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指惊神

作者:老李大肥羊

角色:周正老李大肥羊

简介:贫寒少年想要出人头地有多难?就算有了机会,那些豪强也会伸出手来,无耻地将之抢去
所幸少年周正得遇贵人,学得神功《惊神指》,能化腐朽为神奇,点凡物为灵器
那么,何不没事就点点自己?自此,一指可惊诸天神明,万界之中,便任我纵横!

评论专区

太上章:看了一半,主角重头到尾叫虎娃,娃,娃 一口老血喷出

无尽世界直播系统:脑洞还算不错,文笔情节设计就低端到爆炸,2星吧。

恶魔在纽约:恶魔黑暗鬼畜流,但目前推土机未真正开动,期待后面!\u003C( ̄︶ ̄)\u003E

一指惊神

《一指惊神》免费试读

第6章 一飞冲天

四载苦修,一朝破境!

这四年里,周正忍了太多的气,尝了太多的苦,更耐住了无数的寂寞。

如今,一切的忍耐与付出终于有了回报,惊神指小成,周正一步踏上武学大道,自此成为武者!

那被取笑了四年的愚笨废物之名,终于可以揭掉了!

周正此时心情大为舒畅,念头通达,只觉体内真气滚滚如长河飞瀑,全身充满了用不完的力气。

那几个新人大呼小叫着扑了过来,一个个气势汹汹,但又如何入得了他的眼?

周正冷笑一声,并没动用真气,只是凭着自己过硬的拳脚功夫和过人的力气,只身面对众人围攻,三拳两脚便将这几人打倒在地。

这些新人哎哟哎哟地叫着,躺在地上不敢起来,刘蒙捂着流血不止的鼻子,气得大骂:“一群没用的东西!”

他怒视周正,厉声道:“周正,你偷袭我在先,殴打同门在后,今日小爷便替持正堂执行门规,打死你这混账!”

说着运转一身真气,便要冲上来。

就在这时,执教管事赶了过来,厉喝一声:“住手!门规严禁私斗,你们在做什么?”

刘蒙眼中流转一抹狠厉之色,转向执教管事道:“禀教习,我们就是切磋武功而已。”

听他这么说,那几个新人急忙爬了起来,强忍着疼,假装没事。

执教管事皱眉道:“切磋武功要有分寸,不能乱来!”

他望向周正,问道:“周正,前后院都打扫完了?”

“是。”周正躬身一礼。

“那快去吃饭吧。”执教管事道。

周正心中一暖,知道执教管事这是在保护自己,便认真地鞠了个躬,拎着扫帚转身而去。

他走后,执教管事才对刘蒙等人道:“周正是个练不了武的可怜人,你们欺负他算什么本事!有这力气,下午多练一个时辰的基本功!”

几个新人一时龇牙咧嘴,心里叫苦,刘蒙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执教管事走后,众人不解发问:

“刘师兄,为何要放过他?”

“刚才要是告他私斗伤人,他肯定会被逐出山门啊!”

刘蒙哼了一声:“你们知道什么!咱们人多,说他跟咱们私斗,谁能信?万一持正堂说是咱们欺负他怎么办?再说,真把他逐出山门,今后咱们还拿什么讨好吴师兄和吕师兄?就得留着他,天天收拾,吴师兄和吕师兄才觉得咱们有用,咱们才有好处可捞!”

几人恍然大悟,纷纷赞刘蒙智慧过人,但又说咽不下这口气。

刘蒙恶狠狠地说道:“急什么?抽空骗他到僻静无人之地,打断了他的腿也是死无对证!”

几人大喜,不住点头,又把刘蒙称赞了一番。

周正此时早送还了扫帚,来到饭堂饱饱地吃了一顿。

今天他开脉入了初境,心里高兴得很,这一餐吃得极是痛快,边吃边忍不住笑。

别人看了不由议论纷纷,都说他当杂役还当得这么开心,真是天生下等人的料。

不少人一边吃一边跟同门取笑周正,不时哄堂大笑,开心得不得了。

一餐吃完,本应该回去午睡,但周正只觉自己精力充沛,有使不完的力气,根本不想休息,于是便稍稍来到了弟子居后山深林中。

这里偏僻幽静,正适合练功,他夜里时常来此练惊神指,早已是轻车熟路。

来到一处空地,他盘膝坐下,按着青林门呼吸吐纳的内功法门练了起来。

惊神指虽神,但本身并非武功,所以他想在武道上有所进步,还得靠青林门传授的这些功法。

先前他练习内功时,所得的天地真元化为真气后都藏在体内,隐而不发,可这回再练起来,吸纳的天地真元便化为真气沉入下腹气海,然后流入周身经脉,如大河奔腾般绕身一周后再回归气海,形成了生生不息的循环。

在循环往复中,周正隐约听到了声声惊雷,接连四次。

他不由大喜过望!

执教管事早就教过:“一重惊雷一重境”,体内这惊雷之声,便是进阶时的真气澎湃之音!

他实没想到,自己拳打刘蒙而入初境后,练个寻常内功竟然便又连破四阶,达到了初境五阶!

一日入境便连破四阶,简直神乎其神,他高兴得差点落泪。

四年了,四年了!

整整四年的苦难,自己终于熬到头了!

这一切自然都是惊神指的功劳,虽然它让自己受了四年的苦,可这回报如此丰厚,那么一切的苦便都值得!

达到初境五阶之后,武者就可以利用体内真气“内视”己身,感知自己体内一切变化,这些周正早就学过,此时迫不及待地运用技巧内视。

他只“见”自己肌肉根根如同灵树之根,盘结一处,如同巨龙沉睡,暗藏巨力。

他觉得自己仅凭肌肉之力,差不多就可以力敌寻常的初境一阶,而骨骼则如同精钢一般,还泛着淡淡的光,一看就绝非凡体!

他心念微动,运转真气将骨骼覆盖,骨中光芒便悄然隐藏起来。

人生十六载,他见过太多人心险恶、世态炎凉、尔虞我诈,所以养成了沉稳谨慎的心性,觉得自己体内的异象还是隐藏起来,不让他人知晓为妙。

正所谓财不露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点家底还是不要外露的好。

他又练了一会儿,感觉自己再没什么进步的空间了,便收功站了起来,忍不住打了一套拳。

拳只是寻常的拳脚,但以初境五阶运转真气打出来,自然呼啸生风,隐有风雷之威。

一套拳打完,气不长出,面不改色,周正满意地收了功,便要离开,

可就在这时,一个白衣老者却出现在林中,沉声问道:“你是新人堂的弟子?”

周正吓了一跳,急忙抱拳行礼:“弟子周正,见过……”

对方的服饰很像本门长老服,但又有所不同,所以周正一时也不敢乱叫,想了想后叫了声“尊长”。

“原来你便是那个周正啊。”老者微微一笑,转身便走。

正当周正以为已经没事了时,却听老者道:“跟我过来,我赐你一份天大的机缘。”

啊?

周正一时呆住,心说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