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空间密事之仙岛玄石【原矿版】

简介:几亿年前,原宗文明改造了太阳系,并把精挑细选八个以前改造过的空间入口留在杨家密室内,杨不凡作为杨家后人,在不经意间卷入一场空前绝后的空间探秘之旅

空间密事之仙岛玄石【原矿版】

《空间密事之仙岛玄石【原矿版】》在线阅读

第4章 藏宝地

上大学的时候,杨不凡有个同窗兼室友叫亮子,很是痴迷玄学,起初是打算学两手用来泡妞的,后来发现这行钱景很是不错,就下定决心毕业后从事这一行当,对于一所普通大学的学生来说,及早考虑毕业以后的出路问题是很有正事的一种表现,相对而言杨不凡就显得很没正事。

在省城西北角有个大佛寺,这座寺院解放前就已存在,那个时候香火十分旺盛,改革开放后,**对其进行扩建和修复,很快在大佛寺周围形成一个省城特有的商圈,抽签算卦、看风水、大六壬择吉、起名改运、扎纸人纸马……,在这里井然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生态系统。

亮子耗费两个月光阴,终于在此处觅得一位高人,并拜了师,这位高人便是夏一鸣,夏大师,圈内人都尊称他为东北小诸葛。亮子经常拽着杨不凡作伴去夏大师那里求学,当然每次去都少不了买些东西孝敬大师,夏大师店面紧挨着大佛寺,位置颇佳,店面不大,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墙上标语到不少,都是什么开悟人生、指点迷津之类,墙上显眼处还挂着两面红底黄字的锦旗,由此可见群众基础还是有些的。

夏大师四十多岁的年纪,中等身材微胖,目光炯炯有神,留着长发和胡子,看上去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他额头处有一道浅浅的疤痕,被长发遮住,不留意很难让人发现。

大师很是健谈,讲起风水、八字等玄学来更是一套一套的,什么六壬择吉、梅花易数、铁板神算、四柱十神、长生十二诀、生门死门等等,一讲起来就没完没了。去的次数多了,杨不凡跟夏大师便熟络起来,经过交流杨不凡发现夏大师真不愧大师的称号,水平相当不一般,在大佛寺这一带可以称得上数一数二的高手,在他们二位强力熏陶下,杨不凡很快对玄学有了些领悟。

都说术业有专攻,杨不凡在这方面的领悟力超强,这种能力也得到夏大师的肯定,说杨不凡是这方面少有的奇才,但杨不凡对这个兴趣不大,不像亮子那样痴迷此道,虽然杨不凡不怎么上心学,但也得到不少夏大师的真传。

夏大师对杨不凡很是上心,大学毕业时,还特意送上两本亲自手抄的命学经典,让杨不凡没事的时候多看看,说以后会用得到,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段经历,杨不凡在看曾祖父日记的时候,才不至于感到吃力。

据亮子说,夏大师年轻时跟人盗过几年墓,发过财,风光过,最后一次因替大师哥顶罪进去蹲了几年班房,出来后改了营生,来到东北租个铺面,干起了这个,他偶尔也会帮以前的一些同行出出货,毕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毕业后杨不凡去看过夏大师两回,有次他还莫名其妙的跟杨不凡说,要是有大生意记得来找他,现在想想当时他跟自己说这些,是不是早就算出,会有大买卖找到他呢,高人就是高人,普通人是琢磨不透的,在高人面前就不要掖着藏着。当晚杨不凡就联系到夏大师,简单述说一下事情经过,电话那边夏大师爽快答应,并谢谢杨不凡这么信任他,有高手相助杨不凡信心当即爆棚起来,高兴之余又把这一好消息告诉给胡海,他没啥意见,说一切都听凡哥安排。

秦教授同意杨不凡的想法,他负责备好此行所需的一切装备,杨不凡和夏大师约好在省城汇合,那个地方在宝鸡凤祥附近的深山里,墓四周布有奇门遁甲阵,没有内行人引路,必死无疑,虽然日记上有地图和机关的详细标注,但杨不凡还是不放心,谁都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夏大师是杨不凡高薪聘请来的顾问,当然顾问费由公司出。

他们先坐火车到宝鸡,在当地租辆越野车,按照秦教授给的地址,取出装备,便向目标所在地出发。一路上胡海和夏大师天南海北的聊着,听他们聊天,杨不凡困意毫无。群山脚下有个小镇,他们需要在这里住上一晚,第二天起早进山。这里民宿业十分发达,镇中人也很好客,晚饭后,夏大师出去接个电话,回来时身后竟然多了位美女。

“什么情况,难道这里还有什么特殊服务不成。”胡海低声跟杨不凡嘀咕道。

“别瞎说,大师不是那样的人。”胡海猥琐的表情,让杨不凡十分尴尬。

“两位小哥,介绍下,这是我师妹周婷,听说我要去......非得要跟着,不知道方便不方便。”夏大师说话的时候表情不太自然,显然是不好意思,周婷微笑着朝着杨不凡这边点点头。

“方便、方便,有美女加入有啥不方便的,对吧不凡。”胡海挺高兴,朝杨不凡挤眉弄眼道。末了还主动跑过去跟周婷握握手,见胡海这么热情,杨不凡只好跟过去,也跟周婷握下手,算是同意她的突然加入。

以前听亮子说过,夏大师有个漂亮师妹,没想到今天竟在这里见到。周婷二十几岁的年纪,乌发玉面,身形矫健、活泼好动,没多久便和杨不凡、胡海熟络起来,夏大师有早睡习惯,他们仨都是过惯夜生活的人,闲来无事,三人斗起地主,玩到半夜,又出去吃顿夜宵,方才各自回屋睡下。

第二天,夏大师早起后,把三个年轻人逐一叫醒,吃罢早饭,带上所有装备出发,很久没进过山了,刚开始感觉还好,享受着踏青般的感觉,可时间一长就感觉有些累。按地图所示,小镇到古墓,步行最快也要三天时间,何况他们每个人都背着一个大背包,就这样走走停停,傍晚实在走不动,只能找地方扎营。

曾祖父日记中提到过,在小镇和墓地之间有个小村庄,村中人绝大多数都很长寿,因此得名长寿村,村中大部分青壮都参与过古墓改造工程,工程一结束,党玉琨便下令杀死所有民工,不知多年以后,村庄是否还在。

按照日记中地图所示,村庄应该就在这一带,苦苦寻找半天,终于找到长寿村,可村内空无一人,推门走进一户村民家中,院内杂草丛生,到处挂满蜘蛛网,一看就是多年没人居住过,虽然房屋保存还算完整,但木门底部已经腐烂不堪,用手轻轻一推,整块门板便轻松掉落,屋内桌上摆满碗碟,里面的饭菜早已风干,屋内物品摆放有序,也无打斗痕迹,种种迹象表明,这家人是正在吃饭时,匆忙离开的,又走了几户,也都是如此。

在其中一户人家,杨不凡还发现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照片保存完好,上面一共六个年轻人,四男两女,穿着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服装。杨不凡猜想,这应该是下乡的知识青年,那个年代偏远山村是不会有照片这种奢侈玩应的,这种老照片并不多见,有一定的收藏价值,杨不凡随手装在外衣口袋里。

怪哉,这里真是曾祖父所说的长寿村么?杨不凡忽然想起日记中还提到过,在村东头老槐树下埋有一批军火,这批军火本来是要运往宝藏地的,怎奈军情紧急,没办法只好埋在村中,只要能挖出这批军火,就能证明这里就是长寿村。

几人来到村东头,发现真有一棵老槐树,枝繁叶茂,百年有余。杨不凡和胡海,人手一把工兵铲,一顿猛挖,终于在最后一点力气用尽前,挖出那批军火,好大一堆,足够装备一个营。为什么整个村庄的人会突然消失呢,而且走的还是那么匆忙,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老槐树周围原来是村子的打谷场,这么多年过去,除长有杂草外,依然空旷平整,今晚就在这里宿营。他们在老槐树旁支好帐篷,夏大师在营地周围撒些雄黄,这是为了防蛇鼠等毒虫。一路上杨不凡总感觉,后面有人跟着他们,可每次回头看,又什么都看不到,为防外一,杨不凡和胡海决定轮流值夜。帐篷外,四人围坐在火堆旁,吃着背包里的自热罐头,喝着矿泉水。

“不凡,你想过那些村民是如何消失的么?”胡海吃了一口牛肉罐头,随口说道。

“想了,但咱脑袋没那么灵光,想不出来啊!”杨不凡无奈的摇摇头,两手一摊表示不知。

“我有个想法,想不想听听。”胡海一脸神秘道。

“诶呦,海哥有啥想法,愿闻其详。”杨不凡连忙拱手道。

“就是本人一个不成熟的小想法而已,说出来仅供大家参考。”胡海如此谦虚,并不常见。

“大胖,快说吧,说错了,也没人怪你。”周婷催促道。

“有没有这种可能,我只是一种假设啊,会不会有人把所有村民用药迷倒,然后装车运走。”胡海大胆猜测道。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只是太过极端,但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们要这些村民做什么,难道是人贩子不成,如果是,那他们可真是太大胆了。一堆大问号盘旋在杨不凡头上,讨论半天,毫无头绪,周婷极力要求换个话题,她的理由是这个话题太烧脑。

东拉西扯一阵,困意上来,见胡海正和周婷唠得正起劲,不忍心打扰,杨不凡和夏大师相互递个眼色,悄悄躲进帐篷睡下,就让这两个精力旺盛的年轻人守前半夜吧。一阵秋风吹过,两三片树叶打着旋落下,夜晚鸟叫虫鸣声,不绝如缕,好美的乡间夜晚,如诗如画般让人陶醉。

上半夜无事,杨不凡睡醒来替换胡海,让他进帐篷里睡会,没多久,周婷睡不着,走出帐篷,陪着杨不凡在篝火旁聊天,聊着聊着,周婷突然示意杨不凡不要说话,杨不凡左右看看,未见异常,只见周婷缓缓站起身来,猛一转身,随手向不远处老槐树上,甩出一只飞镖,只听“啊!”的一声,一个肥大身躯从树上跌落下来,周婷闪身过去,将一把匕首插在那人脖颈之处,当杨不凡跑过去时,见那人痛苦挣扎两下就死掉了。

“什么人,为什么跟踪咱们。”杨不凡问道。

“不清楚,你去叫我师哥过来看看,我四处再转转,看他有没有同伙。”周婷说完,转身走开。

“好。”杨不凡应了一声,便跑回帐篷唤醒夏大师。

夏大师在尸体上左摸右摸,找到一把带有消音器的手枪。

“连手机都没有?”杨不凡疑惑道。

“看来我们是被盯上了。”夏大师看了看手里的枪自言自语道。

周婷在周围并没有发现异常,难道这家伙没有同伙,杨不凡在附近挖个坑将尸体草草埋掉,熄灭篝火,叫醒胡海,收拾东西离开,为防意外,临行前杨不凡把临摹的地图烧掉,那张图早已印在他的脑海里,如果落在跟踪他们的人手里那就糟糕了。

四人继续赶路,在即将精疲力尽之时,终于到达地方,这是西周后期,一个王侯的墓穴,规模不是很大,但很有特色,洞外布满奇门遁甲阵,可见杨万顺他们在改造上花了不少功夫,夏大师根据地图所示很容易就找到进去的路,接着是多如牛毛的山洞,它们形状大小都很相似,进洞后很容易让人迷路,这是墓室的一道天然屏障,山洞虽多,但也有规律可循,只要根据洞内杨家人的特殊标记,进去的路也是很容易被发现的。

再往里走,就是各种机关了,杨不凡根据地图上的标记,在前面开路,有不明白的地方,由夏大师在一旁指点,在他们默契的配合下,这一路总算有惊无险,经过一番努力后,终于进入主墓室。

此时四人是又累又困,饭没吃,墓室也没来得及参观下,就各自睡去,原打算在外边搭帐篷休息一晚再进洞的,夏大师说墓室里面更安全,所以他们咬牙坚持进来休息,这一觉睡得真香,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晌午,夏大师领着他们在墓室里转了一圈,里面陈设很简单,主墓室就一个棺椁,耳室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足有几百个,大部分装满金条和银元,少部分装有精品古董,它们每一件都价值不菲,这里是名副其实的宝藏。

看着眼前的金银,大家毫不掩饰内心的喜悦,在墓室里乱喊乱叫一阵。想到此行的目的,杨不凡和胡海合力打开棺椁,只见里面躺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他就是杨万顺,不能够啊,日记里说杨万顺走的时候六十多了呀!怎么着,这能化丹还能让人返老还童咋滴。

通过仪器检查,他和龙角山石棺里活死人的情况基本相似,有心跳、有呼吸,只是体温高的离谱,六十多度,看来能化丹吃不死人,只是让人休眠罢了,当下拍了视频,因为这里没有信号,只好等下出去,再发给秦教授。

这么多财宝,他们不能一下子都搬走,讨论一阵,决定每人先挑两件古董,再带上少量金条银元,其余的还是放在这里,墓室是天然的保险箱,东西放在这里比放到银行金库都保险,缺钱的时候,就进来取,很方便。

胡乱吃些东西后,便开始装宝贝,为了多带些硬货出去,除了食物和水等必需品外,其余全部留在墓里,看着秦教授所提供的设备就这样被随意丢弃在墓室里,杨不凡还是有些心疼,要知道那些设备每一件相对他来说都是价值连城啊。出洞时,在布满机关的地方发现两具尸体,想想应该就是前天晚上那个盯梢的同伙,幸亏夏大师坚持进墓室休息,否则就有生命危险了。

杨不凡一行四人顺利返回小镇,一路上再没发现有人跟踪,看来暂时是安全了。杨不凡把墓室里拍摄的视频传给秦教授,并告诉他,自己的推论,目前来看,龙角山里的活死人和杨万顺是同一种情况,都是吃了某种能让人休眠的药物,为了进一步证明自己的推论,还需要到杨家密室里找找线索,这个推论秦教授也十分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