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阴缘难挡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海蔚篮

角色:沈越沈妈妈

简介:相恋多年的男友为了给他们家传宗接代竟要对我做令人发指的事,危险时刻一只鬼救了我,可这鬼,竟然向我提了一个要求...

阴缘难挡

《阴缘难挡》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9章 诈尸
我看了她半晌,最终也叹了一口气,知道又如何,她又能做什么呢?
在这里,她们都是俘虏,接过粥沉默的喝完,然后和大嫂一块走出去,然后迎面走来沈越他妈,她的脸上布满了笑容,眉角的皱纹挤在一块尤为显老。
我抿了抿唇,伸出手来握紧大嫂的手,我冷眼的看着沈越他妈亲切的唤着我,然后偷偷的往后瞄,我我佯装不经意的往前踏了一步,挡住她的实现:“你有什么事吗?”
难得这种语气没有惹怒沈越他妈,还伸出手来拍了拍我的手背,一口儿媳妇的喊着,使得我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掉了满地,我干干的呵了几声,好不容易忽悠走了沈越他妈,又疑惑的问向大嫂刚刚沈越他妈到底想看到些什么。
大嫂一愣神,为难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头答道:“自然是她儿子。”
她儿子?
沈越死了,那岂不是那傻子?
这下我是真的傻住了,我惊得赶紧放开大嫂的手,努了努嘴,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见到大嫂一如既往柔和的笑容以及那一双清澈如冰的眸子,莫名的心陡然一松。
接下来我就一直坐在房间里,房门被锁得很紧,午饭和晚饭都是大嫂送进来,每次我都想跟大嫂说几句话,但是一对上对方的眼睛,什么话都还没到嘴边就生生的噎了回去,到头来,这一天除了早晨时发生的那一件事后什么都没有做。
自从来到这里后就没有一次好的睡眠,因此才刚天黑我就忍不住躺床上,还没准备闭上眼睛,突然觉得脚心触碰到一丝丝温度,我起初并不理会,但那温度越来越得寸进尺,从脚心渐渐转移到小腿,我这时所有的困意都飞走了。
我还以为是那个男人,压抑着快要脱口的尖叫,缓缓坐起身来,试图抽回脚,晚风强劲的将关得并不严实的窗户吹打开,透彻的月光斜射下来,陌生的背影以及嘴边挂着的笑容……
我终于叫出声来,是傻子,这次我就没有什么小心的想法了,忙一抬脚踢开傻子,傻大儿子还懵懵懂懂的从地上爬起来,嘿嘿笑着一边喊着漂亮媳妇一边想要伸手抱住我的腿,我赶忙下床,想要跑出去,傻儿子见状拦在我的面前,嘴嘟起来就要往我脸上凑,我一巴掌扇过去,趁这几秒钟,我打开窗户,从上面跳下。
我咬着牙忍着膝盖被擦到而产生的疼痛,往前跑,前面是一片林子,我就在犹豫着还要不要跑进去时,傻子的喊声从不远处传来,我大口的喘着气,一口气闭着眼闯了进去。
跑着跑着,腿如同灌了铅的重,头上的汗不断地流,直到再也听不到那傻子的声音我才停下脚步,瘫坐在地上,草根戳着我的腰,我的手抓着地上的一堆落叶,忍不住笑了笑。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从这里离开。
“你在笑什么?”
如同噩梦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我的身子一僵,生硬的把头转到一边,却没有一个人,我的眼睛迅速的扫过周围的一切事物,高杆的树枝,茂密遮盖住天色的叶片,幽暗,死寂,还有,冷……
四面八方的寒意如同围着一个焦点一股股穿透我的身体直达心脏,叶无风而动,抓着叶子的手掌收紧,“砰砰砰”的心脏猛跳,眼睛一动不敢动的直直的瞪着前面。
坟。
那是一座坟!
似曾相识的画面狠狠冲击着我的脑袋,我张大嘴,想要呼吸更多的空气,但这么一张嘴,鼻尖的冷汗瞬间掉落,滴入舌中,我下意识的吞了下去,苦涩的味道充斥口腔,我却眨也不眨神色也未变,我的注意力前所未有的集中。
踏着落叶的声音由远及近,坟的后面只见站立着一个男人,平白生出的雾气迟迟不消,浅而又浅的呼唤与梦中的声音重合,黄色的泥土噗的一声四处散开,一只手穿过土层,显露在空气中。
我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后挪动,臀部摩擦着坚硬滚动着石头,知道碰到了身后的大树,有了依靠,才停住挪动的动作,我的眼珠随着泥土的一层层散开而渐渐越睁越大。
咚!
一个黑色的长盖子将上头的泥土全部掀翻,我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只见着有一半身子坐立起来,并不明亮的视线使我并不怎么瞧得清楚他的样貌,但是有一种直觉猛然袭上脑海,恐惧感如排山倒海淹没了我。
“……云儿。”
仿佛近在耳边的叫唤亲切而暧昧,但我只听得到自己胸腔传来的心跳声和粗重的喘息,我发现我发不出声音,只能看着眼前渐渐清晰的面容放大在眼前。
他的面容俊朗,脸色病态的苍白,干燥透紫色的双唇紧紧抿着,他的眼睛黑得宛若一潭黑墨,他突然微微一个歪头,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曾经试图剥开她的衣服强上……
他曾经死在我的面前……
他如今在我面前活过来……
我眼白一翻,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那间熟悉的让人忍不住想逃的房间。
床边坐着一个男人,男人低下头的时候,阳光将他的五官刻画得柔和,要是换做以往,我肯定会从后面抱住他,然后蹭蹭,吻上他青色的胡须。
但现在不同。
我不可控制的想起前几天他的所作所为,又想起那个晚上的情景,手脚陡然变得冰冷起来,眼珠静静地看着他,克制住逃离的**。
男人微微侧头,那一双眼睛像是有了生气,没了那一个晚上的平静波澜如死潭,那一抹璀璨的光芒直直刺入我的眼底,他的笑容温暖具有温度。
“你……你是谁?”
我干涩的嗓音响起,嘶哑得像是好几日没讲过话一样,我微微一怔,男人笑着说:“你晕了一天。”
我又问了一次同样的问题,男人面不改色:“云儿,我是沈越。”
沈越?
对啊,这就是沈越的模样,他的脸他的身材都一模一样,可是……我悄悄的打量了他一下,怎么也压不下心底那股不对劲的感觉。

继续阅读《阴缘难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