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总裁的午夜迷情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乐瑶

角色:乐瑶婧虞

简介:从十二岁到二十岁,苏子焱每天想的事情就是如何成为叶世勋身边最重要的女人
然而高床软枕,感觉到身旁的床褥塌陷,她浑身上下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br“现在才开始害怕,是不是太晚了?”他笑着,眼里是藏不住的戏谑
\/br她咬牙冷笑,“你以为,我跟他们一样肤浅?”他的舌尖熨烫着她的耳垂,声音如红酒般醇厚,“不,她们想要的只是我的钱,而你……想要的是我的命!”没错,她想要的就是他的命
他的残忍葬送了她的幸福,她要用他的命来祭奠死去的自己!\/br她看着他,看着殷红的血在他身上蔓延,目光从温柔

总裁的午夜迷情

《总裁的午夜迷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三章

灰蒙蒙的天幕沉得好像要压下来,瑟瑟的秋风扫过,给原本就安静的墓园平添几分萧索。

姚婧虞紧了紧身上的黑色立领西服,跟着佣人沿着松柏掩映的小路拾阶而上。

登顶的平台开阔处,里三层、外三层的站在黑衣素服的人。这里即将下葬的,是婧虞的外公,她为数不多的血亲之一。

“夫人,小姐回来了。”

柳妈不高不低的喊了一声,人群中立刻分出一条路,方便姚婧虞进入圈子的中心。

因为飞机晚点,姚婧虞以为自己一定是姗姗来迟的那一个,当她带着歉意来到母亲乐瑶身边的时候,才发现作为长子嫡孙的舅舅一家,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出现。

冰冷的墓碑上,外公的照片带着少有的笑意。

都说死者为大,可即使是在这一刻,婧虞仍然不能原谅他曾经犯下的过错。

“夫人,时辰到了,下葬吗?”主持葬礼的司仪在乐瑶耳边提醒。

“再等等吧!”自作主张的回应,惹来乐瑶疑惑的眼神,婧虞撇了撇嘴角,“你知道,他身前最怕的就是无子送终,别让他走得不安心。”

乐瑶动了动嘴角,终究什么也没说。婧虞的心思她清楚,面上逞强,心里其实比谁都柔软细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原本肃静的人群开始小声谈论乐家的八卦,婧虞也想抱怨的时候,一个利落的声音响起。

“对不起,各位,久等了。对不起,姑姑,我来迟了。”

好熟悉的声音,不疾不徐,略带着一点低沉,和她记忆中的某个声音完全重合。婧虞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如雕塑般立体标致的五官,剪裁精良的黑色西装包裹着完美的身材,宽阔的肩膀随着步伐有节奏的律动着,和她记忆中的某个形象完全重合。

“南……”她的身子不自觉的前倾,不自觉的迈步想要飞扑进他的怀抱,却被乐瑶紧紧扣住手腕,一句话将她困在原地。

“虞儿,这就是你舅舅三年前找回来的私生子,乐靖晟。帮着他们来争乐世的。”

舅舅的私生子?乐靖晟?

这两个代号,姚婧虞都很熟悉,因为在电话里已经听乐瑶提起过无数次。可她万万没想到,这张脸她更加熟悉,她曾想把这张脸,烙印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片刻的静默,姚婧虞还是不管不顾的站到乐靖晟面前,抬头凝视着那张熟悉的脸,想问清心里所有的疑惑,“你好,请问你从哪里来?三年前住在哪里?你是不是从小到大都叫乐靖晟?有没有别的名字?”

像被婧虞的样子吓到,乐靖晟尴尬的看看乐瑶,扯扯嘴角,“呃……你一下问这么多,我想我先回答哪一个呢?”

“我们是不是见过?”她太心急,迫不及待的抓住他的双臂,像是怕他如从前一样忽然消失。

“见过。”看见婧虞的眼底闪过惊喜,双手的力道有所放松,他又不疾不徐的补了一句,“如果见过照片也算的话。”

这算什么答案?这分明就是明目张胆的玩弄!

可即便是他不承认,这世上也不可能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至少姚婧虞不信。

她还想再问,却被乐瑶强行拉开,“虞儿,今天是你外公的葬礼,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她自然听出乐瑶语气中的愠恼,自然也看见宾客中很多等着看好戏的人。她不甘的看了乐靖晟一眼,像是宣告:这事儿没完!

等姚婧虞帮乐瑶处理完葬礼所有的收尾工作,才发现乐靖晟早已经离开。

乐铁雄去世的打击,加上连日来筹备葬礼,乐瑶的精神已经临近虚脱。看着她苍白的脸颊,婧虞只好打消去找乐靖晟问个清楚的念头,先送乐瑶回家。

“妈咪,你不该那么软弱,凭什么你一个人做这些,舅舅也是外公的儿子,还是长子嫡孙!”回家的路上,婧虞有些忿恨。她之所以不喜欢回这个家,就是因为和外公乐铁雄不和,而导致这个的原因,就是舅舅一家的从中挑唆。

“葬礼要人安排,公司也要人看管,而且我愿意做这些事情。”乐瑶闭着眼睛,回答得很平静,“虞儿,不管你喜不喜欢,他都是你外公,他最终还是把公司留给了我们!”

“留给我们?留给我们又怎么会找舅舅的私生子回来?”婧虞噘着嘴反驳了一句,乐家的家产她根本不在乎,她只是不愿意看见乐瑶受委屈。

“妈咪,你当他们是亲人,他们未必当我们是家人。还有那个乐靖晟,我觉得他根本不是舅舅的儿子。”如果说出他的身份,势必自己这几年在古城的事也会曝光,婧虞只能委婉的提醒乐瑶。

“对他的身份我也有所怀疑,只是没有找到证据。”婧虞说的,乐瑶又何尝不清楚,她疲惫的揉揉额头,“所以这一次,你要留下来帮我,好吗?”

婧虞想拒绝,可最终败给乐瑶满是期待的眼神,默默的点了点头。

乐瑶带着歉意地摸了摸她的脸,“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些,可如果身边还有能用的人,我绝不会固执的让你回来。虞儿,别忘了你爹地是怎么走的,我们绝不能让他们得逞。”

婧虞的眼神暗了暗,她一走三年,没有回过家里一次,唯一的原因,就是这里不再有疼她爱她的爹地,只有勾心斗角的所谓亲人。

“妈咪,明天你在家休息,我替你去公司吧!”这样既可以熟悉公司的运作,也可以见到乐靖晟,一次问个清楚。

“我原本想让你先休息两天,如果你愿意,明天就可以去,但不是替我,是做你自己要做的事情。依照你外公的意思,你才是公司的唯一继承人。”乐瑶也没有想到,乐铁雄弥留之际竟然会留下这样一份遗嘱。

“我自己的事情?什么职位?能直接开除舅舅一家吗?”遗嘱的事情,婧虞听乐瑶提过却没放在心上,她没有宏图霸业的追求,她只想一家人整整齐齐,相亲相爱。

可最简单的,也是最难实现的。

“当然不能,你的职位将由靖晟安排。”乐瑶忽然想起婧虞葬礼上的失常表现,“对了,你和靖晟怎么回事?你们之前见过吗?”

望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婧虞有点失神,“我不确定,我也很想知道,他是不是我见过的那个人。”

压抑的声音,似无奈、似叹息,乐瑶看出她并不是想继续这个话题,便不再追问,“不管怎么样,在这里的每一天,妈咪都希望你一切能以公司为重。”

乐世酒店位于峡江市区最美的城中花园,兼具优美的环境与便利的交通为一体。而乐世集团的总部就设在酒店主楼后面的一栋辅楼里。

酒店婧虞来过无数次,办公的地方却只来过一次,就是那唯一的一次,让她萌生离开这里的念头。

整个酒店的气氛看上去松散和谐,但当婧虞一脚迈进办公楼大厅的时候,立刻就有保安挡住她的路。

“小姐,这里是办公区域,抱歉您不能进入。”

门口一百米外就竖着办公局域,闲人免进的牌子,婧虞早就看见了。

“我知道这里是办公区,我就是来工作的。”

“哦,那么请问您是哪个部门的?您的工作证呢?”保安小杨上下打量着婧虞,心里想着以后上班,又多一个美女欣赏。那些能跟她一个办公室的男人,估计整天连饭都不用吃了吧!

婧虞心里只想着早点找乐靖晟问清楚,绕开小杨就往里面走,“我今天是第一天来报道,还不知道是哪个部门,我来找南,不,找乐靖晟。”

“总经理?你是来找乐总经理?”听到那三个字,小杨的脑子里马上拉响警报,“抱歉,小姐,如果你没有预约的话,是不能上去的,除非乐总亲自下来接你。”

“Why?”婧虞不解的看着他,她只听说过拿身份证登记,或者打电话过去询问是否有预约。她还第一次有人说需要要见的那个人亲自接的,“所有客人来访都要这样吗?这规矩谁订的?”

乐世集团当然没有这个规矩,这个规矩是保安部内部默许的。因为从乐靖晟进公司到现在,冒充面试人员来追求乐靖晟的没有几百也有几十,所以但凡听到这样请求的,就会被直接拒之门外。

看她十八九岁,明艳可爱的样子,小杨倒是有点不忍心,可想想自己饭碗,只能将姚婧虞往外赶,“小姐,如果没有预约就请你出去。”

“我真的找乐靖晟,我也真的是乐世未来的员工,你就让我上去吧!”早知道乐世管理这么严格,她今早就不应该拒绝乐瑶一起来的提议。婧虞有点后悔了,她当时只想着单独见乐靖晟,好好谈一谈。

“小姐,规矩就是规矩,这是我的工作,请你不要为难我。”

婧虞越是好说歹说,小杨看她的眼神就越是嫌弃。几番拉锯下来,小杨已经完全把婧虞划归不要脸的花瓶类别,为攀上高枝,死缠烂打。

两个人都渐渐失去耐心。

“我真的有事找乐靖晟,你到底让不让我上去?”

“职责所在,非请勿入。”小杨双手叉腰,门神似得堵在婧虞面前,“小姐,请自重。”

“自重?我正常来上班报道需要自什么重?我怎么就不自重了?”耐心的解释,客气的请求都无济于事,尤其是听到这句话,婧虞的火气一下子窜起来,“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信不信我开除你?”

她不喜欢这些勾心斗角的生意,从不在公司出现,所以很少有人认识她。她不在乎,更不愿意用身份压人,这一刻,涉及尊严,她有些按捺不住。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只是在尽我自己的职责。不过算你运气好,你要是觉得自己理由充分,那就跟总经理投诉吧!”

小杨朝婧虞身后的方向扬了扬下颚,婧虞一回头就看见在几个人的陪同下,如众星拱月,信步而来的乐靖晟。

灰色的西装里面是白衬衣打底,领口敞开着,双手插袋的姿势从容而不羁。

“南……,乐……”婧虞张了张嘴,却没能喊出来。

他的脸庞那么熟悉,他的表情和目光却是那样疏离和陌生,她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他。

“你怎么在这里?”还是乐靖晟先开了口。

久违的声音,像软毛刷一样刷过心房,勾起婧虞的委屈,“我来找你,到公司报道,他不让我进去。”

婧虞撅着嘴,可怜巴巴的望着乐靖晟。她的声音又糯又软,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在父母怀里撒娇,这曾经是南笙最爱的样子。

这次真是踩到老虎尾巴了?小杨一听婧虞这语气,背脊一阵发凉,忙不迭的解释,“乐总,她没有预约,只说找您,我……”

乐靖晟淡淡的扫了婧虞一眼,抬手示意小杨打住,“不必解释,这是你的职责,做得很好。”

本以为必死无疑,没先到还得到嘉奖,小杨觉得乐靖晟瞬间光芒万丈起来,“谢谢总经理,总经理英明。”

他的表情是那么冷漠,就好像他们真的是两个陌生人。姚婧虞觉得心口有点闷闷的疼,她想起古城四月的微风里,曾有一个男人,为了她的一句话,就毫不犹豫的挥拳与人决斗……

但她还没有忘记自己今天来的目的,“你到底是谁?”

“薇薇安,带姚小姐到人事部办理入职手续,职位暂定酒店副总经理。”他直接无视婧虞的问题,默然的从她身边走过,轻飘飘的扔下一句话。

这样的南笙让婧虞无所适从,她记忆中的南笙是忧郁的、温柔的、是把她捧在手心上的。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冲着他的背影跺脚,“喂,喂,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让你见好就收呗,副总经理这个位置,你还想怎么样?”有了乐靖晟的认可,小杨更加把婧虞当成是个卖身求荣的花瓶,语气更加不屑。

“你不嘴贱会死吗?你现在不仅是在侮辱我,更是在侮辱你们总经理的智慧,就凭这一点,也够我开除你。”婧虞对南笙温柔,不代表会对任何人温柔。

当她呈防御状态的时候,眉宇间自然的透出一股高傲的贵气,连薇薇安也被惊得一愣。她原本的判断跟小杨一样,现在确定事情肯定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态度也小心谨慎起来,“姚小姐,我现在带您去人事部报道,好吗?”

“副总经理?你看那十八九岁的模样,有什么资格做副总经理?”人事部的H。R朱明玉听完薇薇安的介绍,直接就在办公室里面嚷嚷起来。

“是长得漂亮,前凸后翘,可你看看那张小脸蛋,不是看过身份证,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未成年。”

婧虞虽然坐在外间,听不见办公室里面的对话,但隔着透明玻璃,朱明玉的表情她看得很清楚。其实她也很怀疑自己的能力,毕竟自己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可为了帮助妈咪,为了更接近南笙,她只能选择接受。

不想给乐瑶丢脸,她故意在家庭关系一栏留白,而薇薇安懂事的没问,大家都只当她是走乐靖晟后门来的。

“姚小姐,都办好了,新的工作牌明天早上您可以在酒店主楼侧门的前台领取。我先带你去参观一下您的办公室吧?”薇薇安脸上挂着公式化的微笑,态度恭敬有加。

“你说我的办公室在这层楼吗?”

电梯门口,婧虞望着光可鉴人的大理石的过道,停下脚步。

这里是乐世大厦的五楼,这里一共有四间办公室,最大的一间是董事长室,当然是属于乐铁雄的;一间是CEO办公室,这里的人都不长久,乐战呆过,孔梦琳也呆过,现在归乐瑶;另外一间就是乐靖晟的总经理办公室;剩下的一间,曾属于另外一个人,而那个人离开之后,整整闲置了三年。

婧虞想,如果自己的办公室在这里,那么一定是那一间。

“是的,姚小姐,我现在就带您过去看看。如果需要重新装修或者添置什么用品您可以直接跟我说。”

这里已经很久没人用过,干净整洁,冷冷清清。

指尖摩挲过那排空置的红木书柜,婧虞闭上眼睛,“这间办公室是谁给我安排的?”

婧虞想起朱明玉嫌恶的表情,她宁可被她仍在哪个角落也不愿意呆在这么高级的办公室。

“是乐总亲自为您安排的。”

“好,很好,非常好!”薇薇安语气里的艳羡让婧虞觉得悲哀,不是对乐靖晟,而是为自己三年的等待,为那个不知道是否还存在的南笙。

要杀一个人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杀人诛心。婧虞不知道这是乐靖晟的主意,还是孔梦玲的主意,但这一刻,他们在同一战线,她都同样痛恨。

她想起乐瑶的话:乐靖晟是来帮孔梦玲抢乐世的。

心中的斗志被激起,婧虞暗暗发誓绝不会让他们得逞,不管乐靖晟是不是南笙都一样。敢在她的伤口撒盐,她就要让这些人后果自负。

“薇薇安,你找人帮我把背景墙添上粉色的手绘,图案要既温暖又不失大气,再搬一些绿色植物进来。我的办公桌上放一盆文竹,会客区的茶几上放一盘象棋,花瓶里插上百合,找人每天换新鲜的。”

“姚小姐,为节约开支,提倡环保。总经理三年前进公司的时候就规定公司办公区域禁止使用一次性的鲜花。”

又是乐靖晟,无形中婧虞又给他做了减法,“没关系,这笔费用从我的薪水里面扣。”

“这是公司,不是你家,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乐靖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站在门口,手上拿着一叠资料。

“我要以公司为家,与乐世共存亡,不行吗?”婧虞还在努力的犟嘴,可气势早已经不自觉的弱下去,“你,你怎么来了?”

“想跟乐世共存亡?还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对她,乐靖晟毫无保留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那就是敌对,“下午要跟天使集团谈续约的事情,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现在抓紧时间把这些资料看熟。”

即便他趾高气昂的样子很欠揍,可婧虞还是没骨气的伸出手,像一种不能抗拒的本能。

可她没接到资料,在她迟疑的那几秒,乐靖晟已经将文件夹放到桌上,“记不住中午就不用吃饭了。”

“你……”

委屈,太委屈,婧虞咬着嘴唇狠狠跺脚,她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乐靖晟已经转身离开,就像在楼下的时候,那样决绝,那样陌生。

原来就猜到他们之间不是单纯的男欢女爱,现在看乐靖晟对姚婧虞委以重任,薇薇安更加笃定自己的判断,适时地向婧虞表示友好,“姚小姐,要不您先到我的办公室看文件,如果有不清楚的地方我可以帮您解释。”

“我最不清楚的地方就是,你们总经理怎么是这个脾气,他对谁都这样吗?”婧虞对桌上那厚厚的一叠资料全无兴趣,他只想了解乐靖晟更多一点,看看他这三年都干了什么。

“乐总平时很好的,就是原则性强一点。但他本人也是严于律己,非常勤奋,也因此深受董事长的器重。”

好一个深受器重,婧虞不自觉的冷哼一声,若是乐靖晟真的深受器重,老爷子就不会立那个稀奇古怪的遗嘱,也不会千里迢迢的把她召回来。

虽然直觉告诉她乐靖晟就是南笙,可他身上的敌意那么重,她一时间真的很难靠近。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好好向乐总学习,你工作,我看资料,不懂的地方请教你。”

婧虞越是客气,薇薇安就越发谨慎,“要是有不明白的地方,您尽管问,谈不上请教,这些都是我的分内事。”

资料有五六十页,密密麻麻都是字。婧虞看了看时间,会议时间是下午两点,算上午休,总共还有三个小时。她知道要从头到尾的看熟是不可能了,毕竟她不是黄药师的阿衡,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只能挑些要紧的看。

“姚小姐,我们先吃饭吧!”

婧虞一进入状态就昏天黑地,日月无光起来。直到薇薇安端来饭菜,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肚子都饿瘪了。

继续阅读《总裁的午夜迷情》