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

角色:上官昭容陈嫔

简介:意外而死,一睁眼成为了皇上最讨厌的妃子
仗着和亲公主的身份和太后的喜爱,她在后宫肆无忌惮
再睁眼,在后宫默默无名,却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陷害和诽谤
她自己努力解决的时候,不知道那个爱了自己多年的男人,毅然走上了造反的路
这一切是因为她,也同时为了她放下一切,独自远走高飞
她,一步步,走进了皇上心里,成为大梁唯一的妃,唯一的后

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

《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三章 女鬼

夜里睡的迷糊,指尖有些发痒,只道蚊虫作祟,挥挥手,翻身接着睡,面上像是被什么滑过,带着黏稠感,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手指摸过带着一片腥红,慢慢转过头……

头朝下,脚朝上,身体扭成一个怪异的姿势,一只断肢狰狞的向我伸来,面上皮肤被掀,血管暴露在空气中,搏动的异常规律,那双眼睛里发出的恶毒,像是想将她活吃了一般。

“啊!!!!”

她瞳孔瞪大,发出凄惨的叫声,一只手死死的掐住她的脖子,细长的指甲也挤进皮肉中,上官昭容两眼翻白,喘不上气,挣扎着,恍惚间摸到什么。

渐渐的,呼吸被掠夺,两眼一黑,便没了知觉……

“娘娘!”

“娘娘,你快醒醒!娘娘!”

她费力的睁开眼,头疼欲裂,月如将她扶起,她的大脑还处于放空的状态,还未回神,又听见那道戏谑到欠扁的声音。

“朕的丽妃好本事,杀了人还能睡得这么安稳!当真是当世巾帼!”

突如其来的一声响,她整个人都不禁颤了颤,方才的噩梦还历历在目,这回宇文赋这番话的意思……

而且,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平日里绝不涉足凤梧宫半步的人,现在却千真万确的站在了她的面前,难道……

“谁死了?!”她迫不及待的坐起身急切的询问他,却只见面前的宇文赋则挑了挑眉,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上官昭容,她立刻心头一凛,又想起了这里杂七杂八的规矩,连忙从榻上滚下,“臣妾参见皇上!”

宇文赋看她的眼神此刻已带了三分嫌恶,忙的退开一步,仿佛她身上有什么令人作呕的东西似的。

然而就在退开的那一刹那,他的眼神却突然一紧,目光牢牢的锁定在了她的领口处,眸光渐渐变幻不定,最后还是全部化为了冷笑,一把把她粗暴的从地上拽了起来,接着猛地将她的衣领一扯,她吓了一跳,还以为他已经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结果他只是将布料扯到了她的眼前,随即一字一顿道:“上官昭容,你作何解释,恩?”

她脑袋仍是剧烈的疼痛着,闻言则不明所以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是这一看,她的脑子顿时“嗡——”的一声猛然炸响,脑子里混沌一片,甚至不受控制的后退了一步,但那近在咫尺的血腥气则清晰的提醒着我,这不是做梦!

上官昭容的衣领上居然不知何时染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甚至还没有彻底干涸,就连宇文赋的手上也能轻易沾上红色的一片,而他此刻则紧紧盯着她敞开的领口,接着把五指覆了上去,略细了些,但……同五指的形状完全吻合。

“来人,罪妇上官氏残害妃嫔,罪证确凿,着即赐……”

“等等!”宇文赋话才说了一半便被上官昭容近乎粗暴的打断,她的思绪此时一片混乱,“陛下可否明示,臣妾究竟残害了哪位妃嫔?!”

宇文赋猛地放开了桎梏在她脖颈上的手,甚至接着惯性推了一把,她整个人顿时不受控制的朝着床榻上跌去,这一跌,竟是把纷乱的思绪都跌出了七八分。

他的眼睛此时分外冷漠,甚至透着刺骨的寒意,看的她浑身上下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良久,他才缓缓开口:“还想抵赖?陈嫔今晚无故在寝宫暴毙,而你!则是白日唯一同她有过口角的人,甚至害死了她的宫女还不够,竟然把手堂而皇之的伸进了朕的后宫!上官昭容,朕是否太纵容了你,竟让你这般蛇蝎心肠的妇人逍遥度日!”

陈嫔……陈嫔死了?

上官昭容的目光慌乱的在场中所有人的脸上来回打转着,白天那个宇文幕确实帮她料理了那个胆大包天的丫头不假,但她何曾害过陈嫔?!甚至……陈嫔今晚无故暴毙……

巧合,太巧合了!

想到此,她立刻从榻上站起身来,跌宕了一下才勉强在宇文御面前站稳,正想开口为自己辩解,可由于动作幅度太大,只听一声清脆的“叮当”声,一块翠绿色的东西顺着她的腰间猛然滑落,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而在场的所有人,其中不乏有平日里熟悉陈嫔的,于是此时便有人当场叫出声来:“这……这不是陈嫔的贴身玉佩吗!”

陈嫔?她心跳如雷的朝着地上一看,只见那椭圆形的玉佩色泽通透圆润,一看就是上品成色,更可怕的是,今天白天,她是真的看见了她的腰间系着这块玉佩……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的领口为什么会有血迹,她的身上怎么会有陈嫔的贴身玉佩!

看着宇文赋眼中的寒芒如利剑一般狠狠地朝着她刺来,她浑身猛地一抖,一时却也想不通这一切的关键到底在哪,她只能猛地跪倒在地上控诉道:“请皇上明鉴!臣妾白日的确是与陈嫔发生了些口角,但那也是她手底下的丫头以下犯上在先!臣妾绝不会做此糊涂事,在相隔如此短的时间内痛下杀手,请皇上明鉴!”

她此时丝毫没有考虑到丝毫有关案情的事,她只知道如果再不求情,只怕她在这危机四伏的后宫中还没活过几天就又要一命呜呼了!

于是她不停的朝着地上磕着头,哪怕把头磕得眼冒金星也不敢停下,生怕一停下这个喜怒无常的皇帝就要把她拖出去砍了。

好在宇文赋倒还不算真的铁石心肠,见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硬生生把整张脸磕的都是血,也是将眉头一蹙,目光转向同样跪在上官昭容身旁的月如:“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你家主子扶起来!”

月如闻言猛地抖了一抖,接着连忙给宇文赋磕了个头,这才泪流满面的扑过来硬生生的将她拉起,哽咽着说道:“娘娘,您这又是何苦呢……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身正不怕影子斜?!”宇文赋被她气得怒极反笑,“你们倒是说说,你们何曾行的正,何尝坐得端?”

继续阅读《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