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月老牌婚姻召唤系统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月老牌婚姻召唤系统

角色:叶绯音云千秋

简介:天界月老办失职,她的姻缘被牵到种猪身上……而后……

月老牌婚姻召唤系统

《月老牌婚姻召唤系统》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偶像剧模式?

叶绯音冷眼睨着在沙发上瘫坐如狗、沉迷狗血爱情电视剧的云千秋,这王八羔子来了也有六七天,成天就是吃吃喝喝蒙头大睡,还特别难伺候,睡前一定要喝牛奶的,还必须挑牌子,道家出身的云千秋全身上下每一根狐狸毛都写着对清真的抗拒。

吃吃喝喝就算了,一转头还敢刨出她的电脑通宵吃鸡,但因为技术十分不堪,总是落地成盒,只要云千秋一打开游戏,叶绯音就能听见一段国骂交响,响彻夜空。

这哪里是下凡公干来了,这是领导巡查呢。

“云千秋,如果今天之内,我没有看见我应该看见的桃花,你就到动物园里去和长臂猿呆一屋。”叶绯音揪着云千秋的后颈皮把他提溜起来。

云千秋缩了缩脖子:“我这是等待时机,等待时机。”

其实是人间生活太放荡,完全不记得自己还要干活这回事。云千秋心虚地瞥了一眼叶绯音阴沉得如山雨欲来的脸色,举着爪子,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圆眼卖萌道:“五分钟,五分钟,我掐指一算就是今天,五分钟后有消息。”

叶绯音将云千秋丢在地上,从一旁拔出龙泉宝剑,冷声道:“我开始掐秒表。”

“?!!!!”云千秋瑟瑟发抖,连忙用法器打开月老姻缘系统后台,三下五除二设置好对象和日期,条件的一类的旁的都来不及看,但就选了“九分颜值”和“富可敌国”,然后颤抖着小心肝看着叶绯音,下一秒叶绯音满心期待、装模作样地接起了电话。

“如何?”云千秋小心翼翼地问。

叶绯音脸色阴沉:“是我们杂志主编……一个娘gay……”

“……”云千秋噎了一下,一看系统界面,果然自己没有选择性取向。

叶绯音是一名世俗的摄影师,给钱让拍什么拍什么,听话乖巧,乃每一位甲方的贴心小棉袄。

娘gay主编砸下钱来,让她去拍一组落伍了八百年的青春校园回忆,叶绯音也一点不耽搁时间,随便收拾收拾镜头,挎上包,素颜朝天地拎着云千秋出了门,打算就到隔壁省会大学里敷衍几张,反正娘gay主编的审美也就够欣赏一下壮男的肉体,她着实不用太费力气。

叶绯音端着佳能5d4到处瞎转悠,云千秋也好奇地跟着她到处瞅,同时也没忘记自己身上肩负的任务,眼看着叶绯音走进了人来人往的教学楼,云千秋立刻暗搓搓地打开了姻缘系统里的“强制桃花”功能,以图迅速地替叶绯音寻找到第二十九个受害者。

“咦?这个是什么新开发的功能吗?”正要关闭系统界面的云千秋突然瞥见一个新的功能按键,“偶像剧模式?什么鬼东西?按一下试试……”

“哗”——

云千秋刚按下按键,叶绯音就被突如其来的一桶水泼了个正着。

“哇呜。”云千秋鼓掌。

叶绯音看着眼前拎着空水桶的少女,愣了整整十秒才回过神来,颤颤巍巍地俯身捧起地上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单反相机,见它里里外外都已经被清洗彻底,毫无眷恋地离开了尘世,更是悲从中来:“这可是万把钞票啊……”

少女们将叶绯音团团包围,为首的那一位趾高气昂地指着叶绯音的鼻子道:“呸,装什么柔弱白莲花,恶心!”

这特么是谁家的熊孩子?!叶绯音捧着爱机的残骸,看着少女,深吸一口气,尽量温和道:“小妹妹,你知道我的相机和镜头值多少么?麻烦把你父母的电话给我,或者我现在报警,让警方联系你的父母?”

少女登时跳起来:“你威胁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叶绯音见她一点愧疚也没有,也是怒上心头,抱臂冷笑:“您是谁不重要,就算您姓赵也不能随意损毁老百姓的私人财物不是?得,我不和熊孩子计较,把你父母电话给我,你无缘无故弄坏了我的相机,总要有人承担赔偿责任吧?”

“你敢这样和我说话?!”少女怒目圆瞪,表情特别像某部抠图偶像剧的脑瘫女主,惹得叶绯音憋笑憋得嘴角抽搐,“我可是慕容殇蝶仙!”

“等等!你再说一次,你叫什么?”叶绯音怀疑自己的耳朵有问题,抑或是自己的精神状态不佳,她怎么好似听到了一个尬破天际的玛丽苏女主标配名。

“我说,我是慕容殇蝶仙。”少女见她猛然抖了一下,以为她是被自己震慑住,昂着头,满脸写着“贵不可攀”。

叶绯音不知道自己笑出声会不会让对方恼羞成怒,拒绝赔付她的相机,因此憋得满脸通红,穷尽脑海里的词汇都无法吐槽眼下的局面。

她大概能想象,一个正常人穿越到玛丽苏狗血小说里会是个什么样的心情了。

叶绯音用一种怜悯的目光慈爱地看着面前这位深度中二病,尽量让自己的说话方式贴近这熊孩子的玛丽苏思维:“好的慕容小姐,请您把慕容先生和慕容太太的电话号码告知一下小人,若他们无暇会面,请派一位管家把钱送来也是可以的,道歉就不必了,可以吗?”

“你!”少女仿佛是听不懂人话,高高扬起手就要打,叶绯音才不是什么柔弱小白莲,还乖乖站着等打不成,立刻后腿一步,左手蓄力准备回击,却见一只手少女身后伸了过来,牢牢地将她抓住。

这是一个模样上看也就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剑眉星目,鼻峰高耸,帅得像剃了头的道明寺。

“端木学长?”少女转头一见山寨版道明寺,立刻红了眼眶,变脸速度之快叫叶绯音叹为观止。

端木学长冷冷地甩开她,反而对叶绯音柔声道:“吓到了吧?别怕,有我在,谁敢动你?”

“?????”叶绯音被这突如其来的霸道整蒙圈了,忽然想到什么,转头一看不远处正歪着狐狸脑袋看戏的云千秋,顿时明白过来。

她说怎么青天白日的,突然一下世界就魔幻了,感情是这货搞得鬼。

云千秋见叶绯音看过来,还得意洋洋地冲她摇了摇大毛尾巴,用心灵感音传音道:“剧情是不是很带感?好好抓住这次机会哦!”

叶绯音心情复杂,看着眼前显然是被云千秋乱七八糟的仙术折腾得神志不清的少年少女:“那个……所以,您是?”

“你问我?”端木学长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是的,嗤笑一声,邪魅狷狂地睨了一旁一脸爱慕花痴的少女,“你来说。”

少女立刻清了清嗓子,跟参加相声大会背词儿似的:“这位就是端木财团唯一的继承人,我们学校万人敬仰、高不可攀的端木僅王子,此僅虽然作进的读音,但非彼进,乃少也,餘也,通作堇廑,亦作?。”

叶绯音被她一通“僅来进去”说得头昏脑涨,不过到底是什么进对她来说没有一点意义,她只要一想到她溘然长逝的相机,就心痛难耐:“所以……小朋友,虽然你说了这么多听起来真的非常酷炫非常青春,阿姨我非常想为你震撼为你鼓掌,但咱们这个相机还是要赔的,中二病应该还没有被列入‘无民事行为能力’的精神病范畴吧?”

云千秋在一旁龇牙咧嘴,觉得简直恨铁不成钢,这大好的剧情摆在眼前,她就应该按着系统上写的剧本,柔弱中带伤地哭到在端木僅面前,一举拿下他!

从未看过人间狗血电视剧的云千秋,觉得这个剧情写得十分合理,十分有趣味性,让他都忍不住想亲身上阵实践体验一番。

感受到云千秋目光的叶绯音,愤愤地用余光瞪了他一眼,目光中满是威胁,示意让云千秋赶紧解开这个什么狗屁仙术,她可一点也不想陪两个中二病过家家。

“相机是吧,你要多少,我给你买多少。”端木僅没有想到以他的身份和英俊逼人的脸庞,叶绯音不但不为所动,看起来还有点不耐烦,登时更是被挑起了兴趣,这个女人和以往那些倒贴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她高傲冷漠,不为名利所动,在这肮脏的尘世里宛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端木僅买不起的东西,哪怕是Y国女王皇冠上的宝石。”端木僅勾起一个自认为貌美惊人的笑容:“只要你做我的女人,就算是整个单反工厂,我都给你买……”

“成交。”不为名利所动、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叶绯音爽快果决地出卖了自己的尊严。

“不不不,剧本上不是这样写的,说好的欲拒还迎呢……”云千秋的声音在叶绯音脑子里炸开,显然是对叶绯音毫无骨气的行为十分不满。

嘁,小孩子才欲拒还迎,成年人当然要把握机会!叶绯音不屑地冷笑一声,随即对着端木僅勾起一个端庄典雅的笑容:“从这一分钟开始,我就是您的人了,我的相机……”

端木僅满意地勾过叶绯音的腰:“原来我一直觉得我完美无缺,直到遇见你,我才发现,原来像我这样的人也是不可避免地有缺点的。”

叶绯音:“???????”

端木僅深情地看着她的眼睛:“我唯独,缺点你。”

云千秋:“呕——”

继续阅读《月老牌婚姻召唤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