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绝美阴妻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卓柒

角色:娟子鹏飞

简介:我妈死因奇特,死后尸骨被偷,我在她的坟墓内发现了一件大红色内衣......

绝美阴妻

《绝美阴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跟死人洞房

第5章 跟死人洞房

活人娶死人,本来就够诡异了,爷爷居然还让我跟二丫洞房!

这活人跟死人,怎么洞房?

爷爷不说还好,一说二丫在屋内,我的双腿瞬间就吓软了,挪了半天都没有挪动,跟灌了铅似的。

“爷爷,我真的得跟二丫洞房?”我下意识看了看四周,紧张咽了口唾沫,“反正刘家人也不能跟着我去看洞房,咱们做做样子算了,不用来真的吧?”

天这么晚了,我真不敢一人独自面对二丫的尸体。

爷爷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啐了一口,“你小子想什么,爷爷怎么能让你跟一具尸体洞房?活人跟活人叫洞房,活人跟死人叫阴房。要想活命,必须按照爷爷说的做,一点都不能马虎,听到了没有?”

爷爷的脸很冷,眼也很冷,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赶紧点头。

为了让我记清楚该怎么做,爷爷把我进屋“洞房”要做的事,仔仔细细说了一遍:

到午夜子时,取舌尖血,涂抹于二丫身上,然后背起二丫,在屋内转三圈。

每一圈都不多不少,正好十三步。

转完之后,将二丫放回炕上,点燃炕头长明灯,然后将身上寿衣脱下,罩在二丫脸上,一直等到天亮鸡叫。

如果一晚上二丫没动静,我就没事了。

“爷爷,二丫还,还会闹动静?”我浑身一颤,哆嗦的牙齿都在打颤,“她,她不是死了吗?”

爷爷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放心,爷爷不会让你出事!如果中间二丫有什么动静,你就赶紧脱掉身上的血衣,罩在二丫脸上,爷爷就会来救你!”

“爷爷,我身上穿的不是寿衣吗?”我愣了愣,好奇问。

“血衣镇魂,黑棺收尸!”爷爷脸色凝重说了一句,也没解释,直接把我推进了屋子,砰的一下关上了门,然后从外面落了锁!

我下意识就想叫爷爷开门,可话到了嘴边,我又下意识硬生生咽了回去,胆战心惊转过身朝炕上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我看清楚屋内摆设时,直接吓的双腿一软,差点跌在地上:屋子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全部被刷成了黑色,到处都是乌漆嘛黑的,瘆的人头皮发麻。

炕上却铺了大红色的床单,放了大红色的被褥,贴了大红的喜字,红的触目惊心。

一身红色衣裙的二丫,直挺挺躺在炕上。

黑红相应,瘆的我全身的鸡皮疙瘩一层一层涨了起来。

我忽然想到了爷爷的话:血衣镇魂,黑棺收尸。

这屋子现在看上去,就是一口巨大的棺材......我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不敢再往下想。

看了看墙上的表,才傍晚八点。

我只能强忍着点不安,咬紧牙关,硬着头皮等午夜子时。

时间过的很慢,每一分钟对我来说都是煎熬,我根本不敢看炕上的二丫,只能盯着墙上走动的表转移注意力。

农村晚上都睡的早,我熬到十点多的时候,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晃了晃脑袋,打算继续坚持。

就在我晃脑袋的一瞬间,我的余光看到了炕上的二丫: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扭过了脸,一双黑漆漆的眼珠子正盯着我看!

脸色惨白,眼珠子漆黑,嘴边带着诡异的笑。

我晃到半中间的脑袋,一下子僵住了,后背蹭的冒出了一后背冷汗,寒毛刷刷刷竖了起来,全身的血蹭的一下涌了上来,脑袋却一片空白。

二丫诈尸了?

僵硬着身子顿了片刻,直到二丫没什么动静,我终于鼓足勇气朝炕上看去。

再看的时候,二丫还是脸朝上直挺挺躺着,一动不动。

我紧绷的神经瞬间溃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刚才仅有的一点疲惫,瞬间被惊吓的一干二净。

接下来的时候,我一丝也不敢懈怠,紧紧盯着炕上的二丫,一动也不敢动。

只要二丫有一丝异常,我立刻就叫我爷爷开门救我!

就这样,我一直等到了午夜子时。

终于熬到了午夜子时。

看看到了时间,我硬着头皮站起来,动了动早就僵硬的身子,狠了狠心,硬着头皮朝炕边走去。

反正迟早都得面对,不如早死早超生!

按照爷爷的叮嘱,第一步是涂舌尖血。

我咬了咬牙,强忍着巨大的恐惧,抖抖索索撩开二丫的衣服。

二丫穿着的也是寿衣,裤子很厚,她死的时间过长,尸体硬的厉害,我又紧张又害怕,几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二丫放在地上。

二丫皮肤本来就白,现在更是惨白的瘆人。

我咬破了舌头,用手指沾了血,哆哆嗦嗦伸手往二丫身上抹去。

我的心猛然一跳,胡乱涂抹了一下。

第二步,是背着二丫在屋内转三圈。

有了第一步,第二步就没那么恐惧了,我弯下腰,小心翼翼将二丫背在身上,开始绕着屋子转圈。

第一圈,我走的很快,什么事都没发生。

第二圈,后背上的二丫似乎渐渐变重了,我走的有些吃力。

第三圈,后背上的二丫越来越重,像是一座山似的压在我身上,我几乎得咬紧牙关,使尽全部力气,才能背着她挪一步。

一步,两步,三步......一直走到第十步的时候,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根据前两圈的经验,再走三步,就够三圈了。

可就在我迈开脚走第十一步时,屋内忽然响起了一阵轻笑声。

咯咯咯......

声音很轻,但很清晰。

我猛然顿住了脚步,刷一下扭头看去。

继续阅读《绝美阴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