈。”

说完,小米挎着红色的单肩包离开了咖啡厅。

小米走后,路鸣拿出了手机,时间已是晚上7点。

连接网络,忽然手机闪动,路鸣打开了摄像头的图标。

屏幕中的画面竟然如此不堪,气愤中差点摔掉手机......

继续阅读《三十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