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虚实诡域传

主角:弥离弥雅

简介:架空世界,风云变幻的虚实界,烈红国拨乱局与暴徒甚至是群魔乱舞的异界之间的较量频频发生,暴徒党七圣穷凶极恶,拨乱局亦有破局之法;妄图控制人间的异界之主申渊,也终将败倒在人类的智慧下
跟着弥离弥雅父女和其他英杰们一起感受虚实界跌宕起伏的剧情吧!

虚实诡域传

《虚实诡域传》在线阅读

第4章 医院魔怪

弥离的话中始终透露出淡淡的心酸,可以感觉到他对这桩婚姻始终带着遗憾。

陈倩雨道:“知道吗?弥离先生,你真的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其实你当初实在不应该那样消沉,那是惩罚原本没有过错的你自己。”

此时的陈倩雨就像个温柔的护士,没有一点平时英姿飒爽的女警的样子,声音充满了磁性。

弥离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也没有过度在意,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陈倩雨似乎也发觉自己语气有些过度暧昧了,倒不像是跟普通朋友对话了,有些尴尬,于是稍微调整语气。

陈倩雨继续问道:“弥雅好吗?会因为没有母亲而感到难过吗?”

“弥雅啊?她现在挺好的,也没有在同学面前暴露自己的力量,老师也很保密,这很好,太过特别的人可能被同学孤立。

国家暂时还没有修建专门教授这些异能者的小学初中的学校。

不过她以前真的因为没有母亲陪在身边而难过,幸运的是她很坚强,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

唉,我以前因为妻子的背叛而消沉了很久,疏忽了她,还经常把她丢给我弟弟和弟妹照顾,他们自己都有孩子了还要帮我带孩子。

无论是对他们还是弥雅都挺不负责任的,我也只能尽量弥补了。”

弥离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挂着忧愁,仿佛是一名刚从战场上下来的伤兵。

陈倩雨小心翼翼地握住他的手,说道:“你不用过度自责的,很多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消沉;

你以前确实做了不少错事,但许多人在消沉后就一蹶不振,之后就逐渐坠入了深渊,你起码能在那之前及时止损,并且重新步入正轨。”

弥离沉默了,注视着她明亮清澈的秋眸,心理升起一股暖意,陈倩雨今天的嘴唇似乎格外鲜红欲滴,仿佛是甜美的樱桃,是涂了唇膏吗?

眼神也比平时更加的诱人和迷离,隐隐约约闪着索要的光芒,弥离曾在自己的前妻那里见过这种眼神——是勾引异性的眼神,尽管作为警官她还是比一般女性矜持,没有其她女人明显。

现在的她一点都没有平日里那种警官的威严,她几乎放下了自尊和戒备,浑身上下散发着迷人的足够勾起所有男人性趣的体香。

但弥离很快注意到两人手过分亲密的举动以及她越来越靠近的面部,赶紧收回了手并且把屁股往旁边挪了一挪。

对于一个已经经历了无数生活的酸甜苦辣的中年男人来说眼前的漂亮女人他自己也说不上是种什么感觉,

青春期那懵懂的悸动早就消散无影,剩下的只是个被残酷现实磨去大部分棱角的成年人了,对女性只剩下基本的对美的欣赏。他也不会再为了某个女人而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团糟,也很难为谁心动了。

“陈小姐,别走神了。”

陈倩雨也不是不知趣的女人,赶紧说道:“啊,是啊,怎么搞的,可能是今天太忙了,精神有点涣散吧?”

哐当一声,弥雅开门回来了,看到陈倩雨,愣了一下,但随后很礼貌地说道:“你好,陈警官。”

“好。”陈倩雨回以甜甜的微笑,像一个看着自己孩子的母亲,这让弥雅莫名觉得不自在,甚至有点讨厌。

之后陈倩雨和父女俩打招呼离开了。

弥雅此时姿态有些忸怩,旁敲侧击地问弥离:“爸爸,那个,你和陈警官聊了些什么啊?”

弥雅虽然声音本来就比较稚嫩可爱,但此时的声音却比平时更嗲,比陈倩雨还要甜十倍,似乎是在撒娇。

“汪汪!”好像是在学弥雅说话,目的地欢快地叫了几声。

“没什么,就是聊了案件和一些家常事而已,和其他一些人聊的没什么区别。”弥离脸上带着有些勉强的笑,似乎在掩盖刚才尴尬的场面。

弥雅脸上挂着稍显疑惑的表情,但也不想和父亲较真,于是就去洗漱睡觉了。

“晚安,爸爸。”进入自己的寝室前,弥雅温柔地对父亲说。

“晚安。”弥离回以温柔的微笑。

几天后,安宁市第二人民医院。

到了晚上11:00,还有两名护士在周围巡视,等待下班时间。

“哎,哎,那个叫郑仲明的病人怎么样了?”

“现在已经睡下了。”

“哎,他之前遇到意外受了伤,现在又遇到所谓的魔怪。”

“医院已经通知了拨乱局的人,他们已经在调查了。”

“干嘛不疏散病人呢?太危险了。”

“没办法啊,我听说上头是不想影响医院的声誉。”

医院此时大部分灯光都已经关闭了,配合那些还亮着的灯显示出一种明暗不定的感觉。

那些隐藏于黑暗中的地区像是被某个巨手握住,而这个巨手内全是各种奇形怪状的怪物。两个护士总是走到这些阴暗处时刻意加快脚步,不愿多做停留,到亮处后才放心。

她们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感觉黑暗中似乎跳出了什么东西。

“你,你看到了吗?那个戴着帽子的小孩。”其中一个护士战战兢兢地对同班伴说。

“你胡说什么啊?啊?这,这里没有什么啊?再说小孩有什么可怕的?”另一个护士虽然嘴硬却也明显被吓到了,浑身哆哆嗦嗦。

“那个小孩身高看着只有50公分左右的样子,跟个婴儿似的大小。这种小孩能一蹦三尺高还能跑步吗?

而且他头上顶着个不但很大而且方方正正的帽子,没有一点软度,仿佛是石头做的一样,有这样的帽子吗?而且你不知道吗?郑仲明先生都声称他们见到了怪物,还有个心脏有问题的病人都被吓死了。”

她满怀期待地看着自己的同班,希望可以得到她的认同。

她的同伴却说:“说谎都不会说,之前郑仲明先生说那个怪物只有30公分高,你倒给它增加了这么多高度。”

然后,她的同伴一开始的表情很是疑惑,随后是惊讶,接着是恐惧。

“怎么了吗?”

“你,你的背后...”

她转过头,最先看到的一个正正方方横着的大板子,再往下看是被一个浑身漆黑的50公分左右高大的小不点用头顶着,

本身除了黑色没有任何颜色的它被这个大板子遮住看起来全身上下似乎没有任何的光,两只拳头大小的眼睛则更加的黑暗而深邃,似乎是两个无底深渊。

它并没有嘴巴,但是两个被吓傻的护士仿佛从它下巴处看到了同样黑暗深邃却藏着锋利可怕的獠牙的血盆大口。

两个护士全都吓得说不出话来,那个怪物二话不说直接扑了上来。它头上的帽子一下敲晕了其中一个护士,另一个护士见同伴被打晕,不敢管她,马上跑开了。

那只小东西冲上来想要抓住她,但没有成功。

第二天,弥离家。

弥离的电话响了,多年的拨乱局生涯让他的第六感极其敏锐。弥离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马上接通了电话。

打来的是张盟里。

“弥离先生,你好吗?”对方讲着场面话。

“很好,张先生。”弥离也以此回应。

“那好,我希望你们可以去调查一下康利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怪物事件,那里有一位郑仲明先生出车祸住院了,我们发现他被撞和暴徒党有关,他现在又遇上了怪物,甚至有人疑似被怪物所害死。

我们目前人手不太够,我希望你可以去调查一番。如果有问题你可以马上告诉我们,我们会马上支援。不过最近人手可能有点紧张,你大部分情况下要自己想办法。”

弥离愣了一下,但快速答到:“明白,请放心。”

“很好,弥离先生,有问题联系我,我先挂了。”张盟里挂断了电话。

之后父女俩又将房子的结界加固了一下,然后出门了。其实他们所能买到的结界道具只是些很基础的道具,对付普通的孤魂野鬼或者魔怪有效果,更强就没有用处了。但这么搞好歹让自己心安点,而且也是尽可能的降低风险。

“弥雅,我们走吧。”弥离微笑着对弥雅说。

弥雅应了一声,和他一起出门了。

目的地也跟来了,父女俩和一条狗一起开车出发了,四十分钟后,来到了安宁市第二人民医院。

弥离去找了院长,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在询问了一些事宜后弥离找到了那天目睹这一切的几个人。得知了一切情况:那名逃跑的护士在跑路过程中大喊大叫,很快引来了保安,而那怪物从一开始的穷追不舍开始停在原地,

保安一开始也很害怕,不敢上前,和那只小怪物就这么僵持着,之后才壮着胆子上前。但那个小怪物似乎察觉到占不了便宜就逃走不知所踪了,之后他们就去救治了那名护士。

之后弥离就去找到了住院的郑仲明先生。

他是个身高1.65m,体重66kg的中年男人,懒洋洋地躺在病床上。

为了取得他的信任,他们出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的私家侦探证件,并且嘱咐他不要外传。

郑仲明先生抱怨道:“哎,怎么搞的,从金瑰国过来旅游才第五天,走在街上莫名其妙被车撞。”

弥离愣了一下,问道:“你是金瑰国人?你看起来没有金瑰国血统啊。”

郑仲明道:“啊,我本来是烈红国人,在六岁那年就随我父亲去了金瑰国,后来就在那里办了绿卡定居了。”

原来这郑仲明家曾经因为憧憬金瑰国的生活,就举家前往金瑰国,一住就是几十年,郑仲明也在那里娶妻生子了。

弥离点点头。

郑仲明接着说:“我提供不了太多情报,那天我就是在这里睡觉,突然就尿急想起来上厕所,结果发现眼前出现了一个顶着个大正方形板子的什么玩意儿,

之后仔细看居然是个小怪物,大约30公分高度,浑身黑不溜秋的。我大叫了几声还按了呼叫按钮,结果那只怪物跳到床下就突然不见了。”

他刻意隐瞒了自己吓得尿床了这事。

“我听之前的目击者说是50cm的高度。”

“那我就不清楚了,也许是我那时候迷迷糊糊记错了。”

“那名突然死亡的心脏病患者是死在你看到那只怪物前还是之后?”

“我看到那只怪物之后,他是一天前死去的。”

随后弥离和弥雅坐到医院的一处没有什么人的公共座位上一起讨论。

“弥雅,你觉得两个怪物被形容的体型不一致是什么情况呢?”

弥雅分析道:“爸爸,我认为有五种可能性,

1、或许是两边的目击者哪一边看错了,大概率是郑先生看错了,因为另一边的目击者有几个,而且统一口径是50公分左右的大小,而且郑先生目睹的时候是从睡梦中醒来,可能有些神志不清。

2、这种怪物不止一只。

3、它需要成长,而且长得很快。

4、有其他成长途径的怪物,通过某种途径,比如吃人、摄取灵魂等等手段让自己成长。”

弥离又问:“那你认为它到底是什么怪物呢?”

“不知道,我不记这种怪物,可能是地狱里新跑出来的魔怪。不过根据郑先生所说它跳到床下就不见了,

可能是它速度特别快,难以捕捉,这个可能性不大,不然后来它不可能连个护士都抓不住。

幽灵有可能,可以穿梭墙壁等障碍物,但是它攻击过一名护士,那名护士的确受伤了,幽灵难以做到这点,

所以有可能是某种可以直接伤害人也可以穿梭障碍物的厉鬼,但是这种鬼一般攻击力很强,不可能连个护士都没打死,也不可能看到几个保安就退缩了。

我想可能是某种有特殊能力的精灵魔怪吧。不过暂时不成气候,连一个护士都难以打得过。”

弥离说:“它脑袋上可能是它的一部分,就像人的指甲和乌龟的壳一样。也可能是它的武器。”

弥离想了一下,问弥雅:“你可以探测吗?”

“可以,我学过这种探测术,只要把手放在墙壁或者地板什么地方就好。”

之后父女俩和目的地一起来到了停尸间,检查那名死者的尸体,弥离弥雅检测发现体内灵魂已经被抽去。

弥雅叹道:“看来那只怪物真的是通过摄取灵魂长大的,必须要尽快抓住它,不然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更无法想象后面它会成长成什么样子。”

“行,那我们就待到晚上,看看情况。”

“好的,爸爸。”

他们就在医院待了一天,四处逛逛,希望找到新线索,只是在吃晚饭时点了个外卖,目的地一直在一旁跑来跑去的,似乎是因为它太无聊了。

“弥雅,这种活让你觉得难受吗?这种在黑暗中游走,在死亡中徘徊的工作。”

“不,爸爸,我想我挺喜欢这工作的。”

也许是因为她有她爷爷弥靖的血脉吧,弥离心理想着。

“晚上小心点。”

“不,爸爸,是你应该小心点,你没有异能,也就没有和怪物战斗的能力。”

弥离愣了一下,虽然经常这样,但心理依然很不是滋味,被年幼的女儿保护?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明天自己还要去开出租车赚外快,但愿自己可以早点回家吧。

坐起来走动。太阳渐渐沉了下去,原本照进窗户的阳光不甘的落幕了。

失去了阳光庇护的医院各处走廊显得黑暗而孤寂,被白炽灯灯光照射的地方虽然可以代替阳光的光芒,却不能代替阳光的温柔和希望。

父女俩在这里一直在医院转着,还让目的地用它灵敏的鼻子四处嗅着,偶尔可以发现一些魔怪的气味,却无法锁定。

最后弥离提出分头行动引出它的计划,如果发现了那只怪物用手机提醒对方赶紧过来,目的地则跟着弥离,弥雅自己一路。

两人就这么待到了晚上十二点,医院彻底黑了下来。

弥雅悄悄走着,连手机灯也不敢开,害怕打草惊蛇,好在她的眼睛早就适应了黑暗,勉强可以看清周围的东西。

弥雅穿过一间间诊室,转过一个个过道,上下了无数节楼梯,周围的空气冰冷孤寂,却始终没有看到目标。

这时手机响了提示音,是父亲发来了信息。

弥雅看了自己的微信,赶紧打开看,是父亲发来的消息。却不是她要的信息。

“弥雅,这么晚了,你先打车回家休息吧,我在这里看着。”

在这黑暗阴沉的环境中突如其来的关心让弥雅心理暖暖的,回道:“不用,爸爸,我不困,你如果累了可以先回去,我有异能并不怕那只小怪物。”

弥离没有再说什么。随后弥雅来到了六楼。她都不知道来这里逛过多少次了。

但是这次弥雅在一间病房里发现了不对劲,她发觉有什么东西往床下钻,在一片黑暗中床被那东西撩的一晃一晃的,那东西急促而慌张,双腿一蹬一蹬的,乍看一下有些瘆人。

她来这里逛过很多次了,知道这里是没有人的,那怎么会有人藏在这里。这是那只怪物吗?

但体型明显太巨大了,难道是因为它摄入了灵魂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壮了?那自己还能对付它吗?或许需要爆发力量才可以了。

弥雅悄悄上前观察,她刻意轻手轻脚,咬着下唇,不愿意透露一点点声音。

到了床前,慢慢往下蹲,她紧张极了,仿佛每下一秒都会有什么东西跳出来出来咬她一口,结果看到了一个成年人的臀部。

弥雅心里惊了一下,但她已经和父亲弥离经过很长时间的磨练,她的心智远强过常人,始终保持镇定,问道:“你是谁?”

那人转过身来,因为没注意脑袋还不小心撞到了床腿,痛的他拼命揉着脑袋。这居然是郑仲明先生。

“你怎么在这里?”弥雅瞪大了眼睛。

“啊,弥雅小姐,你总算来了,我差点就完了...”他慌忙冲上去抱住弥雅。

弥雅愣了一下,安抚他一下后把他推开问道:“到底怎么了?郑先生,你怎么不在自己的病房?”

郑仲明此时全身颤抖,活像一个抽风的人,他一遍又一遍擦了头上的冷汗,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他的手指还是哆嗦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弥,弥雅小姐,那只怪物来了...”

“在哪里?我,我的病房,现在在我的房间里待着不走,我不敢赶他走...”郑仲明的眼泪都不争气地溜了出来。

“它这么大胆?”

“跑的时候我都忘了按按钮呼叫医生了,哎...”

听到这里,弥雅想到:也好,不然可能会让护士医生也遇到危险。

“那家伙,好像比之前更大了,而且还长出了嘴巴。”

更大了?弥雅愣住了,这家伙长得那么快?

“你带我去看看。”

两人来到病房门口,那只小怪物比之前更加恐怖了,就坐在床上用它空洞黑暗的双眸瞪着他们,

还长出了一张比人的拳头还大的嘴巴,而且体格长到了80公分,不过头上的那个板子还是和之前一样的大小。

弥雅第一次见到这种怪物也是吓了一跳,樱桃小嘴一下子张到了最大,满脸写着惊恐,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但过了一小会儿就恢复过来冲了上去要抓住它。

那只怪物很敏锐,一下跳了起来,在空中一个翻滚落到了弥雅背后,头顶上那个大东西似乎一点都不影响它的发挥,像一只小猴子一样灵活。

郑仲明也不敢招惹这东西,就像是遇见一辆大卡车撞过来一样跳到一边,那只小怪物乘机逃走了。

弥雅赶紧追了上去,郑仲明不敢独自留着,也紧紧跟着弥雅。弥雅边追边拿出手机给父亲发信息,让父亲赶紧过来回合,共同堵截这只小怪物。

三个人一个跟着一个在黑暗的楼道里狂奔着,那只小东西也不含糊,故意弄翻路上的一些如大花瓶之类的东西阻挡弥雅他们。

灵活苗条又矫健的弥雅像只轻快的小鹿一样很容易就越过了这些障碍物,

而郑仲明则在遇上那些摔倒的障碍物时像是一只树懒一样轻手轻脚越过去,生怕自己摔着。但随后又会很快跟上弥雅——在他眼里待在原地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