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秘局:我成了隐秘守护者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姓易的

角色:洪金喜霍胖子

简介:你知道这个世界上都有哪些生灵吗?人类真的是地球的主宰吗?
我们把科学无法解答的存在成为灵体,把人类无法定义的物种,称为异类
而这些都是普通人所不知道的存在——
它们只存在于,第九守秘局的档案中

秘局:我成了隐秘守护者

《秘局:我成了隐秘守护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午后的老巷,在春天总是被阳光格外青睐。

光线透过巷道顶上那个狭窄逼仄的空间,无声无息地撒在满地青砖上,透着一种慵懒自在的韵味。

历史气息浓郁的青砖巷道,经不住岁月蹉跎,被来往的人们踩得油滑反光,在阳光下甚至会散出一种奇怪的光晕,看起来朦胧虚幻。

在老巷深处,藏着一座古色古香的青砖瓦院。

院子里青砖满地,房檐还滴落着昨夜留下的春雨,一张老年人钟爱的竹编躺椅摆放在角落。

陈闲躺在竹椅上面午睡正酣,享受着这难得的安逸。

“请问陈先生在吗?”

一阵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破了院中的静谧。

陈闲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呵欠连天地坐了起来,起身走去开门。

“你是?”

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的胖子,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我姓霍,我找陈闲先生。”

“我就是,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陈闲点点头道。

霍胖子很明显地愣了一下,表情有些不敢相信,他仔细看了看陈闲,眼神里多了几分怀疑:“你是陈闲?”

“这条巷子就我一家姓陈的。”陈闲说道。

“那什么......我可能找错了......”霍胖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转身欲走。

霍胖子这种反应,陈闲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他今年刚从宁川大学毕业,对于那些上门找他办事的人而言,确实显得面嫩了些。

“大叔,你是不是找我有事?”

霍胖子没吭声,表情非常纠结。

陈闲轻轻往前凑了一下,在霍胖子身上仔细闻了闻,满怀好奇地问道:“你身上有股死人的气味,还挺新鲜,你是不是碰见脏东西了?有人介绍你过来找我?”

听见这话,霍胖子惊疑不定地看着陈闲问道:“你能闻出来?”

“先进来吧。”

陈闲并没有回答霍胖子的问题,而是客气的邀请霍胖子进去。

古色古香的院子,被屋主整理得井井有条,其中最显眼的莫过于院子角落种的那棵百年大槐树。

风一吹,树叶就会哗啦啦作响,阳光透过树冠间隙洒了进来,衬得整个院子都有了种慵懒的味道。

陈闲将霍胖子引入客厅,走到一旁给他倒水,嘴里说着。

“在宁川我没几个朋友,能上门点名找我的,十有八九是为了找我办事,你是别人介绍来的私活,还是说......官方的?”

闻言,霍胖子略微迟疑了一下,这才答道:“我是守秘局的人。”

守秘局的人?

陈闲倒茶的动作稍微顿了一下,不禁多看这胖子几眼,然后才将热茶给他端过去。

“说说案子吧。”陈闲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脸上满是好奇。

霍胖子点点头,端着架子喝了一口,但下一秒就想吐出来。

妈的隔夜茶!

“这起案子的内容比较复杂,而且保密等级很高,所以不管你接不接这案,关于这起案件的所有信息都得保密。”

霍胖子放下茶杯,不打算再喝了,说话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听见他这么说,陈闲也不多话,安静地点点头。

“宁川市贼王洪金喜,你一个本地人应该听说过他吧?”

“知道,在电视上见过他的报道,但没见过本人。”陈闲笑道。

霍胖子有些沉闷地点点头,缓缓说道:“他偷了一件国宝。”

“国宝?”陈闲稍微愣了愣,但并不觉得意外。

多年以来,在宁川市媒体的渲染下,洪金喜在市民眼里几乎就等于神偷了,连林大富豪的金库都被他搬过,还真不知道有什么是他不能偷的。

“什么样的国宝?”陈闲好奇地问道。

霍胖子深深看了陈闲一眼,过了会才说道:“一把青铜制的钥匙。”

见他不愿意多说,陈闲就没再追问,继续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那把钥匙最先是在我们手里,不过后来因为一次意外丢失了,直到1998年,我们才得到线报,说钥匙在洪金喜手里.......”霍胖子叹道,一脸的疲惫,“我们找他,可足足找了二十一年呐!”

霍胖子说这话时,抑扬顿挫有声,简直是在吐肺腑之言,让旁人听来,定会觉得感慨万千,但陈闲却只是点了点头。

“然后呢?”

“......”

霍胖子沉默了几秒,这才说道:“他是上警局自首的,经过初步审讯,我们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洪金喜自首是被人威胁的,并且威胁他的那伙人,已经把钥匙拿走了,据洪金喜跟我们交代,那些人有点奇怪......他们吃人。”

听到这里,陈闲喝茶的动作稍微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难得有了一丝变化。

“你确定他们吃人?”陈闲问道。

“不确定,所以我才会来找你。”霍胖子答道。

严格说起来,陈闲跟霍胖子算是隶属同一部门,都在守秘局侦破部旗下,虽然陈闲只是临时工,但在处理某些特殊案件的时候,内部员工搞不定的都得他来出面。

这次的案子也是如此。

“你这儿能抽烟吗?”霍胖子问道。

陈闲点点头,从茶几下拿出烟灰缸给他:“没事,抽吧。”

点上烟,霍胖子抽了几口,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稍微好了些,眼里的疲惫也被尼古丁驱散了不少。

“在审讯过程中洪金喜死了,据我初步判断,应该是心肌梗塞,是被吓死的。”

霍胖子一边抽着烟,一边回忆着之前在审讯室里出现的画面。

“他死之前好像见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陈闲想了想,试探着问道,“是灵体?”

“不知道。”霍胖子摇头说道,“审讯室里除了他之外就只有我一个人,但我在他眼睛倒影里确实看见了另外三个人影,可能是灵体吧。”

死亡对人类或是其他生物而言,并不是真正的终结。

在死之后,意识与精神能量会脱离肉体,以另一种状态继续“存活”,这种状态用科学点的说法应该是非物质特殊能量体,但其实就是所谓的魂魄,也被行业内称之为灵体。

如果洪金喜的死与这些灵体有关,甚至就是它们直接造成的,那么可以肯定,它们与一般的灵体有巨大差异。

因为一般的灵体无法杀人,并且过完头七后就走了,不会留在阳世。

陈闲一言不发的思索着,略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茶杯有些出神。

“你是需要我帮你查出洪金喜的死因吗?”陈闲问道。

霍胖子摇摇头,说不需要,这个由内部的特殊人员去做,而且在这起案子里,洪金喜是无足轻重的存在,最重要的是那把钥匙。

“威胁他自首的人,就是拿走钥匙的人......他们是谁?”陈闲好奇地问道。

“你知道雾山精神病院吗?”霍胖子问,“就是你们市郊紧邻雾山的那家。”

陈闲回忆了一下,说不知道,没听过。

“那家精神病院在前段时间买了批金砖,大概有一吨。”霍胖子说道,“就是因为这事,他们被洪金喜盯上了。”

一吨金砖?

陈闲有些不敢相信,什么样的精神病院能有这么大的手笔?

“那天晚上,洪金喜带着自己的团伙潜进了这家精神病院,打算不声不响的把这批金砖偷摸着运走,结果全都栽了。”

霍胖子说着,也忍不住摇摇头。

“除了洪金喜之外,其余人都被精神病院的医生杀了,好像还被.....吃了。”霍胖子沉着脸抽烟,眉头紧皱,“洪金喜是唯一的活口,也是他们故意放出来的,说是看在钥匙的面上就不杀他,但我有点想不明白,他们就不怕暴露吗?”

陈闲喝了口茶,没说话。

“这次的任务可能有点危险,你......”

霍胖子看了一眼陈闲,感觉心里有点打鼓,虽然他知道在这种特殊案件上,联络人老周不会胡乱塞临时工给他,没点本事的人根本进不了老周的眼,但是......这个临时工是不是有点年轻了?

“你多大?”霍胖子忍不住问道。

“二十三。”陈闲答道。

霍胖子拿烟的手哆嗦了一下,看待陈闲的目光有些惊疑不定。

在他们部门里,经过认证的临时工有近千人。

这些临时工的年纪大小各不相同,有八九十岁的老爷子,也有十七八岁的小后生,但临时工也有职称之分,分为高级,中级,低级。

这三个区分明显的职称,代表着他们的个人能力高低,也意味着他们薪资福利不同,能够接触到的案子也不同。

如果没记错的话,老周之前打电话说过,登记在册的陈闲是高级临时工?

高级临时工有这么年轻的吗?

记得原来见过的那几个高级临时工,最年轻的也得四十岁往上了!

霍胖子虽然是这么想,但他也很清楚,部门里从来不养废物,既然陈闲能拿到临时工的高级职称,那自然就说明他有这个本事。

思来想去,也唯有那个可能。

“小陈,你是异人?”

听见这问题,陈闲看了霍胖子一眼,展颜一笑:“如果我不是异人,这案子也安排不到我这里吧?”

霍胖子自嘲地笑了笑,感觉自己的问题有些多余。

异人这个概念,最早是在80年代由霍胖子他们部门提出的,特指那些有特殊本领,异于常人之人。

简单来说,就是拥有特异功能的人。

在近些年来科学的耳濡目染下,特异功能已被称之为玄学,甚至有些还变成了科幻小说的题材,导致普通民众早已失去了分辨真假的能力。

但事实究竟是什么样的,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真相。

历史上80年代的气功热现象,对现代人而言只是一个虚假与谎言的狂欢盛宴,那个时代盛产骗子与假大师,但不可否认的是,那个充满闹剧的时代也多产异人。

国家建立的507所,在80年代就是用来研究这些异人的,官方的说法是研究人体科学与超自然现象,要进行一场科学的大革命,但久而久之,这个研究所也默默淡出了众人的视野,气功热也变成了一场盛大的闹剧。

到现在也有许多人好奇,特异功能真的存在吗?

特别有些人看过美漫电影后,时常会产生这个疑问,但很快他们就会从自己心里得到答案,不可能存在,电影漫画小说都是虚构的,现实没那么科幻。

但事实呢?

异人确实没有电影里那么夸张,但他们确实存在,而且跟现实社会密不可分,甚至许多人都听过见过这样的人。

譬如道士、和尚、风水师、算命先生、出马弟子等。

只要是有真本事的,能够动用某些超自然力量,或是引发超自然现象的人,都能称之为异人。

目前国内的异人分两种类型。

一种是后天异人,天生没有奇异之处,生来就是最普通的普通人,但通过宗教的系统修行,得到了某些超自然的力量,大多数道士僧人都属于这种情况。

第二种就是先天异人,也是极为少见,能被霍胖子他们部门特殊对待的异人群体。

他们的特异功能天生就有,大多数在成年前就会觉醒,每个异人的能力都有所差异,其中最常见的能力就是阴阳眼,用科学的说法是可以用肉眼观测到阴气粒子,也就是所谓的阴气,从而可以直接看见空气中的灵体。

除了拥有独特的能力之外,先天异人对于阴阳粒子的感应能力更高,如果进行宗教类的系统修行,他们的修行进展速度会比普通人快上百倍还不止。

就因为如此,先天异人在部门内可以说是香饽饽,在霍胖子他们部门里,满打满算都才不过近百人。

而那些得到高级职称的临时工,也几乎都是先天异人。

“这么年轻就能当上高级临时工......你是先天异人吧?”

霍胖子在客厅里来回扫视着,倒是没有看出端倪,这里没有供奉祖师爷,也没有供奉什么神明的牌位,干净得就像是普通人家。

“你修行的是哪一脉?”霍胖子问道,无论是先天还是后天,异人都需要修行来增加自身的实力,毕竟特异功能不是万金油,很多情况下都不一定用得着。

“哪一脉都不是。”陈闲笑着摸了摸鼻子,“我先说好啊,我不会算命看相测字看风水,我只会收拾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也只揽这一门活。”

“只会收拾那些脏东西?”霍胖子怔了怔,疑惑地问道,“你到底是哪门哪派的?”

“无门无派。”

霍胖子想了想,试探着问:“祖传的哈?”

“自学成才。”陈闲笑道。

“卧槽。”

霍胖子被堵回去憋住了,像是被人掐住脖子,脸憋得通红,好半天才说。

“你牛.逼。”

陈闲只是有些害羞的干笑,那副青涩不经世事的模样,倒也把霍胖子看乐了。

“收拾那些东西还能自学成才?”霍胖子凑趣地问道,跟逗小孩似的问他,脸上也难得露出了笑容,“你怎么收拾它们?”

听见这问题,陈闲毫不迟疑的答道。

“见面就骂,逮住就打,打不听就吃了它。”

“......”

霍胖子沉默两秒,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确定咱们说的是同一件事?”

陈闲并不做声,而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你吃过它们?”霍胖子问话的时候更小心了。

陈闲笑了笑,露出了两排亮晃晃大白牙,笑得干干净净倒是怪好看,只是接下来他说的话却让霍胖子有些紧张,听得这胖子心里发毛。

“吃过不少了,但大多没什么味道,还不如吃白米饭呢。”

见陈闲不像是开玩笑,霍胖子也沉默了。

抽完手里的烟,霍胖子掐掉烟头,起身说道。

“精神病院那边已经被我们的人盯死了,暂时没有发现人员外逃的现象,你现在跟我去看看,如果你之前说的话不是跟我开玩笑......办这案子的时候只能靠你保护我了。”

“懂,保镖呗。”陈闲一乐。

“差不多吧,反正你......”

没等霍胖子把话说完,他兜里传出一阵老气的手机铃声,霍胖子拿出电话看了一眼,接通了电话。

“怎么了?”霍胖子问道。

电话那边是霍胖子的手下张大海,这次在精神病院盯梢的行动,就是由他全权负责,算是一个小领导了。

“头儿!这边出事了!”

张大海的破锣嗓子透过电话传出来,几乎跟专攻重低音的破喇叭一样,连站在一旁的陈闲都能听见。

“精神病院失火了!!”

继续阅读《秘局:我成了隐秘守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