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死对头破产之后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许枝鹤

角色:许枝鹤江珩

简介:【1V1双向暗恋】南城高岭之花江珩破产了,许枝鹤买了一车冲天礼炮庆祝,喝得烂醉
隔天,发现自己和江珩在一张床上醒来
许枝鹤豪气的拍出张银行卡:“做不了江家大少爷,还可以挂牌做少爷
”后来,她看着开她的车、用她的卡、住她公寓的男人在财经峰会上慷慨阔论,指点江山,忍不住骂出声:狗男人,毁我青春,骗我血汗钱
...

死对头破产之后

《死对头破产之后》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我们绝配

  许枝鹤低头瞅着手机,走到刚才江珩等她的走廊上,靠着墙处理了几条微信消息,顺便把江珩的黑名单解了。

  隔着一盆半人高的观赏绿植,有两男的正凑在窗边抽烟,看身形有点眼熟,也是他们这个圈子的富二代。

  他们说话没压着声音,许枝鹤断断续续听到一些。

  “你猜我刚在洗手间碰到谁?江家大少爷江珩!”

  “他家不是破产了吗?还有闲心出来玩?”

  “有人说看见他跟许家那个私生女在一块。”

  “呵,现在什么个情况?破落户配私生女?真是绝配!”

  许枝鹤默默将手机塞回兜里。

  琢磨着有什么趁手的凶器,能打爆面前这俩人狗头。

  “嗨,许家那个私生女,模样长得是真够正,要不是家里老头管得严,我也想搞来玩玩。”

  “得了吧,不就是个私生女,瞧你说得跟什么稀罕货色似的。”

  “我就不信你看到她衣服湿了的时候下面没硬?”

  这些话刺得许枝鹤脑袋嗡嗡的,虽然在许家,更难听的话她都听过,但不代表听多了就没感觉。

  刚要上前,突然肩上一沉,一双掌心握住了她的肩头。

  “在等我吗?”

  许枝鹤回头,脸上还挂着没来及掩饰的低落。

  江珩顺着她的方向看去,那两人刚好抽完烟转身,乍一看到许枝鹤和江珩,脸上浮浪的神色顿时滞住,赶忙掐了手上的烟,毕恭毕敬叫了声:“江少。”

  江珩不冷不热的点了下头,算作回应。

  那两人显然心虚得很,加快脚步就要从他们身边走过。

  许枝鹤想到方才那些话,不打算这么轻易就放他们走,刚要动弹,握在肩上的手掌就紧了紧。

  许枝鹤不解的抬头望他:“你刚才听到了?”

  江珩“嗯”了一声,望着那两人离去的背影,在心中记下了他们的身形。

  许枝鹤继续问:“你不生气嘛?”

  江珩收回视线,垂眸看她,温声道:“我很高兴。”

  许枝鹤:?

  江珩:“他说我们绝配。”

  许枝鹤:“……配个屁。”

  “回去吧。”江珩把手搭在她肩上,虚晃的酒色灯光里,许枝鹤的心情不再那么沉重,敛着眸默许了他搂着自己往外走。

  许枝鹤今晚其实开了另一辆白色帕拉梅拉,只不过她没提,经过自己的车时也只当视而不见,跟着江珩一路走到红色保时捷前。

  她车隔壁就停着一辆宾利,车主正靠在车门和人讲电话,车灯一亮,那人顺势看过来,和许枝鹤彼此都愣了一下。

  “许总,”大腹便便的男人稍微拿开了点手机,问,“出来玩儿?”

  “林董,真是幸会。”许枝鹤露出那种商业场合才会有的笑容,不动声色的从江珩怀里拉开距离。

  对方这才看见打算去驾驶室的江珩,表情更诧异了:“江少?”

  目光在许枝鹤和江珩之间来回逡巡着,明显在揣摩什么。

  以往这种场合,许枝鹤都是寒暄几句就离场了,但今天这个真不同,海豚TV二轮融资的金主爸爸之一,比亲爸爸还亲那种。

  但这位林董明显对江珩更感兴趣,热络的就要上来握手:“上次在M国有幸参观了江少主导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很有意思,正想找个机会跟您好好交流交流。”

  “改天吧,今天太晚了。”江珩拒绝得很果断。

  唉,破产了就是好,不用应付这种商场的虚与委蛇。

  “那改天一定啊,我请你喝酒。”林董那边电话也挂了,拉开车门准备上车。

  许枝鹤赶忙抓住这个机会邀约:“林董,上回跟张总他们打球,您没来,正好有些事情想跟您聊聊。”

  林董马上会意:“行啊,择日不如撞日,许总,我请你喝一杯吧。”

  “哪能让林董破费,我请我请。”

  说完,许枝鹤看了眼江珩,江珩知道她有事要谈,于是说:“我在这等你。”

  许枝鹤不大好意思:“你先回去吧,我这边不知道要谈到几点。”

  江珩又看了她一眼,林董是个妻管严,家里有老有小的,江珩倒不担心她安全,点了点头:“那你到家给我回个电话。”

  许枝鹤交待完后,才朝林董走去。

  林董五十多岁也是个人精了,一眼就看出那红色保时捷是许枝鹤的车,江家破产的传闻他也有所耳闻,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这江珩的确是个人才,他才那么客气,如今看两人关系……

  *

  凌晨三点,江珩开着红色保时捷回到车库。

  严诀刚洗完澡,就听到车库动静,好整以暇的倚在玄关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从车上走下的男人。

  “我还以为你起码要明天中午才能回来呢。”

  江珩面无表情的换了鞋,把车钥匙搁在玄关柜上。

  “怎么,骚过头被人踹下床了?”严诀摸着下巴跟在他身后。

  江珩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你很闲?”

  严诀摊开睡袍袖子:“我没有女人啊,当然闲。”

  他还记得在暮色时怎么被人当狗虐的,看到江珩一个人黑着脸回来,马上来报这一箭之仇了。

  江珩捞出笔记本,靠在沙发上回忆了一下。

  晚上在洗手间外嘴碎的那两个,好像一个是荣威集团的太子爷,一个是周家的二公子。

  他飞快的从电脑上导出资料,递到严诀面前。

  “既然那么闲,就找点事做。”

  严诀:?

  “这两家公司有问题嘛?”

  江珩嫌弃的看他一眼:“你的工作不就是给他们找问题?”

  严诀耸了耸肩,随手翻了翻资料,想看看哪两家这么倒霉,正好在江少爷上火的时候触了霉头。

  “我建议你最近多喝点菊花茶,去去火。我能体谅你是刚开荤,但人姑娘未必懂啊?回头别把人给吓跑咯。”

  *

  周末,许枝鹤在自己小窝里睡得香甜,电话打来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就是捞起来朝床尾砸去。

  手机“嘭”的弹上墙壁,又滑到地毯上,生命力顽强的持续震动着。

  许枝鹤揉着脑门,嗷了一声从地上捡起手机。

  屏幕碎了一角,她看了眼来电显示,一脸烦躁的按下接听:“有屁快放。”

继续阅读《死对头破产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