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赘婿为帝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东一方

角色:林丰白玉瑶

简介:神医林丰穿越成上门姑爷,斗纨绔,降公主,怼皇帝
一开口,四海降服
一摊手,江山美色尽握

赘婿为帝

《赘婿为帝》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7章 料事如神
林丰神色肃然,开口道:“第一个问题,李郁这次针对白家的行动失败。
尤其苟连福这里,更是当场身死,李郁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苟连福这里,就是一个突破口,是继续对付白家的机会。”
“换做我是李郁,会安排苟连福的儿子苟伯文,让他带着家人,来庆余堂闹事。
一方面,宣传白家为恶,逼死他的父亲。
另一方面,让白家给一个交代。”
“庆余堂年年行善,可人都是现实的。
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
一桩坏事,就足以抹掉庆余堂多年积攒的声望。”
林丰侃侃而谈,道:“只要苟伯文把事情闹大,庆余堂的名声就毁了。
医者仁心,这般闹腾后,庆余堂还怎么做生意呢?”
刷!
白玉瑶的面色,一下变得苍白。
她是经商的人。
诚然,这是苟连福的错,是苟连福贪婪无度,可百姓会听这些吗?
最终的结果,就是无数的百姓认为,白家逼死了苟连福。
白玉瑶一颗心沉了下去,问道:“兄长,第二个问题呢?”
林丰道:“第二个问题,仍是和李郁有关。
李郁借助苟家的人出手,那是在舆论上给白家制造麻烦。
真正要釜底抽薪,还得从药材上入手。”
“白家要制作牛黄清心丸,需要充足的药材。
如果连制药的药材,都无法满足,后续就难以制造更多的药丸。
即便白家有库存,这一次的危机熬了过去,下一次怎么办呢?”
“如今和李家,已经撕破脸,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双方只能存其一。
如果再怀着什么退让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到这一步,必须早做打算,因为这是分生死的。”
林丰神色也是肃然。
他做事,一贯是考虑周全,不会天真认为,敌人会仁慈。
白玉瑶想了想,也认同林丰的话,只是她脸上更多了愁容。
白家和李家,差距有些大。
很不好办。
白玉瑶暂时没有询问解决的办法,再度道:“兄长,第三个问题呢?”
林丰叹息一声,道:“第三个问题,来自于白家的内部。
白家人内部,一团糟,更是心思龌龊。
据我所知,玉瑶你的母亲,我的丈母娘。”
“一直以来,她都和白家的族人站在一起,要让你嫁人,要让你离开白家。”
“因为你主持家族的生意,他们不好发难,都任你折腾。
甚至你和我假意成婚,他们也都捏着鼻子认了。
可整个家族,对你是不满的。”
“女子掌家,没多少人乐意。”
“尤其李家本身,是永宁县的望族。
如今白家和李家生出了矛盾,如果我所料不错,你母亲杨氏,会和家族二房、三房的主事人,带着人来逼宫。”
“一方面,是让你交出家族的掌控权。
另一方年,是嫁给李郁,来平息白家的问题。”
林丰看向白玉瑶,有些惋惜。
这女子生错了家族。
白家上下,都是一群忘恩负义的豺狼,太让人失望。
白玉瑶沉默片刻,道:“兄长,不至于吧。
好歹,母亲和我,都是一家人。”
林丰道:“玉瑶认为你们是一家人,为何迟疑呢?
你是女子,嫁了人就是泼出去的水。
如今和我成婚,即便我是上门姑爷,可家族还有其他的人,自然不乐意。”
白玉瑶道:“我迟疑,是因为兄长提及的,我是女子。
眼下李家意图吞并白家,对付白家之心,人尽皆知。
家族的人,应该分得清轻重缓急。”
林丰道:“白家虽说落魄,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白家的这点钱,或许外面的大族看不上,可是白家的二房、三房却看得上。”
“至于你母亲杨氏,也看得上家族的钱。
因为杨氏倚重的,不是别人,是她的侄儿杨驰。
她膝下无子,自然希望杨驰入主白家。
至于你,只是赚钱的工具罢了,不要把人,看得太良善。”
“我还是不大相信。”
白玉瑶仍是摇了摇头。
都是一家人,怎么可能如此不顾及家族的利益呢?
都已经大难临头。
自当团结。
“林丰,你滚出来。”
就在此时,喊声自大厅外传来。
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妇女,带着一众人来了。
林丰看到来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来了!
杨氏、杨驰,以及白家的二房、三房的人来了。
白玉瑶看到后,眉头皱起,又看了林丰一眼,她的心中更是惊骇。
难道,又被猜中了?
林丰内心还是有怀疑,她看向杨氏,问道:“母亲,你们联袂而来,有什么事吗?”
杨氏四十岁左右的年纪,保养得极好,看起来风韵犹存。
她带着人进入,径自坐下,沉声道:“瑶儿,你自幼聪明,执掌白家庆余堂,那也就罢了,我们都没意见。”
“可是,你怎么能逼死苟连福呢?”
“这苟连福,那是家族老人。”
“逼死苟连福也就罢了,可是,怎么能和李家撕破脸呢?
李家是永宁县的大家族,我们白家和李家对上,那是自找死路,是自取灭亡啊!”
“这一次白家的危机,证明你不适合再执掌白家。
另外,李公子才华出众,他是大家族出身,他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
“你本就是克夫的命,李公子不嫌弃,这是好事儿啊。”
说到这里,杨氏又看向林丰,咬牙切齿道:“林丰,都是你这孽障。
你蛊惑瑶儿,更是和李家作对,你真是我白家的灾星啊。
我白家行善积德,怎么就摊上了你这样的孽障啊。”
“林丰,滚出白家。”
又有一个老者开口。
老者名叫白赋,是二房的掌舵人。
论辈分,是白玉瑶的叔祖。
在整个白家,白赋是最年长的人。
三房的掌舵人,名叫白安,是白玉瑶的叔父。
他也是站出来,神色锐利,沉声道:“贤侄女,李家是高门大户,白家是商贾之家,怎么能和李家对着干啊。
白家和李家的冲突,大家都清楚,就是李公子看上了你。
既如此,你嫁给李公子,什么事情都解决。
你嫁了人,你自己好,家族的人也好,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
其余人,纷纷附和。
一个个看向林丰,神色不善。
这些人都是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甚至开口逼迫白玉瑶,让白玉瑶嫁给李郁。
白玉瑶的脸,变得冷若冰霜。
真是猜中了。
两全其美!
家族美,这些人美,唯独她便是被家族牺牲的。
所谓她好,更是天大的笑话。
白玉瑶内心失望,却是又看了林丰一眼,心中再无半点怀疑。
她对林丰,更是钦佩。
她白玉瑶,竟是嫁了个这么厉害的夫君。
白玉瑶深吸口气,稳住心神,看向杨氏,道:“母亲,你真要逼我吗?”
杨氏一副柔和神情,说道:“瑶儿啊,你的年纪不小了。
女人,迟早都要嫁人的,都要相夫教子。
林丰算什么,就是个废物。
把他处理掉,你嫁给李公子,就可以享清福。”
“咱们白家,就是商贾家族,相比于李家这样的大家族,差了太远。
你和李公子对着干,那是给家族蒙羞,那是给家族增加麻烦啊。”
“得罪了李公子,白家怎么办?”
“母亲怎么办?”
“你兄长杨弛怎么办?”
杨氏一副无奈神情,说道:“这做人啊,不能太自私了,要顾全大局,要考虑周全。
你,都是这么大的人,还负责家里的生意,这些你难道不懂吗?
你嫁给了李公子,一切都好,何苦让家族的人,都跟着你一起受苦呢?
不要太倔强了。
娘是过来人,娘不会害你的,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白玉瑶身形一颤。
妩媚的脸上,多了一抹悲恸。
她是杨氏的女儿,到杨氏这里,却是这般对她。
这是亲人吗?
这是卖自己的女儿啊。
这哪里是不害人,是巴不得她去死,巴不得她早些去火坑。
“哈哈哈……好一个母亲,好一群家人,好一群畜生啊。”
林丰忽然大笑了起来。
笑声中,带着不屑。
林丰环顾众人,道:“虎毒尚且不食子,有一丝良知尚存;蝼蚁尚且偷生,知生死间有大恐怖;黄雀虽小,却知结草衔环报恩。
畜生都有情义,没想到一群人却如豺狼般,没有任何的良知。
所谓禽兽不如,我今天,算见识到了。”
哗!

大厅中,一片哗然。
一个个白家的人,全都怒了。
齐刷刷看向林丰,一脸的怒容。
那眼神,都恨不得杀了林丰。

继续阅读《赘婿为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