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双男主重生之极致独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汝等

角色:祁逸尘黎熙

简介:【双男主重生+轻虐+甜文+双洁】
“进宫,做朕的贵妃

她轻嘲又淡笑,“贵妃?我黎熙只为妻不为妾

他原以为不过是自己委身利用的女子罢了,没想丢心又丢肺,这个倔强如斯的女子,终是离他远去……
黎熙乃丞相府独宠的嫡女,奈何前半生被保护的太好,以致她最纯真美好的年纪受尽情伤,她终究敌不过人家数十年的感情……
井筠偕是殇夷国最不得宠的王爷,在外流落数十年,本以为是她不得已的依靠,然最终相爱却不能相守……
一朝醒来,祁逸尘发现他回到了登基后,于是他立马下旨去丞相府求亲,才发现她的熙儿旁已有他人!如今,只能看他如何废除后宫,凤栖梧桐只为你一人!
后来某天黎熙被迫靠在墙上,“记住,我才是你日后的夫君!”
井筠偕霸道的说着,这次他重来的这么早,看他如何宠上天!

评论专区

深海提督:舰娘同人,一个提督死后被深海复活成为深海提督的故事。

清山变:好早之前看的,主角成了清朝皇帝,灭了慈禧,好像还收了广东十虎做侍卫,好吧,可以看看,大家也别喷太重,弄不好作者是满族呢,弄不好还是爱新觉罗氏呢。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骷髅精灵来蹭英雄联盟的凉度啦。

双男主重生之极致独宠

《双男主重生之极致独宠》免费试读

第 3 章 倾心

嘎吱——房门开了,身后传来脚步声。黎熙看到一名男子朝自己的方向走来,一袭白衣胜雪,纤尘不染,发丝如墨衬托着那张俊彦更加白皙透明。

男人眉如墨画,水翦星眸,顾盼神飞,魅惑众生。周身透着一股高不可攀的矜贵气息。

“呜呜——”祁逸尘踱近伸手,扯开她口中的破棉絮,随手扔了去。

“你是何人,为何在这里?”黎熙声音有些哽咽,她好似看见了谪仙样的男子,真真是比他几个哥哥还要好看几分!

“自然是来救你的,怎样?跟不跟我走?”黎熙随即点点头,不曾多想,便跟着这个男子往屋外探了探,疑惑道:“那个贼子武艺高强,你是如何躲过他的?”

“小丫头,我们再这么说下去,可就走不掉了。我可是能拍拍屁股走人,你嘛……”黎熙听的吓的缩了缩脖子,立马噤了声……

夜深时分的蛙鸣,变得稀疏。

祁逸尘抱着黎熙径直一路蜿蜒,出了断幽谷,便抱她上了马。马蹄声清脆地吧嗒吧嗒,就像她的心扑通扑通的。暖风拂面,虫鸣鸟啼,迎面还有青草夹杂着野花的清新香味。

“抓紧了!”可还不待黎熙定神,就听到他拍了马屁股,坐下的马已撒欢地跑了开往城中直奔而去。

不多时,她的二哥黎昀便带人奔马赶到:“熙儿,你……”黎昀看了一眼马背上的人,随即便下跪行礼:“微臣参见王爷!”

“你是王爷?”黎熙歪着头看着祁逸尘,父亲总说最是无情帝王家,如今见了反而让人心生依赖。

“熙儿,不得无礼……”黎昀看着自家妹妹,怪异的眼神,心里顿时一慌。不由出声制止。

“无妨,黎丞相之女生性活泼,可爱的紧!”祁逸尘勾唇璀璨一笑,:“令妹被掳之时本王刚好看见,又岂能袖手旁观呢?还请放心,本王定对今夜之事守口如瓶。本王还有要事,先行一步了!”说完,便把黎熙放下马离去。

……

马车里,黎熙看着自家二哥一路阴沉的脸,一颗心悬着迟迟不敢言语,生怕二哥训她。

二哥弱冠之年便中了榜眼,如今担任户部侍郎之职,虽然平日里也疼爱她,但是二哥生起气来她也是害怕的。

说来也怪,父亲有五位姨娘,只有二姨娘有所出,其余便都是娘生的了,偌大的丞相府只有她一个女儿,从小便被父亲呵护在手心里长大。

她不由对这位王爷心生好奇,忍不住问道:“二哥,能给我说说这王爷是个怎样的吗?”

黎昀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道:“这是逸王。”

逸王?她近些日子也听说了这位王爷,当今圣上还没有册封太子,便病入膏肓了。皇后的嫡皇子乃四皇子轩王,这两位皇子争储异常激烈……

而今这位王爷乃先魏贵妃所出,五岁时被养在袁贵妃膝下。

最重要的是这位逸王如今都没有娶妻,府中便是连侧妃侍妾都没有,想到他刚刚如谪仙似的面容,她的脸微微有些发烫……

黎昀见妹妹这副样子,不由得气笑了:“你个鬼机灵,也不知道又在算计着什么!”

黎熙见二哥笑了,小脑袋忙上黎昀的手臂,撒娇道:“就知道二哥舍不得生我的气!”

黎昀无奈,耷拉着手一下没一下抚摸着黎熙的头:“可有被吓到?”

黎熙摇了摇头:“逸王赶来的很及时,还未曾见到那个贼人!”

回到黎府,依旧灯火通明。

娘亲楚氏早在门口迎接,红着眼看见黎熙安然无恙的下了马车,心下叹了叹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父亲,娘亲!”黎熙忙走上前行了行礼,黎寅沉着脸进了书房说道:“你跟我过来。”

“爹爹,女儿知错了。不该私自出府,叫你们担心了。”黎熙跪着等了父亲好一会,也不曾开口,急了忙先说道:“是逸王救了女儿,女儿很感激他。只是……”

黎寅抬手止住她:“熙儿,为父一早就告诫过你,不要随意出府,如今倒差点被有心之人利用了去,你若是有什么闪失叫爹爹和你娘怎么办啊?”

黎寅还是很心疼女儿,直直叹道:“熙儿,为父本是希望你今生快活一世,能与心爱之人相守一生。如此便是最好,你从小便不知何为家宅内斗,为父如此疼爱你可不是希望你白白被人糟蹋了去。”

“可是女儿钟意逸王……”

黎寅摆摆手, “女儿啊,你从小琴棋书画样样都不乐意学,为父也没有逼着你,如今你是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虽然身份摆在这,但是你如何当的起这逸王妃啊?”

“女儿一定会努力的。”黎熙坚定的看着父亲。

黎寅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如今想做这逸王妃的女子可多了去了。别说为父没提醒你,这皇家儿媳可不是好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